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369章 杀光再走
    太叔景融一愣,随即大喜道:“仅仅困住就行?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你若是有本事杀一个自然最好。”

    太叔景融道:“云霄公子太高看我了,虽然天伤地伏名气不小,但若只是困住一人些许功夫的话,在下还自问做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困住我们其一?太难了吧!”

    那老者一脸的冷笑,杀气在脸上涌动不已。

    太叔景融直接竖起中指,鄙视道:“刚才本座只不过不想伤了两家和气,这才给你们一个面子,委婉求和,可惜你二人智商有限,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?我呸!”

    老者勃然大怒,喝道:“死东西,老夫先就撕裂了你!”

    他身体一晃,就消失在原地,下一刻直接出现在太叔景融面前,一掌就劈了下来。

    掌风赫赫,四周一下被寒阴之气冻的凝结。

    北冥世家的强者无论修炼何种功法,几乎都与那天外玄冥石有关,全都带着极强的玄阴之气,阴寒无比。

    太叔景融一惊,慌忙之下长钩竖在身前,挡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一指点在钩身上,弹起一道符箓来,荡出波纹,形成一堵坚固的防御结界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老者一掌轰落,掌风直接压在长钩上,瞬间将那结界之力击的溃散,整个钩身凝出一层寒霜,“嚓嚓”之声响起,直接弯了下去。

    太叔景融大骇,也不知是吓得,还得那寒阴之气入体,只觉得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他急忙左手掐诀,一道古怪的符箓被夹在双指间点了出去。

    顿时道化为一,一化二,二化三,三化无数……

    一下子漫天都是符箓飞舞,像是一道龙卷,层层叠叠数之不尽。

    老者整个人顿时陷入一片符箓的世界,他震怒之下手中力道增加几分。

    砰然一声,那长钩应声而断,崩出数道凌厉光芒,四下射开。

    太叔景融眼睛一眨不眨,似乎丝毫不为所动,单手飞速掐诀,终于捏出一个古怪指印,赫然点下!

    “天鹤姬舞谱!”

    漫天符箓像是振翅蝴蝶,一下涌了上来,“啪啪啪啪”的响声不断,尽数贴在老者周身,无数符箓叠加之下,立即化作虫蛹一般,将他裹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“老鬼!”

    天空上老妪惊喝一声,眼里露出震怒和惊骇之色,身影一闪就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太叔景融此刻右手掐诀,左手结印点在前方,一道道印诀飞入其内。

    那些符箓不断“啪啪啪啪”的翻腾起来,随时可能会被掀掉。

    太叔景融一见老妪出手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,厉声高呼道:“云少!”

    一道剑芒凌空而来,在那漫天符箓之上划过。

    顿时天空中波纹一闪,老妪的身躯浮现出来,惊怒的望着远处,那张俊美容颜。

    李云霄也是诧异的回过头去,星灭在手,已经摆好了剑势,但却并非他出手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好了?”

    “稍微恢复了一些,这老妪很强,你先走吧,我殿后。”

    北圳南面色平静的说道,万世御剑在手中闪动着黝黑的寒光,还有一丝绿毒之气萦绕其上。

    “这么舍己为人,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魂力所剩无几,反正活不了多久了,拖延一点时间让你从容离开应该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这品德……没话说!但我会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时代已经不在了,本就是该死之人。现在的天武界是属于你的时代。大哥既然认可你,我也认可你,死前再发挥一点余热,挺值得。”

    北圳南淡然的说完,身上气息不断攀升而起,那万世御剑在手中发出欢快的畅曲。

    太叔景融眼珠子都爆了出来,厉声大吼道:“李云霄!做人要讲诚信啊!你若是走了,就是卑鄙无耻的万世小人!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他浑身冷汗潸潸而下,此刻全部心力都用来控制那符谱,若是一下失守,必然会被老者震开,反伤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他现在骑虎难下,一下都不敢动弹,唯一的活路就是在油尽灯枯之前,李云霄收拾了其余人,再将他救下来。

    “想走?没门!”

    老妪大喝道:“上!杀了这两人,生死不论!”

    天空中那七名北冥世家的高手顿时气息一放,像是乌云滚滚,一种天压地涌的气势爆开,飞驰而下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你将那老妪拖住一段时间,我先收拾了这七人再来助你。”

    北圳南眉头一皱,道:“你不走?”

    李云霄淡然一笑,道:“走,当然要走。不过先杀了这些人再走。”

    他双手掐诀,眉心处白光一闪,界神碑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界神碑!!”

    北圳南浑身大震,一下就失声叫了出来,眼里满是浓浓的惊骇。

    “难怪……难怪大哥会认可你……,原来你是这一代的界神碑之主!”

    北圳南眼中光芒闪动,在短暂的失神后,立即回过神来,当下再无怀疑,身影一闪之下,便举起长剑朝那老妪斩去。

    “哼,无知的蚱蜢!”

    老妪怒哼一声,伸手一抓,一根金色铁拐在空中飞旋起来,直接被她抓在手中,朝北圳南敲去!

    金色铁拐敲击之下,一只凶猛的兽魂咆哮而出,凌空化影,张牙舞爪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北圳南面无表情,长剑一撩而起,顿时斩出数道剑光,纷纷射·入那凶兽之内,剑意顷刻爆开,将那凶魂化影炸的粉碎。

    随后北圳南单手掐诀,将万世御剑祭了出去,喝道:“化!”

    顿时长剑在空中一闪,变成那尸蠡之王,震动双翅,“嗡嗡嗡”的朝老妪冲了下去。

    太叔景融满脸阴沉的看着,北圳南的出手让他松了口气,似乎看到了取胜的希望,就不知李云霄此刻的力量,能否压制得住那七名高阶武帝。

    他满心怀疑的朝李云霄一方望去,猛地眼珠子再次爆了出来,神色大骇的惊道:“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只见那界神碑朝着七人轰隆飞去,七人都是面带讥讽,露出不屑的神色来,纷纷出手压制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七道光芒联手轰击之下,界神碑上白光大盛,突然一股浩瀚之力从其中涌出,猛地将七道攻击尽数压了回去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七人俱是受到一股巨力反震,在高空中连连后退,之前的轻蔑荡然无存,全是一片骇然。

    只见那界神碑的白光照耀之下,浮现出两道魁梧身影,都是面带凶煞之色,一看便知是恶人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揉了下眼睛,以为自己看错了,愕然道:“你们从何而来,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恶灵舔了一下嘴唇,阴笑道:“臣老弟,这些人死到临头还在瞌睡呢,就让他们做个糊涂鬼好了!”

    宾臣目光渐冷,不满道:“云少怎么越混越挫了,区区几个蝼蚁也要将你我唤出。本座修炼的时间有多宝贵,你知道吗?!”

    恶灵打了个哈哈,大笑道:“反正我这身体是夺舍来,想要再进一步是几乎不可能了,没啥好修炼的。就等着云少啥时再给俺弄一副九星巅峰的身躯,那就爽呆了!”

    宾臣冷哼一声,道:“别啰嗦了。这七个渣渣给你收拾,那边有个实力不错的丑妇,就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待恶灵答应,他就一闪之下,全身金光大盛,朝老妪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的倏然出现和对话,让所有人都是愕然和呆滞,直到两人动手才纷纷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老妪一听对方将自己称为丑妇,气的七巧冒烟,五脏六腑尽数燃烧起来!

    她本就因为修炼寒阴之气出岔,导致毁容,而同辈相交之中都是绝代强者,任你如何掩饰变化容貌,都难逃别人毒眼,所以她干脆自暴自弃,以丑容示人。

    但“丑”之一字几乎就是她的逆鳞,谁敢当面直言几乎是必死无疑!

    “老身要杀你全家!!“

    她金杖在身前一横,一掌拍在其上,顿时“铮”的一下解封开来,“哗哗”的锁链声在长空上拖动。

    “逆刀回旋斩!”

    锁链的尽头,是一柄半月形的诡异弯刀,寒光闪动之下,一圈刀芒射出。

    宾臣一惊,不敢大意,身体在空中连连翻转,几个闪身之下,便将那刀气躲开。

    刚停稳身子,却骇然发现,自己已经落入一圈圈的锁链之内,身体被一股力量锁住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那铁链像是长蛇一般在空中穿行,满是拖动之声,各种规则之力隐现其内,每动一下,宾臣便觉得身体桎梏一分,被勒的死死的,若非他神体强横,怕是早就爆开了!

    即便拥有绝世神体,也是各种体纹闪烁不停,金光外放,拼命抗衡着那锁链之力。

    突然他身前光芒一闪,老妪直接化身出来,手中抓着那柄古怪弯刀,满脸杀气和怨毒之色。

    宾臣浑身一颤,慌忙道:“大人,刀下留情,有什么恩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要谈,跟老身的刀去谈吧!”

    老妪脸上闪过狰狞,双眼中射出杀机,举起弯刀来一斩而下!

    刀气在空中回旋,同时锁链连带拖动,更是将宾臣桎梏的死死的,一下都无法动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