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94章 压制
    端木有玉对罗青云道:“我对付这名大妖殇,剩下的几人由你出手。”

    罗青云战枪一挥,沉声道:“好!”

    八名鬼修罗顿时气势滔天,往那些妖族身上压去。

    端木有玉更是寒尺在手中,将殇锁定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也是非常凝重,并非是对方有多强。殇在重伤之后,此刻的实力根本不足为道。

    而是自己始终无法推算出的那种力量,给他一种极度心神不宁之感,明知要有大事发生,却怎么也把握不住,那种对即将到来的“未来”,产生的一种期待和忌惮。

    韦青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,此刻只剩黎、翼、涎、蒙四名大妖和大祭祀祠,有八名鬼修罗足以将他们全部抹杀。

    唯一可能出现的变数便是那鬼王了,至少这东西暂时似乎没有出手的打算,等待局势稳定下来,就算他想出手也晚了。

    思定之后,韦青的目光望向远处,变得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远处天空上,正是丘穆杰,一直在冷眼旁观,他感受到韦青的寒意,桀骜的哼了一声,似乎极度的不满和不服。

    韦青冷冷一声,道:“子凕寂,罗星。”

    两道人影一下在空中出现,正是二人。

    子凕寂苦笑道:“大人手中有如此强大的力量,难道还要我出手卖命吗?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现在非常时期,即便你是一司之长,也必须听从本座调遣。”

    子凕寂叹道: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韦青眼中闪过杀气,道:“你二人将丘穆杰杀了,提他头来见我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两人俱是应道,一下朝丘穆杰飞去。

    丘穆杰浑身一震,大怒道:“韦青,你这个忘恩负义,过河拆桥的东西,老夫有朝一日必杀你!”

    罗星冷声道:“有朝一日?待你活到那一日再说吧!”他手中元力运转,猛地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子凕寂也是面无表情,虽然他心中对二人的恩怨有猜测,也不满韦青随意支配他,但此刻的确是非常时期。

    在场的无一不是巅峰强者,不管是妖族还是化神海,亦或者丘穆杰、李云霄,每一人的命运都将直接影响到天武界未来大局。

    若是今日不能将这些力量尽数镇压的话,圣域将来要面对的局势就更为复杂的多,压力也更大。

    责任太大,他不敢违抗韦青之令,只能阴沉着脸出手。

    丘穆杰大吼一声,身上的力量源源不断的狂暴而起,直接冲天际,形成一股风暴,向两人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他的终极之体只要有元石补充,就永不衰竭,真正死战起来,未必会输给两人。

    韦青嘴角浮现出冷笑,他也明白丘穆杰的状态,但并不介意。

    今日之局的关键还在于这些超凡入圣强者之间的胜败,镇压妖族和化神海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只要玄桦和柳菲烟被压制下去,杀这些九星巅峰强者都不过是举手之间。

    他对丘穆杰的暴怒只是轻轻嗤笑一声,便将目光转向李云霄,道:“云霄公子,你也聪明人,此刻要对抗我吗?只要交出道果碎片,并随我回圣域,我可以确保你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嘿声道:“韦青,那鬼王似乎在召唤什么厉害的东西,你若是不先杀掉他的话,等会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鬼王坐在大转盘上,突然间瞳孔中射出厉色,似乎被看穿了心思,冷冷的盯着李云霄,浮现一片杀机。

    韦青道:“本座心中有数,只要你此刻归顺我,我便有余力杀他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叹气道:“我虽和那李逸一道出自天水国,但可惜,他那跪舔的本事我一点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韦青淡然道:“你的答案在我意料之中,让这三名鬼修罗对付你一人,也算是莫大的荣幸了。”

    那三名鬼修罗身上涌起杀气,朝着李云霄逼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下退开百丈,苦笑道:“三名鬼修罗,韦青大人还真是看得起我。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本座一向很看得起你,我本将心向明月,无奈明月照沟渠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我想跟丘穆杰换一下对手行不行?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他一手挥下,那三名鬼修罗顿时咆哮起来,身上的力量爆开,冲天而起,就像丘穆杰一般形成三股风暴。

    那刚猛之气在空中不断激荡,震起无穷气浪向前推开。

    李云霄瞳孔骤缩,化出法相金身,每只手上紧握玄器。

    突然两道光芒飞射而来,人影闪动之下,两道剑气凌空而至,一道横扫长空,一道直斩天际,目标相同,都是那三名鬼修罗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两道剑气一横一竖,直接斩入三名鬼修罗震起的风暴内,倏然炸开,暴起一片刺目剑芒向四面八方激散。

    顿时力量紊乱起来,三名鬼修罗发出阵阵咆哮声,从那光芒内冲出,并且都是手提兵器。

    那两道剑气的主人凌空而至,分别落在李云霄两侧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正是北圳南,飘逸的持剑而立,淡然道:“一起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则是面色清冷,剑眉上扬,双眸透着厉色。全身一袭白衣飘飘,满脸凝重和警惕之色。

    李云霄眼中一亮,喜道:“陈箐羽!”

    那人点头道:“袁高寒大人派我来助你,只是想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下,目光一扫场内,脸上涌出苦涩之色,道:“只是想不到,来的全是惊天动地的大人物,我怕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不用妄自菲薄,有你在已经很给力了。我们三人一人对付一个,不要力拼,没有超凡入圣的实力,很难彻底杀死这些鬼修罗,拖住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二人都是轻应一声,剑势灵巧的展开,分别朝着鬼修罗斩去,将三人合击之势分开。

    李云霄也一下化出无数残影,一剑斩向其中一名鬼修罗,将他引出来,开始利用他们灵智不全的弱点,缠斗起来。

    韦青面色一沉,怒喝道:“陈箐羽!你胆敢对抗本座?”

    陈箐羽刚一接触鬼修罗,立即被对方的凶恶之势压住,那滔天气焰像是海浪般扑下,直接将他的周身剑气轰碎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怒,手中一剑快似一剑,斩出无数黑色裂缝,像是密密麻麻的细雨,撕裂而去!

    那鬼修罗手持战枪,一旋之下,枪势横扫一片,震起“砰砰砰”的斩击之音。

    随后口中发出低沉嘶吼,长枪横在身前,打出无数诀印其内,枪芒像是烟花一般朝四周爆开,完全把剑势压制住。

    陈箐羽大骇之下,只见那鬼修罗已经突破而来,一枪直刺自己要害,周天枪势压制之下,竟然逃都无法逃。

    他震惊异常,猛地长剑飞舞,在身前一斩,顿时化出一道光圈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光圈瞬间就被鬼修罗击散,枪尖点在剑身上,震的他连连后退,百丈之外才将身体停滞住。

    他内心涌起滔天震骇,自己虽然刚刚突破到九星巅峰不久,但的确是货真价实的巅峰强者,却被一名人非人,鬼非鬼的东西压制着打,心中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但听得韦青一喝,更是怒火中烧,喝道:“我只听从袁高寒大人的调配,其余之人谁也别想命令我!”

    韦青阴沉着脸,寒声道:“若是你今日敢再出一剑,便代表袁高寒抗衡本座意志,我回去后必会找他算账!”

    陈箐羽冷笑一声,手中之剑一下化作万千,猛地斩了过去,喝道:“一共是三百六十剑,记清楚了!”

    那密密麻麻的剑影一下将鬼修罗罩住,整个空间被绞碎成无数碎片,纷纷爆开。

    韦青气的脸色铁青,怒吼道:“杀杀杀!将陈箐羽杀的片甲不留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但那鬼修罗咆哮一声,便见那无数剑芒如同烟花一般破灭,枪芒爆射出来,再次冲上。

    陈箐羽大骇,再次连退百丈,内心只觉得无比的憋屈。好不容易突破到九星巅峰,原以为可以横行天下,成就不朽名声。

    想不到刚出关,一下都还没威风过,就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而且在场之人,一眼望去,哪一个都比他厉害,让他不由得想吐血了。

    正在郁闷之时,李云霄的声音传来,道:“不要硬敌,这些鬼修罗凶猛有余,智商不足,尽量缠斗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一凛,顿时摆正心态,将剑气收回,开始闪躲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何止是他郁闷,每一个对上鬼修罗之人无不是压抑的想吐血。

    北圳南和李云霄还好,一个为人稳重,沉着应战,一个见怪不怪,也就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那些妖族之人,被罗青云和八名鬼修罗压制的发狂起来。

    涎和蒙早已重伤累累,双目通红,全凭一股狠劲在拼。一边大吼一边吐血。

    但你狠对方更狠,对战他们的两名鬼修罗也是嘶吼连连,手中招式越来越狠,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,几下就将对方的狠劲打爆,取得完全压制的局面。

    黎和翼的状况稍好一些,但也是被动异常,以闪躲为主。

    祠身为大祭司,超凡入圣强者,同样被四名鬼修罗死死逼住,银蛇漫天舞动之下,根本脱不开身,而且也是越战越弱,气势不断被压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