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14章 蜉蝣撼树
    相传整个天地世界,便是一个永不衰竭的偌大阵法,所有规则之力不过是阵符之力,若是能够领悟阵之道,便可借助天威,源源不穷。

    只见从四方涌来阵光,在天空中凝聚成力,化作一个巨大的古体“乾”字,叠加在唐心那双拳之下,狠狠压下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望着那天地异象,压得他衣袂翻飞,四周一道道灵压旋开。

    却依然泰然而立,淡笑道:“唐心,宋月扬城一别之后,本少甚是挂念。今日难得相逢,我便教你两个成语,何为‘螳臂挡车’,又何为‘蜉蝣撼树’。”

    他左手凌空虚抓,五指间一道剑气旋开,传来欢快的剑器鸣声,尖锐刺耳。

    韩君婷面色微变,双眸冷冷的凝视过去,只见李云霄手中化作一剑,顿时气海翻滚,天地变色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瞳孔骤缩,不乏强者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那长剑一经出现,便融入天地,仿佛那并非玄器,本身就是一道剑意所凝。

    无数剑符刹那浮现,纷纷涌入天空,好像亘古以来的万千星光,旦夕幻灭,却永存世间。

    一道光波,在无边大地上荡漾,化作雄浑的剑气之海,掀起惊涛。

    “剑诀——星灭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轻念一声,剑诀扬起,整个人倏然化作这片天空下的一道剑影,遗世而独立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骇然睁大瞳孔,感受着那荡漾在天地之中的剑意,无穷无尽,层层叠叠,像是一张张的细网,密密麻麻贯穿整个时空,甚至穿越古今。

    “嗞!这种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红月城中人无一不是大骇,只觉得那股剑意像是气浪,甚至在自己皮肤表面滑过,温和似水,却又凛冽如风。

    “古飞扬的剑诀!”

    不少人瞳孔骤缩,心中一凛,脸上除了震惊外,更多是各种复杂表情,血液在体内澎湃流淌。

    韩君婷脸色发白,望了不远处一名银色的长袍男子,对方也正好投来目光,两人相视一下,都望见彼此之间的惊容和恐惧。

    那名银袍男子长眉飞动,眼中闪过极浓的杀气,脸上一片煞色和决然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神剑星灭,竟然在此子之手!”各种惊呼之声起此彼伏,都是心念飞转。

    在这股剑意之下,谁也轻松不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这副恐怖的剑海之像,昭示着一名绝代强者的诞生,这名只有弱冠年纪的少年,象征着年轻一代的最强武者……

    兴许,他要引领将来的整个时代!

    两大圣地,七大宗派,还有商盟以及各路豪杰,无不阴沉着脸,神色变化不定。

    一个如此强大不可知的少年崛起,并不符合大家的利益。

    唐心的那一道阵符之光,在万千剑气冲击之下,倏然瓦解,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他突然间脑中闪过一道清灵,似乎真的明白了什么是“蜉蝣撼树”,什么是“螳臂挡车”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口鲜血飙的老高,整个人瞬间脸色苍白,彻底的信心崩溃。

    任由身躯在剑意之海中荡漾,无谓生死。

    “唐心!!”

    唐庆目眦欲裂,怒吼不已,一掌掌之下皆是不要命的杀招,让栾君昊应接不暇,越打内心越是胆寒。

    眼前分明就是一个不要命的疯子,他怯懦之心一起,更是陷入下风,连连遭遇险境。

    唐庆大吼道:“唐劫,救你弟弟!”

    唐心此刻身躯在剑海内翻滚,身上的阵光不断瓦解开来,生死完全掌控在李云霄手中。

    而李云霄似乎并没有杀心,任由那剑意凌空,反而是缓缓闭上双目,似乎在领悟着什么?

    “难道他在参悟剑道?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心中大骇,在这种紧要时刻,还能静下心来感悟武意剑道,这少年是一种怎样的心性啊?他真的只是弱冠之年吗?!

    所有人骇然不已,眼中的凝重之色更甚!

    唐劫瞳孔缩了起来,望着天空上像是落叶一样飘零的唐心,嘴角浮起一丝冷笑,道:“父亲大人,我身体有恙,不宜动手,还是让别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唐庆气的脑门冒烟,浑身都哆嗦起来,恨不能一掌拍死这个儿子。

    同时他内心也大为焦急,按说如此大的动静,也应该惊动了宁可为和红黄蓝三老,只要这四人随便一人出手,便能将局面彻底镇压下来。

    可时间过了这么久,却完全不见这四人踪影……

    莫非有变故?!

    他一颗心不断沉下去,知道宁可为必然是已经脱离了盟友的位置,有了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此刻肯定在某处望着他,亦或者想要重新审定局势。

    唐庆脸色阴沉的厉害,他之所以敢于放手一搏争夺红月城城主之位,就是因为诸多利益的均衡,让他得到许多强大的助力。

    宁可为无疑是最关键的盟友之一,若是起了异心,事情就大大不妙了。

    突然一道刺目的强光在不远处闪烁而起,漫天剑海突然一凝,被一股浩瀚伟力推开!

    “什么?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惊,朝那身如浮萍的唐心望去,只见他双手突然掐出一道古怪印诀,猛地拍了下来!

    一个古怪的金色符号乘风破浪,直接将剑海掀起无穷波涛,朝李云霄压了下去!

    李云霄猛然睁开双眼,一片骇然之色,惊道:“不好!”

    他持剑而立,一片金光从身上爆开,猛地冲起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伟力轰散,城中陷入一片光芒之海。

    那道印诀不仅破开剑海,更是压碎李云霄的不灭金身之力,震得他气血翻滚。

    但依然双目圆瞪,强行抗衡着,一道金色结界在他周身不断旋转,同时手一紧,将姜若冰扯得往自己身上一靠。

    姜若冰心中一急,能够感受到那股排山倒海的压力,两行眼泪湿了衣裳,哭道:“你快走吧,不要管我!”

    李云霄并未理会她,而是神剑一斩,结界倏然收拢起来,天地间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他抬头望去,感受到一股力量扑面而来,惊道:“不好,是他!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姜若冰下意识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在惊骇之后目光疑惑起来,只见唐心此刻双手再次掐诀,整个身体呈大字张开。

    道道阵光在他身体四周浮现,化作无数网格,逐一铺展,在他周身还有着层出不穷的力量用来。

    唐心的脸孔没有任何表情,神态一片安详,双眸清澈如水,却浑然无神。

    “这股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是心中震骇,韩君婷同样面色一变,眼中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李云霄猛地一抓姜若冰之手,喝道:“跟我走!”

    从入红月城开始至现在,一向淡然雍雅的他,终于露出一丝焦急之色,遁光将两人包住,瞬间往天空而去。

    唐庆面容突然大喜,狂声喝道:“将城内防御全部打开,一定要留下李云霄!”

    天空上刹那间涌现出万朵祥云,一闪而没,无数光华腾空而起,尽数隐入朗朗乾坤。

    整个城池一下变得恍惚起来,好像并不真实,但只是刹那,就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李云霄的遁光涌上万里高空,顿时浑身一窒,一股巨大的压力凌空而来,让他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整个人神识一震,似乎有无数金针刺入脑髓,令他脸色大变!

    姜若冰也是突然神色呆滞,紧接着便吐出一口血来,惊道:“这是红月城的太戊玄阴斩魂阵!”

    李云霄面色一沉,急忙双手将姜若冰保住,一旋之下便徐徐飞落。

    以他的肉身和神识之力,要强行冲出完全不是问题,但若是那样的话,姜若冰怕是会直接就魂飞魄散了。

    亓胜风的目光望着他,嘴角不由得涌起一丝微笑,道:“这下麻烦了,这小子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子凕寂转头看了他一眼,眉头一皱,不言不语,继续望着那飞落而下的李云霄,眼中更多的惊疑之色则是望向唐心。

    唐心整个四周的网格线越来越密,像是一种古怪的阵法在徐徐运转,极为恐怖的力量从其中涌出来。

    远处楼宇之上,宁可为也是眉头微皱,道:“好强大的力量,有人要跨域而来,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宁可云满脸的凝重之色,缓缓说道:“这股力量之强,绝不会是无名之辈。从唐心的师承和阵势看来,来者多半是封号王座的那位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喔,封号武帝降临吗?”宁可为突然一笑,道:“真是大麻烦呢。”

    宁可云面色平静,道:“现在就看李云霄能不能在腾光降临之前破去大阵了,若是不能的话,腾光一来,一切就成定局了。”

    宁可为道:“破阵?怕是不易吧。这太戊玄阴斩魂阵乃是天下至强的几大阵法之一,若非唐家之人实力太弱,如是老夫操控的话,就算是武帝巅峰也要斩下来!”

    他眼中罕见的爆出一道冷芒,像是曾经的强者突然回来了一般,但却像昙花一样转眼即逝,恢复到先前的浑浊无光。

    “爹爹,你快看,那是……!”

    宁可云突然一下惊呼起来,满眼的骇然的望着天空之上。

    宁可为的心思回过神来,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顿时一愣,露出完全的愕然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