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25章 棋子
    四周空间微动,再次化出一名人影,子凕寂的身影淡淡浮现。

    形势一下变得有些微妙起来。

    泊雨擎目光转动,道:“两位不知何意?”

    唐庆寒声道:“李云霄乃是始作俑者,必须留在红月城被处死!”

    泊雨擎和宁可云都是脸孔抽搐了下,显然并不同意他的说法。

    宁可云道:“子凕寂大人呢?”

    子凕寂一身富贵之气,满脸福相,嘿嘿笑道:“李云霄跟圣域没什么关系,我就不插手诸位的事了,看看便好。”

    泊雨擎冷笑道:“看看?是根据形势看看,还是一直都看看?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如何说的准。”子凕寂笑道:“这位大人可是为难我了。”

    泊雨擎面色一寒,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待会见形势有利的话,就要插手进来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可说不定呢。”子凕寂眨巴的说道,嘴角始终含着笑意。

    泊雨擎讥讽道:“无耻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不敢当!”子凕寂抱拳,谦虚道:“刚才听了诸位交谈几句,觉得还是大人更甚一筹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李云霄拍手赞道:“子凕寂大人果然有见识。”

    子凕寂颇有深意的望了他一眼,嘿笑道:“云霄公子若是有意,不如随我回圣域,畅谈三天三夜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句话顿时让众人警惕起来,至少暴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意愿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指泊雨擎和唐庆,笑道:“这两人想要抓我杀我,大人先帮我将他们赶走,我们再谈如何?”

    子凕寂嘿嘿一笑,便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几人都暗想此子倒是不傻,说起话来滴水不漏,转念又一想,若是傻的话如何能搅动风云,名震天下。

    泊雨擎脸上闪过羞怒,但转瞬即没,凝望着虚空,朗声道:“我一直很奇怪,红月城的红黄蓝三老呢?弄出这么大动静都不见人影,莫非是早已星陨,不在人世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空间顿时浮现出红黄蓝三色,呈太极鱼图案,相互追逐,缓缓而落。

    唐庆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怒意,阴沉不定。

    红老面无表情,开口道:“哼,诸位将红月城弄得面目全非,倒是终于想起我们三个老不死的了!”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暗暗称奇,不知韩君婷是如何做到的,竟然真的让三老没能出手。

    但既然三老和韩君婷有关系,而韩君婷和宁可云又出自神霄宫,也许三老此刻的立场和宁可云一致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暗喜,若是有三老助他,则局势无忧,现在唯一思量的便是宁可云的目的。

    子凕寂笑道:“三老降临,凕寂有礼了。原来三老跟在下一样,是同道中人,一直躲着不敢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黄老勃然大怒,喝道:“谁跟你一样躲着不敢出来?休要信口雌黄!”

    子凕寂露出吃惊的样子,慌忙道:“怎么,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黄老怒哼道:“自然不是!我三人有事在身,岂是与你一般,贪生怕死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子凕寂微微一笑,道:“不知何事竟让三老置红月城安危于不顾?”

    黄老一愣,沉思道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暗暗无语,知道这三老整日闭关,从来不和人打交道,怕是被这老狐狸随便几下就套出话来,虽然他也极想知道韩君婷是如何牵制住他们的,但此刻显然子凕寂才是敌人,他眼睛一瞪,哼声道:“子凕寂大人打听这些是何意?莫非在试探三老,或者打听红月城什么情报?”

    黄老一听,顿时闭上嘴巴,脸上闪过愠怒,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子凕寂打了个哈哈,笑道:“李云霄你说的这是什么话,多想了,多想了!圣域和红月城本就是水乳交融,好的不能再好了,谈何打听情报?谬谈,谬谈!”

    “哦,好个水乳交融?”李云霄嘲讽道:“那现在红月城有难,变得面无全非,怎么不见大人出手相帮一下,反而躲在一处,等着坐收渔利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子凕寂哑语了,暗想此子口舌真是厉害,他看着三老渐渐不善的眼神,抹了把冷汗,讪讪道:“现在出手搅动局势的可是封号武帝,岂是我这个程度可以参与进去的?”

    李云霄不依不饶,哼道:“天下间的事,哪有你们圣域不管的?即便是封号武帝,只要大人出面,腾光多少也得给大人面子吧?可偏偏这关键时刻,与红月城好的水乳相交的大人,却是视而不见,只想着躲起来保命,再看看有无机会收渔利,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的几人一听,都觉得大有道理,不由得纷纷露出鄙夷之色,就连子凕寂自己也觉得好像真是这么回事,不由得惭愧之下,急忙辩解道:“误会了,诸位真的是误会了。”但辩解却显得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泊雨擎冷笑道:“误会?早知道圣域之中,就没几个好东西。这点心机伎俩,点破了也就不过尔尔,贻笑大方。”

    子凕寂急的脸庞通红,支支吾吾的,不知如何辩解好,“唉!”最终长叹一声,猛地一跺脚,干脆不说话了,只是怨愤的盯着李云霄,责怪不已。

    李云霄淡然一笑,抱拳恭敬道:“三老既出,不知对在下是何态度?是抓是放是杀?”

    红老道:“一切以宁可云大人为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众人心中一惊,都是暗道不好。

    唐庆更是勃然大怒,喝道:“红老!别忘了我才是红月城之主!”

    红老目光清冷,双眸眯了起来,完全对他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唐庆气的七窍冒烟,怒道:“他呢?让他来见我!”

    红老这才抬起眼帘,轻蔑道:“唐庆,你算什么东西,也配让‘他’见你?”

    唐庆脸色大变,寒声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和‘他’之间的合作,就此终止了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和泊雨擎还有子凕寂都是心中微震,不知他们所言的‘他’到底是何人,但一定是关键人物。

    红老脸色微凝,才道:“并非终止了,而是‘他’不希望你对李云霄动手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看得出来,红老刚才的片刻沉吟,必然是有人传音入密,不由得大惊,纷纷将神识散开。

    特别是李云霄和泊雨擎,完全感知不到四周还有人在,顿时脸色一变,知道定是极为厉害的人物。

    但两人却是截然不同的脸色和心情。

    “哈哈,笑话!”唐庆寒声道:“若是放走李云霄,那我这个城主还怎么当?天下人当如何看我?”

    他目视寰宇,大喝道:“出来!若是今日不能杀李云霄,你我之间的合作也就到此为止了,而你的身份和秘密我也将告知天下!”

    宁可为的声音传来,悠悠道:“唐庆,你情绪冲动了。李云霄并不是关键,别忘了你我合作的初衷。”

    唐庆冷笑道:“哈哈,我冲动了?今日当着天下人面我被李云霄扇了耳光,若是不找回场子,我这个城主还有何脸面继续下去,我还要那初衷作甚?”

    这下就连宁可云和三老也是心中一震,极度想知道两人所谓的“初衷”到底是何?

    李云霄眉头皱了起来,那声音似乎有些熟悉,却一时想不起,无数人影在脑中闪过,却找不到对号入座的人物。

    宁可为道:“脸面真的有那么重要吗?”

    唐庆阴沉着脸,哼道:“没有实力和地位的时候,脸面自然不重要,一文不值!但此刻我乃是九星巅峰强者,坐拥红月城,领袖群伦,这个脸还如何丢的起?!”

    宁可为道:“九星巅峰强横吗?你真的坐拥了红月城吗?”

    唐庆猛然身躯一颤,这两个问题似乎直指他内心软肋,脸孔变得铁青,渐渐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实力不足,和对红月城的虚控,一直以来都是他的两大心病。

    宁可为继续说道:“九星巅峰根本不算什么。你眼前几人,哪个比你差了?你的脸面在我眼里,在他眼里,根本不值一晒。甚至连你本身,也是随时可以弃的棋子。因为你从来都不曾有和我们下棋的资格,也便是实力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心中大惊,骇然的追寻那声音来源,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能够这样训斥唐庆之人,到底是何等存在?

    答案似乎已经不言而喻,现在唯一让众人极度好奇的便是此人身份。

    唐庆的脸孔羞愤的青一块紫一块,但却紧闭着嘴巴,似乎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宁可为继续说道:“一个没有实力的人,谈什么脸面,你不觉得搞笑吗?这才是真正的丢人!”

    这些话唐庆何尝不知,只是一直以来沉浸在自己是红月城城主的光辉里,不愿去面对罢了。

    他咬牙道:“不错,你说的一点都不错!我只是棋子,但你何曾不也是棋子!”

    宁可为道:“我也是棋子,但我至少是一枚有分量的棋子,甚至有时候还是棋手的身份。而你却至始至终是棋子。唯独只有我,才会偶尔将你当做棋手,若是你要一意孤行违背我意愿的话,那么不用他出手,我便会直接把你当棋子弃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