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04章 猜疑
    突然一道身影横空而来,直接将那冥轮握住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葫芦小金刚一条手臂被竖着劈开一半,但他面无表情,绿豆般的小眼睛一转,口中轻吐道:“你要的冰煞心焰,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……!”

    亓胜风心中一沉,猛地发现了这具傀儡不对劲,他身后一臂猛地一拳轰击过来。

    聆牧笛眉心一闪,一朵绚丽的冰花浮现,像是昙花一瞬,往那拳风上落去!

    同时,北圳南的声音也凌空响起。

    “一御万世,八菱照影,定神为剑!”

    一片绿毒浮现,其内化出万剑之影,纷纷斩落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顷刻之间,恐怖的力量冲天而起,整个小院瞬间化作灰飞,冲击之力向四面八方而去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混乱之中,李云霄猛喝一声,聆牧笛和北圳南被他一下收入界神碑,整个人化作雷光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丘穆杰也是双翅一展,空间之力涌动,身影一下消失起来。

    “想走?”

    亓胜风的震怒之声传来,那魔元锁和界之力锁已被巨大的冲击震碎,他那魁梧的身躯从恐怖的冰焰内冲出,嘴角竟然带着血迹,惊怒的望着两道空间波动。

    “给本座留下!”

    他身上一股气息压了过来,远处的空间直接扭曲起来,原本即将消失的李云霄和丘穆杰再次浮现而出,两人都是脸色煞白,暗呼不好!

    突然,亓胜风瞳孔一缩,望着萦绕在自己周身的绿色之气,像是见了鬼一般,失声尖叫道:“七幻绿魇?!!”

    那股绝强的威压倏然一散,他满头爆出冷汗来,急忙单手掐诀,所有力量内敛,护住全身。

    李云霄和丘穆杰顿时感到压力一松,大喜之下化作光芒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亓胜风眼中满是愤怒,眼睁睁的看着两人离开,随后那周身绿毒在他力量压制之下,慢慢变淡,最后化作无色青烟,袅袅消散。

    三人的争斗直接惊动了整个红月城,一时间天空上涌起无数光芒,从四面八方而来。

    亓胜风脸色阴沉的厉害,直接收拢气息,飞落到化神海众人之内,冷冷的盯着罗天,示意他放聪明些。

    刚才一击之下,不仅整个小院毁去,那些闭关密室也尽数化为灰烬,更有几名术炼师直接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泊雨擎也从密室中惊了出来,一下就看见自己师傅那如同霜打了的茄子一般的脸色,再看着满地狼藉,和不见了的李云霄丘穆杰身影,立即就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也是大惊失色,不明白那两人如何能够逃脱。

    亓胜风凌空一抓,那落在地上的魔元锁收了起来,这次唯一的收获的便是收回了此锁。

    顷刻间,漫天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影,散发出澎湃的元力波动,全都吃惊的望着众人。

    “罗天大师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空间微微一荡,唐庆的身影浮现出来,脸上满是疑惑和怒气。

    罗天苦涩道:“抱歉了大人,刚才我练功时不小心出了岔子,让不少人无辜丧命,实在罪过。”

    “练功出了岔子?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心惊起来,刚才那股恐怖的力量波动,震撼人心,不少人都在密室中修炼,差点吐血走火入魔,竟然仅仅是练功出了岔子?

    唐庆也是满心怀疑,悠悠道:“罗天大师的实力之强,令人生畏。刚才那波动之力,至少也是九星巅峰武帝的强度了。”

    “嗞!”漫天之人都是骇然失色起来,各个惊恐不已的望着罗天。

    罗天术道之强,名震天下,想不到本身还是九星巅峰强者,一个个看着他的眼神都充满敬畏。

    罗天苦笑道:“城主大人谬赞了,刚才试验一招极为危险的神通,未能控制住,这才导致灾难,实在心中有愧,给大家添乱了。”

    唐庆道:“原来如此。添乱不敢,罗天大人多多保重,可千万别出了什么事,否则让我如何有颜面对化神海。雍天韵大人之事已经让在下心感不安,难辞其咎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道:“天韵是命中该有此劫,与大人无关。”

    唐庆点了点头,道:“此地已无法再住人了,我让人带诸位大人前往别外居所吧。”

    罗天道:“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罗天等人便被安置在另外一处地方,之前的小院处已是一片焦土,彻底废弃了。

    唐庆直接让人封锁了起来,开始清理地方,打算重建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废墟之上,父子两人一前一后,唐庆淡淡问道,像是在考究,想听听唐心的看法。

    唐心在焦土上走了几步,沉思道:“罗天绝没有这般强大的力量,韦青可能说的不错,这些术炼师有事瞒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唐庆道:“若是罗天在说谎,那么傅宜春也是在说谎。证明他们此次出行,遇到了极为厉害的人物,将他们所有人尽数收服。”

    唐心惊道:“难道是丘穆杰?”

    唐庆沉思了一阵,道:“不排除这种可能。如果是丘穆杰杀了雷凌和雍天韵,再制服罗天和傅宜春,情理上完全说得通。如果是这样,那丘穆杰人呢?还有和他在丰灵城大战的李云霄呢?最为关键的是筱枭和涣灭两位大人,都是九星巅峰武帝强者,难道也被丘穆杰杀了?”

    唐心道:“父亲大人的意思是另有其人?”他脸色一沉,阴冷道:“要不将傅宜春抓来拷问?哼,这些红月城余孽,都这么久了还不能真心归顺我们啊!”

    “切不可打草惊蛇!”

    唐庆瞳孔一缩,忌讳道:“这三个问题便是整个事情的关键。从律植元从丰灵城传过来的映像,我大致可推出丘穆杰的实力,最多也就九星巅峰而已,甚至还有所不如,要击杀筱枭和涣灭两名武帝巅峰绝无可能。如果有一名更强大的存在出现,那么就一切都说得通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望着地上那些焦土,凝思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什么如何?”唐心一愣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,道:“刚才那恐怖的力量,似乎是一种传说之物,我也不敢确定。若真是那东西,就麻烦大了。”

    一名全身黑袍的老者不知何时已出现在焦土上,无声无息,就这样在唐庆父子面前。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唐心吓了一跳,急忙后退一步,万分警惕起来。若非亲眼所见,他的神识竟然完全察觉不到眼前有人!

    唐庆悚然动容,似乎有些吃惊,道:“麻烦大了是何意?连你也压制不住?”

    唐心有些心惊肉跳起来,眼前这人身上没有丝毫气息,那黑袍之内却看不清容颜,一望之下,仿若一汪星海,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黑袍内那声音道:“暂时分辨不出,但我有种预感,此次大婚极不简单,怕是会遇见同阶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唐庆脸色大变,他自然知道黑袍人所谓的“同阶”是何等存在,眼中掠过一片骇然。

    黑袍淡然道:“你也不用太过担心,天行有常,一切皆在天道之下,尽人事听天命便可。”

    唐庆点了点头,道:“幸苦了。”

    唐心正心疑不定,猜测眼前这人身份,突然身躯一颤,骇然的发现眼前已空无一人,那黑袍身影不知何时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唐庆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唐心喉咙“咔”的响动了几下,终究忍住了没问。因为他知道时候不到,到了时候唐庆自然会告诉他有关一切。

    红月城外,不知多远处,两道身影巍然而立,都是冷冷的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丘穆杰突然嗤笑一声,道:“不否认,这次能逃出来你出力更大。但凭你就想留下我,未免太天真了。非老夫狂言,超凡入圣之下,我当是第一人!”

    他轻蔑的看了李云霄一眼,道:“看在这次联手的份上,我不杀你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,赶紧滚吧!”

    李云霄淡然一笑,双手抱在胸前,道:“以穆杰大师的凶残,突然变得仁慈起来,真让我有些不适应呢。”

    丘穆杰哼道:“也算是出生入死了一场,饶你一次小命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容不减,道:“别别,别这样,我真的不习惯,还是别饶我吧。来来,来杀我吧。”

    丘穆杰身上寒气一现,怒道:“你真的要找死?”

    李云霄眯着眼睛,点头道: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丘穆杰脸上阴沉不定,突然身后双翅一展,喝道:“老夫没空跟你磨叽,别过了!”

    黑泽之羽上空间之力波动,就要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笑,一拳轰下,整个空间瞬间压缩过去,丘穆杰四周扭曲之力一下就弹回去,变得平坦无比,破空失败。

    丘穆杰怒道:“李云霄,你别逼我!”

    李云霄脸上的笑容渐无,冷冷道:“疯子杰,在我面前还装什么?你也能破掉亓胜风的禁制,真让我吃惊和意外啊,我很想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呢!”

    丘穆杰脸色微变,咬牙道:“果然瞒不住你的双眼,的确,老夫自爆了原本的丹田破去禁制,此刻用的是备用丹田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张大嘴巴,惊愕的无疑无法,摸了下脸上的冷汗,讪讪道:“丹田也能有备用?”

    月票领先第四名只有十几票优势了,继续求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