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394章 谁能留住?
    涣灭脸色异常凝重,缓缓的抬起手来,光芒一闪之下,浮现出一柄古铜色的短刃,长一尺二分,上面布满齿牙。

    “此刃名为乌玄。”

    他平静的介绍了一下,眼中露出爱怜之色,左手更是轻轻在刀身上抚摸过去。

    那乌玄之刀发出欢快的鸣声,变得锃亮起来,并且符文涌动,不时跃上天空,明灭不定。

    随着他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,天地间陷入一种规则之意内,神识扫过之下,涣灭的身躯与那乌玄几乎融为一体,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泊雨擎目光清冷,并未多言,只是缓缓从腰间抽出佩剑,一股极强的异力同时从他身上涌出,在周身化成漩涡。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大震,泊雨擎剑意之外的异力他十分熟悉,正是强大的霓石之力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已经可以随意控制霓石了,亦或者极阴之躯已成?”李云霄不由得沉吟起来,露出深思之色。

    涣灭瞳孔骤缩,眼眸深处掠过一丝惊惧和忌惮。

    手中的乌玄似乎感受到了极大压力,反而兴奋的鸣叫起来,战意不断高涨!

    两人并未出手,但那爆发出来的气息,便已将天空化成泾渭分明的二色,挤出万道灵压,直接震出恐怖异象,天地崩,苍穹灭!

    远处的筱枭脸色数变,终于长长叹了口气,道:“涣灭,住手!不用打了,任务失败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泊雨擎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,完全不在涣灭之下。而他也胜不过丘穆杰了,这一战的结局必然失败,再没有逗留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至于李云霄,还有傅宜春和剩下的几名化神海术炼师,则全被筱枭忽略掉了。那些人的战斗力加进来,在他眼里也增加不了一个零头。

    涣灭脸色一变,沉思了一下,便收起乌玄,注视着泊雨擎,道:“很期待和你一战,但也许不是现在。”他脸上颇有些遗憾之色,转身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“笑话!你说不是就不是?那本座多没面子?”泊雨擎脸色一冷,开声讥讽。

    他手中剑势一旋,眸子中射出万点寒星,喝道:“是走是留,由不得你!悲鸣剑雨风——御界!”

    一股恐怖剑意荡开,像是突然浮现一个黑洞,不断蔓延开来,还有一种极强的压抑之感,瞬间笼罩天地!

    丘穆杰也是专注的望了过来,绿色的眼瞳中闪烁出异彩。

    涣灭脸色大变,乌玄刃再次铮然解封,一柄巨大的齿牙剑在长空化形,怒喝道:“赤日!”

    那巨刃旋了一圈,猛地斩向泊雨擎周身浩瀚漩涡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浩瀚伟力相撞,两股力量相互绞杀,一下寰宇破碎,乾坤颠倒,天地为之倒悬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股冲击余波震出,涣灭整个人浑身巨颤,顷刻间被震飞出去,连退百丈才止住身形。

    而且他只觉得体内气血翻滚,一口淤血涌上喉咙,但还是强行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余波冲击之内,虚影荡荡。

    他死死的盯着前方,眼眸里露出骇色来。

    那震荡的余威之下,虚影渐渐殷实,泊雨擎慢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依然是面色清冷,无穷波涛往他身上冲击而去,却不能伤其分毫!

    “什么?这肉身……”

    涣灭一惊,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原来对方仅仅是修为上和自己不相上下,但那肉身之强,却是自己望尘莫及!

    若是继续战下去,败多胜少。

    “走吧,今天真是倒霉到家了!”

    筱枭的身影一下出现在涣灭身边,郁闷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走?问过我了吗?”泊雨擎脸上瞬间浮现出阴沉之气,满是邪邪的样子,那面容变得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一惊,露出警惕之色。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丘穆杰嗤笑一声,双翅一扇,整个人就出现在筱枭和涣灭身后,道:“两位莫非以为自己是卓清凡,可以来去自如?”

    筱枭一脸的不屑,反讽道:“两位莫非以为自己是傲长空,想留谁就留谁?”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好了。”丘穆杰脸上的笑容收敛,身上元力流动起来。

    泊雨擎眼中的邪气越来越甚,身后甚至涌现出星云来,恐怖的力量仿佛无穷无尽,不断提升,“丘穆杰,拖住他们片刻,我要让他们知道侮辱术炼师的下场!”

    筱枭心中一惊,顿时感觉到不好,轻哼一声,道:“本座没空陪你们玩了!”他单手掐诀,无数符文在身边涌出,和涣灭两人一下就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“想走?当我是透明的啊,留下!”

    丘穆杰脸色一变,怒喝道,千瞳睁开,封锁空间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一道金光在筱枭掌心浮现,猛地一握之下,砰然爆发,无数刺目强光向四面八方冲去!

    “咻咻咻!”

    天空像蛛网一样被割出无数裂痕,那千瞳之力瞬间破开!而且强光一刺之下,黑泽之羽上无数眼睛瞬间刺痛,一下闭上大半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丘穆杰一惊,那一道金灵之气割裂了封锁,两人一下就从瞳力桎梏中解脱出来。

    “啐!再见啦诸位,下次见面之时,便是你们的死期!”筱枭冷笑一声,和涣灭一步千里,转瞬就在百丈之外,即将消失在远处。

    突然空间微微晃动,一道冷漠的声音传出,道:“雕虫小技!”

    李云霄终于出手了,一下拦在二人面前,凌空一剑就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?笑话,连你也想留下我们?这世道真是无稽啊!”

    筱枭在短暂的惊愕后,便是极度的不屑,眼中射出杀气,一掌就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剑意和李云霄的身躯瞬间被轰碎,一道雷光在上空浮现,化出李云霄真身,同样是一掌拍了下来,冷笑道:“我留你们有难度,但若只是拖延几个呼吸的话,自问还做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做得到?你对自己的实力太高估了!”

    筱枭冷笑道:“也罢,正好将你擒下带走,那么这一趟至少没白来!”

    他一指化作金色,便往李云霄掌风下点去。

    突然那掌心飞射出三道光芒,旋转不停,一座小山倏然落下!

    “啐!雕虫小技的是你自己吧!”

    筱枭虽然感受到了那三色山峰的不凡,但并没有多想,毕竟他的一指之力足以开山裂石,便嗤笑着点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股巨震响起,便听见“啪”的一声,那根无坚不摧的手指一下就折了!

    “啊啊!!”

    筱枭惨叫一声,骇然之下急忙施展身法秘术,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那三色兜率天一下砸了个空,但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陷,尽数破碎。

    下一刻,筱枭出现在不远之处,惊骇和震怒的盯着自己右手食指,完全折向后方呈直角了。

    涣灭也是心惊不已,脸色一沉之下,乌玄再次出手,往李云霄身上斩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笑,他早有提防,并没有打算跟这两人斗,乌玄还未斩至,便自行爆开,化作无数雷光。

    真身在雷霆中闪动,一下将三色兜率天收起,便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筱枭猛地将那折了的手指掰直,喝道:“此人也不简单,先走!”

    他的脸色阴沉的厉害,原本以为很容易的任务,想不到步步栽跟头。

    “先走?晚了!”

    泊雨擎的冷声传来,道:“云少,做得好!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下出现在百丈之外,苦笑道:“我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,能不能留下他们,就看雨擎兄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泊雨擎点了点,道:“任何出言侮辱术炼师的人,任何胆敢践踏术炼师的尊严的人,就要付出惨痛的代价!”

    筱枭和涣灭的计划一暴露,本就成了李云霄和丘穆杰的死敌,而泊雨擎也被这二人追杀,同样是生死对头。

    雍天韵的惨死,顿时成了一个契机,让这三人一下同仇敌忾起来。

    况且泊雨擎和李云霄二人的关系也复杂诡异,有点道不清说不明的感觉。

    筱枭和涣灭一下脸色大变,突然发觉自己被一股异力压制,竟然无法逃离。

    此刻泊雨擎的身上诡异的力量闪动,如同星辰一般,天地间突然陷入一片奇怪的状态,整个空间都像是消融成水,在缓缓流动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心中一惊,李云霄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霓石之光,仔细观看着这种异力的变化。

    筱枭和涣灭大骇不已,这种感觉让他们十分的不舒服和极度压抑,一种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两人互相望了一眼,顿时心意相通,想要全力出手一搏!

    突然间,所有异力一散,那种不适之感就这样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!!”

    泊雨擎突然身躯剧烈的颤抖起来,额头处霓石消失不见,整个人脸色极度苍白,豆大的冷汗潸潸而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除了李云霄知道他这是霓石反噬之外,其余之人都是吃惊不解。

    “哦?似乎功法反噬了呢。”

    筱枭猛然一笑,狂声道:“想留住我们,下辈子吧!我还是那句话,所有的术炼师都是蠢货!怎么,不服?不服来打我呀,打我呀!”

    他双手放在耳边做了个鬼脸,还吐了吐舌头,身影便开始淡化起来,在讥笑之中慢慢消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