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365章 一剑亘古
    每个人都是面色凝重的盯着李云霄,虽然猜到他此刻必然战力大减,根本不是众人之敌,但之前那恐怖的神通,已经令的所有人内心发寒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。”

    穆钲突然拍手大笑起来,道:“老夫无意见。这傀儡本就是云霄公子所有,现在是物归原主,那北冥元海枉为宿老,竟生出杀人劫货之心,简直就是欺名盗世之徒,无耻之辈!”

    在短暂的惊骇后,穆钲第一个猛然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和李云霄的秘约本就是帮其夺下葫芦小金刚,此刻自己并没有出什么力,生怕李云霄爽约,故而赶紧站队,表明自己态度。

    但他这一表态,看在其他人眼中,除了恼怒外,更多的是不屑和鄙视,都是纷纷翻起白眼。

    “这傀儡既然本归云少所有,自然要物归原主。但大家一路过来也吃了不少苦头,现在好东西全被你拿走了,怎么也说不过去吧?”

    杜雨诚脸色铁青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太叔邪霆也是说道:“不错,要论功劳的话,老夫觉得沧大人居功至伟。”

    端木沧在短暂的休息后,稍微恢复了点血色,但依然是油尽灯枯,她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看着李云霄的眼神,变得极为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其余之人也是纷纷点头称是,站成一线,抱团取暖。

    李云霄冷笑道:“本少的傀儡就这么一个,难道要我将它砍下个手脚之类的给你们?”

    太叔邪霆道:“傀儡是云少的,我们自然不会要。但那逆魂鞭和虹石,就交给我们来处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微变,冷冷道:“刚才那偷牛之人,怎么不见诸位上去拦住分好处?莫非觉得我好欺负?”

    他二话不说,五指一抓,顿时将那葫芦小金刚凌空抓起,眉心处光芒一闪,便收了进去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中聆牧笛的神色都十分颓然,眼里闪过一丝挣扎,但还是束手就擒了。

    北圳南身躯微微一动,并没有说什么,而是缓缓闭上双眼,开始调息起来。

    太叔邪霆脸色大变,闪过怒色,一步上前,便横在李云霄面前,寒声道:“云少真的要吃独食?”

    李云霄眉头微微一蹙,道:“邪霆大人似乎很激动啊,刚才对付聆牧笛的时候,怎么不见你这么激动的站出来?”

    太叔邪霆不屑的冷哼一声,道:“云霄公子何尝不是如此,对付北冥元海的时候,比对付聆牧笛的时候厉害了百倍不止啊!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现在说这些干嘛?本少有些累了,要回家吃饭睡觉去,还请大人让开点。”

    太叔邪霆眼神一下变得阴鹫起来,嘿嘿冷笑道:“既然云霄公子执迷不悟……”

    他双眸一眯,射出道道寒光,猛地双掌就拍了下来,喝道:“那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掌心之上飞出两道黄色符文,向李云霄飘荡而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瞳孔一缩,他早有预感太叔邪霆会出手,但想不到如此果断坚决,看来此人也是个狠角色,之前也是深藏不露!

    那两道黄色符文在空中一闪,其中一道上面绘制着一副七巧玲珑塔,符光一闪下,那光塔飞了出来,一下化成百丈高,顶天立地!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一惊,骇然道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光塔倏然一闪,便镇压下来,“轰”的一声直接将李云霄镇入大地,那已经崩碎的山脉更是受到冲击,彻底粉碎,土石飞溅!

    另外一张黄符则是灵光一闪,化成一柄金色的无形光刀,在巨塔四周飞了一圈,便一闪而没,进入到塔身之内。

    穆钲惊道:“九阶器灵符?”

    太叔邪霆并未吭声,脸上一片铁青,没有丝毫松懈的样子,双手不断打出诀印,飞入那光塔内。

    顿时“呼啸”一声,一片火焰仿佛来自九幽地府,莫名的就在塔下出现,熊熊灼烧。

    所有人在那火焰照耀下,都是脸色晃动不停,看不清内心想法,但眼中满是震撼之色。

    所谓的器灵符,便是将玄器之力完全抽取出来,炼制成符。

    这样的好处是低阶武者便可以激发,不需要太多的元力损耗,而且力量的大小完全取决于抽取的玄器之力。

    但抽取力量炼符后的玄器就彻底报废了。

    普通术炼师能够抽取出等阶玄器的一半之力,就已经非常了不得了,而太叔邪霆这两道器灵符所化出的器灵,几乎如同实质般,至少蕴含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光塔之内,李云霄周身被一道金光压住,如同泰岳压顶,有万千之力!

    即便他肉身强横,在同北冥元海一战后损耗极大,此刻更是体内气血奔涌,不灭金身也开始崩裂,爆出血来!

    此刻身体下方更是突然一热,一股九幽之火烧了上来,直接将他吞没,那异火之力带着极阴的寒冷和诡异,直接从他的皮肤里渗入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一股巨痛传遍全身,那金光闪闪的皮肤全部翻了开来,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李云霄脸孔扭曲的厉害,双眸中爆出一团杀意,喝道:“天地水元!”

    身体内涌出蓝色水元之力,将那火焰从体内排斥出来。

    九幽之火一下化作毒蛇形态,吐着信子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双手掐诀,天地水元一下化成团,凝聚成巨灵,一拳就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水火之力在身前爆开,恐怖的力量四散,将光塔内镇压之力也冲的松动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李云霄瞳孔骤缩,那恐怖的力量中一道黄光闪动,快如闪电的飞斩而下!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那光塔极强的镇压之力,让他行动迟缓,一下闪躲不及,脑袋直接被斩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断裂处并没有鲜血,而是一圈圈的雷光电芒,那飞出去的头颅怒目圆睁,一片雷色铁青!

    “太叔邪霆,本少必杀你!”

    李云霄的脑袋怒吼一声,化作雷光一闪之下,就回到了颈脖之上。

    手中一道凌冽剑气涌起,化成剑罡,将那镇压之力撑开!

    眸子中射出点点寒芒,看着那再次飞斩而来的光刀,抬起手来。

    剑上响起亢奋的器鸣之声,一道道剑意涌出。

    李云霄整个人瞬间成为一片剑气星云的中心,那凌冽剑罡不怒自威,向着四周激荡开来,冲击着整个光塔。

    “这种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握住星灭的刹那,整个内心都平静了下来,世界也随之清净。

    神剑虽残,但器蕴犹在。

    这一柄星灭之剑,本身就是剑意所凝,剑诀化身!

    无数星辰符文从剑身上逐一涌起,刹那间整个光塔内,剑罡流转之下,无数剑符如同星光一样闪动。

    光塔倏然一颤,太叔邪霆也似乎察觉到了异样,眉头一下皱起。

    他沉思一下,双手再次掐诀,各种古怪的诀印纷纷打入塔中,还有数十道各种黄符扔出,在空中绕成一圈,如同巨环笼罩上去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天空无数星辰一下闪耀起来,瞬息幻灭。

    整个天空大地,刹那间陷入死寂!

    “什么?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众人猛然心中一惊,所处世界之内,只剩下那光塔还在散发出幽光,以及九幽之火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漫天星辰,如水月华顷刻间消失,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,整个世界一片黑暗!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骇然不已,因为他们已经察觉到了一股无匹剑意,从那光塔中迸射出来,剑气未起,剑意先至!

    “咕噜!”

    只听见几道吞咽口水之声,依然难以滋润干渴的喉咙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是手心中渗出冷汗来,这种能够改天换地,直接影响日月星辰运转的神通,几乎达到神技了。

    太叔邪霆脸色瞬间惨白,豆大的冷汗潸潸而下,满脸惊恐不已。

    毕浩荡似乎想起了什么,突然脸色大变,失声道:“神剑星灭!神剑竟在他手中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一惊,新延城之事也算是震惊天下,最后一件压轴宝物神剑星灭被人劫去,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整个商盟都下发了追击令,全天下寻找线索。

    杜雨诚惊骇道:“相传那星灭神剑中,蕴含了一道古飞扬留下的剑意,难道竟是真的?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脸色大变,一下猛地退开百米。

    就连北圳南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跟随众人往后撤去。

    端木沧眼中精光闪动,似乎恢复了不少精力,喃喃自语道:“莫非可以再现古飞扬剑诀?”

    众人的话尽数传入太叔邪霆耳中,一道冰冷的寒气从背脊骨涌上来,全身发冷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?古飞扬的一剑之意?”

    他只觉得头皮发麻的要爆开了,虽然感知下光塔中并没有那样恐怖,但众人的情绪已经渲染到了他,终于扛不住那巨大的心理压力,猛地一咬牙便扔下光塔,飞身朝着远处逃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在他撤手的刹那,整个光塔倏然爆开,像是一朵昙花盛开在漆黑的夜中,怒放毕生最美之花。

    无尽光辉向着四面八方激·射,如同飞逝的流星。

    在那火花和流星之中,一道剑芒在寂灭下,跨越亘古星空而来。

    穿越遥远的过去,斩在现在,斩向未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