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27章 赌人头
    子凕寂道:“大人不要听他胡言乱语,此人最是嘴上功夫厉害,我算是认识他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子凕寂,你掌管圣域财司,富可敌国,可敢跟我赌上一赌?”

    子凕寂哼道:“赌?哼,这种事如何个赌法?你随便说一人,硬说韦青大人请不来,难不成真让大人去请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我自有办法让你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子凕寂皱起眉头来,他还真想不出有何人是韦青请不到的,不仅是他,其余之人也都是万分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“跟他赌。”韦青下令道。

    子凕寂急道:“大人,若是他耍赖……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若是他敢耍赖,本座自将罚他。”他也不信李云霄能说的大家心服口服,到时候以此事为由,将他带回圣域,倒也省了麻烦。

    子凕寂这才道:“李云霄,你要和我赌什么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说实话,我也没什么想要的,就赌你的头吧。”

    “嗞!”子凕寂吓了一跳,怒道:“我和你无冤无仇,你为何其如此歹意?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没什么,我这人就是看到一些溜须拍马的人会感到烦厌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子凕寂寒声道:“若是你不能让大家心服口服,我也就取你狗头!”

    李云霄拍手赞道:“好,够胆!这一下让我高看了你不少,也许我一个高兴,就不取你狗头了。”

    子凕寂寒声道:“赶紧说是何人,让我来摘你的脑袋!”他暗道,不论对方说出何人,自己都不服。

    李云霄冷笑道:“韦青大人百分之百请不到的本族之人,便是我李云霄!”

    “啊?这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愣,随即露出古怪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若说的是另外任何一人,都无法让众人信服百分之百信服,但说的是自己的话,则完全无法反驳,完全无法不信服了。

    子凕寂本想开口就道不服,那个“不”字还卡在喉咙里,再也说不出了,只是两个眼珠子瞪的老大。

    韦青也是愣了一下,随即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子凕寂,那狗头来我斩吧!”他举起手来,一道剑气就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子凕寂自然不会任由他斩,一个闪身就躲了过去,怒道:“李云霄,休要胡闹!”

    “胡闹?”李云霄眉剑眉一扬,冷冷道:“在场的诸位可都是有头有脸的强者,大家觉得之前是胡闹吗?”

    宁可云道:“当然不是,那可是武者之间的赌约啊,而且有我爹和韦青大人亲自作证,谁敢说是胡闹?!”

    宁可为也是点头道:“说胡闹之人,便是蔑视我和韦青大人的存在,其心可诛!”

    子凕寂有些不淡定了,只觉得异常荒诞,总不能因为这种无厘头的事,而砍自己脑袋吧?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还请韦青大人替我做主,同时维护圣域声誉,以免传了出去让圣域之名一落千丈,贻笑世人,被天下所不耻。”

    韦青皱起眉来,他知道李云霄故意乱扣帽子,但在场之人都是强者,要有意为难的话,的确会越来越麻烦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,刚才赌约的确是你赢了。但子凕寂好歹也是圣域一司之长,若你杀了他,岂非和圣域结怨了?以我之见,不如放了他的性命,让他用其它法子补偿下吧。”

    韦青说完,子凕寂立即道:“对对对,天材地宝,玄器丹药,神通要诀,只要我拿得出的,必不心疼。李云霄你若是执意杀我,那我也只好跟你拼了,后果对谁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这样啊,好吧,今天就放你一马。但诸位大人都替我作证,子凕寂可是欠了我一条命的,他日若是他不还,还请诸位大人替我做主。”

    子凕寂一脸黑线,自己真是到了八辈子霉了,莫名其妙就欠下一条命,脸色难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韦青道:“行,此事我给你盯着。若是子凕寂不还,我必然替你讨回公道。不过,云霄公子还是随我回一趟圣域吧。这可不是邀请,就当是云霄公子卖我一个人情好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脸色微变,韦青当众许诺下的一个人情,价值连城,也足显诚意。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我有这么抢手吗?圣域执政者,红月城两代城主,封号武帝腾光,还有化神海的神秘强者,都想请我去做客,我这算不算是炙手可热?”

    韦青和宁可为都是脸色微变,目光一下望向泊雨擎,令泊雨擎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韦青道:“阁下的面容似乎似曾相识,却一时想不起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宁可为道:“那与腾光一战之人实力超绝,神通盖世,绝不可能是无名之辈,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两个问题顿时让泊雨擎脸色大变,若是此刻被发现了身份,必然引起轩然大波,但在两大强者的逼问之下,让他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韦青道:“看来很有意思呢,你也随我一道回圣域吧。”他的话中带着一股威严,有种不可抗拒之感。

    泊雨擎冷冷道:“圣域管我化神海之事,未免插手的太多了吧。”他握紧长剑,满脸警惕。

    韦青淡然道:“我怀疑你并非化神海之人,所以带回去调查一下,若能证明你的身份,我自然会送你回化神海,并且赔罪。”

    泊雨擎怒道:“好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!

    韦青淡然道:“白孤棠,罗星,你们两人先带李云霄和这位假冒化神海大师的人回去。本座留下,我倒想看看,那名有实力和腾光一战之人到底是谁。”

    他对泊雨擎的愤怒完全视而不见,喽啰无人权,这是世间法则。他的目光投向远处,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先前那恐怖的爆炸之后,似乎就没了动静,完全陷入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
    战舰的甲板之上光芒一闪,分出一青一白两道光影,化作两人。

    一人草绿罗衣,竹簪束发,一人袍服雪白,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面带微笑,目光流转之下,好奇的向李云霄望去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心中一凛,这随便出来的两人,便有九星巅峰武帝之力,给人一种异常危险的感觉。

    宁可云身体侧移一步,将李云霄拦在身后,冷冷道:“李云霄可没说要跟你们走,莫非韦青大人要亲自出手抓人了?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为了邀请李云霄,本座派出的筱枭和涣灭两人,莫名陨落在红月城外。为了查证这两人之死,本座亲自出手也未尝不可。倒是宁可云,你想要拦我,凭借的又是什么身份和立场呢?”

    宁可云一怔,沉声道:“此事乃是我个人所为,以爹爹女儿的身份来相助红月城,与神霄宫无关。”

    韦青道:“我猜也是如此,那你我之间就没有冲突了。红月城两代城主尽皆在此,都无异议,你还是让开吧。”

    宁可云愣了下,望了一眼自己的爹爹,若是他不开口的话,自己的确没有立场出手。

    宁可为额头上的皱痕深深陷了下去,从韦青出现的一刻,就更加拧巴了起来。

    韦青见他身躯微动,开口欲言,直接抢先道:“依照红月城的规矩,城主之位且尊且贵,一言可断。那么,唐庆大人,你就表个态吧。”

    唐庆露出苦色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他身上,不由得手心出汗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之间的相互利用,走到现在一步算是出了分歧,那么就是站队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是投向宁可为,还是投向韦青?

    前者更符合自己的利益,今后也更容易脱身出来,而后者更为强大,一旦得罪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冷汗密密麻麻的从他额头渗了出来,他也知道韦青的意思,先谈红月城的规矩,再将自己推向前台,由自己来决断,这样就避免了同宁可为直接冲突,看来他也不愿意现在就和宁可为撕破脸。

    而宁可为此刻的模样,也似乎是同一心思,虽然和韦青的利益产生了冲突,但并不想就此决裂,于是自己就成了那个做选择的倒霉蛋了。

    他吞咽了下口水,突然眼中精芒一闪,似乎灵机一动,道:“红月城对李云霄并没有什么主观想法,毕竟这是李云霄自己的事,还是由李云霄自己来决定去与不去吧,红月城尊重李云霄自己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暗骂了一句老狐狸,一下又把问题推到了原点。

    韦青点头道:“如是说,那就是红月城不管此事了。白孤棠,罗星,带他们二人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两人身影一动,只要从战舰中下去,突然空间一滞,一股巨大的威压将他二人镇住,体内元力流转困难。

    “嗯?大人,这是何意?”白孤棠瞳孔微缩,盯着前方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罗星也是五指缓缓握拳,一道道青色元力环绕出来,面色阴冷。

    韦青眼中似乎有一汪碧水,清澈如许,透着寒光点点,悠然道:“宁可为,刚才听你一番棋论,现在是要和本座下棋了吗?”

    宁可为嘿声一笑,道:“老骨头了,也不知道能否下赢你们年轻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