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31章 一气化三清
    “哼,好强的枪威!此枪竟然被你完全融合了!”

    雷云风暴内涌起一片剑芒,“轰隆”的一声将那枪势斩下,随后李云霄的身影浮现而出,面色冰冷。

    他一手握剑横在身前,一手高举锤子,无数斩碎的雷光尽数汇聚其内,凝成一条青龙在四周游荡。

    “天劫,九霄雷龙,破灭万世!”

    轻喝之下,一锤狠狠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雷霆震响,天地变色,天劫化龙,灭世重生!

    李云霄体内的元力瞬间被一抽而空,脸色一下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他今天第二次施展此招,似乎有些难以支撑。

    罗青云一惊,但眼中却是爆射出精芒,狂笑道:“哈哈,强大!这才是我期待的战斗啊!”

    威武的长枪抖了过来,甩出一片枪花,化出一头荒兽虚影,双目狰狞。

    “上古荒兽,吞了它!”

    罗青云大喝一声,枪势直接劈下,荒兽虚影瞬间大吼着冲了上去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那雷龙五爪化紫,与荒兽缠斗在一起,掀起阵阵波纹,激荡的空间一阵恍惚。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一惊,眼中的罗青云持枪而立,似乎已经达到无我无相之境,人与枪融合,人与天地融合,浑然一体。

    那荒神明月枪和他的冷剑冰霜一样,都是得自须弥山的神宫之内,乃是摩诃古器,想要彻底炼化异常困难。

    以自己术武双道的领悟,尚且不能完全炼化冷剑冰霜,他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来不及细想,罗青云枪势一起,自己化作一道流光刺了上去,龙兽争锋异象瞬间被轰破,一股凌厉的枪芒点了上来,压住一方空间。

    李云霄身上一片金光亮起,露出不灭金身,宛若天人,双手握剑高举,没有任何花哨的斩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两柄玄器猛烈的轰击在一起,震出刺目的强光,一拼之下,李云霄被震退数十丈,双手一片发麻。

    罗青云也是同时退了数丈,但受到的力量冲击显然更小。

    李云霄眼中惊骇异常,道:“你的肉身……”

    罗青云似乎也颇为吃惊,诧异道:“竟能硬抗我一击,李云霄,你的机缘也不小呀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面色冰冷,道:“你的确拥有了和我一战之力,只不过时间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他嘴角微扬,整个人一下化作雷电,就要飞遁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所有人都受到牵制,正是他独自离开的最佳时机,傻子才留在这做无谓的战斗呢。

    “不许走!”

    罗青云一惊,猛地怒吼一声,一枪凌空刺来!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枪影将虚空刺破,李云霄早已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给我留下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罗青云猛然大吼一声,身躯瞬间龙化起来,一股无穷龙威顿时冲入天地,整个风云变色,天地倒悬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天与地皆是巨震,似乎在这一吼之下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整个空间以罗青云为中心,不断的向着四方翻滚而去,好似湖面掀起巨浪。

    不远之处,空间震荡之下,李云霄顺势跌了出来,露出惊骇之容,失声道:“真龙之吭!”

    这一吼之力,竟然蕴含有最为纯正的龙威!

    不仅是他,天地之间的所有人都受到影响,分心凝视了过来,露出吃惊异色。

    “嗯?这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姚金良的眼中闪动着精光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红老瞳孔一缩,露出大喜之色,吼道:“血影狱手!”

    万千血手化出,猛地往姚金良身上落了下去!

    黄老也是瞬间出招,手中轻刀“嗡”的一声弹出,迅速无比的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本座不发威,你们还当本座是病猫了啊!”

    姚金良目光一寒,右手在身前画圈,一个巨大的金符出现在掌心,转动不停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股浩瀚伟力从他手中那金色符印之中涌出,瞬间将万千血色掌影压制住。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右手猛然拍出,喝道:“都给本座去死吧!斗战圣诀!”

    金光绽放,漫天血色一下被吞没其中,巨大的金符化成“斗”字,直接压向二老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,走!”

    红黄二道光芒凌空一闪,便朝着不同方向激·射开。就连不远处和葬云兽死斗的蓝老也是一下飞开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那“斗”字之印震入大地,瞬间天崩地裂,地脉像是摧枯拉朽一样化作齑粉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受到这震荡的波及,骇然之下尽数遁走。

    万里高空之上,风云激荡之间。

    宁可为的身影也是骤然出现,但却对那斗战圣诀造成的破坏不以为意,而是惊骇的望向罗青云,吃惊道:“真龙之吭?!韦青,你的实验难道成功了?”

    前面一道追逐的青光瞬间化出人影,道:“嘿嘿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宁可为盯着下方的罗青云,凝声道:“的确龙威浩荡,有真龙气象,但显然不是真龙。”

    韦青冷笑道:“若是真龙,你此刻还能挣扎吗?上古真龙乃是天地孕育而生,就算是再强大的龙族也不可能达到那种境界,但仅仅是返祖到真灵之境,未必不可啊!”

    “真灵?!”宁可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还是先替自己的命运担心吧。”

    韦青脸上透着讥讽的冷色,双手合十,身前顿时涌出五俱巨大的昆奴,五官不辨,面色沉凝,将宁可为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那昆奴手中各握玄器,有刀剑战戟,猛地斩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哼,身外化身的确神奇,但这些九星巅峰的昆奴,不觉得鸡肋了吗?”

    宁可为双指间金光闪烁,临空画了个符阵,轻斥一声,拍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阵符一转,各种金光涌现出来,激·射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五名昆奴的身体在那金光冲击下一滞,被震退数步后,再次运转元力斩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五道光芒落下,空间晃动,宁可为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哼,跟我玩捉迷藏吗?”

    韦青冷冷一笑,道:“既然知道不敌,何不束手就死呢?”他抬起手来,一束金光在手中浮现,化成卷轴,倏然展开。

    “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。”

    顿时一片金芒闪耀,照耀长空。

    金光内一片山河社稷,神州万里,一片风光如画,气象万千,一片宏伟壮丽,气势磅礴。

    那异象之景像是飞虹瀑布,穿透时空,朝着宁可为卷去。

    宁可为只觉得四周空间一滞,眸子一凝,双手飞速掐诀,顿时须发飘动,长袍鼓起。

    一片流光从他诀印中飞出,凌空化作一柄古铜色的战戈,上面光影流转,满是符文涌动。

    四个古篆大字凝刻戈身之上,“流光飞舞”!

    韦青脸色大变,双手一合,那五俱昆奴瞬间化作流光消失,一下涌入他体内,大喝一声,双掌拍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道巨大的血印飞入那金色卷轴,顿时涌起一片红艳之色,满目残阳西挂,北风凛冽,小桥流水。

    “江山如画,残阳如血,而今迈步从头越!”

    整个长空一片血色,万里彤云,夕阳西下,无尽生机瞬间流逝。

    宁可为满身的皱纹再次浮现出来,并且深深了下去,被一股红芒笼罩。

    “哼,流光飞舞!”

    他诀印轻点,身前那件战戈一下飞转起来,无数符文之下,金光流转,岁月飞逝。

    “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”

    “君不见,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。”

    战戈上响起“嗡嗡”之声,颤音震动九霄,像是一曲悲歌,自远古岁月之中回荡而来,气冲山河!

    宁可为右手抓住战戈,左手掐诀在身前,化出三道残影。

    左侧之影单手掐诀,战戈化作万千,演化大道,不同武意相互冲撞。

    “接本座一招万流无悔!”

    中央之影高举战戈,一圈圈的古纹在周身流转奔腾,若星汉天空。

    “接本座一招明镜白发!”

    左侧之影四周寒霜飞转,白花飘舞,大雪纷纷何所似,未若柳絮因风起。

    “接本座一招青丝成雪!”

    三戈之力,骤然升起,好似石破天惊,云开月明,斩向那一抹江山如画,残阳如血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轰击在一起,天色一下化作漆黑,无尽的能量风暴掀起,往四面八方侵吞而去。

    日月无光,世界崩碎,天地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“你妹的,又来了!”

    又是这种恐怖至极之力,席卷世界万物。

    李云霄骂了一句,便顷刻间被余波之力吞噬进去,卷的无影无影。

    刚刚亓胜风和腾光一战,结果还未分晓,这里又是一片黑暗,天地如同混沌未开。

    在这一片黑暗里,突然一道金光闪动出来,正是那流光飞舞,猛地刺向前方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无尽的破碎之声响起,战戈锐利之处荡漾起波纹,仿佛刺入无穷深渊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一抹血色染红了黑夜,慢慢化出韦青的身影,脸色一片煞白。

    那战戈正刺在他的肩头,戈身不断“嗡嗡”震响,古意激荡开来。

    鲜血慢慢染红青袍,在无尽的夜里变得醒目刺眼。

    韦青嘴唇发白,凝望着身前那一片漆黑,道:“一气化三清,了不起!不愧是曾经的七大宗主,实力不退反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