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397章 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
    罗天脸上满是苦涩,闪过决然,道:“既然如此,罗天选死!”

    亓胜风双眉皱起,道:“是什么让你执着的连命也不要了?”

    罗天肃然道:“罗天承蒙鲁聪子大人之恩,方有今日成就,不能为大人排忧左右,已感愧疚,岂能背叛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倒是有情有义。可惜鲁聪子欺师灭祖,这样没有道义之人,值得你卖命吗?”

    亓胜风笑容凝结,往空中一抓,便凝成一团光芒,冷声道:“你和他们二个一样,好好考虑下吧。”

    那光芒拍了过去,似乎和之前两人身上下的禁制不同,一下打入罗天体内,在其身前化出一个古怪符号,隐没进去。

    罗天孱弱的身躯哪里禁得住这折腾,一口血喷了出来,但脸色却变得好转起来,似乎生机在不断恢复。

    “这诀印……”他脸上满是惊容。

    亓胜风冷笑道:“老夫手中掌握的绝世之术多着呢,当初鲁聪子匆忙对我下手,许多东西都没有传承下来,若非本座命大,怕是都要失传了。他不仅是欺师灭祖,更是术道的毒瘤!”

    罗天脸色微变,冷冷道:“任大人说的天花乱坠,也无法改我初心!”

    亓胜风笑道:“刚才给你下的巽灵印咒,内有生死二气,可生可死。我知道你不怕死,但我却是让你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,此咒诀乃是消磨意志的最佳手段。据本座所知,能够扛过去者,寥寥无几。”

    罗天阴寒着脸,满是愤怒。

    亓胜风似乎对他的诀印十分有信心,从罗天身前走开,目光转向另外几名术炼师,道:“你们的修为也不错,选吧。”

    那几人都是极度的为难起来,彼此相望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亓胜风脸色一寒,冷冷道:“修为也只是不错而已,并非不可或缺。若是觉得为难的话,本座就直接送你们上西天了,谁让本座心慈仁善,不喜欢为难别人呢。”

    那几人一惊,终于有人在亓胜风的气势下扛不住了,站出列来一拜到底,道:“我等愿意归顺大人,大人本就是化神海领袖,天下术道正统,一呼之下我等相应,理所当然!”

    “我等愿意归顺大人,归顺术道正统!”

    其余几人也再无顾虑,纷纷归顺起来,全是鞠躬到底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很识时务。身为术炼师不仅要苦心专研术道,很多时候脑子也要多开窍,免得变成蠢货,不仅被人耻笑,更容易使自己陷入绝境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有模有样的教训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!谨遵大人教诲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齐声应道,躬着身躯,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亓胜风这才露出满意的样子,将目光望向傅宜春,道:“你呢?”

    傅宜春心中一紧,连忙上前拜下,道:“在下傅宜春,见过亓胜风大人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道:“你的实力也还凑合,可愿归顺于我?”

    “我?”傅宜春一愣,忙道:“在下红月城长老,并非化神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的意思是说你没什么用处对吧?”

    亓胜风淡然说道,眼中的煞气慢慢凝聚起来。

    傅宜春倍感压力,额头上爆出冷汗,慌忙拜下道:“在下愿意归顺大人!”

    心想眼前这人,就连圣域两位九星巅峰强者都说杀就杀,眼睛都不眨一下,自己在他眼里怕连蝼蚁都不如,不及早归顺的话,恐怕机会就没了。

    “哼,算你识时务!”亓胜风冷声道:“我正要需要红月城的力量,你就作为内应吧。”

    他随手一掌就拍了过去,傅宜春当场摔了出去,喷出一口血来,只觉得全身剧痛,哆嗦的厉害。

    但他急忙站起身,大步走上前拱手道:“是!一切听从大人吩咐!”

    虽然被迫归顺,但傅宜春内心却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,反而觉得很轻松,有一些淡淡的喜悦。

    自从红月城被唐庆入主以来,他们这些老人就不受待见,往日的尊贵不在,资源也被卡的紧紧的,心中一直就异常压抑。

    此刻归顺亓胜风,怎么说也比归顺唐庆风光了百倍不止,似乎长久以来的压抑一扫而空了。

    亓胜风道:“罗天,目前化神海和红月城的关系如何?鲁聪子对红月城的态度又是如何?”

    罗天面色不便,只是慢慢将双眼闭上,不理不睬。

    “哼,倔强只是浪费时间,但也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一掌拍了过去,“啪”的一声打在罗天胸膛,之前隐没不见的印诀倏然化出。

    “啊啊!!”

    罗天突然脸孔扭曲,身体猛地抽搐起来,痛苦的大声吼叫。

    亓胜风淡然道:“现在只是**之痛,等会就会慢慢渗入你的精神,侵蚀你的灵魂,让你感受无尽的意识之苦。刹那之间,便是百年之痛。”

    罗天浑身冷汗淋漓,卷缩在地上颤抖,似乎已经听不清了。

    其余之人全是脸色大变,露出惊恐之色来。

    就连李云霄和丘穆杰也是眼孔中露出寒意,而且两人不由自主的互相偷瞄一眼,似乎有相商之意。

    只不过当着亓胜风的面,不敢做得太过明显,瞄一眼后就立即回复平静。

    丘穆杰也从恐怖的半鱼兽状态恢复过来,他那条断臂抹了些白色膏药,就这样接了上去,竟然还可以活动自如。

    战舰鱼一下化为普通鲤鱼大小,竟然还有些迷你可爱,在丘穆杰的身边游来游去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术炼师,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泊雨擎则还匍匐在地上,不敢抬头,但那霓石反噬之力似乎渐弱,哆嗦的没有先前厉害了。

    亓胜风道:“傅宜春,你来说说吧。目前化神海和红月城之间的事,你知道多少就说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傅宜春应声道,在心中抑郁一扫而空后,整个人也精神了起来,归顺亓胜风似乎变成了一件十分光荣而正确的事,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城内家眷,已经开始在谋划如何全部撤走了。

    “唐庆入主红月城后,化神海对红月城的态度一直很飘忽不定,难以捉摸。在两族之战中,唐庆用大量的资源换取化神海支持,两派的关系才变得亲密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傅宜春娓娓道来,将他所之事全部讲说。他虽非唐庆嫡系,但却是红月城老旧势力的领头人物,各种运作都是他经手在办,故而知道的极为详尽。

    亓胜风听完后,脸色寒了下来,冷笑道:“唐庆也真是大方啊,竟然将红月城无数年积累的资源,拱手让出了一半给化神海,这般大手笔,甚至有点丧心病狂了吧!”

    傅宜春也是满脸悲愤,痛诉道:“唐庆他为了坐稳位置,不折手段,别说出让一半,怕是全部割让他也做得出来!红月城历经无数代的积累,富可敌国,短短数年,不仅失去了财力和底蕴,更是高手折损无数,早已不复当年荣光了!”

    亓胜风皱起眉头来,悠悠道:“这样呀,那真是有点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傅宜春愣了下,道:“大人所言,是什么麻烦?”

    亓胜风双手负于身后,默然不语,他突然问道:“李云霄,你觉得我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愣,想不对亓胜风会咨询自己,沉思一下,便淡然笑道:“大人所言的麻烦不过有二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亓胜风眼中寒光一闪,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其一便是红月城跟化神海的关系匪浅,已经到了无法撼动的程度。或者说红月城跟鲁聪子的化神海关系无法撼动。试想唐庆用了红月城一半所藏换来的结盟,若是轻易放弃,那送出去的天量资源岂非打水漂?这种事就算是你我都不会做,何况是生意人起家的唐庆!”

    傅宜春心中一惊,便沉吟起来,道:“的确是这般道理,唐庆为了结交化神海,除了巨大的利益输送外,可没少下心思,唐庆的想法或许就是想把化神海绑在自己的战车上,支持自己坐稳位置,并且反过来扶持红月城,慢慢做大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道:“其二呢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其二嘛,就是红月城对大人而言,已成鸡肋。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红月城虽然和化神海绑得很紧,但天下没有不破的结盟,只要利益足够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哼了一声,道:“你让本座到哪去找如此大的利益来拉拢红月城?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大人说笑话了。这天下间最珍贵之物,无外乎自己的性命。以大人超凡入圣的实力,直接拿刀架在唐庆脖子上,他敢反抗吗?”

    亓胜风眼中射出寒芒,道:“你是让我劫持红月城?”

    李云霄摇头道:“这正是我所言的鸡肋所在。劫持唐庆易,劫持红月城难,将会引起的波动谁也无法预料。前方如此大的不可知,即便最终取得红月城,可听傅宜春大人所言,现在的红月城已经是外强中干了,食之无味啊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瞳孔骤缩,赞道:“好一个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!李云霄,你的才智之高,令我隐隐有些不安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