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19章 法则之链
    凌白月想了下,道:“没有任何消息,而且……那边的消息联络似乎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联络都断了?!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瞳孔骤缩,爆射出精芒来,怒道:“如此重要之事,为何现在才说?!”

    凌白月苦笑道:“我也刚得到消息不久,正在想是怎么回事,谁知这演天仪就起了变化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面色凝重,道:“演天仪乃是观天之用,必然有大事发生,谁愿去红月城一探究竟?”

    满天之人,都是面面相觑,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凌白月眸光闪烁,轻声道:“如此大事,派一二人去也不合适,不如由我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眉头一皱,但很快舒缓开来,道:“如此也好,就由凌白月你走一趟,若是遇见难以匹敌的状况,切莫强行而为。”

    凌白月笑道:“放心吧大人,我还不想这么快死呢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红月城唐心迎娶姜若冰,天下豪杰定然去了不少,子凕寂代表圣域也在那,有你们两位九星巅峰的强者坐镇,多半不会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凌白月苦笑着皱了皱眉,无奈的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韦青已经前往了红月城,是众人所不知道的,怕是连他都镇不住场子,自己去了由能有何用?

    还有自己派去的卫罡,也早就失去了联系,多半是陨落了。

    在场之人中,没有一人比他更清楚红月城此刻凶险万分,只不过那妖族浑天仪的消息十分可靠,他不想放弃这千载难逢的夺取圣器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红月城之行,还是由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那名蓝色锦袍,上面绣着竹纹的男子突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凌白月瞳孔骤缩,闪过一丝惊色。

    公羊正奇也是诧异道:“黑宇护大人要亲自前去?”

    那蓝袍男子正是圣域五位执政者之一的黑宇护,他面色漠然,道:“演天仪异变,这可不是小事,白凌月未必镇得住场子。”

    凌白月勉强一笑,道:“若是有大人前去,那自然是毫无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黑宇护道:“凌白月,你也随我一道。”他目光从空中扫过,在每个人身上逐一点过去,最终落在一名身材娇小的女子身上,道:“南风璇,你也随我同去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轻笑起来,拍着手掌欢乐道:“去红月城旅游吗?好耶!”

    她一手托着下巴,歪着脑袋细思着,道:“现在正值天气炎热,多喝茶水好解暑。上次去红月城喝茶已经不记得是多久以前了,那茶水好好喝哇!”

    黑宇护道:“秦川,你也随我一道吧。”

    一名年轻人从人群中走出,锦衣玉带,风度翩翩,作揖道:“是,师傅!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有黑宇护大人亲临,自然不会有问题了,我这边让人准备传送阵。”

    凌白月道:“传送阵已经失效了,还是直接开启强行降临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大惊,道:“传送阵也失效了?难道真的出了无法控制的大事?强行传送就怕方位无法精准。”

    黑宇护淡淡说道:“无妨,偏差不会太大,耽误不了多少时间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也好,那边强行降临吧。”

    黑宇护突然说道:“正奇大人,先前所谈的那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眉头一皱,脸上露出忧色,道:“那件事怕急不来,大人先去红月城,等南宫大人回来后,我便让他去与你汇合。”

    黑宇护道:“如此便好,那圣域之中一切有劳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公羊正奇道:“大人放心吧,只是幸苦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黑宇护一转身,便化作一道光芒,朝着远处疾飞而去。

    凌白月、南风璇、秦川急忙跟上,三道光芒冲天而起,很快便消失在祭天台上。

    公羊正奇双眉耸立起来,望着那气冲斗牛,脸上深深的忧色,叹息一声,也随之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红月城外,漫天金色的界力弥漫,层云之上,天道之眼凝视而下,那淡漠无情的眼眸中,漠视苍生如蝼蚁。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突然漫天的金色之影晃动起来,像是一条条锁链横空,从无穷远处而来,延伸到无穷远处而去。

    那些金色锁链没有实质的形态,若隐若现,只是虚光,却给人一种难以抗衡的浩瀚之力。

    魔主普的脸色难看的厉害,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了,牙齿咬的“吱吱”作响。

    亓胜风惊得眼珠子凸了出来,失声道:“界力之锁,法则之链!”

    他惊悚的无以复加,之前被李云霄用界神碑的法则之链束缚住,当时就吓蒙了。

    幸亏那是假的,但眼前这恍惚的虚光下,浩瀚伟力蔓延,有种至高的神圣之气,乃是货真价实的天武界法则之链!

    其余之人也都是闭住呼吸,满头的汗珠滚滚而落,谁也不敢大口喘息一下,都异常紧张的看着这恐怖异景,感受那无边无际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天道之眼下,法则之链的虚光闪烁出来,绕着那真魔法相旋转而下,顷刻间便将真魔巨灵的六臂和脖子,身躯,两腿尽皆束缚住。

    一共十二道锁链,向着四面八方散开,如同蛛网,顷刻间把真魔巨灵束的死死的!

    李云霄魂力所化星云,崩溃的所剩无几,只有一些惨淡的微光,从天际上飞落下来,直接涌入他体内。

    那七孔中流淌的鲜血一下止住了,但是面容苍白,惨淡无比。

    他晃悠悠的抬起眼帘,看了一下天上异象,只觉得整个人脑海中浑浑噩噩,几乎就要昏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死!”

    他的意志告诉自己,再难也要顶下去。

    体内的血液似乎一下燃烧起来,一种从未有过的力量涌现,面容和身躯一下化作金色,开始不断的自我恢复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惊诧起来,顿时明白了过来,往了一眼远处正在昏迷中的非倪,他知道这正是刚才魔主普吸收的龙元凤光,此刻在他体内开始作用了。

    但他也猛然惊厥起来,这力量虽强,却不由他控制,完全是魔主普在掌控。

    魔主普四臂掐诀,虽然被李云霄控制了一侧法相,但还是魔力浩荡,两侧法相上满是金黑双色魔纹,眼中爆出冷色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法则之链的虚光,也想束缚住本座,贻笑大方啊!”

    他大吼一声,猛地吐出一道魔元,直冲天际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天地震响,世界颤抖,每个人只觉得耳膜一下破碎,迸射出血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漫天法则之链的虚光在那魔元冲击下,发出震响,晃荡出漫天光影,一片金色闪动不停。

    “水仙”脸色大变,原本就重伤的身躯,此刻更是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如是我闻上不断散发出恢弘光芒,一边修复着她破损的肉身,一边金光冲天,涌入那天道之眼内。

    她很快便面色苍白,咬牙道:“大家一起住手,那法则之链的虚光快要崩断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这一下无异于晴天惊雷,震的所有人外焦内嫩,惊恐不已。

    就连界力之锁,法则之链都不能困住此魔?!

    韦青咬牙道:“海皇大人,我们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水仙”道:“这里一共是十二道法则之链的投影,但仅仅如此还不如足以压制魔主,我需要十二人帮我牵住这是十二道投影!”

    韦青看了一眼漫天晃荡的锁链虚光,顿时明白了过来,脸上闪过一丝决然,道:“好!还有力量的都上,这个时候谁还藏心眼,埋算计的话,就修改本座事后算账!”

    他阴沉的一眼扫过去,每个人都被他盯的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韦青重哼一声,身影一闪,便浮现在长空中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顿时大变起来,在那股淡淡的界力和魔力相互侵蚀下,只觉得自己的**受到极大压制,举步维艰。

    但他也是一代强者,不屈的重重哼了一声,一步上前,猛地大手一抓!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顿时一道法则之链的虚光被他抓在手中,猛然一扯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虚光上震起一股异力,直接将他轰开数百丈远。

    韦青在长空上喷出一口血来,脸上一片狰狞。但是手中的法则之链虚光始终未丢,紧紧的拽在手中,咬牙再次一扯!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长长的锁链拖动声传来,那道虚光链影一下被拉的笔直。

    其余之人看着韦青那吃力的模样,都是脸色微变,一下子犹豫不决,相互观望起来。

    “咻!咻!”

    两道人影冲天而起,正是亓胜风和北圳南,两人同样分别出现在两条锁链四周,伸出便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大地上传来吼声,巡天斗牛也缓缓飞起,猛地一脚踩向其中一条锁链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锁链虚光像是鞭子一样挞在它身上,直接打的陷下了一块。

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巡天斗牛大怒,四蹄连连踩下,震的那锁链虚光上下翻飞。

    它突然身体往前一冲,直接张开大口便将那虚光咬住!

    顷刻间无数符文从锁链上涌起,不少更是印在它身上,它依然死死咬住不放。

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那鼻孔内传来愤怒的咆哮声,巡天斗牛咬着那法则之链虚光不住的后退,拖的那锁链“哗哗“直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