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10章 真的来了
    李云霄手心一团纯白色的神奕力,不断地掐出诀印,打入那兜率天内,不断有各种符文飞出,在四周环绕。

    整个空间也随着山体的变化而发生各种扭曲,整个过程不断变化着,远远望去,一片琉璃剔透,不见真容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李云霄微微睁开眼来,赞道:“能想出此等炼制之法的人,当真是了不起。我很期待融合七色,会是何等模样。”

    聆牧笛的声音传来,嘿嘿笑道:“七色兜率天,相传可以演化出一片净土世界,即便在我那个时代,想要炼制成功也是极为不易呢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七种不同的变异土系元素可以熔炼成器,那么其它四种五行呢?是不是也可以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聆牧笛愣了下,道:“此事我倒是未曾想过,多半是不行的,毕竟其余四种元素并没有固定的形态,只能进行融合,那么必然会相互吞噬成一物,威力肯定会大增,但不会有七色兜率天这种奇效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管了,以后再研究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站起身来,随手一翻,整座山峰一下化作微小,直至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天空瞬间就舒展开来,顷刻间万里无云,晴空碧朗。

    他微微闭上双眼,自己的脸迎向风中,感觉到丝丝凉意,隐约有乐声传来。

    双眸猛地睁开,惊呼道:“不好!现在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他一下大急,瞬间化作雷光往红月城而去。

    《诗》有云:“参差荇菜,左右毛之。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。”

    讲的是迎娶美丽的娴熟女子,要用欢快的鼓乐之声。

    城内十里红妆,道路旁边全是神态威严的护卫,家家户户门前挂着彩绸,一片森然有序。

    钟、鼓、石磬等耸然鸣响,上下皆是喜气盈腮。

    那巨大的中央广场上,早已摆满扎花灯火,各种绢花铺地,彩灯开道,一片金银焕彩,珠宝生辉。

    在广场的上空,更是漂浮着十六只巨大的宫灯,上书十六字古字。

    分别为“有凤来仪”、“红香绿玉”、“蘅芷清芬”、“杏帘在望”,灯影灼灼,相互辉映。

    广场四周早已人头攒动,争相观看这一难得的大婚,时时细乐声喧,尽显富贵风流。

    各派宗主,天下豪杰,早已尽数汇聚于此,人人相互谈笑,静静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只是那笑容各有深意。

    唐心一身大红长袍,器宇轩昂,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,意双眸如水的凝望着远处,气奋发。

    在不远处有一人面无表情,忍不住“哼”了一声,那脸色便顺势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旁边一名女子装饰怪异,惹得不少人注目,却同时心中骇然,他们完全无法看清这名女子修为。

    女子表情十分安静,只是幽幽道:“你们人类的婚事极为繁复,不过却赏心悦目。你看这布置,上下争辉,水天焕彩,一片珠宝乾坤,令人心生向往。”

    周围几名男子都愣了一下,有些古怪的望着他,那面色难看之人更是奇怪道:“黎大人,莫非你也想嫁人了?”

    女子正是妖族之黎,脸上闪过一抹羞怒,嗤声道:“唐劫,休要胡说!”

    那男子正是唐劫,突然“桀桀”的怪笑了几句,道:“我胡说?黎大人是想嫁给殇大人吧?”

    黎的脸色大变,一下子杀气便涌了出来,寒声道:“唐劫,你想让你弟弟的婚礼,变成你的葬礼吗?”

    她身上杀气一起,顿时引得四方注意,都是脸色微变,一下成了众人焦点。

    唐劫忙道:“开个玩笑而已,用得着这么认真吗?”

    黎也意识到了自己失态,周身杀气一敛,冷冷道:“有些玩笑是要死人的!”

    几名妖族不见其他人踪影,只有黎一人在此,像是派来的代表。

    “哎呀,小李逸。我曾经听老五说过,越是在意一件事,就越开不起玩笑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小八眨巴了下眼睛,转过脸去,朝李逸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逸正想说话,突然就感受到杀气袭来,立即改口,冷冷哼道:“一个死人说的话你也信?”

    果然,那股杀气立即就没了。

    小八一下子苦瓜脸起来,哭丧道:“呜呜呜,老五他们都死了,该死的万宝楼,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!”

    “哼!”李逸嗤笑道:“瓦罐不离井口破,将军难免阵前亡,身为杀手,随时都要做好被人杀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小八眼中一亮,笑道:“咦,小李逸你挺懂的呀,不如你加入我们吧,现在正缺人呢。唐劫和黎大人、殇大人他们也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兴趣!”

    几人都是同时冷哼道。

    唐心在台上看着这边几人有说有笑的,眼中不由得露出一丝冷意来,嘴角微微扬起,似乎是挑衅。

    唐劫勃然大怒,脚下一用力,顿时将青石岩铺的地面踩成粉碎。

    黎冷冷说道:“别冲动,且让他一时得意。”

    “嗯,希望殇大人这次不会再让我失望了。”唐劫将怒火压下,冷冷道。

    黎眉头微蹙,道:“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李逸和小八都是脸色微变,闪过一丝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韩君婷也在场内,端坐在给商盟准备的椅子上,目光悠悠的在众人脸上逐一点过。

    突然她眸光停下,望着远处,那人群中倏然开出道来,两排金灯开道,彩日流辉之下,凤辇徐徐开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凝望而去,顿时变得安静无比,只有钟鼓的喜乐和仗炮礼花之声。

    “一个新的时代吗?”

    所有人内心都在默默念着,经历了无数变数,还有东海一族冲击的红月城,迫切的需要一个稳定环境。

    唐心迎娶姜若冰,符合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和心愿。

    凤辇停下,珠帘挽起,一只红艳的盘金彩绣鞋落地。

    鞋子的主人似乎踌躇了一下,手微微抖着,有些胆怯的望着脚下的路,终究鼓起勇气走下,走向这条未知的路。

    毯子上的红,红的有些刺眼。

    金雁斜妆颊,青螺浅画眉,淡上铅华。

    她抓紧手中锦帕,三千青丝垂落腰间,凤冠霞帔,脸孔在如火的红艳中,更显得肌肤胜雪,明艳动人。

    姜若梅轻轻一笑,低声道:“这就对嘛,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要抛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,脚踏实地。”

    姜若冰此刻已经听不清声音了,脑中一片空白,四周的琉璃多彩和各种熏香让她有些发晕,只能一步步的跟着走。

    各种锣鼓仗炮,震的让她几乎要晕倒。

    唐心面带笑容,几步便迎了上去,轻轻从姜若梅手中牵过绸带,风度翩翩的一笑。

    姜若冰浑身一颤,满是绝望之色,一颗心不断往下沉去。

    漫天的礼花飞舞,在日光下却像是抹着残阳,随风而飘,像极了她,不知要飘落何处。

    堂上,唐庆始终含笑,朝着旁侧的阮红玉道:“今日之后,两姓联姻,不分彼此。”

    阮红玉强颜一笑,似乎显得极为疲惫,道:“一切但由大老爷做主。”

    唐庆淡然一笑,朝着贵宾席上道:“罗天大师,还请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微微点头,笑道:“能够作为唐心公子的证婚之人,某也十分欣喜。”

    他出列而来,看了这对新人一眼,和声道:“今日一堂缔约,良缘永结,匹配同称。看此日桃花灼灼,宜室宜家,卜他年瓜瓞绵绵,尔昌尔炽。谨以白头之约,书向鸿笺,好将红叶之盟,载明鸳谱,你二人可愿意?”

    唐心笑道:“我自然愿意。”

    罗天一点头,望着姜若冰道: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姜若冰浑身一颤,双眼中忍不住要流出泪来,她怎么可能会愿意呢?但又怎么能不愿意呢?

    她惨然一笑,人生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无奈,谁喜欢言不由衷呢?但却只能言不由衷。

    唐心眉头微微一皱,心中涌起一丝怒气来,暗道:即便是逢场作戏,这般不情愿的样子,在场尽是高手,全部落入眼中,岂非让我成为笑柄!

    他眼中浮现出阴霾之色来,若非事关重大,怕是当场就翻脸了。

    姜若冰叹了口气,终究是绝望的接受了命运安排,开口道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极不和谐的声音传来,在安静的广场上响起,传入每一个等待的人耳中。

    “实话实说吧,告诉大家你的真实想法,我也在等你的答案呢。”

    姜若冰浑身一颤,难以置信的猛然转过头去,眼泪模糊之下,一道萧瑟身影看不清容颜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大惊,骇然的朝着一角望去。

    四极门之人全是脸色大变,唐庆也是双眸一寒,露出震怒之色来。

    “是他,他真的来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姜若梅也是满眼的不信,一片吃惊和骇然。她心中突然涌起一种莫名的感觉,目的望向自己的妹妹,她发现自己竟然嫉妒起来了。

    天下群豪皆是脸色大变,虽然之前就有不少传闻李云霄要来劫婚,但传言毕竟是传言,岂能尽信,何况是如此无稽的传闻。

    每个人脸上除了吃惊外,还有各种古怪之色,都抱着一副看好戏的模样。

    没有第三更了,汗颜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