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78章 玄真箭
    葬云兽随之冲了起来,漫天兽铠不断化形,顷刻间与那鬼鲮化而为一,凌空坠下。

    此招一出,那晶莹剔透的参天大树也为之震颤起来,五彩花瓣内,道果上流光闪动,越来越急。

    玄桦身上元力转动,浩瀚之力直冲云霄,碎星弓在手中铮然一响,上面的珠光宝石射出万道七彩霞光。

    同时断弦之处,涌出一条龙筋,束缚在战刀两端,顿时有龙吟传出,一道青影在弓上游离不定。

    他单手在身前掐诀,漫天宝光汇聚而来,整个四周浮现出异象。

    大雪纷飞,一片雪地,竟然万里冰封。

    在这雪天之间,万点星光从夜空落下,一点红芒不知从何处而来,赤红如血,渐渐凝形而出,竟是一支通体猩红的长箭。

    那无数星芒疯狂的往那长箭上涌去,箭身开始逐一闪烁出诡异符号,激·射出无数红芒,在万里冰封之下,显得异常刺目。

    “姚金良,今天死的人是你啊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用暗星之铁打造的玄真箭,用来杀你最合适不过了!”

    玄桦一下抓住那支长箭,搭在弓上,“铮铮铮”的金属摩擦之音荡出,瞬间拉满弓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无数飞雪之下,一道红光射出,穿越万里冰封。

    长箭射出,那条龙筋承力太大,倏然一下崩断,碎星弓再次化成战刀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玄真之箭猛然穿过时空,击在姚金良的鬼鲮之上,掀起无数风暴,倏然轰开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那风暴中心,还传来葬云兽的怒吼及惨叫之声。

    姚金良浑身大震,撕心裂肺的吼道:“不!!”

    他猛地一下冲向前去,双眼一片通红,葬云兽被那玄真箭直接刺破兽铠,穿胸而过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鬼鲮绞也在空中倏然变回普通状态,静静的悬在葬云兽身边,灵气大失。

    姚金良的身体冲了下来,一下将葬云兽抱住,浑身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一人一兽相伴多年,早已心意相通,此刻他能真切的感受到对方的痛苦,还有那强大的生机不断流失。

    玄真箭上的符文还在不断涌出,大量印在葬云兽身上,破坏着它的身躯。

    姚金良猛地一下抓住那长箭,顿时觉得手心巨烫,想要一下拔出来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青影闪动,韦青倏然现身出来,喝道:“不想它死的话就别动!”

    姚金良一惊,急忙道:“韦青大人,求你一定要救救它!”

    韦青眸光一凝,盯着那支箭矢,面色沉重道:“这是暗星之铁,极其歹毒的一种金属。”

    他单手在空中虚画,一下凝出一张符文来,随后一拍,化作淡蓝冰色,直接印在那箭矢之上。

    顿时箭身上的符文一下被压制住,渐渐地收拢起来,最后变成一支普通的铁箭模样。

    姚金良立即感受到了葬云兽的痛苦减轻,大喜道:“现在可以拔除此箭了吗?”

    韦青摇头道:“它被一箭穿透,现在拔出的话危险太大,还是用驭兽玄器将它暂时封印起来,带回圣域除箭吧。”

    姚金良不敢违背,他手臂上一个铜环倏然放大,凌空一收,便将那葬云兽封了进去,再变回普通大小,套在手臂上。

    玄桦脸上浮现出怒容,寒声道:“韦青,你太多管闲事了吧?”

    韦青看着他,淡淡说道:“我管闲事,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玄桦脸上闪过复杂之色,最终将情绪压制下来。以他现在的力量,是肯定斗不过韦青的,何况还有姚金良在身边。

    姚金良脸上罩了一层寒霜,咬牙道:“韦青,你我联手杀了他!”

    韦青叹道:“若是只有他一人的话,杀之无妨。”

    姚金良瞳孔骤缩,只见玄桦身后渐渐浮现出两道光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道碧绿之色,化成端木有玉。

    另一道则是红莲似火,化成柳菲烟,她一步上前,走到玄桦身后,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玄桦嗤笑道:“对付两只扁毛畜生而已,怎么会有事。只不过我辛苦打造出来的玄真箭,被收掉了。”

    柳菲烟道:“损失一箭,杀了葬云兽也算是值得了。被玄真箭射中,那葬云兽就算能保住性命不死,也基本上是废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像是一盆凉水,直接浇在姚金良心窝里,整个人都发冷,猛然喝道: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玄桦“呵呵”笑道:“自己领悟吧,我劝你还是赶紧回去,多陪陪你的狗。”

    姚金良怒火冲天,一道道元力从身上暴起,形成漩涡吹开。

    韦青皱眉道:“冷静下来,只要性命无忧,终会有办法。若是一下冲动便是中他们计了。”

    姚金良这才渐渐松开双拳,但依然脸色铁青,死死的盯着玄桦,后者则是一脸讥讽和不屑。

    端木有玉道:“韦青大人,腾光呢?”

    韦青面色一冷,哼道:“谁知道他的人影,这枚太虚道果难道不是他弄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下将目光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道果上散发出来的浓浓韵味,令的每个人都心痒难耐,体内忍不住的气血激荡。

    但谁也不敢冒然出手,在场的无一不是绝世强者,一旦有人抢先出手,必然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突然空间一晃,那枚扣人心弦的道果一下毫无征兆的就消失在大家眼前!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猛地一震,瞪大了眼珠子,骇然的望着那参天大树上,不仅道果消失了,就连那彩色花朵也同时不见。

    韦青震怒道:“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“哼,好一招瞒天过海。祠大人,你这是小觑我人族武者吗?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面色一寒,倏然之间就出现在万里高空,双手掐诀,打出九道寒芒。

    那寒光呈九宫排列,一下化作巨大的棱镜,耸立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镜面上符光闪动,在天光的映照下,分外刺眼。

    端木有玉手中诀印一变,那九道棱镜顿时射出巨大的天光,一下子冲天彻地,在参天大树四周照耀起来。

    一道光束中倏然闪过人影。

    “哼,还想躲!”

    韦青面色一寒,单手一拍,顿时一道利剑刺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天空倏然被斩碎,那道人影在空中一翻,化出妖祠的模样,一脸苦笑之色。

    而此时那参天大树之上,失去的道果和彩花,也再次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柳菲烟道:“原来只是障眼法。”

    玄桦嗤笑道:“这厮想用小手段骗过大家,等我们慌乱之下便将真的道果拿走,不过说实话,刚才我还真的慌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柳菲烟哼道:“这种伎俩也就只能骗骗你这种智商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玄桦搔了下头发,傻笑不已。

    韦青瞳孔微缩,一下便认出了眼前人,寒声道:“原来是妖族大祭祀祠大人,看来祠大人也是活的太久了,想要尝试一下死亡的滋味!”

    祠苦笑道:“韦青大人,许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韦青冷冷道:“恭喜祠大人了,妖族找回了遗失已久的超品玄器浑天仪,真是令人羡慕嫉妒。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心中一颤,失声道:“浑天仪?!难怪,难怪本座总是无法推算出因果。”

    韦青哼道:“那个拥有浑天仪的大妖,也一并出来吧!”

    天空上静悄悄的一片,并没有殇的影子。

    韦青面色一寒,哼道:“刚才对抗本座之时不是很英勇吗?现在怎么成缩头乌龟了?”

    他一连喊了几遍,也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祠也是皱起眉头来,不知道殇发生了何事,但想到他有浑天仪在身,多半不会有太大危险,也就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韦青见叫唤不应,冷冷的哼了一声,这才开口道:“太虚幻境既然已经结出道果,说明整个一境之力都被吸收了过来,怕是再无法演化下去了。只要摘取此果,幻境应该会自行破去。但此果只有一枚,到底归谁呢?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下脸色微变,眼中射出瞳光,静默不语。

    如此神物,不论给谁,其他人都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玄桦嘿声道:“韦青大人不会说该归自己吧?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我的确是这么想的,但此物自然不是归我,而是归圣域所有。除了圣域,天下间哪个势力有资格拥有此物?”

    玄桦冷笑道:“不用说下去了,我反对。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银月武帝的反应在我意料之中,但总不能无限制的这样僵持下去。武道之人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,无异于武决了。”

    玄桦道:“韦青大人划下道来吧,我玄桦随时接下。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现在整个太虚幻境内,有资格争夺这枚道果的,只有圣域、化神海和妖族。但妖族非我族类,以本座之见,不如先联手将妖族之人铲除,然后再来决定道果归属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妖族中有一人手握超品玄器浑天仪,价值之大不在这枚道果之下,抢来之后我们两派再行武决,赢的一方取走道果,输的一方拿走浑天仪,不知两位武道大人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玄桦皱眉道:“你确定那妖族手中的是超品玄器浑天仪?若真的是超品玄器,价值之大应该还在这枚道果之上,为何输者得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