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363章 因果揭谛
    “呼哧!”

    五行元素旗一下燃烧起来,五种元素瞬间弥散,防御结界顿破!

    那九天都录大罗环一下冲击过来,将毕浩荡轰成粉碎,但皆化成点点荧光。

    他一看情势不对,直接留下残影就遁开了。

    眼看那九天都录大罗环瞬间冲入光之莲花内,端木沧双眸一下睁开,抬起手,轻轻往那罗环上抓去。

    手指指尖上似乎溢出金色光芒,触在罗环上,竟发出金属之音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九天都录大罗环一下被她抓住,整个人身躯一颤,一抹殷虹的鲜血便从嘴角溢出。

    身后那千眼睁开,遍观世间。

    随后千手舞动,各自掐诀,遍护众生。

    一道梵语从端木沧口中念出,道:“若我当来堪能利益安乐一切众生者,令我即时身千手千眼具足……”

    语毕,无数金色符印从千手中飞起,在空中汇聚,瞬间化成一团金色云彩,出现一个巨大的“梵”字!

    “谁于今日成正觉,普放如是大光明。谁于今日得自在,演放希有大神力。”

    “千眼千手,今日因果印!”

    千眼一眨,千手挥出,那“梵”字诀印倏然落下,仿佛穿越无量过去,无量现在,无量未来。

    过去之心不可得,现在之心不可得,未来之心不可得。

    印诀一起,因果循,业力至,万物生灭。

    那九天都录大罗环上发出巨大的颤音,巨震之下瞬间从端木沧手中脱飞回去。

    化作一方项圈,挂在巡天斗牛颈脖上。

    今日因果印下,直接碾碎了青牛的域界,毁天灭地之力落下,整个祭台四周的结界也随之崩碎。

    聆牧笛脸色大变,眉心处虹石飞转,冰煞心焰再次凝出,化作一朵恐怖之花,倏然拍出!

    同时那巡天斗牛也察觉到了危险,一哞之下,巨大的身体一晃,一道巨大的青牛光影从体内冲去,双目怒睁,大吼着冲向那无边浩瀚之印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天空震碎,寰宇颠倒。

    整个星空一下暗淡无光,数百祭台刹那间同时破碎,整个山脉瞬间断裂崩塌!

    “嗡嗡嗡!”

    在那爆炸之中,一片白光灼灼,传来玄器的巨颤声。

    九天都录大罗环再次飞出,化成半亩大小,将聆牧笛和巡天斗牛都护在其中,不断散发出赤色之力,承受住大半的因果业力冲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罗环终于达到极限,爆裂开来,出现一道极深裂纹,随后瞬间变回项圈形态,挂回斗牛颈脖。

    聆牧笛的葫芦小金刚之躯再次被轰的变形起来,巡天斗牛身上的黄金铠甲轰然震的粉碎,整个铁牛被巨力卷起,一下抛向空中。

    端木沧在一击之下,脸上瞬间失去血色,整个人一下萎靡下来,千眼千手异象消失,一口血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突然两道光芒飞射向聆牧笛,竟在空中撞击起来,并且相互之下出手攻击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,你想找死?!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正是北冥元海,脸上一片阴寒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李云霄冷笑道:“元海大人,此话怎讲?这傀儡本就是我的,你要杀人劫货?”

    北冥元海一下语塞,脸色阴了下来,寒声道:“你说你的就是你的?”他伸出手指,道:“一个字,滚!否则另一个字,死!”

    “死你妹!”

    李云霄张嘴一口痰就吐了过去,那痰在空中激·射,威力不在普通玄器之下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北冥元海大怒,一拳就轰了下来,直接将那口痰击得粉碎,拳力更是几乎不减的落下,整个天空都冻结出一道冰痕。

    李云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,凌空一掌拍去,掌心顿时飞出一道风火斩击,瞬间将那冰拳劈裂成两半,直斩过去。

    北冥元海气的不轻,眼中杀意一闪,突然远处传来一连串的大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头神牛归我了!”

    只见一名武者直接出现在巡天斗牛身侧,双手一抓牛角,就要这样活生生的脱走。

    那斗牛在因果印下轰的七荤八素,铁甲身躯也陷了下去,再无威风。

    但依然是暴怒的挣扎起来,前蹄猛地一踢,“砰”的一声空气爆开,直接轰在那名武者身上,将他踢开数丈。

    巡天斗牛一击得手后,眼中冒出凶芒,虽然身体有些变形了,但滔天凶气一点未减,而且脖子上的罗环虽出现裂缝,却依然在闪烁着光芒,而且有器蕴散开。

    那名武者一惊,不敢再上前。

    巡天斗牛狠狠瞪了他一眼后,便转身朝下,往聆牧笛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聆牧笛似乎彻底陷入了昏迷,变形的葫芦小金刚身躯悬浮在空中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哼,既然被我看中,休想走!”

    那名武者脸上闪过一丝狠厉,又忌惮神牛的厉害,眼里露出一道坚决神色,整个人影飞速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手中突然出现一道黄符,几道诀印打入其中,大吼一声就朝那巡天斗牛拍去!

    一道黄光飞落,“啪”的一声符文就贴在斗牛背部。

    那斗牛暴然大怒,正要发威,却猛地浑身一颤,从黄符中涌出无数摩诃古文,一下将它彻底束缚!

    众人都是吃了一惊,此符箓正是之前那镇邪碑上的黄符。

    这名武者也并不太清楚效果,只是将它随意激发,想不到竟起了奇效,那斗牛在黄符贴身下,变得老老实实,眼中的凶光渐渐微弱,像是要睡过去一般。

    “哈哈,是我的就是我的,谁也抢不走!”

    他大笑着取出一只驭兽袋来,将那铁牛收了进去,嘻嘻笑道:“诸位大人,在下还有事在身,先走一步了!”

    “哼,留下!”

    一道冰冷声音响起,方史长枪一横,便一道寒气逼人的枪芒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哟哟,原来北冥玄宫的大人。这些无主之物,谁拿谁得,有缘者居之。”

    那武者嗤笑一声,身影轻微一闪,便游刃有余的躲过冰枪,并且一个闪动之下就出现在方史面前,眼中掠过一丝冷色。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方史心中一惊,一股不好的感觉涌起。只见那名武者一掌拍来,掌力在自己瞳孔中越放越大。

    他想要躲开,却发现一股无形之力将自己束缚的死死的,身躯一下都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他心中大骇,那完全是一股极强的威压之力,在自己之上的境界存在,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方史胸口中了一掌,顿时内腑破碎,喷出一口血来坠落下去。

    那人一下轻笑,目光往众人身上一扫,最后落在聆牧笛身上,冷笑道:“这头牛我收了,那个傀儡就让给诸位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大笑声响起,他立即化作一道流光飞走。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一变,二话不说便朝聆牧笛冲去,那巡天斗牛他很想要,但这聆牧笛不仅是想要,而且是一定得要!

    北冥元海震怒之下,追也不是,不追也不是,一看李云霄动作了,也跟着冲下去,直接元功运转,一招吾道有涯就拍下!

    “你疯了?那人杀了你手下,你不去追反而来纠缠我?”

    李云霄大怒,身化雷霆,同时剑气施展出来,破碎异象的封天锁地,一下遁了出去。

    北冥元海的脸孔阴沉无比,厉喝道:“给老夫滚开!”

    他体内的元力瞬间暴起,一道道寒阴之气在体外化形成罡风,一圈圈荡开,整个气势直接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巅峰,随后一片异象在身后浮现,正是天外三式第二,翩若惊鸿。

    “这股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大惊,脸上浮现出怒色来。此刻大家一个个负伤在身,而他却越发的勇猛。

    端木沧的脸色反倒更为平静,只是淡淡的看着一切,并且慢慢调息伤势。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一变,寒声道:“老匹夫,既然你找死,本少也就先送你上西天!”

    他也是动了真怒,双手掐诀之下,一片金光灿烂,三头六臂化出,并且一道虚影在身后浮现,慢慢站立起来,耸入云端。

    真魔法相也是一下呈现出三头六臂状态,一道魔环在虚影四周浮现,里面魔气滚滚,魔焰滔天!

    “啊?你……!!”

    在不远处的北圳南浑身大震,露出无比的骇然之色,那受伤的神识也似乎一下子被刺激的清醒起来,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李云霄的真魔法相!

    端木沧也是掩嘴惊叫,第一次露出骇色,同样是无法相信眼前所见。

    李云霄凝声道:“不用吃惊,这是你大哥留下的魔之神通!”

    真魔法相正是千秋御刀之主离去后,他才拾到的。

    北圳南脸上的骇色这才慢慢化开,但依然震骇不小,喃喃自语道:“但是……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渐渐微不可闻,因为天空上两人的气势滔天,产生出来的灵压之威,将空气挤出刺耳之声,令人耳膜破裂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,怒视着他们两人,内心直接一万头草泥马奔过。

    看来之前的打斗,这两个畜生和那个揭符偷牛的畜生一样,都是出工不出力,等着最后捞好处的主!

    李云霄和北冥元海自然也感受到了其他人的怒意,但全都装作没看见,只是冷冷的盯着对方,杀意越来越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