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44章 两人之死
    李逸大怒,吼道:“该死!休要小看我,我会让你后悔的!”

    他双掌一凝,顿时浮现出阴阳二色光芒,在身前绕成太极,如同天盖,猛地拍了过来。

    小八也是剑气一起,寒光闪动之下,剑影环绕,便直接刺向李云霄咽喉。

    两人出手异常的果断狠辣,十分精准。

    李云霄淡然一笑,根本不以为意,诀印往空中一拍。顿时一道金色雷电浮现出来,化作玄雷惊云吼,瞬间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嗞!九阶妖兽?”

    两人都是一惊,那合击之力,猛地拍在玄雷惊云吼身上,将那妖兽惊退。

    两人也不含糊,一招得手便纵身而退,以他们的力量要抗衡玄雷惊云吼根本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玄雷惊云吼在受到一击后,大怒不已,身上涌出无数雷光就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它身体一闪,便是雷遁之光,一下就追上了李逸,身上长毛里涌出无数金雷,猛地激·射过去。

    “嗞!该死的畜生,为何不去追他?!”

    李逸大惊之下,右手一挥,一件披风直接罩在身上,那披风上涌起一阵符光,他整个人竟然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金雷击落在那披风上,直接轰的稀巴烂。

    李云霄惊诧道:“一次性挪移玄器,不错的宝贝呀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李逸身影直接出现在小八上方,眼中露出愤恨和肉疼之色,但来不及多想,一下越过小八,朝远处逃去。

    小八一惊,急道:“你将那妖兽引来了,太不厚道啦!”

    李逸大喊道:“死你不死我,对不住了,自己保重!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玄雷惊云吼的速度极快,一闪之下便化形而出,直接抛出无数金雷。

    小八哪里跑得过,那密密麻麻的雷球轰下,直接被一道雷球击中,顿时轰的浑身焦黑,口里吐着白烟,嘴巴一动一动的,似乎在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强大的雷电之力在体内不断地冲击着五脏六腑,顷刻间就夺取了他的生机,凭空坠下。

    李逸吓得浑身发冷,他的实力虽然比小八强上不少,但估计也扛不住那妖兽一击,发了狂的奔逃起来。

    黎猛然惊厥,再也顾不得压制北圳南了,猛地往战鼓上一拍,顿时一道音波激·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玄雷惊云吼身上的甩出的无数雷电,在那音波一震下,倏然全部爆开。

    恐怖的金色雷霆扩散开来,一下冲向四方。

    李逸惊恐的连连后退,还是被卷了进去,惨叫连连。

    雷霆风暴虽然猛烈,但一卷之下就将他甩了出来,也是电的浑身焦黑,正好砸在小八身边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黎一下分心,那鼓阵终于压制不住北圳南了,被他一剑荡开,劈出通道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黎当场被战鼓反噬,喷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玄雷惊云吼也是勃然大怒,转过身来朝着黎就是吐出一道雷电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那雷电正击中黎,轰的她再次吐血,整个人和战鼓一起狠狠的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身子刚刚落地,便猛地弹起,恍惚之下就出现在李逸身边,一道光芒他卷住,喝道:“走!”

    玄雷惊云吼身躯一闪就落下,猛地往二人踩去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一片雷光爆开,黎一拍战鼓,顿时化作半亩之大,将那雷电挡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喷出第三口血来,整个人脸色一片煞白,淡然双脚不断踩动,一道道鼓音荡出。

    上空顿时乌云汇聚,天雷滚滚,似乎有千军万马杀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瞳孔一缩,道:“北圳南,留下他们!”

    北圳南悠悠道:“算了,她是我故人之后,让她走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阵不爽,但此刻自己实力不够,玄雷惊云吼的雷光也被那滚滚天音轰散,根本无力留下两人。

    远处被恶灵杀的四下逃窜的唐劫一惊,急道:“黎大人,救我!”他双翅一扇,拼了命的冲过来。

    那战鼓闪动之下,顿时化作一道流光,瞬息百里,一下消失在长空。

    唐劫一惊,直接扑了个空,满脸惊惧的怔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子还没打过瘾呢,正好留下让我砍成肉泥!”

    恶灵大喜,威风凛凛的冲了过来,一斧头就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唐劫心中发凉,哪里还有心思应战,急道:“李云霄,我们有话好说!”

    “跟老子的斧头说吧!”

    那板斧在空中猛然变大,像是磨盘一样击落,“轰”的一声将唐劫震飞出去,一口血洒在长空。

    恶灵眼中杀机一闪,冲下去再补上一斧头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抹鲜血震上长空,大地裂出沟壑,唐劫的尸身直接坠向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李云霄望着那被沟壑吞噬的身影,淡然道:“我承认你有一颗不断向上的心,可惜你选错了对手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一转,落在不远处,冷声道:“韩君婷,轮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北圳南早已出现在她身后,一股无声无息的力量在她四周萦绕。

    韩君婷脸色煞白,在黎出手打算逃的时候,她就预感大事不妙,但北圳南却是直接将她锁定了。

    韩君婷那绝美容颜上淌下冷汗,道:“李云霄,我认栽了,你不会真要杀我吧?”

    李云霄寒声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韩君婷一挥手,那七枚棋子顿时一下爆开,桎梏非倪的阵力随之消散,她道:“认栽,你想怎么处置我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愣了一下,道:“你倒是干脆……”

    韩君婷冷冷道:“此人刚才那一手绿毒应该是七幻绿魇吧?没有胜算的战斗,再打下去不过是徒增恶果。”

    非倪从棋子中脱困而出,一下飞落界神碑上,笑道:“夫君,这韩君婷长得又美,实力有不错,不如收了她做小的吧。”

    韩君婷脸色大变,寒声怒道:“若是你敢打我主意,我死也要让你付出代价!”她色厉内荏,脸孔变得极为苍白。

    李云霄也大为头疼,她是曲红颜的徒弟,又是洛云裳的师妹,杀是肯定不行的,若是放的话,这妮子处处和自己作对。若是抓入界神碑,以她的实力说不好就关键时候破界而出,坏自己大事。

    “放了她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声音传来,两道人影闪烁而出,正是宁可云和葵花婆婆。

    宁可云道:“君婷和你并无太大仇怨,她只是一时犯浑,你若杀她,后果难以估量。”她的脸色有些泛白,之前哭的太多了,显得憔悴无比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原来是可云大人,那这个面子我自然是要卖的,但若她以后再找我麻烦怎么办?”他也正好借个台阶下,送掉这个大麻烦,但又不能免费送。

    宁可云望着韩君婷,责备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韩君婷抿着嘴不语,不知是否该将那圣器之事说出。

    宁可云道:“我不管你们之前有什么恩怨,但此刻你若是要活命的话,就跟李云霄表个态吧。”

    韩君婷咬牙道:“若是师叔肯出手,我们完全可以将李云霄拿下的!”

    宁可云脸色一沉,喝道:“为什么要拿下李云霄?他和我们是友非敌!”

    韩君婷默不吭声。

    宁可云道:“赶紧表个态,否则师叔也不好帮你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韩君婷沉思了一下,道:“好,他日若是李云霄落入我手中,我也放他一次!”

    宁可云怒道:“这是什么话?”

    李云霄也呆滞了下,苦笑着摇头道:“算了,这妮子太过倔强,这次看在可云大人的份上饶过她,若有下次,决不轻饶。”

    宁可云有些苛责的瞪了韩君婷一眼,似乎在怪她不懂事,道:“你们可见到了其它人?这幻境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这是腾光的本命之阵——太虚幻境,此阵一出证明腾光的处境已经非常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宁可云一惊,道:“若是腾光在此地陨落,必将是震惊天下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苦笑道:“必然震惊天下,因为他一死,我们估计也得完蛋了。这太虚幻境若是没有了腾光本命之火的支持,瞬间就会变成太虚杀阵,绞杀其中一切生灵。”

    宁可云吃惊道:“这么严重?既然是阵,那应该会有破解之法吧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据我所知,此阵的确有破解之法,只是以我对阵道的理解根本找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太虚幻境?”北圳南眉头一皱,道:“此阵我听聆牧笛大人说过,也许他会知道一些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大喜,道:“若是他的话,也许能有办法也说不定,只是之前伤的厉害,现在还在调养之中。”

    宁可云道:“也许我们并不用太过担心,毕竟如此多的强者都陷入其内,他们肯定会有破阵之法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摇头道:“可云大人不明白此阵的可怕之处,据我所知,这是一个真正的绝阵,王座用来杀人的。一旦他死,阵中人必然给他陪葬!”

    宁可云皱眉道:“看来这腾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竟如此凶残!若是他死时有亲人在身边,岂非也一道陪葬了?”

    李云霄苦笑道:“腾光现在只有一个徒弟唐心,没有亲人。”

    韩君婷突然开口说道:“还有一人也许能破此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