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382章 紫绶仙香
    涣灭脸上露出倦色,道:“可惜了这李云霄,真是旷古的天才,希望韦青大人不会杀他。”

    筱枭道:“大人之事我们就不要猜测了,做好自己分内便可。若是让李云霄最终成长起来,对整个天武界也未必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言谈没有任何掩饰,茶楼中的其余武者也听得一清二楚,都是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不少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急忙低着头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跨入茶楼,便遇到一股无形之力,无法逾越半步!

    整个楼馆中不知何时已变成一座只能进,无法出的囚笼!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谁下的禁制?要做什么?!”

    几名武者一下惊呼起来,都是怒瞪着筱枭两人,眼里同时流露出恐惧来。

    筱枭嗤然一笑,道:“我们的谈话既然被你们听去了,自然就不会放你们离开啦。大家不用太过害怕,人生自古谁无死,都放轻松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胡说什么?!”

    一名武者怒目圆瞪,大喝一声就抽出斩刀削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筱枭屈指一弹,顿时刀断人亡,那名武者和宝刀一起爆成齑粉。

    随后他微笑着竖起手指,一股力量在指尖旋转,整个茶楼似乎陷入莫名的空间内,所有人俱是大骇不已。

    “大人饶命啊,我什么都没听见,求求你们放过我吧!”

    “我是天生聋子,就算打雷都听不到,大人饶命啊!”

    所有人一下惶恐起来,各种求饶声不断,但片刻之后,便全部销声匿迹,整个茶楼中横七竖八的躺着死尸,看上去非常的安详,没有任何伤口。

    筱枭做完这一切,才懊恼的一拍脑袋,叫道:“哎呀,把伙计也给杀了,没人斟茶了。”

    涣灭冷冷道:“还喝什么茶,办正事要紧,把这人杀了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一下落在栏杆前的另一张桌子上,一名青衣男子正在专注的沏茶,似乎对身外之事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男子腰间佩剑,面容秀雅,斟茶的姿势十分娴熟老道。

    整个茶楼之内便剩下他们三人。

    筱枭笑道:“这人可不好杀呢。喂,朋友,你是哪条道上的?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端起杯子轻呷一口,慢慢放下,这才悠悠道:“原来丘穆杰躲了这么多年,全是靠韦青庇护,但韦青为何又要杀他呢?难道是没有利用价值了?”

    筱枭和涣灭对视了一眼,筱枭便轻轻一笑,迈开步子朝那青年男子走去,“阁下看样子挺面生的,难道认识我家大人?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淡然道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?”

    筱枭愣了下,笑道:“你撒谎!我看你和疯子杰挺熟的,莫非是许多年前的好友?要知道疯子杰这些年来隐藏在乾波山内,所见的任何一人我们都是有记录的。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道:“跟丘穆杰算是熟吧,谈不上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筱枭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那为何之前你与他交谈片刻,就让他兴奋的如打鸡血,直接出手擒下那名女子和海族小子呢?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身躯微微一颤,眼中射出道道厉芒,寒声道:“东西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。丘穆杰出手抓人是他自己的事,与我何干?乱说话的话,是会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看你吓的这副模样。”

    筱枭一下感兴趣起来,眨着眼睛道:“嗯,这句话透露了两个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一就是那女子和海族小子必然来历不小,疯子杰只对一些奇形古怪的强大生物感兴趣,而这些生物无一不是大海的一方之王,能够让他这么打鸡血似的抓人,那女子和海族小子的身份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二就是你知道那两人身份,想借疯子杰的手抓他们,却又怕别人知道是你做的。嗯,这样一来更加证明那两人身份不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筱枭见青衣男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得意的笑道:“别不承认了,你和疯子杰的接触我们可是看的一清二楚,虽然不知道你们谈了什么,但必然是关系那两人身份之事……,那两人到底是何来历?告诉我们好不好,真的很好奇呢,好奇的心痒痒。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面色阴沉无比,左手握在剑柄之上,一圈圈元力波动从他身上荡漾出来,似乎想要杀人灭口,却没有信心可以击杀对方二人。

    涣灭不耐烦道:“磨蹭什么,直接将他废掉再慢慢拷问便是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冷哼一声,似乎极为不屑,从桌子上站了起来,道:“今日便放过你们两个,希望你们有命活着离开红月城。”他一步踏出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呀呀,朋友你在讲笑话吧?”

    筱枭眯着眼睛笑道:“我们都决定要杀你了,你还想走?”

    他侧身一步跨过去,直接拦在青衣男子面前,右手一抬之下,一道指印便点了过去。

    青衣男子不为所动,双指并拢,放在眉心之处,轻喝道:“天羽风吟!”

    眉心处光芒转动,一股浩瀚之力荡开,四周空间为之逆转,一下倒悬起来!

    “精神攻击?!”

    筱枭脸色一变,惊道:“你也是术炼师?涣灭,快出手!”他猛地双手合印,力道层层加强,推了上去。

    涣灭也是吃惊之下,整个人倏然消失在原地,一道红光凭空浮现,凌厉异常的斩击下来!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倏然拔剑,一道凌冽寒光在茶楼中闪动,整个空间似乎化作一个巨大黑洞,只有无数白色羽毛飘飘其内,给人一种无穷萧瑟之意。

    “悲鸣剑雨风——邪曲!”

    凌冽寒剑在黑暗中划过,生出无数剑影,伴随着异常强大的精神力,白羽翻飞。

    涣灭惊呼道:“九星巅峰之力!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面容清冷,眸光似水。

    整个人的身影在这片世界中慢慢变淡,最终化作一缕青烟,凭空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筱枭和涣灭两人联手一击,竟不知卸向何处,整个茶楼中没有毁去一桌一椅,只是……

    只是整个空间颠倒!

    原本的穹顶斜在楼中,大门移到了墙上,几面窗户直接贴在地上,还有一些桌子被胡乱组合起来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方空间劈成了无数碎片后,随意进行了拼凑!

    筱枭和涣灭两人的脸色说多难看就有多难看,都是咬牙不语,一阵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涣灭寒声道:“这下麻烦了!原本以为手到擒拿,不想竟是个棘手货,都怪我们太大意,太自信了!韦青大人之事决不能泄露出去!”

    筱枭也是脸色数变,最终露出一丝冷笑来,寒声道:“天下之间强者无数,但我们也不是好惹的!刚才我已经将一缕紫绶仙香残留在他身上,看上他能逃到何处!”

    涣灭大喜道:“当真?那紫绶仙香无色无味,断然不可能发现,那还不快追!”

    筱枭点了下头,翻手取出一个圆形的晶球,上面烙满符印。

    他几道诀印打入其内,随后一下将球捏破!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一道惊天怒吼传来,凌空化作一只飞鸟虚影,“扑哧扑哧”的扇动双翅,目光如炬,盯着筱枭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筱枭冷冷道:“在我面前老实点!刚才有人从这里逃走,身上有我种下的紫绶仙香,你带我找到此人,便还你自由。”

    那飞鸟虚影大喜起来,欢快的在空中飞了几下,鸣叫不已。

    随后双翅一震,口中吐出一道青色直接,如同利刃一般将空间劈开。

    顿时一道黑色裂缝在茶楼中浮现,化作磨盘大小,瞬间将飞鸟吸入其中。

    整个茶楼中的所有桌子石材瞬间被吸扯的粉碎,尽数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筱枭和涣灭一下踏入其内,追随那飞鸟虚影而去。

    那黑色通道这才慢慢消散,整个茶楼完全失去踪影,一条商业街道的中间,就这么平白出现一块真空的空地。

    但此刻丰灵城内受到的破坏太大,城中之人都恐慌的四下逃散,传送阵所在的区域更是挤满了人。

    律家护卫全部出动,将所有人全部拦截在传送区域外,不得随意踏入半步,顿时引起各种摩擦冲突,暴乱在不断扩大。

    好在律家和另外几大世家的实力足够强,对于这些普通武者和凡人有足够的镇压力,在杀了一些武尊和低阶武帝后,顿时再没有人敢造次了。

    更多的人是知道传送无望,疯涌的从四个城门口朝着门外而去,黑压压的如同一片蚂蚁。

    律植元的心不断沉下去,他知道整个丰灵城多半是要完蛋了……

    此刻天空上早已没有了那巨大脚影,无数尘土阴霾散去后,丘穆杰的身影出现在长空上,只不过气喘吁吁,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他身上不断有恐怖的黑色异力浮现,像是雷光一般“噼啪”闪动不停,不断冲击着身体,似乎正遭受到谛听之足的反噬。

    特别是他的右腿,上面布满符文,闪动不止,此刻还在剧烈的哆嗦,一圈圈黑色异力正是从这里涌出。

    真灵谛听,在远古时代也是屈指可数的强者,排名十分靠前,丘穆杰也不知从哪弄来如此完整的一只脚,嫁接在自己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