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353章 更厉害的东西
    紫旗招展,上面浮现出一团金线,慢慢延伸开来。

    一个呼吸之下就描出一只凶兽图,如同活了一般,传来阵阵吼声。

    同时四周的剑光一凝,刹那间往中央涌去。

    四柄长剑一下浮现在黑洞周围,冷光耀耀,结出一道剑符,压在黑洞之上。

    黑洞的扩大之势一下被抑制住了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就在几人松了口气的时候,突然一名武者的胸膛瞬间爆开,炸出一个一模一样的黑洞!

    随后整个人一下就被吸入洞内,彻底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那个黑洞出现的时候便是拳头大小,一下就膨胀成磨盘之大,两道幽绿色的光芒在其中闪动。

    太叔邪霆猛然觉得一股冷气从背脊骨涌起,头皮莫名的就发麻起来,这是一种武者本能的警觉性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那黑洞瞬间消失,像是化作一道黑芒游走,以极快的速度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“危险!”

    几道声音同时响起,都是骇然的朝太叔邪霆望去,那道黑芒瞬间出现在太叔邪霆上空,猛地扑下!

    太叔邪霆虽然没有捕捉到黑芒的速度,但之前早有预感,所以一直警惕着。

    此刻长剑一扬,数道印诀从剑身上弹出,身旁压制那黑洞的四柄宝剑也一下飞起,五剑凌空,就往黑芒上斩去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五剑之上绽放起刺目强光,被那黑芒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剑光之内,黑芒早已不见,只有一只婴孩大小的尸蠡,利翅张开,上面闪动着黑色之气,无数纤细的脚压在剑上。

    太叔邪霆脸色大变,只觉得五剑上的力量太沉,让他难以支撑,猛地向后退了一步,“砰”的一声将地面钢石踩碎。

    “尸蠡之王!!”

    穆钲兴奋的大叫起来,眼中冒出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那尸蠡之王现身的刹那,大殿中所有尸蠡和腐尸似乎不由自主的一颤。

    五剑之光一下就被压制下去,太叔邪霆脸色大变的抓起身边紫旗,祭了过去。

    紫旗上传来凶兽的咆哮声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尸蠡之王双翅一振,四周空间瞬间破碎,无数密密麻麻的裂缝延展开来,旗帜瞬间被割裂的粉碎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砰!”四柄长剑也被逐一震开。

    就在太叔邪霆生死一线之际,突然白朦朦的雾气从四周升起。

    一只白皙的玉脂小手穿梭其中,两指拈花,非花非雾,轻盈小巧的往尸蠡之王身上拍去。

    那尸蠡之王似乎感受到了危险,双翅一振,无数空间碎裂,往那玉手上割去。

    但令人惊骇的是,玉手拍下,白雾所过之处,那些空间裂缝尽数被抚平,就像是熨斗将皱褶熨平一样。

    尸蠡之王身躯一颤,便冲了起来,口中露出的锯牙锋锐如刃,一动之下将把空间割开,迎着那白雾而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空间大震,恐怖的黑白二色之力激荡开,无数灵压往四面八方震射,大殿内一片颤抖。

    两股力量相持不下,直接将大殿分成黑白双色!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

    那尸蠡之王似乎受了伤,口中不断发出尖锐之声,双翅高频振颤,几近透明。

    无数的尸蠡和腐尸扔下各自战斗,从四面八方飞来,冲端木沧攻去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上百的腐尸,在空中闪烁,多如过江之鲫,给人一种极为恶心的视觉冲击。

    腐尸之间则是成千的尸蠡,“嗡嗡”声响彻整个殿内。

    所有武者都是松了口气,但内心无论如何都轻松不起来,惊恐的望着那些腐尸冲入白雾内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道冷哼响起,众人只觉得浑身一颤,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激灵,只觉得冰寒无比,好像瞬间坠入冰窖。

    “冰化玉水……”

    北冥元海的声音幽幽响起,整个空间似乎瞬间凝结,那所有腐尸的动作一下迟缓起来。

    他面色阴沉,双眸中爆出寒星,五指凌空一抓,一股浩瀚伟力激荡开来,恐怖的寒气往四周袭去!

    “云如絮!”

    整个大殿倏然震颤,所有人只觉得白茫茫一片,整个冰窖瞬间崩塌,像是寰宇颠倒,乾坤重洗!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无数腐尸和尸蠡瞬间爆掉,剩下那些强大不已的,皮肤表面都覆盖了一层冰霜,不少地方开裂起来。

    北冥元海一击之后,眼中厉色不减,双手交叉在身前,一道冰环乍现而出,沉浮不定。

    “千里江山……”

    长发在他身后飘动,整个人身上寒星点点,杀意昂然!

    五指一张,掐成古怪印诀,朝那尸蠡之王点去!

    “空别怅!”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冰雪长空中,似乎有寒风吹动,无数冰晶凝结起来,化成一根尖尖长柱,猛地扎了过去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端木沧和尸蠡之王的两股灵压之力瞬间失去平衡,黑光倏然崩坏,随着天空一道碎裂。

    冰柱横空而过,“咔”的一下扎在尸蠡后背的硬壳上,不断破碎,并且将尸蠡之王压退数百米远!

    “吼吼!”

    天空上还有数十具未死的腐尸,虽然全身如罩冰霜,但都大吼着朝北冥元海冲去。

    白雾朦朦散开,端木沧的身影浮现出来,虽然面罩轻纱,但那额头上渗出丝丝冷汗,眼眸中也掠过一丝疲色。

    “哼!一群废物,活着的时候本座就未曾看得起你们,现在死了,更是陡增笑耳!”

    北冥元海双手掐诀,身前骤然凝出一柄碧色刀影,绕着四周一斩。

    “化影刀!”

    一道碧影旋出,“砰砰”之下从那数十具腐尸身上斩过,整个空间直接裂成两半!

    数十具腐尸瞬间裂开,但却不死,上半身依然张牙舞爪,下半身双腿乱蹬。

    突然间远处那尸蠡之王浑身一颤,口中吐出“吱吱”的刺耳叫声。

    所有腐尸的动作一下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覆盖了一层冰霜的皮肤表面,“啪”的破裂,从里面钻出无数小尸蠡,发出“嗡嗡”之响。

    这些尸蠡由于躲在强者腐尸内,逃过了之前的寒阴之气。

    北冥元海眸子一凝,五指往虚空一抓,顿时一团冰云浮现在拳头四周,猛地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像是雪崩一般,漫天飞霜。

    那些小尸蠡身上突然浮现出黑色波纹,一圈圈荡漾开,无数只重叠在一起,如同吹皱的池水。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微惊,在那黑色波纹荡漾之下,尸蠡正在一只只的消失。

    而远处的尸蠡之王身上,同样的力量散开,似乎产生了共鸣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那漫天飞霜一下震在那些腐尸上,一个个像是人形冰雕,彻底冻结住了。

    那些还未来得及消失的尸蠡,也瞬间结成冰晶,彻底失去生机。

    尸蠡之王的四周空间,如同雨点打落,黑色波纹密密麻麻散开,那些小尸蠡一个个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!”

    漫天的叫声响起,成千的尸蠡飞来飞去,绕了几圈后,尽数往尸蠡之王身上飞落,一闪之下竟然全都不见。

    尸蠡之王则是身躯颤抖了几下,飞涨数圈,化作磨盘大人,身上的构造细节也更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那古怪恶心的模样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竟然被它吸收掉了,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就在大家恶心和发毛的事情,穆钲却饶有兴致的观察起来,惹得众人一阵鄙夷。

    端木沧脸色微变,道:“它的力量提升极大,大家千万小心。”

    她之前和尸蠡之王轰了一招,几乎是半斤八两,现在此消彼长,怕是再难抗衡。

    太叔邪霆道:“如此也好,省得分出无数小虫,实难对付!这样大家一起上,目标也就更明显了!”

    众人都有同感,没了那些尸蠡,一颗心算是稍稍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进入大殿之时有上百人之多,经过刚才一闹腾,直接陨落小半,只剩七八十人,但也都是真正的强者。

    穆钲叫道:“大家都留点手,可千万别把它打死了!”

    众人脸色一沉,内心都是暗道:若有机会,一定要把它打死!

    “奇怪,这东西怎么变得安静了下来。”端木沧皱眉道:“莫非是它也损耗极大,在恢复实力?”

    李云霄摇头道:“不是,吸收了那些小尸蠡后,它现在的力量已经达到巅峰,绝不是恢复力量。我有种不好的预感,可能大麻烦来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心中一凛,全都望向他。

    穆钲眨着眼睛,道:“什么大麻烦?这东西虽然厉害,但我们只要派出几人,就能够完全收服它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这也正是我说大麻烦的地方。大家有没想过,刚才那‘镇邪’之碑上的神符到底是何用?那可是十阶神符,难道只是用来镇压这等丑物?”

    穆钲不以为然道:“这东西可是存活了十万年之久,力量流失的厉害而已。换做十万年前,我们联手也未必打的过呢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我开始也是这般认为,但现在完全不敢苟同。你们看此物可有灵智?若十万年前它是神境之物的话,必然开启灵智,就算现在境界跌落,至少灵智还在。而且沧大人之前所算的凶兆,只有这个程度吗?”

    穆钲一愣,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,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这里还有更厉害的东西没出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