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07章 几处早莺争暖树
    那颓废的人影正是宁航锋,昔日的红月城禁军统领,四星武帝强者。

    此刻却是萎靡不振,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,意志消沉。

    他一见李云霄,那浑浊的目光才泛起一丝涟漪,刹那间闪过的精芒,还有一丝激动。

    李云霄悠然道:“以前有位朋友对我说过,酒越喝越暖,水越喝越凉。但后来又有一位朋友对我说,她喝酒也是越喝越凉,你知道是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宁航锋眼中闪动着莹芒,哈哈笑道:“上次我听我姐说过,因为她的心是凉的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?”宁航锋猛地灌了几口酒,道:“我早已没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眼中射出寒星点点,道:“你可是来救若冰的?”

    李云霄点了点头,道:“正是,你可知他在哪?”

    宁航锋大笑道:“哈哈,你小子还算有情有义!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他一把甩掉酒坛,吓了旁边之人一跳,两人就一前一后消失在大街上。

    而且两人之间的谈话没有任何掩饰,来来往往的行人不少都驻足相望,露出古怪和愕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便来到一处楼宇之上,眺目远望,宁航锋指着前方道:“便是我姐姐之前居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凝目望去,一片宁静的桃源之地,小桥流水,百转回廊,一派悠然。

    宁航锋道:“你带若冰走吧,远远的离开这是非之地。最好找个地方隐居下来,再也不要过问天下之事了。若是做不到,至少让若冰隐居下来,让她可以开开心心的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看了他一眼,道:“她是姜楚然的女儿,昔日红月城城主之女,这里就是她的家。”

    宁航锋一愣,苦笑道:“家?这里以前是大家的家,现在多少人都已经失去家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所以,我们要做的不是躲起来,而是夺回来。”

    宁航锋全身一颤,眼中精光闪动,满是复杂之色,随后又像是泄了气的皮球,大笑道:“哈哈,夺回来?你以为这是哪里?这里是红月城啊!七大超级势力之一的红月城啊,拿什么去夺?就凭你?亦或者凭我?哈哈哈,太搞笑了!”他笑出了两行眼泪,泪中带血。

    李云霄平静的望着他,道:“宁航锋,上次来红月城你是四星武帝,我的实力只有六星武尊,现在我已经八星武帝了,而你依然是四星武帝,你真的让人很失望。不仅是我,你姐姐也会替你感到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宁航锋浑身一震,猛然道:“我姐姐?对了,你可知我姐姐的下落?她还在人世吗?”

    他问出这个问题,仿佛花费了极大的气力,整个人汗如雨下,脸上变得没有血色。

    李云霄瞳孔微微一缩,便恢复了自然,道:“你姐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啊?真的,是真的,你没有骗我?!”

    宁航锋猛然大喜,浑身激动的难以言喻,清泪直流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还活着不假,但却受制于人。我原先还指望你去救她呢,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。”他一脸失望的模样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宁航锋满脸羞愤,道:“受制于何人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说出来不是让你去送死吗?”他轻蔑道:“以你的渣渣实力,连对方千米之内的罡气都进不去,问来徒增烦恼。”

    “噼啪!”

    宁航锋双手握的指骨爆响,整个人羞愤的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,所处的位置和精力也不尽相同,将来的成就也有大有小,有的人可以冲击武帝巅峰,窥视那无上神道,而有的人也许永远止步在武帝之下,终身观九天境无望。芸芸众生,渺如蝼蚁,那么何为强者?”

    他一指点着宁航锋的心窝,正色道:“正真的强者,是在这里,百折不回,越挫越勇,永不服输,便是强者!”

    宁航锋的身躯颤抖的厉害,五指掐入肉中,鲜血滴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等你成为强者的时候,我再告诉你宁可月之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往前踏出一步,整个人变得恍惚起来,化作青烟消散在楼台之中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!”

    楼台之上传来宁航锋的大哭之声,饮恨吞声,悲恻动人。

    楼宇之上,空间微微荡漾,慢慢浮现出一道身影,尽数裹在黑袍之内,望着眼前的一片桃源之景,久久不动。

    宁航锋距那黑袍身影不过数米落差,却完全没有察觉,痛哭声渐弱,最终化作一道光芒,朝着远处飞去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凝视着远处,喃喃自语道:“李云霄吗?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一片桃源之地,芳草鲜花,杨柳飘绿,风吹影动。

    蝴蝶蜻蜓在花间飞舞,流水中泛起烟波,灵气弥散在空中,一片幽静,与红月城内的熙熙攘攘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柳树上几只燕子“叽叽喳喳”的衔着枯枝、泥土,在树上筑巢。

    “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。”

    杨柳下,一名白衣女子望着那春燕,难得一笑,像是润物无声,百花更添春色。

    “唉,你还有心思在这赏花观鸟。这叫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,你我贵为红月城公主,顷刻间就沦为他人玩物,就连一只飞鸟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身边一名红衣女子慵懒的抬起藕臂,幽怨叹道:“你还好,嫁给唐心,将来甚至有可能是红月城主母,身份尊贵不降。我可就惨啦,零落成泥,还不知飘落谁家呢。”

    姜若冰道:“若是姐姐喜欢,就由你嫁唐心多好。”

    姜若梅满是怨怨愤愤,一手捏着姜若冰那精致的脸庞左右端详,道:“我也没觉得你比我漂亮到哪去呀,为何新娘子就是你呢?你可别不知足了,就算依然贵为公主,所嫁之人也不过如此。出嫁后好好伺候唐心公子,争取得宠地位,姐姐以后还指望着靠你呢。”

    姜若梅一脸的嫉妒之色,傲然挺起双峰,一抹红缎裹胸,勾人心魄。

    完全脱胎换骨后的她,纤纤细腰,冰肌玉骨,披着一件红色纱衣,风姿的确不在姜若冰之下,甚至更多了几分娇艳动人。

    姜若冰皱眉道:“姐姐别说胡话了,为了红月城平稳过渡,我自愿牺牲自己,但要我真心待那唐心,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哎呦,还牺牲呢,委屈你了是吧?”

    姜若梅酸酸的嘲讽道:“你现在是落魄小姐,人家是红月城城主之子,到底是谁高攀谁了?还记得在玉蟾宗不,那些人怎么狗眼看人低的?就连秦蔚那癞蛤蟆都想染指你,可后来唐家传讯,说要迎娶你的时候,你没看那些人对咱门的态度变化吗?秦蔚那双色眯眯的眼睛都变了!”

    姜若冰只觉得一阵心烦意乱,道:“姐姐和秦蔚不是在一起了吗?用心伺候着秦蔚,将来做个玉蟾宗主母,身份地位也是极高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凭什么你就是红月城主母,我只能做个玉蟾宗的主母?”姜若梅不服,道:“论出生,我和你一般无二,论姿色我不在你之下,论讨好男人,我更是比你强不知百倍,凭什么我就要比你低一等?”

    姜若冰脸上闪过羞愤之色,怒斥道:“难得出来散散心,还得听姐姐的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姜若梅冷冷道:“我怎么胡言乱语了?哪句话说错了?”她眼中流光一转,突然笑道:“你是不是还在想那李云霄?”

    姜若冰身躯一颤,急忙惊道:“没有,不要再胡说了!”

    “没有?”姜若梅狡黠的一笑,道:“那就算了,我还以为你对李云霄有兴趣呢。刚听到一些关于他的消息,原本想告诉你的,现在看来没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李云霄的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姜若冰一急,知道姜若梅是故意欺负她,顿时怒道:“若是不说,就请姐姐立即离开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说我说,你别发火。”

    姜若梅笑道:“还说心里没想他,不过也难怪呢,李云霄英俊潇洒,实力不俗,性子又放荡不羁,为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姜若冰脸上一红,喝斥道:“直接说消息!”

    姜若梅见她真生气了,也不敢再说下去,转而言道:“我刚听四极门的人说,就在前不久,李云霄大闹了丰灵城,几乎将整个城池毁去。现在四极门已经派了高手去抓他了,就连化神海的强者都出动了,这次他怕是插翅难飞了。”

    姜若冰的脸色一下难看起来,焦急道:“他来丰灵城做什么?难道不知道现在正是多事之秋吗?真是个傻子,呆子!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姜若梅轻笑道:“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?整个全天下都知道他是来红月城救你的。”

    姜若冰脸色瞬间煞白起来,双唇咬的艳红,道:“我好好地,何须他救?赶紧让他离开!”

    姜若梅笑道:“你好好的吗?姐姐怎么看不出来呀,整天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,才几天时间,竟然比我还瘦了,真让姐姐嫉妒呢。怎么全天下的好男人都瞎了眼吗?我哪里比不过你了?”

    月票被反超了40票,第四了,大家一起加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