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403章 界力之锁
    李云霄一脸苦涩,道:“我也不想死啊,试试看吧。”

    此刻禁制之力已经被紫雷吞噬干净,但却直接灌满李云霄全身,完全无法控制,似乎要爆开来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心念一动,整个身躯便出现在万里高空上。

    他六臂狂舞,大界神诀一下施展开来,天空上一片金色,全是摩诃古字,闪动不停。

    突然间,李云霄心中一动,似乎有所明悟,手中掐出一个古怪印诀。

    那些古字在闪烁之下,全部化开成光芒,慢慢凝成一条金色铁索,横贯长空,将他的身体四肢尽数束缚起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紫芒闪动之上,那金色锁链随之颤动,在空中时隐时现。

    整条金色锁链,全是由圣器中的界力幻化而出,用来压制器中超越规则的力量。

    李云霄整个紫芒身躯上被锁了数十圈,锁链的另外两端延伸至无穷远处,似乎没有尽头。

    每一下身躯晃动,都会震出大量的界符,压制之力便会增加几分,那狂暴的紫雷似乎被抑制了下来,慢慢收入体内。

    李云霄狂喜不已,一场危机逐渐化解,而且对他整个界神碑的领悟似乎有深了不少。

    全身紫色在逐渐消退,与之而来的便是一股全新的力量从丹田之内涌出,冲向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“晋级了?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惊,周身浮现出一片天地规则,慢慢融入他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八星武帝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由得有些奇怪起来,上次虽然冲击失败,但却分明力量提升了上去,此刻刚刚跨入八星之境,就隐约中触摸到了九星门槛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,也算是因祸得福。不仅跨入了八星武帝,还凝聚出了这界力锁链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五指一抓,手中便浮现出金色锁链来,恍惚不定,时隐时现。

    他心念一动,那锁链便“哗哗”一声,消失在长空上。

    袁高寒站在方寸山山巅,望着远处的一切,说不出的震惊骇然,喃喃道:“这都能不死,这小子真是天命所归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长空之上,传来李云霄的大笑之声,一眨之下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下一刻,便直接出现在密室中。

    他眼中闪过一丝精芒,只见密室中一道黄光闪动,伸手便抓了过去,顿时一道讯息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他瞳孔微缩,便整理了下狼狈的身躯,开门而去。

    小院的主厅内,亓胜风早已等候在那。

    “两位,恢复的不错呀。”亓胜风目光一扫李云霄和丘穆杰,眼中含着笑意,道:“两位考虑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他慵懒的坐在上方,在绝对的力量压制之下,完全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。

    丘穆杰脸色难看至极,望了一眼李云霄,那眼神十分奇特,似乎在征询李云霄的意见。

    亓胜风目光微转,嘴角含笑,完全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李云霄沉声道:“事到如今,我们还有选择吗?”

    丘穆杰脸色大变,露出惊怒之色,似乎对李云霄的决定十分震怒。

    亓胜风轻蔑的白了他一眼,笑道:“想必你也试过破禁之法吧,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李云霄叹道:“大人乃是鲁聪子的师傅,布下禁制岂是我能破去的。那冰煞心焰在我一具傀儡之内,我自问无那本领提炼出来,大人自己研究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眉心处一闪,葫芦小金刚瞬间落在亓胜风面前。

    亓胜风双眸中闪过兴奋之色,大喜道:“正是这具傀儡,本座还记得!当初见到冰煞心焰,着实把我吓坏了!”

    他激动地大步上前,仔细观察起来,突然眼中露出疑色,道:“李云霄,你这具傀儡似乎有些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当然奇怪,否则怎么能容冰煞心焰呢。”他双手一招,一条漆黑的锁链便浮现出来,扔了过去,道:“大人,这是你的魔元锁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突然瞳孔微缩,双眸中一下爆出杀气,冷冷的看着李云霄。

    李云霄始终面带微笑,双手诀印一起,那魔元锁在空中“哗啦”一下散开,化成一张蛛网落下,直接亓胜风锁入其中。

    丘穆杰身躯一颤,眼中露出惊喜之色,双手猛地一握,化成金毛绒绒的手臂,身躯也随之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亓胜风至始至终都没有动一下,任由那魔元锁将自己捆住,只是冷冷的看着,嘴角扬起一丝讥笑来,道:“两位,我真不明白,你们哪来的胜算?”

    李云霄同样是轻笑起来,道:“很多时候能有一丝机会也值得一搏呀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道:“可在我眼中,你们连一丝机会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这可未必。再者,还有更多的时候,即便一丝机会也没有,也得一搏呀。谁让我这人骨子硬,没法做人奴才呢。说起来还得谢谢大人,给了我们一点准备时间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叹道:“我就知道像你这样的人是不会屈居人下的,否则倒是辜负了我对你的高看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谢谢大人谬赞,受宠若惊呢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脸上闪过杀机,道:“既然你选择了死,今日即便拼着魂炼神诀不要,我也要击杀你!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其实我和大人之间真的没有那么大仇怨,何不化干戈为玉帛呢?”李云霄还抱着一丝希望,若能兵不刃血的化解眼前危机,自然是上上之选。

    亓胜风嘴角闪过残忍的狞笑,道:“太过天才了,这本身就是极大的仇怨啊!整个天武界若是多几个像你这样的人,那我们这些天资平庸之辈还怎么活?”

    这个理由让李云霄彻底无语,只能苦笑。

    “有一个鲁聪子就足够了,我决不能忍受这片天空下出现第二个鲁聪子!”

    亓胜风脸色一寒,无穷的杀意从眼中迸射出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瞬间出手,诀印一展,喝道:“束!”

    那蛛网一样的魔元锁上顿时涌起无数符文,一下变得坚固无比,将亓胜风死死锁住。

    “哼,魔元锁对霓石之力的确也有效果,但你忘了这锁链本就是本座的吗?班门弄斧,贻笑大方!”

    亓胜风冷笑一声,眉心处光芒一闪,一个古怪的印诀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那蛛网一样的锁链顿时“哗哗”晃动起来,似乎要破去一般。

    李云霄猛然喝道:“出手!”

    他伸手一抓,神奕力涌动,那三色兜率天顿时出现在空中,猛地击落下去!

    “解!”

    亓胜风眼中射出寒星,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周身锁链“哗哗”晃动的异常厉害,却依然还是死死锁住,却没有解开迹象!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亓胜风心中猛然一沉,目光如刀往那锁链中望去,只见漆黑的魔元锁上,有金光点点,闪烁不定,时隐时现。

    在虚无之内,似乎有一条金色长锁,和魔元锁重叠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,嗞!!”

    亓胜风猛然抽了口冷气,失声惊道:“界力之锁!!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三色兜率天落下,空间像是沙漏一般压下一片,亓胜风的身躯一下被撞倒七荤八素!

    那三色兜率天同时被震了回来,李云霄一挥手收了起来,同时剑诀一起,三十六柄北天寒星剑应声而出,飞斩而上!

    丘穆杰早已蓄势已久,见李云霄一出手,也同时身影一闪,一只巨大无比的脚印猛地踩了下来!

    “谛听之足!”

    亓胜风惊怒不已,之前那三峰虽未能伤他,但也被撞的气血翻滚,此刻两人联手一击,让他也感受到寸寸危险。

    但全身被魔元锁和界之力锁束缚住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该死!别忘了你们还中了本座禁制,给我爆爆爆!”

    他震怒不已,口中吐出一串符印,连吼出三个“爆”字。

    但……什么也没有发生……

    三十六剑化作剑符凌空斩下,刺在他身躯上,发出“砰砰砰”之声,划出一道道剑痕,更有霸道的剑气冲入体内,四下破坏肉身。

    同时谛听之足落下,狠狠的踩在他身上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亓胜风的身躯狠狠挨了一下,只觉得一口鲜血涌入喉咙,差点喷出血来。

    四周的魔元锁和界力之链震荡的“哐哐”响动,他的力量受到魔元锁压制,而界力之链的出现,更是让他骇然异常,心中几乎完全乱了分寸。

    相传在天地之间,当出现超越规则的力量时,便会凝聚一界之力,化成法则锁链。

    他脑中一片空白,即便是神境强者也不可能调动界力之锁。他并不知道这是李云霄从界神碑内凝练出来的界力之锁,还以为是天武界的法则之力,整个人完全懵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,他肉身大成,是为不灭圣体!普通招式万难伤他,用极招!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喝之下,收回北天寒星剑,界神碑徐徐飞出,化作伟岸丰碑,凌空震落而去!

    丘穆杰也是面目狰狞,大吼一声,额头上浮现出独角来,猛地激·射而下!

    亓胜风在短暂的惊怒后,终于回过神来,并且发现这所谓的界力之锁,似乎和传说中的并不一样,至少威力就相去甚远,若非还有魔元锁辅助,根本无法束缚自己。

    “法相真身!”

    他怒吼一声,同时化出三头六臂,身后一臂中紧握冥轮,往那魔元锁上斩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