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54章 第二重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李云霄浑身大震,有些难以理解起来。

    金灵之气乃是五行之金,无物不破。

    自己之前炼化双瞳,都只敢取一小粒,而且未能完全压制,这才想到用波家之血来调和。

    却不想完全反了过来,血脉之力已经吞噬一切,完全将双瞳灌满,任何力量一触之下立即被吞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云霄满脑子都是问号,额头上爆出冷汗来,他急忙运转神奕力。

    遍布脑门的经脉,早已被血液烧成赤红,不断有鲜血溢出、蒸干。神奕力所过之处,顿时将那灼烧之力压制下去,一片白光泛过,在瞳仁内汇聚成两个八角形的符号,将瞳孔护住。

    但不过半盏茶的功夫,两个八角形符号倏然瓦解开,像是镜子般“砰”的一声破碎,双眼里射出两道血线,整个双目变得一片赤红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李云霄惨叫一声,身躯在天空上挣扎,十指成爪,十分想要将月瞳抓出来,但理智让他极力的克制着。

    他一颗心沉到了谷底,眼前的视线开始变得一片血色,随后慢慢模糊起来,渐渐失去光明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那浩瀚的血脉力量开始涌入脑中,灼烧着五感六识,就连意识也开始麻痹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么变态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内心满是苦涩,如果仅仅是月瞳破损,他还可以跟穆钲一样弄两对假目来继续修炼妙法灵目,但如果整个五感六识都失去了,就彻底沦为行尸走肉了。

    “反正是死,比这危险的事本少也经历的多了,再试试这招!”

    他双手掐诀,滔天的魔气从体内涌出,整个人的脸色一下变得阴沉,全身皮肤上涌现出无数花般的魔纹。

    额头上暴露出来的根根经脉也尽数化成黑色,猩红的双眸里,一道黑色气流从瞳仁中涌出,慢慢呈螺旋状散开。

    那魔气在猩红的血色月瞳中,似乎畅通无阻,没有受到任何力量阻碍。

    李云霄吃惊的发现,不仅如此,而且水仙的血脉之力与那魔气仿佛十分亲昵,竟然开始有融合的迹象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露出惊诧之色,古怪道:“世界真奇妙啊,这波家血脉和魔元之力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脸上那灼烧的疼痛在魔元的冲刷下已经彻底消失不见,反而化成一股暖意,在双瞳内激荡。

    眼中的眸光不断在红黑二色中变化,最后凝成一副太极鱼,慢慢的缩入瞳仁里。

    一道白光从双眼里激·射出来,随后一下分解,转化为红、橙、黄、绿、青、蓝、紫,七色霞光,闪动不停。

    李云霄手中印诀一变,那七色光芒在空中旋转之后,为之一收,眼眸变成正常颜色,清澈如水,给人一种深不可测之感。

    “瞳内有七彩幻光,我这算是直接跨入第二重境界了吗?”李云霄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根据记载,这妙法灵目一共有五重大境界,而第二重便是可以幻化出七彩极光,与他刚才的状况完全符合。

    他直觉感到波家血脉和那魔元之力似乎有些关联。

    而且仔细思来,波家虽为四海之主,但却从来是人形,似乎并无海族特征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阵后,不得其解。意念一动下,便瞬移至水仙身边。

    只见那丫头正满脸泪水,双膝跪在山巅上,双手合在身前,竟是在为他祈祷。

    “求海神先祖庇佑李云霄度过难关,我愿从今以后听父皇的话,再也不任性了,再也不欺负扁扁牛牛弯弯它们了,再也不去海角涯下挖火蚯蚓钓猴鱼了,再也不睡前吃糖果了,再也不吃饭挑食了,再也不烤红薯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静静的站在一旁听了半天,没有一件是很难做到的,他脸上露出古怪之色来,看来这小丫头也不傻啊,尽拿些无关紧要的事跟先祖做交易。

    “咳咳!!”

    他重重咳了几声,将水仙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!”

    水仙兴奋的大叫一声,一下跳了起来,扑过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,你总算没事了,先祖保佑!”

    李云霄轻抚她的秀发,柔声笑道:“我是没事了,只是你向先祖许诺了那么多,怎么做得到?”

    水仙抬起头来,正色道:“我把时间都放在修炼上,就不会想着去顽皮,早点成为像父亲那样伟大的存在,就可以保护你,再没人可以欺负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愣了一下,想不到她竟是这般想法,感受着那浓浓的真诚之意,异常的感动。

    他柔声笑道:“傻瓜,我不用你保护,天下间没人敢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你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对望着,四目相接,都是澄澈如水的清明,还有那一片真诚,几许深情。

    盯了一阵,李云霄颇觉得有些尴尬,忙道:“对了,刚才我在修炼灵目之术的时候,发觉你们波家的血脉和魔元之力非常相似,你们波家的来历和魔主有关吗?”

    水仙迷茫道:“不会吧,我在以前从来不知道魔主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知道对方不会骗他,皱眉道:“你们波家似乎并非海族,怎么会突然成为四海共主呢?”

    水仙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她惊疑起来,道:“你这么一说好像是真的耶,我怎么说我跟那些海族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有些发晕,知道问不出更多问题了,只好道:“你继续留着界神碑里,我出去破那幻境。”

    水仙一下抓住他的手,似乎极为不舍,道:“你千万小心,我会看着你的,如果你有危险,就让我出去救你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拍了拍她的手背,笑道:“放心吧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他身影一闪,消失在水仙面前,下一刻出现在另外一地。

    面前的聆牧笛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身躯,在调息打坐。

    “牧笛大人。”他轻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聆牧笛睁开眼来,淡然道:“你还没死呀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苦笑道:“大人打招呼的方式真特别。”

    聆牧笛道:“外面强者太多,以你的垃圾实力,能在夹缝中活下来,实属不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,李云霄讪讪道:“我有这么垃圾吗?好歹也是八星武帝好吧。”

    聆牧笛道:“你来找我是为了太虚幻境的事吧。神境之下的修为能够演化出太虚幻境,那个叫腾光的小子的确有经天纬地之才!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他是当今天下最强的阵道大师,再无出其右者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聆牧笛恍然道:“此阵的确有些棘手,你坐下,我将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依言而坐,两人双掌相对,直接意识相通的传递讯息。

    盏茶功夫后,李云霄才面色凝重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聆牧笛道:“你现在有几分把握破去此阵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之前只有三分把握,现在有四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分?那已经够了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聆牧笛继续闭上双目,调息起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站在那,几次欲言又止,终于忍不住说道:“若是大人肯出去帮我,当有五分把握。”

    聆牧笛睁开眼来,不满的哼道:“让本座出去丢人吗?这么一副烂身躯,害得本座被区区一名神境不到的渣渣打的四崩五裂,他日下黄泉还有何面目见昔日友人。”他语气中充满抱怨。

    李云霄苦笑道:“这已经是晚辈拿的出手的最强身躯了,几乎是不死不灭。当今天下能胜过它的躯体寥寥无几。”

    聆牧笛沉吟了一下,取出一块空白玉简放在额头,将一道讯息印入其内,扔了过去,道:“将里面的材料帮我收集齐全,我教你打造神炼钢!”

    “神炼钢?”李云霄吃了一惊,这名字他从未听过,道:“莫非是十阶炼金产物?可是这片天空下没有了十方规则啊!”

    聆牧笛道:“你有神奕力,只要在找一件蕴含了十阶规则的东西,本座就有办法抽取出规则之力来。”

    “抽取规则之力?!”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大变,他本身就是顶尖的术炼师,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。他对九阶规则了如指掌,却也不敢说能够从九阶之物里抽出九阶天地规则来。

    而且更为重要的是……

    聆牧笛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,嘿嘿一笑,道:“成神就别做梦了。十阶之物里蕴含的规则之力并不完整。你能通过抽取九阶规则而冲击武帝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愣了下,苦笑不已,的确是不行。

    他取出一物来递上前去,道:“大人看看此物,可否有用?”

    聆牧笛一看那玉脂般的小盒,上面不时有流光闪过,他诧异道:“你身上竟然有十阶灵草?”

    他用手在上面抹了一下,玉脂盒上的封印阵顿时显化出来,发出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聆牧笛并未强行破封,只是感应了一阵,便将手放了下来,道:“不错,是十阶灵草绮星兰,虽然灵气消耗许多,但规则之力还在,可用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重重松了口气,其它材料好寻,这十阶之物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。

    当初自己也是想要一探十阶规则才拍下,没想到真派上用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