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372章 七色兜率天
    袁高寒脸上露出一丝舒心的笑意,道:“前段时间正好突破到了九星巅峰,可以让他出来试试手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哈,就算是九星巅峰武帝,彼此之间差距还是挺大的呢,我倒是很期待他的表现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内心同时也吃惊起来,有陈箐羽这样的高手在身边,加上他身为灵司之长,竟然还觉得不安全。也不知是形势当真如此诡异,还是袁高寒自己多心了。

    “让陈箐羽离开你身边,那你本体的安全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袁高寒眸子中射出寒星点点,冷冷道:“若真有人想对我不利,也必然会选在我双魂合一之时。他们死都想不到的是,我还有你这张王牌!”他眸子中的寒星一下化为无边杀意。

    李云霄轻轻点了下头,以他此刻的实力,加上陈箐羽,即便对方派来的是九星巅峰强者,也无足为惧。

    两人谈妥之后,李云霄闪身出了界神碑。

    此刻那天伤老者在两人一兽的围攻下,已是强弩之末,随时可能陨落。

    而北圳南则是一言不发,静静的看着远处厮杀。

    李云霄朝他微微点头,道:“已和我好友谈妥,此术乃是我生平仅见的,修炼魂体排第二位的功法要诀,但你切记不可外传。”

    排第一位的自然是他的大衍神诀,但大衍神诀关系重大,不便透露。加上神诀本身的特性,李云霄也不知道该如何传授出去。

    北圳南也未多问,点头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扔出一个玉简给他,道:“你进界神碑中参悟去吧。修炼此法,只要有足够多的星光石,便可确保你的伤势不至于扩大,加上界神碑的界力辅助,当会好转。”

    北圳南接过玉简后,任由李云霄眉心的光芒挥洒在身上,一下便摄入其内。

    里面的世界一片清晰,他四下望了一眼,不由露出感慨神色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还有一事相问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下出现在他面前,手中光芒一闪,那三色神峰便浮现而出,道:“此物你可认得?”

    北圳南眼中光芒闪动,苦笑道:“这是聆牧笛大人炼制的七色兜率天,不想也被你所得。这样也好,以聆牧笛大人此刻的现状,并不适合这玄器了,留在你身上,也是一件万分难得之宝。”

    “七色兜率天?”李云霄惊道:“可我所见,此物为何只有三色?”

    北圳南道:“七色兜率天乃是上古之时流传的一种威力极大的玄器,虽没有圣器之神妙,但威力却不在普通圣器之下。聆牧笛大人正是依据上古炼方进行仿制,可惜只收集到三种天地土系之源,只炼制出三色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惊,道:“你的意思是,这东西需要七种至强的土系元素融合在一起?”

    北圳南道:“正是。封魔之战前,两界山群雄都在为收集这件玄器的材料而奔走,最终欠缺四种至强土系之源,加上封魔之战的到来,这才搁置下来,不想最终形成了三色兜率天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望着那旋转不停的山峰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难怪这东西拥有如此巨大的重量和雄浑的大地之意,竟是三种极致的土系之源,外加无数珍稀原料炼制而成。

    他缓缓说道:“若是我能够凑齐另外四种土源,可否将它炼制完整?”

    他心中涌起一股热流,仅仅是三色便如此强大,若是能够炼出七色之山,那威力将强大到何种程度,那种无穷重量和沉厚之意,怕是触之即死!

    北圳南道:“炼制之法你可以问问聆牧笛大人,他必然清楚。此山若是能够大成,据传可以衍化出十方无量净土神通,在如今的这片天空下怕是无敌的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将山峰一收,道:“你安心修炼吧,星光石要多少我有多少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便一个闪身,出现在界神碑的另外一处地方。

    葫芦小金刚正盘腿而坐,竟然在空中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在李云霄的神念之下,四周没有一丝一毫灵气,就算修炼十万年,也不会有任何结果。

    他出现之后,葫芦小金刚缓缓睁开双眼,眼眸中一片沧桑和复杂之情。

    李云霄轻唤了一声,道:“聆牧笛大人。”

    聆牧笛目光一动,朝他凝视而来,良久才深深长叹一声,道:“这一代的界神主人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李云霄,你可以直接唤我云少。”

    “李云霄……云少……”

    聆牧笛喃喃自语几声,道:“果然是天命之人,以你的年龄和成绩,即便放在十万年前的天空下,也是了不得的天才,当之无愧拥有界神碑!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看来大人跟上一代的界神碑主人颇有渊源呢,在下很想知道一些当年秘辛。”

    聆牧笛道:“当年之事说来话长,倒是现在这个时代,我从虚无之中回来,界神碑再次出世,莫非天命运转,又有大劫将至?”

    李云霄皱眉道:“什么大劫我不知道,但魔主封印的确破去多处,这算不算是大劫?”

    聆牧笛浑身一震,露出骇色,喃喃道:“难怪……难怪……,倾一界强者之力,还不能永久封住他吗?!!”

    他语气中带着极强的不甘,甚至有些愤怒。

    眉心处突然光芒一闪,虹石的影子浮现出来,聆牧笛顿时脸色一沉,开始凶光闪烁,变得狰狞起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单手掐诀,在空中一舞,直接点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道诀印从指间射出,不偏不倚,正好点中那虹石,就好像吸在手中一样,慢慢从里面抽出。

    “啊啊!!住手!!”

    聆牧笛双眸中一片大惊神色,咆哮道:“畜生住手!你这个小畜生,我要杀你!!”

    任由他如何发狂,在界神碑中完全被李云霄压制住,无法动弹一下,但脸孔上露出极度的痛苦神色,不断哀嚎起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神色平静无比,对所有谩骂和威胁都充耳不闻,就像完全没听见一般。

    盏茶功夫后,整个虹石直接从葫芦小金刚眉心抽了出来,在李云霄掌心之上旋转不停,散发出古怪异力。

    而聆牧笛的脸孔一下变得呆滞起来,怔怔的张大瞳孔,随后往大地之上坠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的脸色变化不定,盯着那虹石看,只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内心生成,让他有些烦躁不安。

    突然浑身一个激灵,便惊醒过来,他吓了一跳,猛地打出数道灵诀,化作一道道封印飞出,直接将那虹石层层封印起来。

    慢慢的,虹石上面的光芒尽数内敛,表面变得暗淡无光,就像是一块普通石头一般。

    李云霄这才吁了口气,一下飞落地面,开始察看聆牧笛的伤势。

    他的神识在葫芦小金刚体内扫过,不由得猛然一惊,聆牧笛的魂力并不像北圳南那样虚弱,反倒是十分强大,像是熊熊烈火一般,他的神识一入其内,反倒被吞噬掉了!

    “难道那虹石还能滋养魂魄?”

    李云霄吃惊万分,毕竟灵魂这东西十分脆弱,但凡可以养魂炼魂之物,无不是天地奇珍,价值连城,即便如此,也多半是效果甚微。

    像昆吾神树炼制而成的养魂木便是其中精品,但效果也是极为有限。聆牧笛历经十万年岁月,却魂力不减,完全就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李云霄望了一眼那封住的虹石,露出忌惮之色来,看来魔主帝的强大,还在他之前预计的之上。

    聆牧笛此刻只是昏迷了过去,生死应当无忧,只是不知何时才能醒来,那七色兜率天的事只能以后再问了。

    他微叹一声,整个人一下出了界神碑。

    外面的战斗已经进入尾声,天伤老者的双锤震飞出去,整个人被恶灵一斧头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哈、哈哈,爽,爽啊!可惜还没爽够,这老头太不经打了!”

    恶灵狂笑起来,一身的伤痕,并且面无血色,大汗淋漓,还一口嘴硬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此地不宜久留,怕是北冥世家要全天下的杀我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下将三人尽数收入界神碑内,很快就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天空上微微荡开波纹,一艘华美的粉色战船开了出来。

    战船并不大,约莫二十余丈长,船首是一个可爱的红色天鹅形象,在一**荡开的能量中缓缓前行。

    “大掌柜,那李云霄竟然如此命大,不仅将两界山的宝贝得了去,还将北冥玄宫的天伤地伏给杀了!”

    战船侧边整齐的站立着两排婢女,各个身抱长剑,英姿飒爽。

    船首摆着一张石案,上面摆满珍果美酒,灵气萦绕,氤氲逼人。

    但王座上的韩君婷却没有任何心思,一张精炼干瘦的脸孔阴沉如水。

    望着下方彻底崩坏的两界山,还有数不尽的战斗残痕,她的身躯微微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葵花婆婆也是脸色铁青,沉声道:“此子太过危险,他身上携带的那件至宝,里面天知道隐藏了多少高手,怕是北域十派中垫底的那几个,都可以随意抹杀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