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70章 九命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剑意?”

    唐庆大惊失色,此刻他体内的气海已破,无数元力涌出,正是人生最为巅峰的时刻,却也在这道剑意下生出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那恍惚之间,李云霄的身影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在唐庆骇然的目光下,整个世界都汇聚成那一道剑影,而那一剑似乎又只是这男子的一抹身影。

    “幻觉,幻觉吗?”

    唐庆艰难的吞咽了一下,这股剑意之强,让他整个人都几乎要窒息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不可能!!”

    他大吼一声,丹田内气海加速流逝,最后一丁点元力尽数涌入经脉和四肢百骸,身躯都被撑开几许。

    “会当绝顶镇山河!”

    整个人化作一道掌风,轰开所有紊乱之气,压向那道剑意。

    李云霄的周身涌现出点点星光,在指印之下慢慢聚拢,寒声喝道:“剑斩星辰!”

    铮然一声,音震八荒。

    一道无匹剑影凌空而下,往那一掌斩去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整个瞳术空间瞬间破开,魔瞳倏然爆碎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太虚幻殿中,只见李云霄右瞳发出破碎之声,一道血线激·射出来。

    随后便是唐庆的身影不知从何处震飞出来,紧接着一道剑意更是贯穿亘古,追着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整个天地一下被剑芒斩开,唐庆武盔护体,依然被一斩两截,当场横死!

    两人在瞳术空间内打的昏天暗地,但在外面的时间中只不过是一瞬,并没有人感受出异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唐庆突然被剑气斩的生死,太过惊悚和爆人眼球了。

    而且刚才那一道追斩而出的剑意,被所有人敏锐的扑捉到,都是露出骇色。

    北圳南也满脸不可置信,随后露出沉思,似乎在回味刚才那一剑。

    “那剑势……”

    宁可云和韩君婷等人同样是骇然不已。

    韩君婷更是脸色发白,她发现自己似乎永远都看不透这李云霄,每次以为看透了的时候,却总能折腾出新的东西来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北圳南飞到他身边,皱起眉头来。

    只见李云霄的脸色十分苍白,满头都是冷汗,那一枚右眼已经闭合,依然有鲜血流出,模样恐怖。

    李云霄摇了摇头,道:“我没事。”他左眼中射出寒光,道:“杀光这些妖族之人,否则后患无穷!”

    罗青云冷冷道:“你好好养伤吧,可别死了!”

    见识到刚才那一招剑意后,他心中虽然震惊,但更多的却是热血沸腾,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。

    就连不远处一直未曾动弹的妖祠,也是眸中掠过异色,微微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瞳术,这小子真的只有二十岁吗?还是像大人你一样,夺舍而来的肉身呢?”

    亓胜风眸子一缩,寒星点点,冷冷道:“别人的事你管的这么多干嘛?先管好你自己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祠轻轻一笑,额头舒展开来,那满是皱纹巴巴的脸上,微微有了些光泽,道:“大人的肉身也很奇特呢。我很好奇,在这样一幅**下的灵魂,会是什么人呢?”

    亓胜风脸色一寒,道:“妖祠,你不是已经心有所想了吗。”

    祠笑了,道:“果然是大人您啊,想不到您还活在世上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哼了一声,道:“当年我去过一趟星月幻境,和妖本相谈甚欢,对你的印象也极深。想不到你竟真的成了妖族大祭祀,可喜可贺了。”

    祠叹道:“家师已经去逝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皱眉道:“妖本在死前可有说什么?”

    祠脸上露出微笑,道:“家师在逝世之前曾经提起过您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亓胜风眸子一寒,喝道:“他提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祠道:“家师说大人您才智超绝,若是夺舍成功,将来怕会是真正的天下之主,威胁到我妖族处境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冷笑道:“我不过是向他讨教一些魂体夺舍上的事,他竟然就对我起了防范之心,真是人心不古,令我大失所望,我还以为他是某为数不多的友人呢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脸色大变,双眸中射出厉芒,寒声道:“难道……难道是他在传我的六障除尘之术上动了手脚?!”

    祠“呵呵”笑道:“大人多心了。家师虽然对你忌惮不已,但岂是言而无信之辈?”

    亓胜风寒声道:“哼!本座夺舍这身躯后,一直都觉得有些古怪,而且这明明是大成肉身,我却始终无法踏入大成之境,分明就是那六障除尘术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祠道:“大人真是误会家师了。这具肉身的确有问题,我虽已看出端倪,却不能相告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正好,抓你来拷问便是!”

    亓胜风脸上闪过异色,左手一抓,一圈青光浮现出来,化作冥轮。

    右手提着大剑,往前踏出一步。

    顿时一股极强的气息如同山岳般撞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空间恍惚起来,妖祠的身体应声退了一步,似乎有怯意。

    但他脸上却笑得更甚了,道:“家师当年对你忧心忡忡,半生琢磨出了一种神通,就是为了他年克制你之用。我原本以为此生再也用不上了,却不想竟真有这么一天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脸上闪现怒色,喝道:“该死!”

    古尘大剑上剑光射出,大开大合的就斩落下去。

    同时冥轮在左手一转,“铮”的一声就斩出一道光轮,空间倏然裂开!

    祠身影一动,双手在身前交叉,道:“XXXXXXX!”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古尘剑意被他挡了下来,但那一道光轮落下,直接斩破身前防御,震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亓胜风冷哼一声,扬剑欺身而上,朝祠的头颅上斩下!

    妖祠竟然不退不避,双手在身前掐诀,身上刹那间浮现出无数蛇影缠绕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那一剑落下,倏然斩在祠的头颅上,他的头盖骨一下皲裂开,涌出大量的鲜血,顺着脸颊四周流下。

    亓胜风瞳孔骤缩,惊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祠诡异一笑,道:“大人乃是一代人杰,祠不做出点牺牲,如何能镇压住大人呢!”

    亓胜风寒声道:“牺牲了就能镇压我吗?笑话!”

    他体内元力猛地灌入那大剑内,再次压了下去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祠的头颅一下爆开,顿时成了一具无头尸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!”

    那尸体上无数蛇影一下飞了出来,顷刻间化作数个古怪的阵法,绕在亓胜风四周,将他束缚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用自己的死,就换来这么一出戏吗?”

    亓胜风看着那无头尸,不由得愣了下,暗想未免也太容易了吧?

    虽然四周的蛇影有些古怪,但他并不认为可以伤及自己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大人轻敌了。”

    那无头尸上体内传来祠的笑声,随后那脖子上慢慢的再次长出一个全新的头颅来,面目清秀,脸上光滑如玉,竟然没有丝毫苍老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什么!难道是你……”亓胜风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妖祠笑道:“不错,我正是九头妖族中最为强大的一支,九命族之长!用我的一命换大人一命,非常值了!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有九十条命,今天也要交代在这!”

    亓胜风脸色一寒,左手中冥轮铮然响动,青光斩了出去,“嗤”的一声将那些诡异的蛇影斩成两截。

    但那些斩断的长蛇竟然一化为二,闪动之下就缠在了亓胜风身上。

    仔细望去,这次长蛇竟然是首尾皆头,身上的纹路呈银褐色,古怪的花纹令人一眼望去,便有眩晕之感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亓胜风突然浑身一颤,只觉得自己的灵台识海内涌出无数这种银蛇,双眸所见下,全是一片银光闪烁的世界,天地间无数的蛇影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莫名的觉得浑身巨疼,却说不上是哪里出了问题,但那种疼痛越来越强,脑海里甚至慢慢失去五感六识。

    妖祠笑道:“这些鬼纹银龙乃是家师耗了数十年时间培育出来的,专咬人魂魄,而且针对六障除尘之术的漏洞直接进行攻击,用来对付大人是最合适不过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!该死的本!本座一定要将你们这些妖族尽数斩杀!”

    亓胜风怒吼一声,猛地单手掐诀,周身涌出魔元之力。

    原本光滑的肌肤上布满黑色花纹,直接凌空盘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魔功?!”

    妖祠心中一惊,知道这种功法的强大,而且魔功一施展,亓胜风脸上那痛苦的表情立即大减下来,似乎非常有效果。

    他脸上杀机一闪,数道银光浮现在身前,右手一抓,顿时一柄银蛇剑落入手中,横空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救他!”

    李云霄大喝一声,虽然右眼闭上,满是鲜血,但毫不犹豫的大喝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六名妖族在九名鬼修罗的围攻下,节节败退,只要再支撑一阵就能全部绞杀。

    若是让祠杀了亓胜风,怕是局势一下就要扭转了。

    北辰南身影一闪,化作万千,纷纷斩落。

    一道枪势也是横空而来,罗青云倏然出手。

    两人夹击之下,分别杀向祠。

    而且在罗青云的真龙之吼下,那些鬼纹银龙似乎颤了一下,露出惧色。

    妖祠脚下步伐一滞,神色冷厉,喝道:“乱舞!”

    手中蛇剑“铮”然一声,化出千万蛇影,朝着三人斩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