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79章 神道
    “呵呵,若是玄桦大人更中意浑天仪的话,那我们联手杀了妖族后,浑天仪归化神海,太虚道果归圣域。这样反而省了两派人的争执,更加不用伤和气了。”

    韦青悠悠说道,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。

    柳菲烟道:“玄桦你傻呀,那浑天仪价值的确大,但你有把握炼化一件超品玄器吗?怕是终身不可得。但这道果,却是人人可吃的东西呀。”

    玄桦恍然道:“原来如此。韦青你可真自私,我们夺道果,可是为了拿回去研究用。你夺道果,却是为了让自己吃掉!”

    “哼,巧言滑舌!”

    韦青不屑的冷哼道:“本座提议之事,两位考虑的如何?”

    玄桦和柳菲烟交换了个眼神,都是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端木有玉道:“韦青,你就这么把我排除在外了吗?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有玉公子知过去未来,当知争此道果的胜算不大呀。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道:“胜算不大就被你强行排除了吗?据我刚才推算,韦青大人的胜算也是零蛋呀。”

    韦青脸色一沉,怒哼道:“休要胡言!公子玉,今天当是卖本座一个面子,助我一臂之力,只要得到道果,将来一切好说!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轻轻一笑,突然一反常态,笑道:“韦青大人的面子我当然不能不给,就当是大人欠我一个人情了,我退出这道果之争。”

    韦青皱眉道:“仅仅是退出?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笑道:“自然,这里可都是绝世强者,我可不想得罪任何一人。”

    韦青略一沉吟,便道:“好,你今日退出此道果之争,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满意的点了点头,一挥手下,那九道巨大的光镜倏然碎裂,化作无数荧光消失在空中。

    韦青望向玄桦和柳菲烟,道:“你二人若是也肯退出的话,本座也欠你们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玄桦大笑起来,道:“韦青大人也太看得起自己的面子了,端木有玉认为它值钱,我们可是觉得它一分不值呢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韦青脸色一沉,怒气上涌,极少人敢这么不给他面子的,但玄桦偏偏就是其一。

    妖祠脸色也是异常难看,怒哼道:“韦青,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们走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走?”

    韦青寒声道:“现在跟我说走,太晚了吧?插手我族之事,今日你族之人,谁也别想走了!”

    祠脸色一寒,冷笑道:“什么插手你族之事,完全是借口,关键还在我族至宝浑天仪吧?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随你怎么说。不过你们若是能将浑天仪交出来,我可以做主让你们安然离开。”

    毕竟殇加上祠,也是两名超凡入圣的强者,而且那浑天仪威能莫测,刚才直接将他困入其中,一筹莫展,若非那力量突然消失,自己怕是现在都还未出来。

    祠冷笑道:“抱歉了,要来要去,随我们自由。既然韦青大人非要与我族作对,那我也只有加入这道果之争了。”

    韦青冷哼道:“加入道果之争?你们有这个资格吗?”

    “韦青大人别大意了!”

    突然空间光影一闪,子凕寂浮现而出,惊道:“这些妖族之人刚才将鬼修罗尽数压制下去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韦青身躯一颤,惊道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祠讥讽道:“不可能?那韦青大人试着召唤下那些鬼修罗,看看此刻在何处。”

    韦青脸上神色变化的厉害,他是召唤不动鬼修罗的,只能通过控制罗青云,但罗青云完全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玄桦惊道:“莫非刚才外界的波动便是你们妖族弄出来的?”

    韦青寒声道:“若真是如此,那更有责任和义务先将你们铲除了!”

    他眸子中寒光一闪,道:“玄桦、柳菲烟,还有什么可考虑的?”

    “我赞同你的意见,妖族之人始终是外族,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那冰冷的声音传来,转瞬之下便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祠瞳孔骤缩,大惊道:“你,你怎么脱困的?”

    亓胜风冷笑道:“区区几条蛇,焉能拦得住本座!”

    祠沉思了一下,道:“我明白了。刚才鬼王和鬼修罗一战帮了你的忙,你靠着那巨大的冲击之力,将全身的银龙震死了,是我疏忽了。但即便你脱困而出,现在的力量,已经远远达不到超凡入圣了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道:“仅凭肉身之力,就足以杀你!”他对妖祠是起了必杀之心。

    祠轻笑道:“大人魂魄受损,现在还能完好的控制这肉身吗?“

    亓胜风寒声道:“祠你可以来试试!“

    柳菲烟眼中露出异色,望了一眼玄桦,道:“这位就是义父提及过的那位大人吧?”

    “哼,那位大人?哈哈!”

    亓胜风大笑起来,道:“难道鲁聪子连我的身份都不敢确认了吗?啧啧,你便是当年他捡回来的那个小女孩吧,想不到竟有这般成就。”

    柳菲烟道:“多亏义父栽培之恩,大人的身份必须要进一步的确认才可。我们二人今日前来,也是希望大人随我们回化神海,一旦确认了身份,必然是天大的喜事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冷笑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?本座的身份,需要你们来确认吗,太看得起自己了!”

    柳菲烟面色平静,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只有采用不开心的方式带大人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冷笑道:“你们不开心那就对了。不过本座更不开心呢!”

    柳菲烟轻笑道:“不开心归不开心,但大家同为化神海一脉,刚才大人也说了,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。不如我们化神海之人齐心,夺下道果的胜算极大!”

    亓胜风点头道:“你这小妮子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韦青眉头一皱,脸色有些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联手的话,自己一方胜算就极低了,特别是刚才子凕寂说鬼修罗被压制,此刻下落不明,更是让他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一群可笑的人类,自以为就吃定我了吗?”

    祠大笑起来,突然一股雄伟瑰魄的力量传来,在太虚道果四周萦绕不散,不断飞旋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,道果之力要消散了吗?”

    亓胜风一惊,若是道果消亡,那损失就巨大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!道果之力并未减少,反而越来越强了,莫非还在生长?”

    韦青惊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突然那太虚道果旁边空间微晃,无穷力量汇聚而来,渐渐化出一枚黑色的果子。

    “嗞!又一枚道果!”

    众人惊呼,露出震骇之色。

    那枚黑色果子与之前的太虚道果一样,散发出强大的道韵,而且形态变化不停,似乎还未定型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轻微的开裂声响起,无异于惊雷般在每个人心中震响,都是瞪大眼珠子,呆呆的望着。

    “咔嚓咔嚓!”

    那枚黑色道果上的裂缝越来越多,最终开裂,那漆黑的表面如同果壳一样脱落,渐渐展露出真容,竟是浑天仪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韦青大喝一声,道:“动手!”

    浑天仪上闪烁出周天星斗,像是一副浩瀚星图延展开来,一片片星空闪耀,星系演化,银河诞生。

    顷刻间,整个天地都置身在这一片星空下,灿烂绚丽。

    “浑天仪武道终演,这股至高无上的道义……,正是神道气息啊!”

    祠激动万分,身躯颤抖起来,望着那漫天星辰,忍不住的想要跪下膜拜。

    其余之人都是脸色大变,那股浩瀚伟力在天空荡漾,令的他们都是气血翻滚,而且感受到一种明显的武道压制!

    能够压制住超凡入圣强者武道领悟的,唯有那至高无上的神道之意啊!

    众人都是脸色大变,一下万分震惊和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片星空下有人要成神了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多少年来无数强者的努力,从未有人证得过神道啊!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超品玄器之威吗?成神的关键果然是在超品玄器吗?!”

    星空之下,全都是彻底呆滞,一个个睁大眼睛,甚至忘记了思考。

    远处的涎和蒙也一下反应过来,看着那不住旋转的浑天仪,激动的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这种庄严伟力,而且是来自先祖的传承力量,就好像无数妖族先辈,化作一枚枚闪耀的星辰,在天空上照耀着前方的路,指引他们前进。

    两人一下感动的有些想哭起来,涎终于明白了祠大人如此高捧殇的原因,不由得万分愧疚起来,当场双膝跪下,朝着远处磕头。

    蒙也随着跪在他的身侧,一个劲的磕头,口中还在“呜呜“的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多少万年了,殇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黎凌空跪下,远远的拜了下去,轻啜起来。

    为了这一天,等了太久。

    她轻吟道:“当年一起的伙伴们,你们看见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道轻吟,仿佛穿越悠悠亘古,回响在夜空之下。

    李云霄同样浑身大震,惊恐的感受着漫天神道之意,那是远远超出他领悟的存在。

    浑天仪上除了散发出神道道韵外,还有大量的摩诃古字,不断暴起,向着四周散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