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326章 如人如玉
    万剑图阵中,顿时被劈开一条通道,秦川收剑而立,一手抓着周楚,一步踏出!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李云霄沉声怒喝,“谁允许你离开了?!”

    一蓬金光亮起,剑图通道的尽头,李云霄眉心处一闪,界神碑轰然而出。

    金色光环在碑身上流转,眨眼间就化成一座巨山压下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秦川周身浩荡的湛蓝光芒,在世界之力下被镇住,整个身体一凝,再无法移动半分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界神碑落下数寸,将蓝光震散大片。

    周楚受到巨力冲击,忍不住张口再喷鲜血,脸上露出惶恐之色。

    他体内的剑势再次恶化,被修复的主经脉直接崩开,伤口大面积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,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秦川惊怒不已,大吼道:“非要一决生死吗?!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然道:“对于记性不好的人,本少没功夫再磨叽,就永留这片长空下吧!”

    他双手飞速掐诀,一道道的金文打入界神碑中,世界之力化作一圈圈的光芒荡漾,将两人彻底镇压!

    周楚再次喷出一口血来,身上的夜鳞宝衣也激发起来,自行护体,散发出幽幽之光。

    秦川则是眼里闪过一丝狠厉,面色决然!

    他长剑一展,竖立在身前,剑上不断有蓝光浮动,化作一道道剑圈迸射开来。

    千影剑在手中一颤,棱光映照,将所有光芒一下折开,顿时化成赤、橙、黄、绿、青、蓝、紫九色之光!

    “月夜古桐,有剑千影,如人如玉。”

    “九玄皆忘,九境尽绝。”

    “试问何色、何味、何影、何音、何趣、何境?”

    九道色光合一,一片白芒蓬起,月华下朦朦四野。

    剑上一股浩瀚伟力跨越而来,庄严肃穆,斩碎一切!

    李云霄浑身大震,双眸中射出骇然精芒,那一剑之威,若茫茫宇宙,无穷无尽!

    “十方神技!”

    他内心狂震,脑中顿时闪过这四字,那种伟岸肃穆之威,如他的神技瞳术一般,浩瀚无垠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界神碑下,伟力冲撞,虚空震裂!

    两股力量交织之下,桎梏身体的力量在不断消散。

    秦川脸色惨白的几乎透明,单手掐诀,和周楚的身影一下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但那双湛蓝色的眼睛,却越发的清晰,像是夜空下的星辰,又宛如绝世宝玉。

    镇压之力破开,秦川殊死一击下,再次带着几乎昏迷过去的周楚,一下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那道剑力消失,界神碑再次凝聚威力镇压下去,将一片天空震碎!

    金环激荡开来,映照的李云霄的脸孔,阴沉不定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招手,顿时界神碑和北天寒星剑尽数收入体内,这才身影一下模糊,下一刻便出现在栾君昊身前,伸手抓去。

    “神剑拿来!”

    栾君昊浑身一颤,想要做垂死挣扎,但身体却被李云霄的帝气威压彻底镇住,根本难以动弹。

    他不觉苦涩的笑了起来,一代人杰,九星巅峰的强者,竟会落得如此无力无助。

    虎落平阳被犬欺,落毛凤凰不如鸡。

    但唯一值得欣慰的是,对方至少是万年以来的绝世天才,死在后浪手中,也算不窝囊了。

    突然一缕青烟凭空浮现,直接化作一根拐杖,往李云霄的手背敲下。

    两人皆是瞳孔一缩,脸色瞬间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李云霄当即五指虚无成爪,翻手就迎接拐杖拍击而去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两股力量在空中一震,爆开一股漩涡,一闪而没。

    栾君昊在这两股力量冲击下,震退数丈,忍不住在喷口血,但眼中却满是喜色。

    “大掌柜!”

    他惊呼一声,只见虚空中浮现出两道人影,正是韩君婷和葵花婆婆。

    韩君婷点了下头,道:“栾大人,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栾君昊忙道:“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韩君婷微微点头,便转身望向李云霄,轻轻一笑,道:“天下第一,同辈无敌,盛名之下果无虚士!”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阴沉,开始暗中调理气息,冷冷道:“你们一直躲在暗处?”

    韩君婷脸上露出惋惜之色,道:“来晚了,太可惜了。只看见秦川施展十方神技,精彩的无以伦比。老朽真是懊悔,之前应该更为惊心动魄吧?”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阴沉不定,他不知道韩君婷所言真假,刚才和秦川一战根本无暇他顾。

    他最为担心的是被对方看出那剑阵来历。

    但天剑图即便在神霄宫内也是绝世功法,普通人难得窥见。

    “怎么,云少见到老朽好像并不高兴呐?”

    韩君婷淡淡说道,脸上笑容尽数收敛,变得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道:“见到你实在想不出令我高兴的地方。更想不到栾大人竟然是星月斋的,此事若是被万宝楼知道,不知有何结果?”

    韩君婷冷然一笑,讥讽道:“云少现在还来威胁老朽?”她目光一闪,将话题绕开,道:“听说在海木镇的时候,曾经出现过乙木化灵,并且落在了云少手中?”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微动,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意图,冷笑道: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韩君婷淡淡一笑,道:“老朽对那乙木化灵很是喜欢,若是在云少手中的话,希望能够割爱。若不是的话,云少就是在诓骗老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李云霄大笑不已,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不管在不在我手里,反正我必须得交出来,对吧?”

    他眼里满是嘲弄,就像在看傻子一般。

    韩君婷脸上微微一红,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下,但却是点头笑道:“跟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面色一沉,目光渐渐冰冷起来,寒声道:“但我却不喜欢和自以为是的蠢人说话。”

    韩君婷似乎料到是这个结果,不以为意道:“云少这是在拒绝老朽的提议了?”

    李云霄哼道:“何止是拒绝,若非你是女人,我早一巴掌扇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沉声一喝,拐杖在虚空中一掷,震出道道涟漪,她身上传出澎湃的元力波动,显然已做好了出手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韩君婷,若是真是个聪明人的话,就将星灭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懒得看她一眼,而是双眸凝聚,盯着韩君婷,一字字冷然道:“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!”

    韩君婷同样是面色一寒,哼道:“李云霄,你不觉得自己太过自大了吗?若是你此刻的状态完好无损,本君或许会忌惮几分,但现在嘛……”

    她眼中自信满满,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。

    葵花婆婆沉声道:“大掌柜,他在拖延时间。”

    韩君婷轻蔑的笑道:“再如何拖延也不可能短期内弥补他巨大的损耗,除非有瞬间恢复元力的逆天奇物!”

    “但东西还未到手,还是谨慎些为好。”葵花婆婆道。

    “嗯,婆婆说的极是,那就有劳婆婆了。”韩君婷正色道,面容渐渐地寒了下来,冰冷的望着李云霄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大掌柜的放心!就让老身先来试试这小子的斤两吧,必然不失所望!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大笑起来,脸上闪过阴霾,提起拐杖便一步步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每走一步,脚下的元力波纹就荡漾得急促几分。

    李云霄心念点转,倍感头疼。

    此战若是将界神碑里的高手放出来,则必胜无疑。

    但他不清楚韩君婷在神霄宫的地位,可以肯定的是不会太低,若是冒然杀了,将来如何跟曲红颜交代?

    可如果不杀,要么暴露界神碑的秘密,要么自身难保。

    “哼,小子,你不是很狂吗?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呢?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冷笑一声,“也难怪,死到临头,论谁都不会有好脸色!”她怪笑一声,手中拐杖撩起,劲风激·射出来,直接点向李云霄。

    空中泛起一阵涟漪,一道劲风极为凌厉,发出穿刺之音。

    她一招就几乎用了全力,没有丝毫的留手!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一沉,身影化作雷电一闪。

    但对方的九星帝气威压封天锁地,而他却是元力仅存十之二三,此消彼长之下,遁术立即受到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一道劲风点中他的左肩,爆出一蓬金光,直接将肩胛骨炸烂!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李云霄痛的抽了口冷气,震怒的望着自己伤势,眼中杀气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传言不符实啊!怎的如此之弱,连老身一招也挡不住?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狞笑不已,再次举起铁拐,欺身而上。

    拐杖在空中打出层层残影,一下铺天盖地,从四面八方向李云霄扑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这下早有防备,身上剑气一起,一道寒芒破空,“轰”的一下将封锁斩开,身化雷电就遁开百丈之外!

    “韩君婷!我最后问一次,你真的要一意孤行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咬牙直呼出她的名字,脸孔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,显然已经到了忍耐极限。

    韩君婷心中一震,李云霄那眸子中的寒星点点,透着一股让她也忌惮的冷意。

    但仔细再计算一遍,此时此地自己是十拿九稳,必胜无疑,对方根本不存在翻盘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,难道还有回旋的余地吗?”

    韩君婷冷冷回应道,那苍老的面容上泛起一丝红润的光泽,透出几分少女姿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