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23章 威胁
    白凌月满头黑线,尴尬的笑了下,道:“你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南风璇一脸正经的模样,肃然道:“我没说笑,说的是真心话,白月大人刚才吞吐元力,都已经实质化了,风璇佩服!”

    白凌月脸色沉了下来,怒道:“南风璇,你能不扯淡吗?!”

    南风璇咯咯一笑,身影一闪,直接从战舰上消失,落在黑宇护身边,道:“见过韦青大人。”

    韦青轻“嗯”了一声,打招呼似的说道: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南风璇道:“那浑天仪竟如此厉害,这么多封号武帝都抗不下来?”她眼中也难得的露出惊容,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韦青道:“其中过程十分曲折复杂,容我事后在跟你们细说,现在当物之极便是将几件超品玄器截下。”

    “几件?!”

    南风璇惊诧了一下,黑宇护也是瞳孔骤缩,射出道道寒星。

    韦青点头道:“不错,妖族的浑天仪,你们眼前的那件轮回大转盘,还有这小子手中的诺亚之舟,李云霄身上的界神碑。”

    黑宇护浑身大震,吃惊道:“诺亚之舟和界神碑也出现了?!”他眼中一片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轮回大转盘是什么他不知道,但诺亚之舟可是这数万年来唯一由人类打造出来的超品玄器,而界神碑更是在零星的史册中见到过记载。

    凌白月同样震骇道:“四件超品玄器?这天道是怎么了,难怪演天仪会有异象冲天!”

    韦青皱眉道:“原来是演天仪异象,难怪你们会强行降临红月城,不过引发演天仪异象的应该不是这些超品玄器,而是那位大人刚才施展的天道神通,直接降下了法则之链,这才诱发异象。”

    他用手一指法华莲台,此刻水仙被那莲花彻底包住,看不清真容。

    “法则之链?!”

    几人惊得脸色发白,南风璇眼珠子凸了起来,叫道:“韦青大人,您确定您没说错?还是我听错了?”

    韦青摇头道:“你没听错,其中详情很难说清楚。这方莲台内是海皇波隆的女人,这莲台便是超品玄器如是我闻。各种情形十分复杂,红月城之主唐庆也已经身陨。黑宇护大人,先将这些超品玄器收起来再谈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黑宇护也一下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,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这么多封号武帝重伤在身,数万年都不曾露面的超品玄器一下出来四五件,更有法则之链降临,这已经远超一般的事件。

    南风璇和凌白月也是面色异常的凝重,知道现在所处的位置,也许是数万年来最为重要的时刻。

    他两人一闪之下,便将那几名大妖围住。

    秦川也是脸色发白,在场内逐一望了过去,落在李云霄身上后,不由得瞳孔微缩,心道:死了吗?

    祠满脸怒色,寒声道:“韦青,刚才我还有能力之时,也没有为难你,你岂能以怨报德!”

    韦青冷冷道:“祠先生说的这话,说的我好像欠你似的。况且我也没打算赶尽杀绝,只是让你们交出玄器而已,性命重要还是玄器重要,你自己选吧。”

    殇在施展一招封天印,被魔主普击伤后,就一蹶不振,此刻依然是脸色发白,咬牙道:“浑天仪乃我妖族圣物,是绝不可能交出来的,若是你们执意而为,那就只能殊死一搏了,诸位有把握真的稳吃我们吗?”

    黑宇护道:“的确没把握,但事关圣器,没把握也得试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妖祠嗤笑道:“既然你执意要试,本座便舍命陪你。殇大人,我们拼一把,说不定还能将他们杀光,抢夺到另外几件圣器呢。”

    殇眉头一皱,眼中闪过殊死的神色,狞声道:“好!我就试试人族这几位大能的厉害,大不了将浑天仪自爆,大家同归于尽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自爆圣器?!”

    所有人一下都懵了,惊得暴退开来。

    “圣器也能自爆吗?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心中升起疑惑,虽然这话听上去有威胁的嫌疑,但圣器也是玄器啊,九阶玄器能自爆,按理来说,圣器自爆也是符合逻辑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从未听说过自爆圣器的事发生,也不知真假。

    韦青和黑宇护都是脸色一下难看起来,他们互相望了一眼,谁也不知道圣器能否自爆。

    韦青凝声道:“殇,你骗我们,自古到今,从未听说过可以将圣器自爆的。若真可以,那这招岂非天下无敌,谁都能杀了?”

    殇冷笑道:“本座不需过多解释,能否自爆,你们一试就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黎道:“自古到今有几件圣器?再者殇大人已经和浑天仪融为一体,足以共存亡。”

    黑宇护也是拿不定主意,别说圣器自爆,就算眼前的殇和祠,两名超凡入圣强者自爆,就不是他能扛得下来的。

    祠冷冷道:“兔子急了还咬人呢,想抢浑天仪,那就一件玄器也别想要,全都给我们陪葬吧!”

    他脸上满是狰狞,虽然透着浓浓的威胁气味,但谁也不敢真的去试,就怕万一是真的。

    如果两名超凡入圣强者自爆,再加个浑天仪,怕是所有人都得魂飞魄散,别说强所有圣器,就连命都得没。

    韦青内心纠结不已,终究咬牙道:“好,你们走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祠冷笑一声,讥讽道:“想要玄器,又怕死,韦青大人,真替你感到羞耻!”

    韦青怒道:“妖祠,你别得意。既然妖族有浑天仪,本座迟早会来拜访!”

    祠脸色一变,也是震怒不已,重重哼了一下,便不再理他。

    殇道:“青衫不改,绿水长流。诸位若是想来妖族做客,我代表所有人欢迎诸位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闪过冷色,所有大妖皆是一副战意高昂的样子,似乎期待着那将来一战。

    祠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一挥手,一片霞光升起。

    几名妖族顿时隐入那云彩之内,缓缓飞起,最后消失在大地上。

    韦青盯着几人离去,寒声道:“看来要多加紧盯着星月幻境了。”

    凌白月道:“此事我会派人多注意,在星月幻境外最好再布置一些手段。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回去之后再详细商议,现在将所有人全部带回圣域!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脸色大变,惊怒不已。

    玄桦怒道:“韦青,你有什么资格带走我们?”

    韦青冷冷道:“玄桦是吧,红月城的账等一点点的跟你算了,先回圣域我再看看如何处置你!”

    黑宇护看了众人一眼,皆是名震天下的强者,还有一些眼生的存在,身上也散发出极强的气息,他沉声喝道:“带走。”

    南风璇抱怨道:“出来的时候怎么就忘记带一些手下了呢,只能自己苦命的做事。”

    她伸出手来,一道红芒浮现,在空中化作一捆龙筋,飞落下来,扔给秦川,道:“将他们都封印了,然后用这龙筋捆住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凌白月目光一闪,便落在那轮回大转盘上,吞了下唾沫,道:“这也是圣器吗?”

    他眼中闪动着贪婪之光,一步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韦青皱起眉头来,但也未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凌白月此刻内心天人交战,真想直接夺了那轮回大转盘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有圣器在手,什么圣域司长也不想当了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,伸手就要抓下。

    “凌白月!”

    南风璇突然叫了一声,直接出现在他身侧,一掌拍出。

    “啪!”的一声便将凌白月的手掌震开。

    凌白月大怒,喝道:“南风璇,你做什么?!”

    南风璇嘻嘻一笑,道:“白月大人,我刚才看你眼冒绿光,额头上满是冷汗,肯定是被这圣器震慑的入魔了,这才提醒下你,将你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凌白月气的浑身哆嗦,怒道:“我不需要你救!南风璇,去你妈·的蛋,不要再跟我说话了!”

    “嘻嘻,不说就不说。”

    南风璇眨巴了下眼睛,便飞开了。

    黑宇护这才将目光转过来,道:“这圣器我先尽数收回,到圣域后大家一起商量,到底该如何处置。”

    他一手朝那轮回大转盘抓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轮回大转盘上虽然发出震颤,但在他五指之下,还是一把握住了。

    随后青光一闪,便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收取了轮回大转盘后,黑宇护的目光投向叶凡,道:“诺亚之舟是在你的身上吗?”

    叶凡脸色大变,黑宇护虽然身上没有任何元力波动,但一步步走来,那种上位者的威压,还是让他如临深渊,大颗的冷汗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“诺亚之舟身为人族圣器,应该由圣域代为保管。不管你是何人,都将它交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黑宇护伸出手去,道:“交出圣器,我不会为难你的。”

    叶凡咬牙道:“圣域便是这样强抢他人之物吗?”

    黑宇护道:“诺亚之舟乃是当年叶南天大人所有,而叶南天大人乃是圣域昔年的领袖,说到底这圣器也该是圣域的,何来强抢?”

    叶凡道:“我便是叶南天先祖的后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惊,不由得打量起叶凡来,内心都是暗道:难怪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