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56章 蒙羞
    李云霄的精神力像是无数利剑,直接破开对方灵台识海,冲入进去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修炼妙法灵目,他也有把握直接对安搜魂,但月瞳毕竟名气太大,而且特征显著,不太适合当众施展。

    此刻修炼了那小转轮三相化生妙法灵目后,整个月瞳似乎向前进化了,瞳仁的形态不再局限于血月瞳形,让他施展起来,极为方便。

    安的记忆在瞳力冲击下不断被打开,但九星巅峰强者的魂力远非普通人可比,李云霄强行破开记忆链的同时,也有极强的力量反噬过来,尽数被瞳光抵挡在外。

    而且这妖族巅峰强者的记忆链也十分强横,在破开的同时不断崩坏,大量的记忆化成碎片一下分解消散。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焦急不已,整条记忆链开始变得破碎不堪,他只能零星的读取一些,皆是无关紧要的。

    而且基本是他的一些修炼片段,还有一些关于星月幻境的消息,但也破碎不堪。

    李云霄双瞳微微一缩,那七色光芒停止转动,瞳仁尽数化成黑色,就连身体也随之魔化起来,出现道道魔纹。

    北圳南眼中闪过精芒,有些凝重的望着李云霄那满身魔纹,也不知这是福是祸。

    魔元之力出现后,七色光色逐渐消散,直接化成一片漆黑的魔瞳。

    安的记忆之中,那股崩碎之力被魔元光芒彻底冲散,大量的记忆一下涌了起来,化成无数符文,在灵台识海中冲起,不断消散。

    一只巨大的黑色瞳眸出现在安的识海天空上,冰冷的凝视着下方,从那些涌起的无数记忆符文中寻找。

    突然那瞳眸骤缩,一圈黑芒荡开。

    那漫天符力之中,几串符文被那异力摄住,直接吸入了眼瞳里。

    李云霄的双眸一闪,那黑色光芒全部收了回来,双眼恢复一片澄明,只是略显疲色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安的七孔中射出血来,再没有力量拖着他的身体,直接狠狠摔在地上,眼里一片无神,彻底成了白痴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?”

    宁可云急切问道,虽然心中猜到已成,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,毕竟对方可是一名九星巅峰强者啊。

    李云霄脸上闪过古怪之色,似乎在消化对方的记忆。

    众人也不催促,静静的等着。

    一阵后,他才道:“追踪那些大妖之法我已经找到了,但是对方的实力十分强横。妖族八部不仅来了四位统领,还有一名超凡入圣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妖族的超凡入圣?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惊,宁可云沉声道:“妖族在星月幻境这么多年,拥有超凡入圣的强者倒也不足为奇,奇怪的是为何会突然齐聚此地?要知道妖族八部乃是妖之一族的中流砥柱,根基所在,一次来了四名统领,此事太过奇怪了吧?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沉思不解,一起望向李云霄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搜魂,李云霄也知道这些妖族必然是为了殇和浑天仪而来。而且从安的记忆中似乎读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讯息。

    对于殇和浑天仪的出现,妖族内部的意见也极为不统一,似乎闹出了极大分歧。

    但这些事尚且是极度机密,岂能轻易说出,便道:“这妖族的记忆崩坏太多,我也不甚明了,待追到那些妖人再问吧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一脸的不信,但既然人家已经说了不知道,也就不好再问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安的这具身体不错,蠢物,你夺舍了吧。”他望向恶灵。

    恶灵吃了一惊,道:“我刚刚适应这副后裔之身,突然换容器会不会不合适?而且这妖人看去像是个小白脸,不符合本大爷粗狂的性格啊!”

    众人再次吃惊起来,古怪的看着恶灵,原来这小子是夺舍的身躯。

    要知道夺舍存在极多限制,非不得已根本不会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当初亓胜风一直寄宿在衡元那副武宗的身体里,直到寻得於逸仙才换掉,也便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但这恶灵十分奇怪,似乎天生就是靠寄宿而存。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一沉,喝道:“废话什么,速度点!这可是九星巅峰的身躯,而且刚才他那不死神通你也见识过了。”

    恶灵眼中放出光来,吞了下唾沫,道:“那一招的确了不起,一斩两半就成了两个!”

    随后一道淡淡的烟雾之气从龙卫头顶上涌了出来,渐渐在空中凝聚成一张凶恶之脸,哈哈大笑着朝那安冲了下去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抹了把冷汗,眼珠子都惊出来了。

    夺舍一事异常困难,而且稍不留神就会出现差池,重则魂飞魄散,但在这诡异的灵体的眼中,却好像跟玩似的。

    他们不由得古怪的看着李云霄,这小子身边都是一些什么样的怪东西啊!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恶灵之体冲入安体内,很快便跳了起来,安那白痴一样的脸孔瞬间充满凶恶的狞色,仰天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强,果然好强的**!”

    他满脸是血,狂笑道:“比那龙裔还要强大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就成功了?”

    所有人彻底看傻了,脑中都是一个问号。

    其余之人还好,同为术炼师的丘穆杰则是张大嘴巴,彻底的呆滞住了。

    随后那呆滞之色渐渐变的阴沉起来,眼里冒着绿芒,不时有精光闪烁出来。

    夺舍一事关乎“灵魂”和“容器”两大人体壁垒,对人体研究到了极致的他,也无法解释恶灵此刻的现状。

    他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来,在嘴唇上舔了几下。

    恶灵一下跳到龙卫身边,将那把斧头取了出来,叫道:“本大爷还是习惯这个!”

    众人只觉得有些发晕和恍惚,好像眼前的一幕极为不真实。

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非倪突然大笑起来,道:“我夫君本身就是个怪物,身边也全是怪物,我好喜欢咯!”

    她一下就扑过来要抱李云霄,却只抱住一道残影,不由得娇声哼了几句,显得极为不满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走吧,耽误了两天时间,黎还未将此幻阵破去,我就怕腾光撑不住死了,那就真的回天无术了。”

    韩君婷一下扔出金叶化成战舰,李云霄则是取出一枚指针来,正是从安身上得到的妖力指针,任何时候都指向那名制造指针的大妖。

    金叶在空中飘荡了几下,便化作一道流光,飞速的朝着指针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远在太虚幻境不知何地,一栋宏伟的建筑屹立在海天之间,覆压三百余里,隔离天日。

    宫殿上空九道瀑布飞流而下,成九龙汲水之势,震起无数水花,化成片片雾气弥散开来,像是仙宫一般。

    四个烫金的大字在天空上不断闪烁,正是此殿之名:太虚幻殿。

    宫殿数百丈开外,突然浮现出数道人影,悄无声息的踩在水面之上,静静的站立着。

    几人的装束都十分古怪,简单和原始,身上挂满了各种玉石,还有骷髅和树枝作为装饰,充满狂妄不羁和难以驯服的野性。

    “定然是这无疑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正是妖黎,换回了妖族服饰,整个人的气势与之前完全不一样,透着一股清冷和尊贵。

    “这已经是我们找到的第七座了,你确定吗?”

    翼双手抱在胸前,那修长的十指如同白骨一样露在外面,显得十分刺眼。

    黎道:“确定无疑。”她回过头来望着殇,静静的等待他的指令。

    殇穿着一身绫罗长袍,反而更像是人类的装束,就一富家公子打扮,腰间还配了一块美玉,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温润的光辉。

    此刻他的脸色就和那美玉一样,清澈而有光泽,却又朴实温和。

    殇赞叹道:“如此宏伟的仙宫,平生仅见!难怪人族可以成为天武界之主,仅仅是这般恢弘的气魄,就让人难以企及。”

    黎笑道:“殇大人谬赞了,这不过是演化出来的幻殿而已,凭空幻化,再如何宏伟,终究难以成实。”

    殇摇头道:“相由心生,如此恢弘之境,便是王座腾光的心境,了不起!”

    “此幻境的确神通广大,不得不承认,甚至还在星月幻境之上。”

    一名大妖望着眼前那九龙飞落,惊起无数潺潺水声,也是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这名大妖头带毡帽,一双眸子如同猫睛石般徐徐生辉。身上披着一件兽皮缝制的夹袄,上面全是天然的符文,一眼望去,有股狰狞之意传出。

    翼眼中射出寒星,脸上浮现出不满之色,哼道:“想我妖之一族,自天武界诞生起便横行天下,无可阻挡!想不到传至你们这一代,竟然被区区人族赶入了一处幻境内苟且偷生!真令我等羞愤!”

    “你!放肆!”

    那名大妖身后,一位青脸獠牙的妖族怒喝道:“我们敬你们是先辈,但也不得对祠大人无礼!”

    那名头顶毡帽的大妖祠,身后三名妖族之人皆是满脸怒色,一下形成敌对的样子,冷冷盯着翼。

    祠叹了口气,道:“翼大人说的没错,你们激动什么?与人类有差距就必须承认。这几千上万年来,我们的确是令的无数先祖蒙羞了。”

    等会还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