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396章 顺我者昌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其余之人都是倒吸了口冷气,尽皆骇然!

    虽然恨不能活剥这两人的皮,但对方也算是绝代强者,武力滔天,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被灭了。

    这与之前击杀雍天韵几乎一般无二,天理循环,报应不爽了。

    男子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点过,看着每个人的时候,对方都是心中一片冰冷,仿佛瞬间被看穿内心。

    李云霄则是苦笑一声,满是无奈,知道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泊雨擎脸上一片苍白,浑身哆嗦的厉害,脚下竟然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男子眯着眼睛盯着他看,一阵后才淡然一笑,道:“我可怜的徒儿啊,霓石好玩吗?”

    泊雨擎颤声道:“师、师、师傅……”他佝偻成一团,几乎要当场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嗞!什么?!”

    除了李云霄外,其余之人全是倒抽了口冷气,特别是罗天,似乎想到了什么,眼里一片骇然,那刚刚稳定毒伤的身躯,再次哆嗦起来。

    丘穆杰同样脑中一片空白,有些无法思考了,怔怔道:“师、师傅?泊雨擎的师傅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还认得我呀,还当我是你师傅吗?”

    亓胜风一脸冷笑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泊雨擎再也扛不住了,心理防线瞬间崩溃,猛地双膝跪下,拼命的磕头起来,声泪俱下,大哭道:“师傅,师傅!我错了,弟子错了!”

    “咕噜!”

    其余之人猛地吞咽口水,终于明白了眼前之人是谁,而且再无怀疑。

    亓胜风抬起冰冷的眼帘,淡淡看了他一眼,道:“愚蠢的徒弟,不仅被鲁聪子利用来欺师灭祖,更是成了别人的试验品。嘿嘿,我亓胜风可没有这么蠢猪似的弟子。看来之前那两名圣域的渣渣说的没错,术炼师里还真不少蠢货呢!”

    泊雨擎匍匐在地上不断的磕头,不敢说半句话,而且霓石的反噬还未彻底压制下去,满脸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亓胜风不理会他,而是将目光望向李云霄,淡笑道:“李云霄,许久不见,你的进步之快,很令人不安呢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苦笑道:“亓胜风大人谬赞了,应该恭喜大人,彻底融合这副身躯,直接成就两极神体,肉身成圣!”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其余之人浑身大震,尽是骇然不已,满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虽然这话听得半懂不懂的,但肉身成圣,对于他们这些巅峰强者而言,自然明白是何意义!

    特别是丘穆杰,巨大的身躯都有些颤抖起来,他毕生所求便是肉身成圣,自己研究了一辈子,最终弄成现在这副模样都不可得,却活生生的看着别人成就了!

    亓胜风剑眉一扬,不置可否,转而笑道:“当日一战,本座很遗憾没能杀了你,现在终于可以如常所愿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一变,苦笑道:“亓胜风大人如今功体大成,站在大陆之巅,难道还会跟我这样的小喽啰计较吗?再者,我和大人也算是有缘了,无论是大人从粉色晶尘内脱困而出,还是得到这具身躯,在下都出力不小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眉头一皱,道:“你说的都是事实,但这些并不是让你继续活命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一动,似乎听出了点什么,对方好像并不是那么想杀他,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至于逃跑,他是彻底断了这个念头。就算是界神碑中强者尽出,也绝无一丝可能。

    他试探道:“那什么才是在下继续活命的理由呢?”

    亓胜风道:“简单。交出三样东西,魔元锁、冰煞心焰、魂炼神诀,然后发誓效忠于我。”他见李云霄沉默不语,冷笑道:“怎么,难道这些东西比你的命还重要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魔元锁可以还给你,冰煞心焰我自己也无法控制,能给的话一定给。至于魂炼神诀,我自己还未全部掌握,身为顶尖术炼师的你也应该明白,我自己未曾掌握,如何传承出来?那效忠嘛……我们可以愉快合作的……何必勉强对方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做不到这几点,那就没法活命了。”亓胜风淡然说道,脸上一片寒意,眸子中更是掠过杀机。

    李云霄苦笑道:“大人若真杀了我,那魂炼神诀可就永远失传了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突然一笑,道:“怎么,你很怕死?”

    李云霄右手握拳,放在嘴边咳嗽了两声,道:“虽不是那么怕死,但能不死当然就不想死啦,几件事容我仔细考虑下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点头道:“你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,但我可以给你时间。你是聪明人,应该明白在我手中是翻不出花样的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默然不语,他比在场任何人都了解超凡入圣的实力,的确是没有一丝逃掉的可能。

    亓胜风见李云霄沉默,只是嗤笑一声,将目光望向丘穆杰。

    丘穆杰浑身一颤,顿时警惕万分,不由得往身后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可是传说中的存在啊,当今天下术道领袖的师傅!

    亓胜风看了他一眼,点头道:“不错,虽然有些恶心,但也算是另辟蹊径,剑走偏锋到了极端,竟然还能控制。将你的心得全部记录出来,然后效忠于我,便可以活命。”

    丘穆杰脸孔一沉,露出狠色来,怒道:“这是我辛苦一辈子研究出来的成果,凭什么给你!”

    亓胜风道:“你的心情我很能明白。但你也要明白,本座同样是术炼师,能够看得起你的研究,足以证明你的研究很有价值。再者,你也没得选择。”

    丘穆杰怒道:“不需要证明!我若不想给,谁也夺不去!”

    亓胜风笑了,道:“我的确没把握对你们这些顶尖术炼师搜魂,对李云霄亦是如此,我只有实力取你们的性命,以此来要挟你们。你若是不怕死……”他寒声道:“那今天就真的得死了!”

    “休要小瞧我!”

    丘穆杰一怒,猛地张开双翅,一扇之下就要离去。

    “笑话!”

    亓胜风脸上露出无语之色,摇头道:“我现在有点相信那两个渣渣所说的了,术炼师有时候脑子的确不好使。”

    他身体一闪,“砰”的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丘穆杰的身躯一震,所有空间之力尽散,再次跌回原处。

    亓胜风双手负于身后,冷冷的站在战舰鱼上,四下观察起来,就像是浏览参观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丘穆杰惊怒不已,长尾一翘,猛地点了下来!

    “天脉毒芒!”

    红光一闪,瞬间点落!

    亓胜风这才抬起眼帘,张开大手就抓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五指之间凝出诡异之力,一下将那毒尾桎梏住,无法触及肌肤!

    “额,五花蝎尾,也算是难得之物了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五指一握,顿时“砰”的一声,那蝎尾立即捏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丘穆杰大怒,扬起朴刀就要斩下。

    亓胜风脸色一寒,冷冷道:“本座没时间跟你废话了!顺之者昌逆之者亡,千古不变的道理!”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他手中光芒一闪,随便冥轮瞬间飞出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朴刀瞬间被斩裂!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丘穆杰大骇,还未等他反应过来,光轮回转,“嗤”的一下削掉他一条手臂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他痛苦的大叫一声,满脸都是冷汗淋漓而下。在那冥轮的寒芒下,许久未曾有过的死亡气息再次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归顺,亦或者死!”亓胜风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丘穆杰喉咙艰难的发声道:“我也要一点时间考虑。”

    亓胜风嘿笑一声,道:“行,给你们一样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他一下凌空飞起,单手掐诀,猛地拍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诀印在空中一闪,立即纷飞为二,朝丘穆杰和李云霄激·射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瞳孔骤缩,那印诀之力并不强,完全可以拦下来。

    但两人都明白这是禁制,若是出手挡下的话,怕是会有更厉害的手段施加自己身上,故而都是满脸苦涩,眼睁睁看着烙印打入体内。

    “砰!砰!”

    两人都是浑身一颤,感到一股极为霸道之力瞬间钻入身体,一闪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随后丹田之上浮现出一团白光,像是浮云一样,没有任何气息,却静静的悬在那不动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顶尖术炼师,一下就能感受到这种禁制的不同寻常,都是脸孔扭成了苦瓜。

    亓胜风这才不再理会二人,而是目光转向罗天,道:“你便是这次化神海派来红月城的领头?”

    罗天内心也是百感交集,强行站了起来,一拜到底,“罗天见过亓胜风大人。”

    眼前这名俊朗的男子,在他刚刚踏入术道的时候,就已经是传说中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而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亓胜风的肉身异常强悍而年轻,绝不是那种更改了骨龄和外貌。

    难道亓胜风大人已经跨入了术神之境?

    罗天心中猛然一颤,态度更加谦恭起来。

    亓胜风道:“不错,你的成就不错,可愿归顺于我?”

    罗天苦涩道:“大人何出此言?难道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亓胜风打断道:“别装了!我之前已经派人找过你,现在化神海的局势你应该很清楚。本座和逆徒鲁聪子是势不两立,归顺亦或者死,你选吧。”

    他一脸凛然,浑身有种说不出的气势,让人难以抗衡。

    月票以50票的优势稳在第三,谢谢大家!还有票票在手的朋友继续砸吧,争取能稳到月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