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46章 人生长恨水长东
    太虚幻境某处,一座山巅之上,不断有恐怖的战斗之光四射。

    各种玄器激荡声荡漾不停,四周的山巅早已被削平,整个山势更是逐渐下沉起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只全身鳞甲,像是昆虫一样的鬼修罗挥舞着百臂,每一只手上都抓着一柄战刀,疯狂的朝着前方切下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巨大的空间破碎之中,泊雨擎不断飞旋,闪躲的异常吃力。

    太虚幻境刚刚出现不久,就遇上了这四号鬼修罗,那狂绝的战法之下,逼的自己完全没有还击之力。

    而且那鬼修罗的修为实力还隐隐在他之上,不仅如此,白孤棠更是冷冷的抱胸而立,站在远处天空上,戏虐的看着这一切,如同猫戏老鼠。

    泊雨擎脸色越来越难看,自己已经完全陷入了死境,越斗下去麻烦越大。

    “天羽风吟!”

    他周身元力一转,漫天轻羽浮现,便想要凭借精神力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!”

    鬼修罗八刀斩来,整个天空切成碎末。

    “留下吧!”

    白孤棠轻蔑的冷笑一声,他身影一闪,便出现在那扭曲空间的上空,一剑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泊雨擎的身影浮现出来,手中佩剑扬起挡住,整个人瞬间被击退。

    鬼修罗大吼一声,八刀再来,“砰砰砰”的刀光气劲,削的他浑身鲜血,不断后退。

    “哈哈,想不到这鬼东西还这么厉害,韦青大人可真是了不起啊!”白孤棠满面笑容的赞道。

    泊雨擎面色阴沉,双眸中露出狠色,他已经被逼到了山穷水尽的程度,还有一招底牌便是彻底释放霓石之力,但如此一来怕是自己也得死了。

    “反正都是死,怎么也要杀了这两个畜生!”

    他心中一横,一股狠劲顿时用了上来,开始慢慢解封霓石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突然一股气劲凌空而来,猛地将八刀鬼修罗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?是谁?!”

    泊雨擎和白孤棠都是大惊,猛然朝着不远处望去。

    一抹红光从由远而近,像是云霞燃烧起来了一般,那火红的云彩之中,仿若有一朵莲花盛开。

    白孤棠面色凝重起来,喝道:“到底是谁?出来,休要装神弄鬼!”

    能够那样远的距离一招震退鬼修罗,那火云之中人影的实力实在恐怖。

    鬼修罗也似乎满是忌惮之意,双眼中透出凶光,狠狠的盯着,不断低声咆哮。

    泊雨擎在惊愕之下,似乎看清了那莲中之人,猛然脸色大变,失声道:“是你!”

    火红的莲花之内,慢慢聚出一道婀娜光影,恍惚不定,从莲中走出。

    “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,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”

    “胭脂泪,相留醉,几时重,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。”

    一只靛青色的镶红描金靴踩了出来,那脚凌空一落,便有一道火光乍现,如同燃烧的红莲。

    “脚踏战火,步步生莲!”

    白孤棠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,立即知道了来人是谁,当下再也顾不得许多,那鬼修罗他也不管了,直接化作遁光就要逃去。

    但刚刚冲出数丈,便有一股巨大的压力将他镇住,再难移动分毫。

    豆大的冷汗从额头上爆了出来,顺着两颊淌下,将长袍浸湿。

    那道人影慢慢化出真身,腰间挂着一柄藏红色云纹佩剑,披着淡蓝色的翠水薄烟战甲,肩若削成,腰如约素,一身英气逼人。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那佩剑被抽了出来,剑吟之下,天空霞光闪耀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女子舞了个剑花便斩了下去,一抹彩霞划过长空,整个天际瞬间裂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!”

    白孤棠惊恐的大叫一声,也是瞬间拔剑,斩了上去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他那剑气刚刚飞出,就被对方的剑芒吞噬,整个身体在那一剑之下被冲击的遍体鳞伤,满是恐怖的剑痕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四号鬼修罗猛地冲天而起,大吼着八臂挥舞,无数刀光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女子手中剑势一舞,在空中幻化出朵朵火色莲花,成半月形排列,她轻斥一声,道:“剑歌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那无数火莲一下化开成剑,纷纷洒洒而下,穿透那层层刀网,“砰砰砰砰“的击在鬼修罗身上,直接射·入体内。

    “啊啊!!”

    鬼修罗张大嘴巴,痛苦的吼叫着,似乎极不甘心。

    那破碎的身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我修复,而且身体上浮现出几个古怪的阵法,直接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女子似乎对自己一剑没能斩杀鬼修罗感到不满,再次剑光一转,将长剑举起。

    风起云涌,无数规则之力化作一道道符箓,像是飓风一样旋转不停。

    “天录无华!”

    剑意一凝,倏然斩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恐怖的剑气瞬间将鬼修罗吞噬进去,那些正在自我修复的肉身再次崩坏起来,不断的瓦解,碎开。

    重伤在身的白孤棠也闪避不及,被卷了进去。

    剑气夹杂着两人一下推开了百丈之远。

    白孤棠大口的吐着鲜血,从空中坠落下去。

    那鬼修罗更是咆哮连连,整个身躯不断崩坏,似乎各种不同肢体的反噬之力一下引发了起来,血肉扭转,融合,分解,各种怪力冲击,最终渐渐融化成一个恶心的肉球,从空中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肉球摔在地上,直接碎成了肉沫。

    女子收剑,从空中缓缓落下,面无表情说道:“泊雨擎大人,义父派我来接您回去。”

    泊雨擎脸孔抽搐了一下,凝声道:“柳菲烟,你的实力进步的好快!”

    柳菲烟道:“多谢大人夸赞。”

    泊雨擎哼了一声,道:“你去告诉鲁聪子,当年之事我已全部知晓,还有他拿我做实验品,这笔账我迟早要跟他算!”

    柳菲烟道:“您和义父之前的恩怨我无意插手,但走与不走可由不得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泊雨擎怒道:“怎么,你还想绑我回去不成?”

    柳菲烟轻轻一笑,如沐春风,道:“为何不可?不过我还是希望大人能够自愿跟我走。毕竟当年您还指点过我剑法,我对您非常尊敬。”

    泊雨擎冷冷道:“想不到鲁聪子为了抓了,竟派来两名封号武帝,我师兄什么时候这般看得起我了?”

    柳菲烟笑道:“义父向来很看重您的。”

    泊雨擎脸色阴沉,心中却是飞快盘算,以他此刻的力量想要逃走显然是不可能的,只能寄希望于亓胜风了。

    只是亓胜风与王座一战后就消息全无,也不知情况。

    让他忧心忡忡的是,即便是亓胜风出现,怕也无法胜过两名封号武帝。

    他沉思了一阵,便道:“我是否随你回化神海且不说,此地乃是太虚幻阵,怕是很难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柳菲烟道:“的确出人意料,想不到腾光竟会被那位大人逼的被迫现出本命之阵。但阵中强者不少,破阵应该是迟早的事,这段时间我就跟在大人身边吧,也好照顾大人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泊雨擎眼中闪过一抹精光,道:“好!有你在我身边,也不用处处躲躲藏藏了,可以扬眉吐气的去找那些人麻烦了!此刻韦青重伤在身,你我联手将他杀了或者擒了吧?”

    柳菲烟吓了一跳,道:“如此大事我不敢擅自做主,大人还是尽量少惹麻烦,待幻阵一破就随我离去吧。”

    泊雨擎冷哼道:“圣域这些人太嚣张了,你刚才已经杀了他们的人,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柳菲烟苦笑道:“那也是为了救大人,若是他们不能理解,那我也没有办法了。这幻阵内似乎无穷无尽,不知阵源方位到底有多大,玄桦怕是也陷入阵中了。先找到他再说吧,有我们两人在,大人的安危便无忧了。”

    她拿出一块玉牌,用力一捏,顿时化作齑粉。

    一道青光从其内氤氲而起,在长空盘亘了一圈,便朝着远处激·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柳菲烟和泊雨擎顿时化作两道光芒,追随那道青光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公平一战?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笑道:“在与你战之前,我就和腾光打了一场,说起来算是你和腾光跟我打车轮战,还真是公平!”

    罗青云皱眉道:“可惜我找不到更好的情况了,现在是逼你一战的最佳时机,若是错过的话,更是后会无期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罗青云,你追求的不过是武道极致,想要跨越我而已。但现在我所求的,便是红月城的安稳和将来,若是你能助我,我愿答应择日与你公平一战,打掉你满口牙,拔光你全身鳞为止!”

    罗青云眼中闪过一丝喜色,他了解李云霄此人,虽然放荡不羁,却从来一言九鼎,但他双眉皱起,道:“如何助你之法?让我背叛韦青站在你一队这绝无可能。但我可以答应你,入主红月城后,将唐家和四极门驱逐出去,恢复以往的三家共存状态。”

    宁可云一惊,怒道:“哼!不知天高地厚,以为有韦青扶持你,就真把自己当成红月城之主了?你还远不够格!”

    罗青云轻哼一声,并不理会她,而是盯着李云霄,等待他的答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