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20章 稍纵即逝
    腾光眼中露出惊异之色,直接抬起脚来,猛地往那铁牛头顶踩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整个空间一震,铁牛的身躯剧烈震颤,那头颅上凹下了一个浅浅的脚印,它愤怒不已,“哞哞”的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脚下涌出一片银光,化作阵型散开在铁牛的头颅四周,任它如何挣扎,都似乎不能突破这一脚之力。

    铁牛在挣扎了一阵后,身上顿时浮现出无数阵法来,密密麻麻,就连两只角上也阵光闪动,波纹荡起,再次顶了上去。

    腾光脸上露出异色,望着那满身阵法,惊道:“神傀?”

    铁牛的双角倏然间化作玉色,猛地喷·射出无数光芒,尽数笼罩在腾光四周,猛地一下收紧,将他束缚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牛身上的阵光也渐渐化作青色,通体开始变得晶莹透彻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神傀!”腾光猛然睁大双眼,露出吃惊之色,还有兴奋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全身被青光束缚住,就连那踩在牛头上的一脚,银光之阵也被青芒冲散,整只脚被顶的弯了回来,全身束缚的像是一只大粽子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!”

    天空上剑光飞舞,李云霄的三十六剑气势如虹,一下化作偌大剑图,猛地飞斩而下!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腾光嘴角一扬,整个人身上“砰”的一声,散发出无数银芒。

    右拳更是猛然一握,手背上浮现出一个八角红芒阵法,无数灵气涌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噼啪”的骨头声传出,那被四色兜率天压碎的手骨一下就恢复如初,并且闪动着透明之光,随后五指一张。

    “噗!噗!”

    束缚着整个右臂的青色光芒一下瓦解开来,他身躯一动,随之就是全身的青光束缚崩散。

    右脚迎着那铁牛顶来的力量,一踩之下整个人就飞了起来,像是翩翩起舞的银蝶。

    铁牛头颅上失去了踩踏之力,整个身躯猛地往前一冲,口中咆哮声连连而起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它那青玉色的双角顶在腾光身上,震的虚空一颤。

    腾光的身躯一下恍惚起来,嘴角含着诡异的笑容,就化作荧光消散。

    “嗤!嗤!嗤!嗤……”

    无数剑光射落而下,直接插·入大地中,全部斩空!

    远处的韩君婷浑身一震,吃惊的望着那插在大地上的三十六剑,寒光闪闪,映照出一片冷冽,似乎按照某种阵序排列,露出极重的沉思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响起,一只手臂拍在铁牛的背部,从那些青玉之阵上逐一抚摸过去,啧啧赞道:“这一定是上古之时的产物,现在已经没有人可以炼制出这种神傀了,还有这些半神之阵,也只在一些零星的资料里见过。”

    铁牛大怒的一抖身体,那些阵法运转起来,射出无数青光。

    腾光淡淡一笑,脚下虚空踩步,便轻松躲了过去,五指并拢化作利刀,往那铁牛的颈脖之处就切了下去。

    眼里露出狂热之色,道:“今天我就把你分解开来,看看里面藏了多少绝世神阵。”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手起掌落,铁牛的脖子上顿时切入一道银芒,眼睁睁的看着要被解剖开来。

    “哞哞!”

    铁牛虽然感觉不到痛,但却是愤怒不已,双眸一下化作通红,四蹄猛踏,震得天地寰宇“轰轰”直响。

    它猛然一扭脖子,双角就往身后顶去。

    腾光一笑,身体再次分解成无数荧光消散,让铁牛顶了个空。

    下一刻出现在牛头另一侧,再次高举右手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他的身体一滞,这下并没有斩落,而是手臂一甩,斜斜的斩向身侧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手刀切在铜墙铁壁之上,震起寒光,腾光瞳孔微缩。

    只见虚空之中一俱金刚傀儡浮现出来,正用胸膛压住自己的手刀,高高举起银鞭就打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又是一俱神傀?”

    腾光彻底愣住了,但随即摇头道:“不对,这不是神傀。”

    他身影一闪,便要消失在原地,突然间面色一变,双瞳猛然放大,射出道道寒星。

    “什么?打魂鞭?!”

    腾光骇然的失声叫了起来,自己的遁术在这一鞭之下完全失效,而且无数银芒直接冲入灵台识海,开始肆虐起来,令得他头颅大痛!

    “敢解剖本座的牛,去死吧!”

    聆牧笛怒气冲冲,那绿豆大小的眼里爆出寒芒来,一鞭之下,几乎涵盖了他此刻的全部力量!

    李云霄也是面色一凝,双手诀印一起,大地上的三十六剑顿时气冲云霄,化作一柄巨大剑形,在长空凝成,朝着下方飞斩而去!

    “啊啊!!”

    腾光猛然一声大吼起来,双拳瞬握,全身一下银光灿烂,不见真容,用双臂往上空一架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逆魂鞭直接打在他手臂上,无数古怪细小的文字密密麻麻的激·射出来,充斥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腾光和聆牧笛被一圈圈的银光包裹住,上面无数晦涩的符文飘起,无人能识。

    腾光的身躯一动不动,就好像在这一鞭之下被禁锢住了,无数银光流转,像是通体呈液态金属般,容颜难辨。

    但四周无一不是绝顶强者,都看出了他此刻脸上一片痛苦之色,无不是骇然震惊。

    亓胜风更是面色凝重,像是一层冰霜笼罩下来。

    那些涌起的符文,即便是他也难以辨认一二,他敢肯定葫芦小金刚一定是被绝世强者附体了!

    长空上那横扫而来的剑形也瞬间斩入银色光球之内,震在腾光身躯之上!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砰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剑形不断崩溃开来,震起无数银光。

    腾光的身躯在剑意轰炸之下,也随之扭曲颤抖,但脸孔上始终是那副痛苦之色,似乎并无太大变化。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阴沉如水,他知道腾光一下大意,陷入了逆魂鞭的器力之内,此刻正处在灵魂被压制的状态下,乃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稍纵即逝!

    双手诀印再起,那三十六剑尽数飞了起来,在长空结阵,直接破空斩下!

    聆牧笛也知道机会难得,咬牙抬起左手来,“啪”的一下打了道指响,一朵冰色小花在掌心浮现。

    他的全部力量都用在逆魂鞭上,操控冰煞心焰之力显得有些力不足,花朵渐渐放大,越来越艳。

    亓胜风瞳孔骤缩,面色阴寒无比,双拳握成拳头,不断有元力在身上转动,似乎有些难以抑制的想要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砰……”

    三十六剑终于落下,一下全部斩入光球之中,那维系的平衡一下倾斜,腾光液态的金属之躯上被斩出剑痕,口中传出呻吟之声来。

    但双瞳也掠过无尽苦色,瞬间恢复清明。

    聆牧笛冷冷的盯着他,寒声道:“晚了,去死吧,冰煞心焰!”他左手倏然拍下!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瞬间轰在腾光身上,火焰顷刻间震入他体内,一下爆开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四下天空一震,所有人瞬间骇然失色,惊恐的望着。

    只见那朵冰焰并未爆开,腾光不知何时一手虚握成虎爪,护在心口处,一股元力将那冰花压制。

    聆牧笛和腾光各出一手,都是五指虚握,像是那朵白花的两片花瓣,呈现出极度微妙的平衡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聆牧笛大骇,两颗绿豆小眼往中间一缩,惊恐的盯着冰煞心焰。

    虽未爆开,但在两人力量的压制下,已经变得异常狂暴起来,光芒越发的刺眼,一旦崩开的话,将会威力倍增!

    腾光全身的银光一下消散,恢复正常的肉身,银袍已被割裂成布条挂在身上,更有无数道剑痕,翻出鲜红的血肉。

    更有一道鲜血从他嘴角流淌下来,面色苍白,却平静如水,道:“能够将我伤成这样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不待聆牧笛回答,他左手一抖,将那逆魂鞭震开,随后在身前掐诀。

    一道金色阵光从诀印中激·射出来,即在身边演化开,凝出无数金色小阵,像是一张张蛛网,瞬间将那三十六柄北天寒星剑全部黏住,固定在空中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那金光阵线还在不断飞速扩展,整个天穹上瞬间布满密密麻麻的阵符,顷刻间方圆千丈内全都笼罩在一个偌大的阵法之下,像是一面圆形结界,充斥着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一片骇然,想要逃离,却在身影一动之下,全部停滞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阵光扩展之力太快,他们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,就尽数被笼罩了进去,此刻却发现一股无穷阵力压制着全身力量,不仅运转困难,而且似乎十分危险,任意乱动一下就有可能灰飞烟灭!

    众人都是心中发冷,一股凉意直透心窝,手心尽是冷汗。

    腾光依旧面无表情,手中诀印一变。

    这方圆千丈的结界之上,那无数阵符全都幻化起来,变成一道道十字旋光,足有千万之多,铺满长空,如同星云流转,凝成银河。

    像是一颗颗的点点繁星,绚丽极美,却给人死亡的冰冷气息。

    李云霄浑身一颤,一颗心不断往下沉去,知道腾光是起了杀心了。

    这一招名为弑神,威力无穷,凡是阵光之内的一切生灵,皆可弑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