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390章 北域王
    朴刀之威贯穿天地,斩裂虚空!

    一只巨型大象虚影踩在高空之上,仰头长吼。

    巨大的刀芒一下将所有人的攻击吞噬进去,朝着四面八方斩开,天穹直接被劈成两半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不少武者在刀光冲击之下,没有丝毫抵抗之力就瞬间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整个天空都弥漫在这一刀之下,所有武者尽数死的死,震开的震开,全都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丘穆杰在一斩后,那战舰鱼上的阵法飞速运转,大量灵气在战舰中流动起来,飞速灌入他体内,补充所耗。

    “满血满魔,瞬间恢复?!”

    雍天韵心中一片骇然,震惊之下连连喷出数口血来,大吼道:“攻击那怪鱼,怪鱼是他的力量之源!”

    他也看的极准,只是此刻武者陨落大半,剩下的也都带伤在身。而眼前要面对的是失去了日月九连环桎梏,并且满血满魔的丘穆杰。

    “大家一起出手,任何人都不要抱着幻想!”

    突然罗天的声音响起,天空中一下晃动的厉害,灵神战舰倏然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战舰四周阵法全开,强大的灵气不断涌出,在上空凝而不散。

    李云霄神色一动,但还是轻叹一声,微微摇头起来。灵神战舰虽然强大,但根本不是丘穆杰之敌。

    他知道战斗很快就要结束了,自己无论是战是逃,都快要出手了。此刻更加静心凝神起来,争取一分一秒的恢复实力。

    突然他心中一动,脸上露出古怪之色,不由得浮现出一丝苦笑来。

    界神碑内,他一缕魂力显化而出,出现在大地上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大地一望无际,只有两张石床并排放着,其中一张上面坐着一名美女,脸上露出疑色,正在四下张望。

    李云霄的身影一下显露出来,笑道:“水仙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李云霄!”

    水仙一下从石床上蹦了起来,满是欢心道:“我终于找到你了!”她欣喜之下,不知为何心中有些紧张起来,甚至脸颊微微泛红。

    李云霄自然看得出她的爱慕之意,讪讪道:“你没事跑大陆找我干嘛?直接被怪鱼给吃了,差点没丧命其中。若是你死了,海皇发狂起来,又是一场血雨腥风。”

    水仙握着拳头,晃了几下道:“我现在可厉害了呢,谁能杀的了我?之前那是一不小心,不信让那人再来跟我打一次试试!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阵无语,道:“算了算了,人都已经出来了,你就跟在我身边吧。此地乃是我的超品玄器内部空间,你就留在里面安心修炼好了。”

    水仙忙道:“不行,我要跟着你。我要在大陆上历练,增长见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以后再说吧,现在外面太危险了。之前抓你的那个坏人还没死,等躲过这劫我再让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!”

    水仙一下蹦跳起来,冷冷道:“敢让怪鱼吃我,正好去收拾他!也让云霄哥哥见见我的厉害!”

    李云霄慌忙道:“你就别添乱了,先乖乖的待在这。你师兄的伤势过重,怕是一时半会都好不了了,你先照顾下他吧。”

    旁边那张石床上躺着的正是化修,满身鲜血,几乎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水仙厌恶的瞪了化修一眼,道:“学艺不精,还非要跟着我出来!拖油瓶,拖后腿!自己死了没关系,打不过敌人丢了我父皇的脸!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脸的黑线,幸亏那化修昏死过去了,否则听见这些话,怕是当场就气的自杀了,他喝斥道:“说话不要这么刻薄,多考虑下别人的感受。你是海皇一脉的传人,将来也许要统御四海,做事说话不可太过任性。”

    水仙眼圈一红,有些委屈道:“我不想统御四海,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你会不会帮我?”

    李云霄愣了下,看着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,顿时抬起手来,拍了拍她的秀发,柔声鼓励道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轨迹,天生使然。我可以放荡不羁,任由性子,而你却不能,因为你是四海公主,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整个海族。而我只是个无牵无挂的散修武者,我即便死了,对这个天武界也不会有任何影响。”

    水仙急忙道:“谁说的!你死了我会很难受,我很难受就会牵扯到整个海族了。再替你报仇,就会将整个大陆卷入血雨腥风,所以你也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张大嘴巴,有些呆滞了,能说出这么有逻辑的话,这还是那个笨笨的水仙吗?难道她之前都是在装傻?

    水仙见李云霄不说话了,顿时笑道:“赶紧带我出去吧,我要收拾那个老头给你看看,让那老头和云霄哥哥都知道我的厉害!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拍脑门,暗道:又来了……

    他道:“外面真的很危险,你要跟着我历练增长见识的话,就得听我的话,否则我现在就把你送回海之森林去。”

    水仙这才急道:“千万别!我听云霄哥哥的话便是了!”

    “嗯,这才乖。你就呆这别胡闹,修炼也好,干嘛也好。等外面危险一过,我就放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这才舒了口气,正打算出去,突然神色一动,有些惊愕的望着远处。

    一闪身之下就消失在原地,水仙大呼大叫了几声,不见回应,便一人闷闷不乐的坐石床上,开始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瞬移就出现在界神碑的另外一处,望着眼前的葫芦小金刚,有些狐疑道:“你在叫唤我?”

    “嗯,你叫李云霄对吧?”

    葫芦小金刚点头说道,声音还是聆牧笛,只不过声音变得十分祥和起来,如同慈祥的长辈一般。

    李云霄眉头微蹙,道:“你恢复神智了?”

    聆牧笛苦笑道:“我从来就未失去过神智,只是那虹石影响心性,让我入魔罢了,即便现在也没有恢复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吃惊道:“那你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聆牧笛道:“只是暂时而已。虹石影响了我数万年之久,岂是一下取出就能恢复本性?怕是我魂飞魄散之前,都无法回到以前的聆牧笛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十分平和,似乎对自己的现状并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大人昔年乃是神境强者,现在的魂魄也算是神魂了,哪有这样容易魂飞魄散的。既然可以恢复片刻,就一定会有办法彻底恢复。”

    聆牧笛一笑,道:“的确存在法子,只是非常难,也就等同于不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动容道:“哦,大人可否将法子告之,也许我能找到办法。”

    聆牧笛摇手道:“不用白费心机,且不谈此事。乘我现在神智还清醒,时间紧迫,我想问问有关魔主之事,现在到底是何情况?”

    李云霄眉头一皱,想了一阵后,便将四处封开启,大量霓虹石出世的事简略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聆牧笛一下听得目瞪口呆起来,怔怔道:“你意思是,现在魔主帝成了两个人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每一处分身都有自己独立的灵识,就连虹石都变化成人了。还有未启封之魔,或许也早自成一体也说不定呢。”

    聆牧笛一下陷入深思起来,良久才道:“这未必不是好事。只要阻止他们之间互相吞噬,便有办法重新镇压回去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神情肃然,正色道:“魔主真有那样恐怖吗?当年到底发生了何事?天地间的十方规则又为何会消失殆尽?”

    聆牧笛道:“当年之事我会慢慢告诉你,本座也是受界神大人之邀参与的封魔之战,身为四大域王之一,除了一些界神大人认为的绝密之事外,我基本知晓全部。”

    “四大域王?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惊,顿时明白过来,必然是东、西、南、北四大域之王,当年的地位怕是还在现在七大宗主之上,几乎等同于两大圣地主人了。

    聆牧笛道:“不错,本座正是当年的天武界北域王。世间万物,皆有天数,你身怀界神大人的本命玄器,却是放出诸多魔主分身的元凶。而我竟然会附身在一具拥有冰煞心焰的傀儡身上,真是人生无常,事事如棋局啊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一动,伸手一抓,三色兜率天便浮现而出,道:“既然你现在不肯说当年之事,那么这东西的炼制之法可否告知于我?”

    聆牧笛看着那三色兜率天,绿豆大小的眼珠子中,闪动着无比的怀念之色,道:“当年若非魔主肆虐,我定然已经将此物炼制完成。想要彻底炼化出七色,还必须找寻另外四种极强的变异土系元素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凭空一抓,一块黄土出现在掌心,道:“这东西可以不?”

    聆牧笛双眼冒光,大叫道:“大地息壤!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道:“当然可以,这可是大地之母,是所有土系元素中最为接近土系本源的存在。当年我也得到了一块大地息壤的消息,可惜没来得及去寻找。你既然得到了三色兜率天,又有大地息壤在身,也许正是天意让这件宝贝有机会出世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嘿笑道:“此物威力奇大,我用过几次后爱不释手,很期待赶紧将它炼制完整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