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355章 身份
    端木沧美目一凝,似乎觉得有些不对,沉声道:“阁下是何人?可是这星宫之主?”

    腐尸眼珠子上掠过精芒,从所有人身上扫了过去,似乎露出古怪的神色,答非所问道:“这片天空下,真的已经没有神境了吗?”

    被他目光点过之人,都只觉得身躯一震,似乎有种被彻底看穿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他的话,更是让众人惊骇不已!

    十万年前,正是神境强者开始消亡的时代!

    端木沧惊骇道:“阁下所言何意?莫非你见过……亦或者本身就是……十方神境?!”

    腐尸的眼珠子转动一下,略微抬起头来,望向大殿穹顶,似乎要穿透时空。

    那溃烂的脸上,展露出复杂神情,变化不定。

    凸出的眼珠子虽然丑陋可怖,却闪烁着阴云,仿佛追逐着时光,留下岁月痕迹。

    “阁下倒是吭声啊,听刚才所言,似乎知道天武界无法成神之秘,还望给我们大家讲讲。”

    北冥元海有些沉不住气了,双手抱在胸前,一脸的阴鹫和凝重,眼中尽是渴望之色。

    成神——无疑是所有强者毕生追求!

    每个人都是沉着脸,气氛异常的压抑,虽有近百人,却静谧的可怕。

    太叔邪霆道:“还有这玄武星宫之事,在下也非常感兴趣,希望能和阁下探讨探讨。”

    穆钲则是想了下,道:“你这只尸蠡卖不卖?”

    腐尸:“……”

    穆钲咳嗽了两下,道:“老夫愿意高价收购,不会让你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腐尸有些深情的望了一眼尸蠡之王,爱怜道:“这十万年来,多亏有你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尸蠡之王兴奋的跳跃着,一下腾起,身躯变小了一圈,直接趴在腐尸的肩膀上,用那薄翅不断蹭着糜烂的脸孔。

    这个画面极度令人毛骨悚然,而腐尸的脸上则是一片温情,伸手在尸蠡之王的头上拍了几下。

    一缕淡绿色的青烟从腐尸手中冒了出来,一看便是剧毒之物,而那尸蠡之王却是小眼睛一闪一闪,十分欢心。

    李云霄突然心中一动,道:“阁下莫非是十万年前就知道天地有异,故而将自己封印起来,遁入虚无世界,以免受到牵连?”

    他从帝迦口中知道,这片天空之所以不再有神境强者,便是因为缺少了十方规则,当年必然是发生过天地巨变,才会导致如此。

    其余之人虽不明白其中原委,但皆是浑身一震,似乎认同了李云霄的观点。

    腐尸回过神来,幽幽道:“不要乱猜了,我并非玄武星宫之主,而且我也急于想知道,为何玄武星宫突然回到了两界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并非此地主人?”

    端木沧心中一惊,有些骇然道:“那此地主人呢?可还活着?”

    腐尸的脸孔一下变得奇怪起来,想了好一阵,才道:“或许死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眼珠子往众人身上望去,道:“离开尘世太久,先让我知道一下这十万年来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他抬起手来,往空中一抓。

    顿时一道漩涡浮现在最前方的端木沧四周,瞬间将她摄住。

    腐尸五指一抓,那道空间漩涡连同端木沧一起向他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端木沧脸色大变,从这腐尸那阴冷的神态和冷漠的语气看来,似乎想要直接搜魂了。

    她轻喝一声,双手往前一抛,一团百蝶穿花的缎带如雪月光华流动,倾泻下来,伸长十丈有余。

    缎带在周身舞动,顿时一片五彩斑斓,百蝶扇翅,舞动秋霜,整个人化作蝶中仙子。

    那旋转的漩涡一下静止,整个空间之力在彩蝶扇翅下破开。

    端木沧缎带一收,白光一闪,便纵身退开,一下回到人群中。

    眼中满是震怒和警惕,与那腐尸遥遥相峙,“阁下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呵,你们之中也不乏高手,在如此的这片天空下也算是强者了。我无意于同你们动手,随便来个人让我搜魂,了解一下如今天武界的情况便可。”

    腐尸慢条斯理的说道,让众人都是为之愕然。

    端木沧怒哼道:“若只是了解情况,何须伤及人命!”

    腐尸道:“慢慢问太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端木沧冷冷道:“抱歉,没有人会愿意被你搜魂的。”

    腐尸点了下头,道:“意料之中,毕竟谁也不想死啊!”这句话说的触动极深,糜烂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片感慨,“但总归有人要死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大为警惕,全部小心的提防着。

    腐尸歪着脑袋,眼珠子一闪一闪的,“那就由我自己动手吧,沉睡了十万年,我的武技还在吗?”似乎在努力回想武技。

    但众人都是脸色凝重万分,刚才那几道剑芒,便不弱于在场的所有强者了!

    “嗯,想起了一些,也不知道够用不。”

    腐尸用手托着下巴,眼中的光芒越来越锃亮,似乎灵性在不断回归,道:“你们真的没人愿意牺牲一下吗?我真的不想杀人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忍不住讥讽道:“真的不想杀人?千迷宫和这些尸蠡杀了多少人,这尸蠡也是你的宠物吧,这个时候装什么圣人?”

    腐尸看了李云霄一眼,微微一愣,随即点头道:“当初此星宫的设计,便是为了永世与外界隔离,沉入虚无之内以免被人闯入,想不到终于还是有重见天日的一天,怕是当年的大伙,都未曾想到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的大伙?”

    李云霄瞳孔微缩,冷然道:“说的是两界山一干散修吧?这么说来,阁下也是当年两界山的散修之一了?”

    腐尸脸色一沉,似乎异常恼怒。

    眼珠子上爆出凶光来,由于他几乎整个眼珠子都露在外面,整个脸部都像是透着杀气。

    端木沧低声道:“等会还是按之前的安排,我们五人先行试探此人实力,元海大人和云少掠阵,其余之人随时听从调遣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点头起来,知道接下来必是一场恶战。

    李云霄盯着那腐尸,冷冷道:“怎么,连自己的身份也不敢承认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腐尸脸色一片杀意,口中吐出一字。

    也不见他如何动作,一道幽绿色的剑气便激·射出来,直接斩向李云霄!

    空间瞬间被劈裂,一股凌冽之意凌空而下!

    李云霄面色一沉,眸子骤然缩紧,那剑气之中不仅是凌厉异常,而且带着极强的腐蚀性,似乎天生就有剧毒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他身上同样是剑气破体而出,寒光在四周一闪,将对方的剑芒威压斩开,身体一下晃动,便只留下残影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道绿色剑芒顿时穿透李云霄身体残影,斩向后方,直接轰在大殿的石壁上,留下一道剑痕!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吸了口冷气,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刚才同尸蠡的一战中,多少人施展神通,都难以在这大殿里留下半点痕迹,这腐尸的随意一剑便凌厉如斯!

    “上!”

    端木沧见腐尸暴怒出手,顿时明白这是李云霄在故意激怒对方,她的身影一闪之下,便出现在穹顶上空,百蝶穿花锦纹缎带一散而下。

    仿若一道白虹凌空,从九霄而下。

    那缎带飘飘盈盈,其中蝴蝶飞舞,色彩斑斓,像是一片百花园,不仅没有杀气,反而略显几分仙气。

    但腐尸则是眼珠子一抬,扬起手来,一指点下,顿时绿芒一闪,剑气横空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一道绿色剑气直接射透而上,将整个百花园一斩两半,更是有毒素直接沾在缎带上,那种轻盈飘逸的灵光一下消失。

    端木沧一惊,急忙收回缎带来,只见上面绿斑一片,不断冒着毒烟。

    她惊骇之下,双手一撕,立即将染毒的一段撕去,大喝道:“小心他剑气之下的剧毒,竟可以腐蚀九阶玄器!”

    这百蝶穿花带便是一件九阶玄器,虽然防御上比金属玄器要差不少,但攻击极强,不想如此轻易的就残损了,一阵心痛不已。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虚空中一阵冷笑,猛地探出一只手来,抓住一块砖头往那腐尸头上砸去!

    那砖头在空中变得五颜六色,金银交替,压得空间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腐尸的眼珠子上光芒一闪,露出有些惊异,扬起手来抓成拳头,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股霸道狂绝的力量震开,砖头上的光芒顿时暗了下去。

    虚空中再次探出一手,瞬间结印,那砖头上飞起一道红芒,化作一柄五色之剑。

    毕浩荡整个人浮现出来,一剑就刺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腐尸双指一凝,轻巧的抓住剑尖,震得那剑身上不断荡漾出金银五色,一圈圈往他身上斩去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嗤!”

    剑气冲击着腐尸的身体,将他皮肤上那些恶心的溃烂之处尽数扫荡,不断有腐臭的碎肉震出。

    腐尸似乎不为所动,那波动开来的剑气像是微风轻拂。

    他镇定自若的一动不动,双指之下一片幽绿,直接捏在剑尖上,腐蚀着那五光十色。

    毕浩荡脸色一变,左手猛地一抓,像是从空气中直接抽出万点光来,在掌心凝聚成镜,一下照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腐尸怒吼一声,那十万年不见光亮的眼珠子猛然生疼,急忙将头扭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