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65章 定局
    天空明媚,照在栾君昊的尸体上,静静无声。

    一代强者,回到自己曾经跌倒的地方,再次跌倒,永远也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空间微微一颤,李云霄跌宕而出,双瞳中布满血丝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他望着栾君昊的尸体,道:“最终打败你的是你自己啊!在你回去的那一刻,就已经注定了是这个结局。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浮屠金塔上突然暴起冲天金光,整个十二重楼塔身一层层爆开,恐怖的气息不断震出,冲击着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声巨响,整座金塔崩碎,两道身影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天空之上的五绝峰和御天如意也倏然分开,朝着自己的主人飞去。

    腾光身影一闪,出现在百丈之外,脸色异常苍白。他震惊的望着地上栾君昊的尸体,难以置信的说道:“你竟然杀了他?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亓胜风也在数百丈外化形而出,手中抓住飞回来的御天宝箓,也是脸色清冷,看着栾君昊的尸体,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对李云霄的忌惮也是深不少。

    李云霄吞服了一些丹药,舒了口气,道:“能杀他多亏了王座大人的太虚幻道之力,否则我区区八星武帝,如何能让九星巅峰强者中招呢。”

    腾光脸色凝重道:“我的幻道之力你竟然可以随意抽用,可见你在此道之上的成就不在我之下,而且同样是瞳术惊人,性格放荡不羁,你可认得古飞扬?”

    李云霄微微一笑,道:“是否认得跟大人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腾光始终盯着他的面孔,想从细微的表情变化中看出端倪,但显然失败了,李云霄的笑就是想雕琢出来的一般,不带任何破绽。

    腾光眼中泛起涟漪,瞳光渐渐凝聚起来,那眸子中一片清澈如许,一字字道:“你就是古飞扬!”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一震,这次终于露出异色。

    远处的亓胜风也是眉头皱了起来,十大武帝都是他的小辈,他也不认识其中任何一人,只是从粉色晶尘中出来后,听过这十人的名号而已,也知道破军武帝古飞扬早已陨落天荡山脉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是什么让你做出如此胆大的猜测?”

    腾光突然笑了,眼中满是异彩,道:“哈哈,果然是你!昔年阵源一别,时有想念,后来听到你陨落的消息,我还觉得奇怪,不信你会死。只是这二十余年来再无任何消息,我也就当你真的死了,怎么也想不到你竟夺舍了先天之胎!”

    亓胜风浑身大震,难以置信的望着李云霄。

    夺舍天生之胎他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,就是在胎儿还在母体内的时候,便寄生夺舍进去。这样便可以使肉身和灵魂达到最大的契合度。

    但其中的风险也是不言而喻,夺舍早了的话,极有可能在胎儿形成的过程中,被先天之气洗涤记忆,化成纯粹无意识的能量体,彻底夺舍失败。

    若是夺舍的晚了,先天胎儿产生了自主灵魂,那么更加凶险万分,要在不伤胎儿天资的前提下将对方灵魂抹去,难度之大不亚于杀一名超凡入圣了。

    亓胜风阴沉着脸盯着李云霄,也不知道他是何种夺舍,但不管怎样,夺舍先天之胎一旦成功,最大的好处便是多了一世性命。

    李云霄被两人怪异的眼神盯得浑身发毛,自己这种转世重生的情况,跟夺舍先天之胎有着本质区别,但他也懒得解释了,道:“你还没回答我,如何敢这般猜测。”

    腾光狡黠的一笑,道:“其实很简单,你给我的感觉就和古飞扬一样,只不过没有那样嚣张跋扈而已,多了一些年轻人的朝气。试问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,怎么可能会有破军武帝一般的神态雍容,再加上你的瞳术和冥顽不灵的臭石头性格,多半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李云霄大笑起来,道:“你这个死鬼,居然被你一眼看穿,让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腾光打量着李云霄的身体,赞叹道:“当年诸多高手之中,我最服的便是你了,因为你的想法天马行空,不拘一格,就如同你的性子一般,在领悟天道上给了我许多启发,真是一段难忘的时光。而今看来,你不仅是想法天马行空,打破常理,居然还付诸实现了。以如此这幅躯体,加上你的灵魂,还有诺亚之舟在手,将来必然是天下第一!”

    他眼中放出光芒,满是羡慕之色,道:“啧啧,千载风云尽付一笑,万世飞扬照耀古今!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谬赞了,我再怎么天马行空也不过是小道而已,你演化太虚,自成世界,这才是真正的无上大道,令我佩服。”

    腾光眼中一亮,道:“你也是赞成我此举了?”

    李云霄点头道:“换做是我,说不定也会跟你一样。但可惜的是,你是你,我依然是我。你只要放开一线,让我和一干伙伴离去,那么我会深深祝福你,早日证得大道的。”

    腾光苦笑道:“古飞扬,这就是在为难我了,太虚道一旦演化出来,就算是我自己都无法离开。放开一线,就是此界彻底崩坏了。能够在这观摩一界的演化,这般幸事怕是此生难再,为何不珍惜呢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我的确很珍惜这次机会,但我更珍惜自己的命。腾光老弟,你要是执意不肯,为兄的就没法念旧情了。”

    腾光道:“这不是执意不执意的事,在我的太虚幻道中,任其继续演化的话,最终将会成为和天武界一般的存在。其结果要么将天武界挤爆,要么从天武界分离出去,但不管如何,并不影响大家的生存,只不过再也回不到天武界了而已。而且任其发展下去,还能自行诞生出十阶规则,成全诸位的神境之梦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阴沉着脸,哼道:“你是孤家寡人一个,难道我也跟你一样孤家寡人不成?混沌之初,演化太虚,只要时间足够长,自然能够成为完整的一界,但那不知是多少亿万年后了,亏你说得来!”

    腾光嬉笑道:“为了证道,做出点牺牲也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那老哥我为了活命,让你牺牲也是正常的了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冷声道:“跟他废话什么,这疯子已经入魔了,杀了便是!”

    他早已不耐烦了,手中青光一闪,那冥轮脱手而去,天空无声无息的就被斩裂开来!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腾光的身躯一下被斩成两半,上半身的头颅还盯着那一轮玄器,露出惊容。

    “嗞嗞!”

    那两道断裂的身体渐渐虚化起来,一下消失在空中,直接在百丈之外凝形而出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杀不死我的。”

    腾光悠然道:“我的身躯已经开始和这太虚道渐渐融合,除非将此地尽数毁去,而这里布置了我的八百阵道图,还有诸多强者在我阵中为我所有,你们做得到吗?”

    亓胜风冷笑道:“杀不死?你吓我啊!这种雏形的太虚幻境,骗骗李云霄这种小雏鸟还差不多,在老夫面前吹牛,差远了!”

    他双手掐诀,御天宝箓凌空飞起,猛的幻化出一片异景,朝腾光压去。

    “老夫直接收了你,看你死不死!”

    那宝箓四周一片异像,竟是要将腾光收入进去。

    腾光脸色大变,猛的将五绝峰抛出,凌空一砸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整个宝箓剧烈晃动起来,那些异常开始瓦解。

    “哼,小儿科!”

    亓胜风双手诀印一变,“铮”的一声,冥轮从身后飞天而起,直接在空中化成半亩之大,上面无数阵光涌动,斩向五绝山峰!

    腾光一惊,道:“原来是将小都天冥轮阵炼入器中,难怪如此厉害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那五绝峰一颤,硬生生的被冥轮劈开一座。

    五绝峰山势崩开,化成五座峰,旋转不停,顿时威势大减!

    腾光脸色一寒,惊怒道:“亓胜风,本座敬你是前辈,真的要逼我出手杀了你吗?!”

    亓胜风嗤笑道:“快死了就放狠话?我可以将你这种行为看成是怯弱吗?”

    腾光眼中射出寒星,冷冷道:“我不是怯弱怕死,而是不想将力量用在这些无谓的争斗上。本座演化太虚已成定局,有力气的话不如多用来推演天道,谁有兴趣跟你争高下,分生死!”

    “大赞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陌生的声音传来,天空中一闪之下,数道人影同时浮现而出,逐一在空中排开。

    正是一干大妖,刚才说话之人正是殇,他脸上露出赞赏之色,道:“王座大人,你这太虚幻道很合我胃口,大人对天道的执着追求也令我钦佩,希望继续下去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惊,他搜了安的魂魄记忆,知道眼前这些大妖是何人。

    翼和符也身在其内,身上的气息十分强大,两人一出现后,便是冰冷的盯着他,眸子里满是杀意。

    而且他还看见其中一道熟悉的身影,玄桦懒洋洋的双手抱在头后,微笑着目光一扫,似乎觉得眼前之事非常有趣。

    等下还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