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62章 献祭
    “贱人,随本座走吧!”

    栾君昊大手一抓,空间之力桎梏下来,便将李云霄压制住,任其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出。

    随后一道遁光飞起,刹那间就消失在回廊尽头。

    一切恢复宁静,片刻后突然浮现出几道黑色雷光,噼啪闪动之下,空间扭转,丘穆杰的身影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他皱起眉头,满是疑惑的望着那走廊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再次双翅一展,就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盏茶时间后,栾君昊到了那中央小塔面前,直接飞落而下。

    小塔八面玲珑,黄金裹身,像是十二重楼,精致绝美。

    栾君昊飞落下来,李云霄被他用一股元力桎梏住,直接摔在身后,再次震得大口吐血。

    他轻蔑的扫了一眼,便转身朝那金塔拜下,道:“腾光大人,此人已带来。”

    金塔上流转轮转,一道光芒射了出来,在塔前化出腾光身影,端坐在虚空中,服饰华贵,面色平静。

    “幸苦了。”腾光看了他一眼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栾君昊轻笑道:“区区蝼蚁,抓来不费吹灰之力,何来幸苦。”

    腾光微微点了下头,道:“你下去吧,好好养伤。”

    “伤?”

    栾君昊愣了一下,随即将身上的灰尘拍去,笑道:“一些尘土而已,的确耗费了一些元力,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腾光面色古怪,叹道:“好强的幻术,令我想起昔年一位故友。”

    栾君昊瞳孔一缩,面色有些难看起来,道:“腾光大人,你在说什么?在下为何有些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腾光道:“你能将他带回来,没有下杀手,也算是给我几分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栾君昊轻笑道:“大人的面子我自然是要给的,只不知抓这李云霄何用?”

    腾光道:“我不是和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栾君昊脸色一变,突然间一股不好的感觉涌上全身,不知为何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他身上涌出大量的冷汗,身体突然间开始颤抖起来,汗珠像是黄豆般滚落。

    那长衫被汗水浸透,不仅是汗水,还夹杂着血水,顷刻间便满身的血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浑身大震,失声道:“幻觉,难道我又中了幻术?!”

    李云霄那悠然的声音传来,道:“也不算是给你面子吧,以我的幻术要迷住他容易,但真的想杀他还是挺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栾君昊抽了口冷气,瞬间如坠冰窟,猛地转过头来,只见李云霄毫发无伤,满身淡然的站在那,嘴角中含着一丝说不清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栾君昊瞬间头脑充血,双眸爆出无数血丝,刹那间变得通红,嘶吼道:“绝不可能!!”

    李云霄似笑非笑的望着他,道:“大人刚问我爽不爽,现在才知道爽翻了的是你自己呀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栾君昊身上的伤并不严重,但精神上的打击巨大,羞愤交加之下,一口老血喷了出来,面色一片灰白。

    腾光眼中露出精芒,赞道:“能够让九星巅峰武帝陷入幻境而不自知,阁下的幻术在整个天下都能排进前十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只是前十的话,那另外九人是谁?”李云霄眉头一扬,似乎有些不服。

    腾光笑道:“我知道你很强,但不要小觑了这片天空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你也想告诉我这片天空的高度吗?”

    腾光目光一凝,悠悠道:“难道我不够格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哼一声,毫不畏惧的望着他,道:“你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腾光大人,让我收拾他吧!”

    栾君昊嘶声道,那模样几乎就是发狂了,澎湃的元力不断从体内涌出,几乎要走火入魔了。

    腾光道: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你不用如此在意。他的幻术能够迷惑住你,也是借用了我这太虚幻殿之力,否则即便能迷住你一时,也绝无法让你身陷其中。但即便借用幻力,他想杀你也绝难做到。”

    腾光顿了一下,又道:“他的天赋的确远胜于你,你在我这殿中数日参悟,还不如他数个时辰的感悟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!!我不管,我一定要杀了他!!”

    栾君昊脸孔扭曲的厉害,五官几乎挤到了一块,容貌完全失真了。

    腾光道:“你杀不了他,只能是浪费时间。”他凌空屈指一弹,一道光芒直接射入栾君昊体内,那狂暴的气焰才渐渐压制下来。

    栾君昊的理智渐渐恢复,满眼怨毒的盯着李云霄。

    腾光不再理会他,而是朝李云霄说道:“你可愿做我弟子?眼前这太虚幻道,我可以尽数传你。”

    栾君昊闻言,那怨毒的神色更甚,脸孔阴沉的滴出水来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太虚幻道的确不错,但天空太低,不适合我。”

    腾光身躯一震,喝道:“小子太狂!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?腾光,这太虚幻境本是你的本命之阵,先前我还以为你要死了。现在看来安然无恙,莫非你不打算收阵,而是要让它继续演化下去?”

    腾光眼中露出惊色,愕然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别管我是谁,若是任由此阵演化下去,怕是谁也离不开了,包括你自己,你是想要以身殉道吗?”

    腾光眨眼笑道:“既然你这么聪明,那你猜呢?”

    “疯子!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骂起来,道:“那一定就是了,如此说来,我还得出手杀你了。”

    腾光也是一笑,道:“既然你对此阵有所了解,那就应该明白,我若一死,这里立即会变成太虚杀阵,绞杀所有生灵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不杀的话,一旦真的化虚为实,这太虚境自成一界,大家怕是再也出不去了。而杀你至少还有希望,刚才你也应该看见了,我们可是有若亚之舟,你的太虚杀阵能绞灭这件圣器吗?”

    腾光点头道:“的确没有把握,但凭你杀的了我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摇头道:“杀不了,但我若是没猜错的话,亓胜风应该被你镇在这座浮屠塔内,我将他救出来还是有点把握的。”

    “亓胜风?”

    腾光眸光一凝,随后脸色大变起来,骇然道:“你说那人是亓胜风!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啧啧,你是怎么混的?跟对方斗了这么久,竟然连对方的名号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栾君昊也猛然想起这个名字,惊得张大嘴巴,完全无法相信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腾光在短暂的呆滞之后,忍不住仰天大笑起来,道:“能够与亓胜风大人一战,并且维持不败,深感荣幸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似乎对李云霄而言,又像是对塔内之人而言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浮屠金塔中传来亓胜风不满的声音,阴冷道:“李云霄,你将我救出去,我替你杀了他,我们一起离开此地!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以大人的实力之强,腾光应该是用五绝峰将大人镇住的吧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的声音道:“你对他倒是挺了解的,这五绝峰我自己能破,只要你拖住他这道分身,让他无暇对我施展符印便可。”

    腾光苦笑道:“亓胜风大人,您就这样急着离开吗?在此地陪我共赏这太虚大道多好,此般美景,若是错过了,终生不再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冷哼道:“你有你的道,老夫自有老夫的道,李云霄也有李云霄的道,可惜你道行不够,只能想出这阴险之招,借大家的力量助你成道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突然浑身一震,失声道:“亓胜风,你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浮屠金塔中传来亓胜风的冷笑声,道:“李云霄你这么聪明,难道还猜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震惊道:“这八百阵道图演化的宫殿全是囚牢,我之前以为是为了抗敌,难道你要用人祭?”

    “切,抗敌?我有这么幼稚吗?”

    腾光脸上泛起诡异精芒,吟声道:“要成就大道,难道不该怀有敬畏之心吗?献祭不也是很正常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沉声道:“我明白了,亓胜风刚才说你道行不够,所以这才布下八百阵道图,引得幻境中所有高手前来,为证你的大道献祭!甚至于你自己,也是这太虚道中的一道祭品!”

    腾光笑道:“虽然有失偏颇,但的确是这么回事。只不过本座不需要你们的性命,只是抽取你们的力量而已。”

    栾君昊惊骇道:“大人,你……”

    腾光道:“你不用担心,你的力量太弱,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不少,只要听令与我,自然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栾君昊一脸发囧,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难过。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暗叹一声,栾君昊的路已经越走越远,再无法回头了,他这辈子的成就也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想当年也是一时豪杰,名震天下,怎奈变得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腾光道:“李云霄,你也可以考虑下归顺我,不仅可以安然无恙,还能得我真传。甚至于这整个太虚幻境,将来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浮屠金塔内突然传来亓胜风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腾光眉头一皱,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亓胜风笑道:“我笑你完全不了解眼前这人,他可是个冥顽不灵,常常让人恨得牙痒痒的臭石头啊!嘿嘿,老夫生平第一次觉得这种性格也能让人很舒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