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319章 迟早要还
    “哦?我道是谁,原来是有名的发情公鸡。”

    丁鹏反讽道:“听过公鸡公子无论走到哪,身边都要带四个绝色美女,就好像怕别人不知道他那方面的能力很强似的。不过我听人说,越是炫什么,其实就是越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妹的!找死!”

    尘风脸色一下绿了起来,丁鹏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纨绔,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讽刺他那方面能力不行,是可忍孰不可忍!

    梁玉依一下拉住了发怒的尘风,十分淡定的说道:“此言的确有理,所以丁鹏少爷不用在我们面前摆显你那可怜的智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此言有理。”

    尘风拍手赞了起来。

    丁鹏看了梁玉依一眼,露出讶异之色,轻轻哼了一声,也就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梁玉依内心更是惊奇,她本就是商盟出身,许久之前对于丁鹏的听闻也并不少,只知道是块烂泥,根本扶不上墙。

    即便是宋月扬城的时候,实力也是低的没边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一看,不仅一下冲到了低阶武尊,而且器宇不凡,似乎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极大改变。

    而且观丁鹏身边的武者,各个都是气息内敛,呼吸轻缓,显然是高手。

    她本也是才貌双全之辈,一下就露出了深思。

    丁鹏身上的变化,似乎寓意着天元商会在暗潮涌动着什么。

    她虽已不是商盟之人,但始终有渊源,而且商盟的发展局势也牵动着七大超级势力的目光。

    两人斗了一下嘴,便由于丁鹏的退让而终止了。

    一名中年男子突然说道:“听闻天元商会在四处招兵买马,吸纳了不少高手加入?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一下望了过去,说话之人心宽体胖,满脸富态,正是雷风商会的大掌柜朱月遵。

    丁鹏冷哼道:“月遵大掌柜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,这是你们商会的事,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朱月遵淡然道:“只是太久没见过令尊了,甚是有些想念,不知令尊近况可好?”

    丁鹏点头道:“多谢关心,家父很好。”

    对方明摆了是打探丁山的消息,他一下就含糊了过去。

    朱月遵轻皱了下眉头,似乎猜到了是这个结果,也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?实力竟然如此之强。”

    一人忍不住开口问道,眼里望着远处的激战,震惊连连。

    朱月遵道:“这些人凭空而出,看这实力,似乎是股不小的力量。但再如何自负,也不该打商盟的主意。杀了他们,也正好是杀鸡儆猴,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那紫发小子似乎有些印象,好像在哪听过此人。”

    一名老者皱着眉头,苦思起来,喃喃道:“似乎是个大煞星。”

    一人突然道:“阁下说的莫非是十年前东域被人连屠三城的那桩惨案凶手?”

    “啊!正是正是!!”

    老者猛然惊呼起来,震惊道:“当年东域被人连屠三城,凶手手段残忍至极。红月城通告天下擒拿凶手却无果,似乎也是紫色长发,狠厉异常!”

    尘风眉头微扬,道:“你们这么一说,我也有点映像。当时这事太过恶劣了,天下震动。后来那凶手就好像消失了一般。”

    梁玉依吃惊道:“这紫发之人看去也不过约莫三十来岁,十年前就有那本事屠戮三城?!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竟是如此凶残之辈,今日也算是死有余辜了!”

    “因果终有报,出来混的,迟早要还!”

    “就不知此人这么多年来躲在何处,又为何现在一下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看这几人都是穷凶恶极之辈,似乎属于某种势力。”

    众人各自纷纷议论起来,阐述着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丁鹏淡然道:“他们是什么人,有过何等经历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触犯了商盟,就该得到应有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朱月遵也是不住的点头,道:“正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脸色微变,知道他们是在拿此事教育大家,不少人不满的哼哼唧唧起来,却也不敢站出来公然表露。

    远处的紫发男子似乎杀的发狂,已经是浑身染血,面目全非了。

    手中一口长剑上也裂出道道口子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过瘾!死前能够这样尽情的狂杀一通,也不枉这趟新延城之行!”

    紫发男子仰天长笑起来,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。

    周围之人都是怒目圆睁,但也心头震骇不已,异常的警惕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是真的兴奋,而不是快死了的发狂,似乎天生就是为杀戮而生的变态!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紫发男子在大笑之后,触动了伤势,重重的咳嗽了几下,吐出大口的血来,还有内脏碎末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,咳咳咳!”

    他依然笑个不停,“老六那个废物临死拖了一个,这下看我的,不知能拉下几个去?”

    他的笑声一下曳然而止,但笑容却变得更为妖异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四周之人顿时感到不妙,他们都是高阶武帝强者,那种对危险的本能反应让所有人内心一颤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些非商盟之人,本来就是出力不卖命的,更是瞬间就朝身后退去。

    只有那些银甲卫士,眼中闪过凌厉之色,大喝着长剑斩落!

    空中划过七八道剑影。

    随即一道紫芒横空,紫发男子讥讽的冷笑一声,身体一下胀大一倍有余,一道紫色圆环在他胸前凝成,恐怖的气息散了出来!

    “他要自爆!来不及了,快结阵!”

    白缙脸色大变,急忙下达命令,同时自己玉尺一横,一圈青光射·出。

    银甲卫士们也纷纷收剑而立,长剑上荡出道道涟漪,层层叠叠组合在一起,形成一张密密麻麻的剑网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陪葬吧!很想知道可以拖走几人呢,期待!”

    紫发男子大笑一声,身体“砰”的一下爆开!

    一股凶猛的巨力瞬间轰开,一下冲击在剑网上!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所有银甲卫士像是弹子一样被震开,射·入尘灰之内,生死未卜。

    自爆的浩瀚之力席卷开来,更是像漩涡一样旋转,压在白缙的玉尺青光上,将他也震的七荤八素,不断吐出血来。

    还有几名其他武者,没来得及逃走,当场就被冲击的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远处之人都是看的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漩涡持续了一段时间才渐渐消退,大地上也浮现出漩涡扫过的痕迹,变得满目苍夷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白缙再次吐出一大口血,整个人瞬间变得虚弱无比,从空中坠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泉先生眼里光芒闪动一下,再次灰暗下来,他也知道自己劫数难逃了,脸上满是不甘。

    扈明日厉声道:“你的同伴已经全部伏诛,还要做无谓的负隅抵抗吗?亦或者你也想拉几个垫背的?!”

    泉惨然一笑,道:“我对杀人并没有太大兴趣,跟这几个傻瓜不同,无法体会那种杀人的乐趣。”

    柯同光面色冰冷,寒声道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是受何人指使?”

    泉先生道:“有本事你们自己去查吧。”

    紫发男子死后,他也万念俱灭,看着凌空而来的各种攻击,也不再抵抗了,而是将所有力量一下凝聚在指尖,猛地朝虚空中一点!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指尖之下恐怖的力量爆开,震得整个空间一颤,一个拳头大小的黑洞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眉头一皱,显得有些愕然起来,但各种刀剑兵器一下尽数斩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胸口更是被扈明日的战刀直接刺穿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泉先生猛地吐了口血,眼中一下凄迷起来,但一咬自己的舌头,顿时脑中恢复一丝清明。

    只见他指尖往回一削,竟然将自己一截手指切了下来,随后再一弹!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那截手指瞬间化作一道光芒,射·入黑洞之内,黑洞中的能量不断发出“嗞嗞”之声,并且一下封闭起来。

    “嗞!不好!”

    柯同光猛地一惊,瞳孔张得老大,惊呼道:“空间戒子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浑身一颤,那截断指上正带着泉的空间戒子,想来那神剑星灭必然在戒子之内!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杀人,但我更不喜欢任务失败。”

    泉惨然一笑,但眼里却带着得色,“嘿嘿”说道:“既然失败,就直接把任务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扈明日大吼一声,猛地将战刀从他体内拔了出来,再凌空一斩,瞬间将泉先生斩成两半!

    由于之前流血过多,整个人被劈开后都没有什么血喷出来,就这样静静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柯同光惊道,焦急的乱跳不已。

    现在贼子全部伏诛了,但神剑星灭却是没能找回,而且有可能永远的遗失在黑暗空间。

    “哼,放心吧,戒子没事。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,众人只是察觉到空间似乎在微微颤抖,却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扈明日和柯同光等万宝楼之人几乎是同时惊呼起来,“陈长老!”声音之内带着极度的喜悦。

    那道声音并不理会众人,只是冷冷道:“阁下窃取了我们的胜利果实,难道不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吗?”

    “哼,交代?什么交代?是杀掉你吗?”

    一道更为冰冷的雄浑之声响起。

    等会还一章,估计有点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