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340章 妙法灵目
    北冥元海又惊又喜,忙道:“原来是邪霆大人,久仰!”

    他惊的是端木沧有备而来,就连阵道大师都请出了山,喜的是多一份力量,成功的把握就越大。

    太叔邪霆道:“元海大人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道轻微的冷哼响起,虽然声若细蚊,但在场的哪个不是高手,全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正是那乌蓬垢面,满脸黑光的老者,那桀骜不驯之色,似乎对端木沧先介绍太叔邪霆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端木沧微微一笑,道:“这位乃是隐世穆家的高手,大傀儡师——穆钲。”

    乌面老者微微仰头,眼中闪动精芒,一副傲然众人之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云霄愣了一下,双眉皱了起来,想不到竟然是穆家之人。

    他不由心念电转,猜测端木沧请穆家之人来的深意。但不管端木沧的意义如何,穆家之人平凡出现在大陆走动,似乎不甘寂寞了。

    “大傀儡师?傀儡师也有大小之分吗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隐世之家,难怪从没听过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隐世之家,难怪那神态都与常人不一样,隐世久了变傻了吧?”

    “傀儡不过是辅器,居然拿来主修,这样的宗门会有前途吗?难怪隐世去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各种不屑的评论响起,让穆钲那原本就乌黑的面孔,几乎变得炭黑起来,双眸中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穆钲怒吼一声,强大的气场在祭台上荡开,振聋发聩!

    所有人这才脸色一变,一下子全部安静了下,且不说此人傀儡术如何,光是这元气之力,就足以震慑宵小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面色平常,他对于穆家的了解算是极多的,知道这个门派的实力其实非常恐怖,完全不在七大超级势力之下。

    北冥元海自然也知道穆家的名头,更是有些惊疑不定起来,不知端木沧为何会将穆家之人请来。

    但所有疑问都压在心底,他脸上堆笑,露出欣喜之色,忙道:“原来是穆家的大傀儡师,穆家虽然与世无争,遁世仙山,但威名不减,令人仰慕!”

    穆钲闻得此言,脸色才稍微好转,点头说道:“嗯,你还算是个明白人。”

    北冥元海一怔,道:“明白人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穆钲道:“知道我穆家威名和厉害。”

    北冥元海一脸的黑线,暗想此人是神经病吧,客套几句他居然当真了,若非现在形势复杂,敢在我北冥世家面前装逼,早就一巴掌把你扇飞了!

    端木沧也有些苦笑的摇头,似乎她也没想到穆家之人如此狂傻,转移话题道:“元海大人可有发现此地异常?”

    北冥元海这才正色道:“暂无,从我进入到现在止,一共有九人陨落,完全不留任何痕迹。加上之前的人数,怕有数十人之多了。”

    端木沧道:“此地的确不简单,邪霆大人,你可能看出什么端倪吗?”

    太叔邪霆缓缓说道:“刚才在上空俯瞰这些祭台,似乎是按照星图排列,但却不是一副完整的星图。”

    “星图?”

    北冥元海一怔,随即道:“邪霆大人的意思是,此处祭台是残破的?可我方圆全都看过了,并没有发现残损迹象。”

    太叔邪霆道:“这也正是我不解之处。以布置这片星图之人的能力来看,绝不会犯下这般错误。”

    他张开手来,一块黝黑的石头出现在掌心,一道金色诀印打入其中。

    那石头上顿时涌起一片华光,直接射在天穹上,浮现出荧光点点,一下演化成周天星斗图。

    众人仰头望去,仿若置身于星夜下。

    太叔邪霆用手往一处方位指去,道:“这里是玄武大星域中的牛、女、虚三小星域,并且不全。”

    他所指之处,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,勾勒出牛、女、虚三处星域的虚影,如牛、如蝠、如鼠,形态逼真。

    三副星域的接壤之处,上百星辰一下变得明亮起来,正好对于祭台布局,让众人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发出惊叹之声,望着那浩瀚星空,有种神秘莫测之感,不由对阵法师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太叔邪霆道:“虽然这祭台的星图紊乱,但并不方案它借用星力,只是威力大弱而已。老夫猜测,也许此地本局的本意,本就只要少许星力而已,多了反而有害,所以才布下这种乱星局。”

    端木沧美目一闪,道:“邪霆大人分析的极为有理,从目前的情况看,应该是这般无疑,就不知这些祭台的作用何在?”

    穆钲道:“这四面都是永明壁,这种构造应该是用来存储生机和力量的,这些祭台中怕是有极为厉害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永明壁吗?老夫开始还不敢确认,穆钲大人这么一说,那确认无疑了。”太叔邪霆露出惊叹之色,对此地的布置油然生敬。

    穆钲得意道:“普天之下,永明壁的炼制之法怕是只有我穆家知道,故而老夫一眼就能看出,而且这些是最上等的壁面,成功率极低!”

    太叔邪霆神色一动,道:“穆家竟然有永明壁炼制之法?老夫愿用重宝交换,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穆钲捋着胡须,笑道:“此事我也做不了主,但我会将邪霆大人的意思转告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太叔邪霆抱拳道:“如此便有劳了,老夫虽不像那些术炼师一样富可敌国,但手里头还是有些重宝的,一定不会让贵派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好说好说。”穆钲一脸的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北冥元海看他们扯远了,忙道:“刚才两位大人说这祭台中有厉害的活物,那现在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穆钲道:“简单,随便将一座祭台轰开看看,不就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端木沧首先反对道:“这片区域十分重要,不可冒然毁之!等机缘降临之后,若是再无线索,我们再考虑开启祭台。”

    太叔邪霆道:“元海大人,你们发现这片祭台也有一阵时日了,难道没有尝试过拆毁一个看看?”

    北冥元海叹了口气,道:“唉,其实之前的确有属下做过,只不过那些人全都失踪了,具体的情况也无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脸色微变,只觉得有种凉飕飕的感觉。

    北冥元海道:“沧大人,还有七个时辰便是子时,真会有情况出现吗?”他脸上满是怀疑之色。

    其余的武者也是不太相信,虽说端木世家的占卜名头极大,但并没有几人真正见识过。

    “嗯,应该错不了。子时正是星空之力最强的时候,结合这片祭台的布置来看,可以确认无误了。”

    端木沧道:“我先到四周望望,或许还能有点发现。”

    北冥元海道:“也好,不过沧大人一切小心。”

    端木沧点了下头,便化作一道光芒朝远处飞去。

    太叔邪霆则是凌空飞起,继续从高空俯瞰,希望能研究出一些眉目来。

    穆钲轻轻哼了一下,目光一转,飞身到一根巨大的玉柱上,盘坐而下,正好在李云霄的柱子对面。

    此刻陆续有不少武者从外面飞了进来,开始变得有些嘈杂。

    李云霄的神识始终覆盖整片区域,再没有发现什么异状,也不见有人消失。

    似乎之前那一战后,整个区域就变得正常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叫什么名字?”突然一道沉声传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转过身去,对面玉石柱上的穆钲睁开眼来,正古怪的盯着他,眼中闪过异色。

    李云霄微微一笑,道:“乡下之人,名号不足为道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很特别。”

    穆钲冷哼道:“很多人想入老夫的眼,老夫可看不起他们,但是老夫看的起你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感受到四周瞄过来的目光,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,但他也知道穆家之人自视极高,能让他们看得起可不简单,顿时好奇起来,“受宠若惊,在下何德何能,竟能让大人看得起?”

    穆钲眼中的异色更强,瞳孔上一层灰朦之色,“老夫修炼了一种神通,叫做妙法灵目,可以略微窥探一个人的实力强弱,而我给你的判断则是——很强!”

    伊言顿时一惊,对穆钲的看法似乎有些改观了,这个目中无人的蓬乱老头,眼力的确厉害。

    李云霄也是吃了一惊,道:“大人是如何看出来的?”他对穆家的实力早已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穆钲微微一笑,随后眼中灰朦之色散去,射出点点精芒,“衡量一个人的实力强弱,无外乎修为、神识、肉身、玄器、神通五样,在我的妙法灵目下,将呈现出五光之色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沉了下来,心中暗暗震惊,若真有灵目之术可以窥探人之五样,那将是何等逆天,岂非自己在对方面前一览无遗?!

    穆钲目光微凝,那精芒内敛,似乎有些沉吟的样子,道:“其中三道光芒呈现金色,分别是修为、肉身、神识,三者皆达到高阶武帝的层次,这已经是极不可思议了。更令老夫吃惊的是,你的玄器和神通之光,竟然是老夫从未见过的紫气冲霄之光!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穆钲瞳孔一缩,双眸如电的射向李云霄!

    今天只有一更了,状态实在不好,扛不住了,先去睡了,大家晚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