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26章 邀请
    唐庆震怒异常,似乎难以相信,咆哮道:“你要为了一个李云霄,而弃掉我?!”

    宁可为平静道:“怎么,你以为自己很重要吗?你不过是他用来制衡我的一枚棋子,而我也乐意用你来作为缓冲,作为彼此间心照不宣的默契。一旦需要的话,你是可以随时替换掉的。唐庆啊,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人,难道你还未曾看破自己的命运吗?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听得心惊肉跳,红月城城主也是棋子,这是怎样的一盘棋局啊!

    “哈哈,明白,我早就明白!”

    唐庆咆哮着大笑道:“只是我不甘心啊!”

    宁可为道:“在这片天地大局下,超凡入圣者,方有资格为棋手。而身为棋子的你,唯有审时度势,选一名最符合自己利益的棋手,方是智举。而做我的棋子,无疑是你最佳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这篇棋子论,听得众人都是心惊肉跳,手心渗出冷汗来,敢以天下为棋局,这是何等气魄和度量,又是何等实力。

    只是,此人到底是谁?!

    唐庆惨笑了一声,眼中闪过冰冷的阴毒之色,将牙咬的嘣咯直响,身躯发抖起来,似乎用了极大的气力,才压制住自己的情绪,寒声道:“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宁可为赞赏道:“你很聪明,真的是一枚很好的棋子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唐庆冷冷道:“若是有一****为棋手,必会将你下入死局之内!”

    宁可为一笑,道:“很期待有那么一天呢,但愿我还能看到。”

    唐庆全身都透着一股阴沉之气,一声不吭的站在一旁,似乎再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其余之人也全都一动不敢动,虽不知来者何人,但仅仅是刚才那一番话,就已经将他们震慑住了,谁也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特别是泊雨擎和子凕寂,感到如芒在背,极度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泊雨擎吞咽了一下,抱拳恭敬道:“不知是哪位大人驾临,还请现身一见。”

    “哼,现身一见,你配吗?”宁可为的嗤笑之声传来。

    泊雨擎脸色大变,但也不敢发怒,只好说道:“那还请大人报上名号,至少让我知道是何人吧?”

    宁可为淡然道:“不用了,你和子凕寂直接滚吧。”

    泊雨擎怒道:“就这样空手而回,让我回去如何交代?”

    宁可为冷冷道:“如何交代是你的事,再不滚就是我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语气之中满是威胁之意,并且一股恐怖的气息淡淡传来,让泊雨擎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猛地一咬牙,寒声道:“即便你是超凡入圣的强者,就这样凭几句话就想让我滚,未免太天真了!”

    手中宝剑一闪,光芒绽放而起,人与剑意合二为一,往天空中刺去。

    “哼,既然如此,那就永远留下吧!”

    宁可为冰冷的声音传来,天上骤然白云翻滚,化作一只大手,猛地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层层空气被压得粉碎,化成劲力往四方激·射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泊雨擎的剑意倏然被拍散,整个人直接被轰入大地之中,震得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“切,不自量力!”宁可云讥笑一声,道:“李云霄,随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突然,子凕寂缓缓开口说道,眼里闪动着诡异的光芒,“这李云霄圣域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子凕寂大人,你眼神不好吗?”

    宁可云冷笑着指了指大地上的那个坑洞。

    子凕寂两颊上淌下汗珠,额头上也是密密麻麻的爆出冷汗,讪讪道:“我无意逗留诸位,只是刚刚有位大人传讯于我,让我请几位留步片刻。”

    众人脸色微变,所谓的留步片刻,自然是让他拖延住所有人。

    唐庆更是脸色大变,瞳光闪动不停,寒声道:“莫非是他来了?”

    子凕寂身躯一颤,取出一块白色锦帕,小心的擦拭着额头汗珠,讪讪道:“诸位先前所言的‘他’莫非就是这位大人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道冷哼便传来,在大地上震响,“子凕寂,问这么多,你活的不耐烦了吗?”

    子凕寂颤声道:“大、大人,果然是您来了!”

    “是谁?!”

    宁可云猛然一惊,骇然四望。

    三老也是面色大变,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。

    李云霄更是瞳孔骤缩,整个人都不能淡定了,满脸的惊怒声之色,他已经听出了来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本座便是你父亲所言的那名棋手呀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清冷的笑道,天空上像是水纹一般荡漾开来,缓缓地有战车驶出。

    宁可云满面惊容,她一直都不明白父亲所言的“那个人”到底是谁,现在总算可以一睹真容了,内心猛地抽紧。

    而李云霄和子凕寂更是浑身大震,几乎同时失声惊道: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两人都知道宁可云的身份,自然晓得她父亲是谁!都是一脸的震惊和骇然。

    天上那战舰缓缓而出,舰身并不大,只有十来丈长,但十分精致,上面阵法·轮转,光芒万丈。

    “嗞!你是……韦青大人!!”

    宁可云猛然失声叫道,声音异常尖锐,几乎刺破天际!

    战舰之上,一张精美的镶玉王座上,静静的坐着一名男子,用手撑着额头,靠在一旁,似乎在沉思,又像是在闭目调息。

    男子虽然面色慵懒,却器宇轩昂,一双眼眸像水晶般澄澈,眼角却微微上扬,纯净的瞳孔显得有些妖异,薄薄的双唇,色淡如水。

    子凕寂身影一闪,便出现在那战舰上,嘻嘻笑道:“果然是韦青大人,我就说嘛,天下间哪有这么多的高手。能够震慑诸小的,也只有我圣域的几位大人才是。”

    韦青眉头一挑,道:“子凕寂,呆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子凕寂依然是笑嘻嘻的样子,同韦青身后几人眨了下眼睛,算是打了招呼,就老老实实的待一旁了。

    他本就是聪明绝顶之人,知道不该管的事别管,不该问的事别问,否则也不会掌管圣域财司这个富得流油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刻泊雨擎也已经从坑洞之中趴了出来,嘴角淌着血迹,满身狼狈,惊疑不定的望着天空。

    韦青嘴角一扬,微笑道:“宁可为,本座即来,不出来相见吗?”

    战舰的前方,空间如水纹荡开,一身黑袍,满头银发的宁可为淡然走出。

    他每一步落下,脚下都有一道波纹荡漾出去,慢慢朝战舰走去。

    “韦青,你也觊觎这李云霄?”

    宁可为慢条斯理的说道,一脸平静,满是皱纹,不掩岁月痕迹。

    “呵呵,奇物共欣赏,疑义相与析。大家都这么感兴趣的人,我怎么能不感兴趣一下呢。”

    韦青的目光投了下来,像是月华洒下,给人一种如水的柔色。

    但李云霄却是满脸阴冷,双眼透出寒芒,毫不畏惧的逼视了过去。

    韦青露出异色,道:“李云霄,我们也算是第二次见面了。只不过第一次本座并没有留意你,而你也未曾见过本座真容,何来这般仇怨?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装,继续装!我徒弟梦白和他姐姐梦舞是你抢走了吧?丰灵城内派人来抓我,也是你指使的吧,怎么现在一脸的愕然,比我还无辜似的?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韦青重重咳嗽了几下,道:“有我教导梦白姐弟,难道不比你教导强?这也是为了他们好。至于我派人抓你,真是冤枉我了。一定是手下之人办事不力,我可是千叮万嘱他们,一定要以礼相待,他们竟敢用‘抓’,岂有此理!我一定严惩不贷!”

    他说的一本正经,就好像确有其事一般,连李云霄都几乎要相信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眨巴了下眼睛,道:“这么说来韦青大人是请我去圣域罗?”

    韦青点头道:“正是。像你这样的后起之秀,圣域一向是不吝资源栽培的,甚至欢迎你加入。”

    宁可云惊道:“李云霄,不要去!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多谢韦青大人垂爱,虽然邀请,但我有事在身,就不去了,大人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韦青愣了下,脸色一沉,冷笑道:“好大的架子啊,天下竟然有我韦青请不动之人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嗤笑道:“真以为自己是根葱了?你请不动的人多着呢!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子凕寂骇然起来,满是冷汗,他还从未见过有人如此跟韦青说话。

    韦青脸色变得冰冷无比,道:“你倒是说说,这天下间谁人我请不动?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四海共主的海皇波隆,你请得到吗?”

    韦青愣了下,老老实实说道:“请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妖族大术炼师艾你请得到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请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尽会胡搅蛮缠,这两人可是异族!即便如此,韦青大人也未必请不到。你倒是说说本族之内,有何人是韦青大人请不到的!”子凕寂急忙打断他,生怕他无休止的无理取闹。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若说这两人还有可能请得到,那么我族之中的这位,韦青大人是百分之百请不到了!”

    “哦?”韦青也一下来了兴趣,道:“即便是十大封号武帝,化神海群首,七大宗主,也不能说我百分之百请不到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