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77章 玄桦VS姚金良
    端木沧一笑,道:“云霄公子不想去搏一下天命吗?这可是神道之果哦!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在下有自知之明,虽然眼馋的很,但现在过去无异于炮灰。沧大人倒是可以算一卦,这枚神道之果花落谁手。”

    端木沧笑道:“占卜神道之物,我可没嫌自己命长,怕是当场就反噬而死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子凕寂说的没错,需要的时候推演不出,平时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东西算的比什么都准,这占卜术要来何用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所以占卜世家的处境一直都很尴尬嘛。”端木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阵无语,道:“虽然不敢上去抢,但本少打算躲在一旁,看看能不能捡点便宜,诸位再见了。”

    他身影一闪,就化作青光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夫君!”

    非倪大叫一声,拼命一抓,却直接落了个空。

    她气得一跺脚,身后展开火红的彩翅,一振之下便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泊雨擎道:“李云霄说的极是,虽然不敢抢,但总不能连捡便宜的勇气都没吧。”他轻声一吟,道:“天羽风吟!”

    四周化出洁白的羽毛,凌空飘荡,泊雨擎整个人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端木沧脸上的微笑渐渐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凝重和疑惑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去抢道果,而是盘坐在虚空,双手掐诀。身后一下化出淡淡的虚影,有轻灵之气流动,一下化出千手千眼,直接入定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在那参天彩树的四周,一片流光浮动,仿若隔了一道天河,将那彩树绕在中间,像是晶莹剔透的雕琢品,如梦幻般不真实。

    突然彩光天河内一道光影闪动,正是那葬云兽浮现出来,庞大的身躯凌空腾起,往那道果上扑去。

    “畜生,滚!”

    一声厉喝传来,一道金色光影落下,伴随掌法拍向那葬云兽的头颅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葬云兽冲击之力太大,一下未能停下身体,猛地受了一击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身躯在空中怒吼连连,翻了几圈才停了下来,脑门上被拍出鲜血,流淌下来,将那绒毛染红。

    它将身躯蛰伏,双目暴着凶光,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那道金光化出玄桦身影,冷笑道:“一头畜生,也想夺此神物?再上前一步便杀你!”

    他说完便转身,朝那道果走去,突然脚下步伐一停。

    上方空间旋转起来,一道霸气无匹的力量轰下,伴随着怒吼,道:“死!”

    一直蛰伏不动的葬云兽也猛地冲了过来,化作一道流光袭去。

    玄桦一惊,手中诀印数变,一掌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两股力量冲击之下,余波震入彩光天河内,随着一起在道果四周流转,竟未曾波及过去。

    玄桦的身躯被震的连退数步,惊道:“你竟从那道演中出来了?”

    那道身影正是姚金良,满身都是煞气,葬云兽一下跃起,身体骤然变小数圈,趴在他的肩头,恶狠狠的盯着玄桦。

    姚金良寒声道:“区区一件玄器,焉能困住我!”他双目中爆出无穷杀气,指着玄桦道:“我现在要取这道果,若你敢动一下,便先杀你!”

    玄桦怒笑道:“哈哈,你当自己是谁了?我就动了,就动了,来杀我啊,杀我啊!”他扭动着身体,踩着太空步,双手乱摆,开始跳起舞来。

    姚金良身躯一冲,与葬云兽同时化作两道光芒,恐怖的力量交织在一起,化出千万道影。

    玄桦猛然脚下一踩,连退数十丈远,身上涌起紫青双色之气,在掌心化作阴阳二箭。

    左手一抓,碎星弓浮现而出,猛地搭弓拉箭。

    四周浮现一片星云,喝道:“晴元!”

    双箭飞射而去,像是两道星轨,震裂长空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四道光芒相撞,天地震颤,但诡异的是那彩光天河内不受丝毫影响,冲入其内的能量全都化成天河彩光,流转不停,像是一道结界护住那道果。

    恐怖的撞击之中,姚金良的身体倏然射出,顷刻间冲到玄桦面前,手中银光一闪,便斩了下来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鬼鲮绞压在碎星弓上,两件玄器同时发出器鸣,震颤人心。

    激荡出来的光芒将两人身影吞没,完全看不清面容。

    姚金良脸上露出一片狰狞,双手抓在鬼鲮绞上,大喝一声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银器上像是鱼鳞般片片竖起,从碎星弓上摩挲下去,震起无数火花。

    玄桦的碎星弓造型精巧,上面镶满各种绝世玉石,每一细微之处都尽态极妍,乃是极品工艺,在这般粗鲁的撞击下,出现了不少磨损。

    “该死啊!”

    玄桦大怒,他爱弓如命,仿佛那鬼鲮绞直接斩在了他身上一般,肉痛的厉害。

    猛地左手掐诀,一拉弓弦,顿时一道白箭浮现而出,喝道:“死吧!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那箭矢距离姚金良不过三尺,如此短暂的距离射出,姚金良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他只能大绞一抬,横在身前挡那一箭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姚金良整个人被震退数十丈远,在空中留下一道轨迹。

    玄桦一招后便转身而去,要踏入天河取那道果。

    “哼,要是让你取了道果,那我真是日了狗了!”姚金良身影一闪,就出现在他上方,双手抓住鬼鲮绞再次斩下!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玄桦突然大笑一声,道:“你跟你的这条狗之间,说不定还真有点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他仰身往后一翻,一脚猛地踢了上去。

    脚尖化出一道流星,点在那鬼鲮绞上,“砰”的一声将其震开。

    随后双手拉弓引箭,一道白芒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哼!待我撕了你的嘴!”

    姚金良面色一沉,鬼鲮绞在空中翻飞,一下将那白光斩碎,鲮绞化出虚影,腾空而下。

    玄桦冷笑一声,长弓在手中一转,数道青光射出,整个人凌空消失。

    鬼鲮绞一斩,顿时落空。

    “逃?逃得掉吗?!”

    姚金良单手掐诀,整个四周空间一片荡漾,一声惊天大吼传来。

    那葬云兽不知何时出现在姚金良身后,化作十余丈高,双眼通红如玛瑙,身上的妖气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一圈圈气流在这一人一兽四周激荡,形成恐怖的风暴,整个空间都变得恍惚起来。

    姚金良身上金光绽放,斗战圣诀运转到极致,鬼鲮绞解封开来,像是一道恶灵环在身前,眼中射出凶光。

    “斗战圣诀——夜武!”

    那鲮绞恶灵“铮然”巨响,再次化作鲮绞,银光一下照耀半边天际,倏然斩下!

    玄桦心中大骇,不敢托大,双脚稳踩在虚空上,长弓拉满,一片日月星辰在四周浮现。

    那碎星弓上的无数宝石发出耀眼光辉,他眉心处闪烁出一枚箭影,旋转之下,长弓上顿时多了一根赤红色的长箭,上面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。

    玄桦凝声大喝,脚下踏着星辰步伐,有巨星虚影浮现,像是无穷星力尽数汇入那一箭内,猛地射了出去!

    “开阳!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天空被这两道恐怖的力量分开,灵压迸射,漫天如同雷海电狱,到处都是恐怖的气旋。

    但令人吃惊的是,那恐怖之力冲击开,震入彩光天河,立即引起了变化。

    无数流光异彩一下收缩起来,往参天大树汇聚而去。

    那拖着太虚道果的白色花朵,在这一刻变成了五彩之色。

    只不过姚金良和玄桦都杀红了眼,再无心思管那道果,一招之后再次各自施诀。

    两人身边俱是恐怖的力量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姚金良面色阴沉,鬼鲮绞上银光刺眼,横空斩落而来。

    葬云兽身上的兽铠也尽数化开,头盔上一只巨大的金角,涌起漫天符文。

    一冲之下整个身躯飞旋,卷起恐怖的风暴击落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在漫天气劲之下,一道轻微不起眼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碎星弓上的弓弦倏然断裂,整柄长弓猛地一下弹开,化成战刀!

    “封旋斩!”

    玄桦持刀斩出,周身星云顿时化作刀芒激荡开来,整个四周陷入一片星空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鬼鲮绞之力被那封旋斩震开,两股力量爆炸之下,葬云兽冲了出来,大吼着用金角顶出。

    玄桦冰冷,战刀一转,横在身前,左手凌空拉住虚弦,喝道:“射死你这只畜生!北斗开阳!”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战刀上日月星辰涌出,他眉心印记化箭,虚拉之下,瞬间射出!

    四周空间一下坍塌下来,无数规则之力浮现在箭矢上,射向葬云兽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又是一道惊天动地的爆炸,玄桦在两次出手之后,也感到极度疲惫。

    狂涌的力量不断冲击他的身体,顿时脚下踩着步伐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前方那漫天能力激荡之中,一双赤红的双眸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姚金良的身体里有一股诡异的力量爆出,激的那鬼鲮绞不断颤鸣,像是发出欢快的嗜血声。

    “玄桦,今日一战,不死不休,谁也救不了你了!”

    他双手握住鲮绞,赤红的瞳光越来越妖异,一道道血色光晕在周围闪现而出。

    “昊阳贯日!”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天地间尽是那鬼鲮绞的颤声,随后一道红光乍现,那玄器猛然化鬼鲮,飞斩而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