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508章 好多血
    李云霄安慰她道:“现在情况危机,一时难以解释,你先回界神碑中去,千万不要轻易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水仙坚决道:“我不回去。非倪姐姐帮你挡了一击死了,接下来再有危险的话,就让我来为你挡那一击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浑身一颤,大怒道:“你胡说什么!快回去!”

    “啧啧,李云霄你这个花心浪子,不仅骗了非倪,还骗来这么多单纯的小姑娘,真是最大恶极啊!”

    龙千淼冷笑一声,便欺身举剑而上,满眼都是凌厉之色。李云霄此刻左右都有人,乃是最佳的杀他机会。

    “一虹斩!”

    一剑横空而去,真龙之威咆哮而起,剑气震荡出一片青色结界。

    “危险!”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“你先小心!”

    “混账啊,别动!”

    李云霄又急又怒,急忙抱住两人纵身而退。

    那道剑气太强,就算是他手中无人也无把握能接下,此刻更是心中大急,纵身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同时手中一抛,一掌推出,轻轻拍在水仙腰上,将她推开。

    “谁也别想走了,既然这女孩子这般想要为你牺牲,我为何不就成全你们,让这所谓的愚蠢爱情更壮烈一些呢!”

    龙千淼剑影化开,整个人也一分为二,同时击向李云霄和水仙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李云霄大吼一声,顾不得自身安慰,猛的朝水仙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如此强大的真龙剑气,水仙根本没可能挡得住,看着那一道剑影落下,他整个人头皮都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一抹鲜血横洒长空,水仙洁白的长袍上刹那间一片鲜红,像是一朵飘零在风中的水仙花,远远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!!”

    李云霄嘶吼起来,猛的冲了过去,从未有过的痛在心中浮现,如同刀子一刀刀割着他的肉,比割肉还痛。

    非倪身死,他眼睁睁看着,水仙身死,他眼睁睁看着。

    以往的事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,慕容竹、宇文博、姜楚然…

    他骤然间觉得世界很静,变得很缓慢,一切的发生速度都极底,他甚至能够看见水仙脸上那痛苦的表情一点点的凝成。

    “水仙,水仙!”

    李云霄几步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龙千淼的另外一道剑影也斩落,凌厉的剑气刺入他体内,他依然觉得很慢,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肌肤被那剑芒破开,感受着那一点点的疼,虽然很疼,但却远远比不上心中的痛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能够完美的躲开那一剑,但不知为何,他并不想去夺,甚至将身体往前挺了一下,很想被那剑刺中。

    鲜血****出来,真龙之气轰入体内,瞬间沿着四肢百骸游走,彻底粉碎一切抵抗力量。

    他完全可以用神奕力和紫雷来抗衡,但他不想那么做,反而有种解脱之感。

    “死了,也许就没那么痛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他一下摔倒在地上,三人摔在一起。

    龙千淼面色一寒,提剑想要再斩,但手在空中停了下来,冷声道:“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人,如何去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。非倪虽为你而死,但她是开心的,她至少无悔。作为抽取她天凤涅体的报答,我便不杀你。虽然你此刻的样子,让非倪很失望!”

    他说完后,便伸手凌空一抓,将非倪的身体摄了过来,双手抱在身前,转身便离开。

    “放下,放下她!”

    李云霄在地上挣扎着,不断的爬过去,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血痕。

    龙千淼回头看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丧家之犬,滚!”

    一声震喝下,李云霄的身躯被音波之力掀飞了起来,狠狠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心中一惊,暗道这后起之秀第一人,就这样要死在这了吗?

    宁可云也是面带惊容,她想要上前去,当还是一下忍住了。

    韩君婷同样脸色发白,盯着那趴着地上如同丧家犬的李云霄,眼中满是复杂之色,内心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   自从认识他起,第一次见到他这般狼狈,收到如此重的创伤和打击,两名红颜知己之死,已经是他难以承受之重。

    泊雨擎皱起眉头来,他望着远处的水仙,身躯似乎还会动弹,躺着地上好像还有呼吸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变得异常复杂起来,他是这里除李云霄外唯一知道水仙身份的人,其中干系太大,让他一下子拿不定主意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北圳南急忙击开对手,一闪之下便落在他身边,急忙将他扶起,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李云霄浑身是血,一只手指着龙千淼,颤声道:“救,救非倪……”

    北圳南皱眉道:“我做不到,我没有救她的力量,你也没有,你已经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韦青见龙千淼已经取得非倪,顿时大喝道:“都住手吧,留他们几人性命先,有机会再算账,此刻不易过多内耗!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一下停手,玄桦和柳菲烟两人早已重伤,也急忙退到李云霄身边。

    玄桦低下身段,道:“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李云霄那举着的手臂顿时垂落下来,眼中一片无神,道:“带我……带我到水仙那去……”

    北圳南眉头皱了一下,将他抱起,直接走到水仙面前,再缓缓放下。

    玄桦急道:“哎呀,你自己伤的快死了,别救这人救那人的,先救你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北圳南看了一下水仙的伤势,一道剑芒直接穿透了身躯,整个人差点被劈成两半,根本无法救治。

    他额头上的皱纹更深了,老老实实的说道:“此女已无法救。”

    “咳、咳咳!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下剧烈咳嗽起来,整个眼神彻底暗淡无神,像是死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振作,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啊,别忘记了你的身份,你从来都不一蹶不振的人!”

    柳菲烟也是心中大急,李云霄身上如此重的伤,加上那一副不心死的模样,就很难救活了。

    “喂喂,小妮子,你也振作一点啊!”

    玄桦将几道光芒打入水仙体内,想要替她止住身上出触目惊心的血,却发现始终无效,他的元力全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“这小妮子的血有古怪,竟然完全融化了我的元力,这…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玄桦一下呆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水仙突然身躯一颤,剧烈的咳嗽了几下,竟然脸上露出焦急之色,一看李云霄在身边,这才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她挣扎了几下,这才发现自己伤的极重,满脸的痛苦,一下爬到李云霄身边,吃力的说道:“我……我也终于……为你挡了一剑……,我……我不比非倪差!”

    北圳南等三人皆是动容。

    李云霄身躯一颤,那死灰一般的目光中恢复了几点光芒,急忙将水仙扶住,道:“你别说话,赶紧好好调养。”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,望着三人,道:“圳南前辈、玄桦、菲烟,答应我,安全的将她带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走!”

    水仙执拗的大叫起来,挣扎道:“我要和云霄哥哥在一起,死也要!”

    李云霄猛地将她推开,喝斥道:“别胡闹!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,你是不能死的!”

    “云霄哥哥可以死,为什么我不可以死?况且我已经活不了了,我的身体我自己能感受到,正在一点点的崩溃,无法恢复了,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道伤心处,一下子呜咽起来,哭道:“我不是怕死,只是想和云霄哥哥死在一起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脑子一懵,心中剧烈的震颤起来,这话刚才非倪是如此,现在水仙亦是如此,像是两把刀剧烈的搅动着他的心脏,脑中下意识的变得空白起来。

    柳菲烟也不忍看,道:“你就让她留在你身边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!血,还多的血!云霄哥哥,我留了好多的血!”

    水仙一只手掌上全是鲜血,她一下扑向李云霄,趴在他身上,胸前那恐怖的伤口直接贴在李云霄身上,道:“云霄哥哥不是说我的血很有用吗?都快流光了,太浪费了,云霄哥哥全都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那凄婉的模样,见者生怜,见者落泪。

    北圳南三人都是不忍再看,轻轻的撇过头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也是浑身一颤,下意识的抱紧水仙,那带着金色光泽的血液流畅在他的身上,一股暖暖的样子,只觉得非常舒服。

    泊雨擎瞳孔骤缩,他吞咽了下口水,他也渴望那鲜血,但此刻水仙被杀,必然引来四海怒火,到时候扯上干系的人怕是无一能活。

    他冷冷的看了一眼正在施诀夺取非倪天凤涅体的龙千淼,暗想即便你是七大宗主,实力通神,也难保扛得住海族怒火。

    远处的鬼王收取诺亚之舟也到了关键时刻,他脸色阴沉的看了一眼龙千淼,似乎感受到了什么,眸子中射出寒星点点。

    突然间他的目光一凝,浑身大震,惊厥的朝着李云霄望去!

    只见李云霄的身躯上早已被水仙的鲜血沾满,在那赤红的血液之下是漆黑的魔纹,整个人完全魔化起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水仙的血液中泛着的金色之气一下黏在了李云霄的肌肤上,魔纹中渐渐地涌起金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