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17章 三灵共体
    “李云霄”耻笑道:“狠话都是弱者内心恐惧的表现啊。”

    那龙元凤光,在他诀印指引之下,直接飞到自己周身,随后凌空一点,那非倪的身躯腾空而起,直接盘坐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两人顿时被白色的龙元之力包裹住,还有呈现红黄之色的凤光升起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”双手推出,直接和非倪四掌相对,两人的身躯在龙元凤光下,渐渐的模糊不清起来。

    龙千淼还在那魔力的桎梏之中,只感到力量和生命在不断流逝,他挣扎着想要抗拒,却发现根本无计可施,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只能眼睁睁的接受现实,感受着那武道退化,生机不再,内心的痛苦比死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韦青等人也是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这种情况下,“李云霄”不主动攻击他们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,大家都是重伤在身,谁敢上前去阻止这一切?

    几人的目光一下都汇聚在“水仙”身上,活命就只能指望她了。

    水仙还在不断掐诀,身下如是我闻散发出浩瀚伟力,整个大地渐渐变得神圣庄严起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有梵音袅袅,如是我闻上不断闪动经文,渐渐升起。

    那些经文在空中变化,慢慢汇聚成摩诃古字,同样是一闪而灭,却引动天地规则,整个世界充斥着一股肃穆之气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那龙元凤光之内,传来“李云霄”的惊奇声。

    随后一道金光飞起,直接落在“水仙”面前,面色凝重的打量着“水仙”掐诀,还有那一系列天地变化。

    突然“李云霄”瞳孔骤缩,震惊道:“这、这是什么功法神通?!”

    “水仙”并不答,而是加快了手中的施诀速度,由于是借体而来,并且水仙本就重伤在身,似乎每一道诀印都异常吃力。

    “波隆,给我本座停下!”

    “李云霄”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不对,猛然大声喝斥起来。

    “水仙”根本不理,依然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“李云霄大怒,当下一掌便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突然两道人影闪动,北圳南和丘穆杰骤然出手,一人是大成肉身,一人元力永不衰竭,是目前所有人中实力保存和恢复的最好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掌之下,两人直接被震飞掉。

    丘穆杰喷出一口血来,那终极之体甚至有崩开的迹象,各种肢体和器官逐一浮现,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而北圳南则是面容被毁,变回了自己十万年腐尸的模样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看的心惊胆寒,心想这两个到底是什么怪物啊。

    大家只觉得这次红月城之行所经历的震惊,所见识的力量,所看到的怪物,比这辈子加起来还要多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”一招击飞两人后,面色阴沉的盯着“水仙”,右手抬起在身前画圈,一道金色光圈在身前凝成,猛地击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周身泛起的金光,和“水仙”四周的金芒,几乎如出一辙,根本同源。

    突然天空一暗,一道双色太极图浮现而出,直接将“李云霄”罩入其内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”满身的金色光芒,倏然压制的点点消散,太极图下,一切灵气都似乎凝结住了,无法运转。

    所有人皆是骇然,空间流转下,自己踩在一片漆黑之内,已经不在天武界的天空下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金银双色散发出闪电般的光芒,殇化作祸斗真身,天赋神通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并且在他双手之上,浑天仪光芒流转,天地双轴不断化出光芒,向远处辐射而去,一片日月经天,银河星斗演化出来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”的身躯在这天赋神通和浑天仪的压制下,倏然一滞,眼中露出惊怒神色。

    “太极封天,武道推演,哼!”

    “李云霄”重重的哼了一声,艰难的抬起手来,一片光芒在手掌上翻腾,只是每一下都显得十分困难,好像慢动作一般。

    殇的心中大为惊骇,能在他天赋神通之下如此运转元功之人从未见过,而且还有浑天仪的压制,几乎是半失效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诸行无常,一切皆苦。诸法无我,寂灭为乐。”

    “李云霄”六臂缓慢恢复,强大的罡气不断凝聚,将这封印撑开,随后一片死寂之气从他体内散出,冲向四面八方,不断吞噬者封印之力。

    殇的脸色大变,那偌大的妖身也瑟瑟发抖,额头双角上的光芒变得紊乱不堪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终于双色太极图崩碎开来,整个昏暗的天地坍塌,再次回到天武界下。

    殇首当其冲受到冲击,直接喷出血来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”神通不停,浑身杀气,手掌之下的金光异常凌厉起来,似乎要碾碎一切!

    “水仙”猛地睁开双眼,双手在身前一合,施展出一道诀印打出。

    整个天地骤变,一股奇异的力量似乎随之降临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”浑身一颤,惊怒道:“该死!这怎么可能?!”

    他愤恨不已的盯着“水仙”,身躯一闪便欺身而上,那六掌中光芒正要拍下。

    突然身躯一滞,“啊!”的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”的脸孔上露出痛苦之色,五官直接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!!该死!!你竟还未死!!”

    “死你妹的!你死了本少都不会死,天上地下,古往今来,还从未有人敢随便占据本少身躯,要死的人是你啊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大骇不已,那两种完全不同的声音,第二道显然是李云霄本人。

    北圳南等李云霄好友皆露出大喜之色,眼中精光闪动。

    “水仙”笑道:“加油啊,不要输给普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李云霄”狂吼道:“波隆,待会我一定将你一脉彻底铲除!”

    他手中六道金芒一散,捂着三个头颅,痛苦的大吼起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魔主普是吧,让你出来玩了这么久,也该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云霄”脸色狰狞异常,大吼道:“想赶我走,你没这个资格!”

    他猛地诀印一起,无数符光在身上涌起,那面容一下变得冷峻肃杀起来,恢复了之前狰狞模样。

    李云霄半响都没有声音,似乎被压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突然间,那法相左侧一面,微微睁开眼来,嘴角上扬,啧啧道:“这法相金身真不错,可以容纳双魂共体,你能压制我离开主体,可有本事压制我离开这一面法相?”

    “李云霄”的正面大怒,吼道:“你为什么要出来捣乱?以你那微末的实力,若非我占据你身,早就分分钟死了,哪有资格出来给我捣乱!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笑话!我的身体自有我自己做主,谁让你来了?你将非倪救治,当是我欠你一个人情,下次见你不杀便是,现在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见我不杀?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李云霄”怒极反笑,笑得双目都几乎要喷出火来,吼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!你是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李云霄哼道:“我的确不算什么东西,还请你赶紧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你妹啊!本座既然来了,这身躯就是我的了!”

    “李云霄”大怒,正面脸上满是怒火,双手不断掐诀起来,古怪异力涌起。

    此刻只有四臂受他控制,一面法身彻底被李云霄本尊占据,完全不受指挥。

    那两面法身身上,通体金色之下,开始浮现出点点黑色魔纹,不断蔓延开,与金光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 第三面法相突然间眉心一皱,浮现出一个诡异的黑色印记出来,法相之下双手诀印突然一变,与“李云霄”的彻底不同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”面色一惊,双眸中露出骇色,惊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第三面法相上面容变得异常古怪,满是狞笑之色,道:“普,你的意志可以凭借力量而来,本座又为何不能?”

    四周武者皆是满脸吃惊和骇然,完全分不清楚状况了,“水仙”也是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但她面色变得更加凝重起来,手中诀印不断,天空上的异力更加宏伟浩瀚,洋洋洒洒而下。

    亓胜风颤声道:“帝、帝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皱眉道:“魔主帝?本少真是荣幸了,一副残躯竟得两位魔主大人哄抢。”

    魔主帝冷笑道:“这种垃圾之身,放在十万年前,给本座提鞋也不配,现在嘛,勉强可用!”

    魔主普惊怒道:“你我根本无法共存,如何会在一副身躯内存在,没有道理啊!这具身躯里虽然有你的魔元之力,但我夺取时就发现了意志已消,只剩下最为纯净的能量。”

    魔主帝哼道:“你问我我问谁?我说普啊,你不是自诩慈悲正义吗?怎么也变得杀戮起来了?莫非无数年来的镇压,让你改了性子?”

    “哼,我之事何须你烦心。”

    魔主普冷冷道:“这身躯内的魔元只有你的十分之一而已,怕是你早已残缺不全了吧,想要恢复真身,也许永世无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以前也许是这样,但现在不是还有你吗?”

    魔主帝舔了下舌头,怪笑道:“只要你还在这片天空下,总有一天会被本座找到,然后将你吞掉,恢复我不死不灭的魔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