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35章 此身犹在太虚间
    大地之上,红月城三老危险连连,红老更是连吐数口鲜血,被一名鬼修罗张开大口,直接将肩上一块骨头带肉撕咬了下来,痛的浑身冒冷汗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围攻红老的那两名鬼修罗口中发出吼声,两人手里都是拿着短刃,猛地扑斩了上去。

    红老满脸凄惨,笑道:“老城主大人,我随你去了。”他眼中闪过一道冷色,疯狂的力量从身体里涌出,竟然想要自爆丹田!

    “砰!砰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彩霞浮现,凌空而下,那两名鬼修罗似乎被无形之力当头一击,痛的震飞开来。

    口中“哇哇”的叫个不停,满头都爆出鲜血,怒吼着四下张望。

    “嗯?”红老一怔,他的丹田已经引燃,但还未爆开,强大的气劲不断激·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谁?!”

    韦青等人都是浑身一颤,露出惊骇之色,满脸阴沉着脸往那天空中望去。

    能够悄无声息,一招之下击退两名鬼修罗的存在,绝非等闲之辈!

    只见一片云彩之下,金波荡漾,白茫茫的浩渺如烟。

    波浪时聚时散,缕缕袅袅,一团红晕从其中缓缓浮现,隐约有人影其内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姚金良身躯猛然一阵,露出惊色。

    韦青也是脸色大变,一下变得阴沉起来,寒眸如霜。

    李云霄双眉皱了起来,露出疑惑之色,他已经看清那红光之内的人影。

    红晕落下,化出一男一女两道身影,凤表龙姿,俱是风流人物。

    男子一身雪白绸缎,玄纹云袖,容颜宛如玉人,神韵超然。

    那双眸清澈明亮,轻声吟道:“瞻彼淇奥,绿竹如箦。有匪君子,如金如锡,如圭如璧。”

    女子虽风采不及,但也秀雅绝俗,自有一股轻灵之气,浅笑吟道:“桃之夭夭,有蕡其实,其叶蓁蓁,灼灼其华。”

    两人绝世而独立,有种超然的风采,令的在场之人全都静了下来,就连鬼修罗也都是凶恶着脸孔,狠狠的盯着。

    姚金良低下头轻声问道:“他们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韦青阴沉着脸,哼了一声,道:“男的说自己很帅,女的说自己很靓。”

    姚金良一脸的黑线,用手指着喝道:“公子玉,你们兄妹两个还要脸吗?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端木有玉和他的妹妹端木沧。

    端木有玉轻笑道:“姚金良,多年不见,你和你的宠兽长得越来越像了。”

    姚金良寒声道:“你敢骂我?”

    韦青阴沉着脸,内心一阵莫名的烦躁,只觉得有种不妙的感觉,道:“端木有玉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道:“正值春暖花开时,景色怡人,是外出游玩的好季节。在长天一色住的久了,很是腻味,同舍妹一道出来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韦青冷冷道:“那散够了没?散够了就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点了点头,道:“妹妹,走吧。”

    端木沧一笑,身影一闪,便落在远处大地上,双手掐诀,一抹淡蓝色的魁梧影子浮现出来,乃是水元素化形。

    那元素化形一步上前,将横躺在那的宁可为尸身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动作立即引起所有人惊厥。

    “玉公子!你救救我爹爹!”

    一道红影闪落,正是宁可云,满脸泪水,一下抓住端木有玉的手臂,泣声道:“听闻玉公子神术无双,不仅可以预知过去未来,更能让人起死回生。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讪讪笑道:“知过去未来,活死人,这……,就算是神也做不到吧?”

    宁可云一下怔在那,不知如何才好,她也并非妄人,起死回生这种事的确没法信,却只是心中抱着一丝期望。

    端木沧道:“哥哥,好了。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点了点头,朝宁可云道:“你不用太过悲伤,我和有为大人还有一段因果,先将他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走!”

    韦青猛然喝道,眼中射出寒星点点,“将宁可为的尸体放下!”

    一股寒意顿时在空中蔓延开,韦青一挥手下,围攻三老的那六名鬼修罗顿时“咻咻咻”的闪动,将端木沧围住,目露凶芒。

    端木有玉道:“韦青大人,人已经死了,让我带走也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韦青冷冷说道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以他的眼力,自然看的出宁可为的确是死了,而且之前那三清归元的一击,威力堪比自爆丹田了,想要活过来也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但端木兄妹的突然出现和如此怪异一举,让他内心极度的不适。

    世居秋水长天一色的端木世家向来神秘无比,行动都是神出鬼没的,他也听过那种知过去未来,活死人肉白骨的传闻,虽说不可信,但万一真有点门道,麻烦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端木有玉轻笑道:“可为大人的确是死了,韦青大人和姚金良大人难道还信不过自己的眼力吗?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宁可为背叛本座,即便是死了也不能让他轻易离开,必须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宁可云悲愤道:“你这个畜生!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呵呵笑道:“端木世家和有为大人曾经有过一段渊源,韦青大人就给我个人情,让我将他带走吧。”

    韦青为难道:“公子玉的面子自然是要给的。这样吧,我将他的头斩下,以儆效尤,玉公子便可以带他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宁可云厉声道:“韦青,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红月城三老也是满脸憎恨,气的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红老之前引燃丹田,此刻强行将气息压下,整个人就像是抽空了气的皮球一样,变得萎靡和干瘪起来。

    另外二老也是满身是血,元力显然支持不住了,有种日薄西山,强弩之末的感觉。

    端木有玉笑道:“斩下头来太冒犯了。不过这样吧,我免费替韦青大人卜算一次,让大人可以一窥命途,好逢凶化吉。当是替宁可为向大人你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韦青一寒,喝斥道:“闭嘴!我命由我不由天!端木有玉,在本座面前收起你那套装神弄鬼的把戏!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也不生气,反笑道:“哎哎,看来大人不信命数,这可难办了。那不如你我赌上一局,若是我侥幸赢了,就让我将宁可为完整的带走。”

    韦青见他如此执着,内心更是坚信有名堂,冷冷道:“宁可为是我杀的,尸体便是我的战利品,本座为何要跟你赌?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笑道:“韦青大人的话太强词夺理了,若是这样说的话,宁可为的尸体现在在我手中,那应该是我的了吧?”

    韦青面色一寒,冷声道:“端木有玉,你也是圣域赐封的武帝,就应该配合圣域,稳定东域的局势,以免天下陷入动荡。为何要逆天而行,从中破坏?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道:“韦青大人这话说得一派正气凛然,试问圣域其他几位执政者大人知道吗?”

    韦青哼道:“本座行事难道还要先通知他们不成?待东域局势稳定下来,自然会告知他们一声。难道你认为以本座的身份,还不能代表圣域吗?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道:“当然可以代表,只是本公子不明白,带走宁可为的尸体跟大人的宏伟目标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当然有关,其中关系难道要向你透露吗?这样吧,既然公子玉也来了,那正好作为本座的左右手,替我将这些余孽荡平,宁可为的尸体你就可以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苦笑道:“韦青大人说笑了,我兄妹只是出来游玩,散散心而已,这打打杀杀的事做不来。”他抬起头来,看了一眼天色,道:“时辰不早了,我兄妹先走一步,再不走的话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韦青愣了一下,脸色一沉,喝道:“拦住他们!”

    那六名鬼修罗大吼着出手,每人身上涌起滔天妖气,一下实质化起来,凝成密密麻麻的大网,直接将端木沧罩住。

    端木沧脸上闪过惊色,但并无畏惧,显得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端木有玉屈指一弹,一道光芒“咻”的一声朝韦青射·了出去。

    韦青面色冰冷,伸出手来抓住,是一根玉签,上面荧光流动,有几道金色光芒汇聚起来,慢慢聚成七字:此身犹在太虚间。

    “玄神鉴?”

    “不,是地神鉴。”

    “哼,本座从不信你这些装神弄鬼的东西!”

    韦青指力一运,顿时“砰”的一声将那玉鉴掰断,一震下化作齑粉消散。

    端木有玉道:“但我信呀,哎,只好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他整个身影一下化作流光飞射,瞬间在六名鬼修罗上空聚集起来,凌空一掌拍下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那六名鬼修罗凝聚的妖气结界倏然被压得变形起来,但却像是水珠一般,四下晃动,总不能破。

    端木沧仰头道:“哥,这六只怪兽好强。”

    端木有玉眉头一皱,露出凝重之色,手中印诀一变,在掌心浮现出一抹金光,化作一古怪文字,猛地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无数金光涌出,一下将那结界全部变成金色,随后“砰”的一声爆开。

    六名鬼修罗身躯一震,连连后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