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318章 惨烈
    扈明日惊怒道:“大家一起出手,不用怕!”

    他战刀一竖,一股刀意荡开,猛地朝着五人一刀斩落!

    整个空间在刀影下一凝,一刀之力完全涵盖五人,大有一刀开天之势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刀影落下,尘土震天,大地倏然裂开,一条巨大的沟壑浮现而出,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五人同时出手,一下避开刀芒,朝着四面八方散去!

    霸天虎大吼道:“分开走!”他知道今日之事绝无幸免,各自分开或许还能留有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白缙冰冷的哼了一声,人影一闪就在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霸天虎躲开刀芒后,一个起落,便十余人围攻而来,或拳或掌,或刀或剑。

    他周身一转,一股金芒迸射而出,一道金色剑气在上空上化出圆形,猛地朝四周激荡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一剑之下用了他十成气力,将众人震开后猛地吸了口气一跃而起。

    突然空间微微一动,一只带着白丝手套的大手悄无声息的出现,鬼魅般的一闪,就直接掐住了霸天虎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霸天虎惊呼一声,声音立即被掐断。只觉得一股力量将自己脖子锁住,不仅如此,整个人都无法动弹了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白丝手臂上银光一闪,霸天虎整个眼珠子一下凸了起来,张的老大,满是愕然,还有一丝惊恐。

    但很快那脑袋便渐渐耷拉下来,眼中各种复杂的光芒慢慢消散。

    白缙眼中满是冷笑,另一只手成刀型,一下斩过去。

    “嚯!”

    霸天虎的头颅顿时飞了起来,像是咕噜球一样在地上滚了老远。

    一具无头尸掉落下去,在乱战之中显得毫不起眼。

    围攻霸天虎的十余人愣了一下,变凌空朝白缙一拱手,就追杀另外四人去了。

    白缙也身体一晃,就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啊?!五哥啊!!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僵尸男子第一个发现霸天虎身亡,凄厉的大吼一声,双目睁的通红,一道道的掌力发狂的朝四周拍去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叫,你马上就能去见他了!”

    一名老者双目一寒,五指张开望前拍去,迎上了对方的掌力。

    “嗖!嗖!嗖!”

    掌心之中突然射出密密麻麻的飞针,每一根上面都绿芒跳动,一下击破对方的掌风。

    “嗤!啊!!”

    僵尸男子手心一下刺痛,猛地收缩回来,顿时四下之人看准时机,各种攻击席卷而至,一下将他淹没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巨大的爆炸响起,众人一招得手后,依然不敢大意,还有大量五光十色的招数轰击进去。

    一圈圈巨大的元力波动和各种光芒冲散开来!

    片刻后尘烟散尽,那僵尸男子早已化成碎泥。

    远处剩下的三人也陷入苦战,这边巨大的动静也影响到了三人心境,都是悲愤不已。

    不一会,蓝衣男子也陷入了险境,被几人联手逼迫之下,已经是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“杀人这么久,总算要被人杀了吗?”

    他苦笑不已,倒是看得很开。虽然手中招式还是异常凌厉,但脑子已经开始互相乱想了。

    “哼,既然你已经有了觉悟,何必苦苦抵抗,增加临死之前的痛苦呢?”

    围攻的几名强者都是警惕起来,将战圈拉大,手中力量更多用来防御,生怕他死意已决,爆发出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兔子被逼急了还咬人呢。

    厉飞雨也在围攻者之中,看着他恍惚的神情,不由得眉头轻轻一皱,道:“交出神剑,再坦白自己的来历,接受万宝楼的处罚,也许可以不死。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似乎未曾听见他的话,像是沉浸在追思之中,自言自语道:“是什么时候开始杀人的呢?七岁还是八岁?太久忘记了。记得那人说我很有杀人的天赋,带着我杀了很多人呢。一直跟着那人在天武界上晃荡,直到遇见了老大……,然后,那人被老大杀死了,于是我就跟着老大混了……”

    厉飞雨眉头一皱,喝问道:“你们老大是谁?!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似乎被他一喝惊觉了,苦笑一声,道:“那人说身为杀手,要么死在绝世强者手里,要么就宁可死在自己手里,否则就是耻辱,你们要带给我耻辱吗?”

    “那人被老大杀了后,我就开始跟着老大杀人,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给那人报仇,希望有一天能够杀掉老大。但似乎这个想法越来越远,这么多年过去了,连老大的一招都接不下,我终于认清到了这个现实,这辈子报仇是无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没法给你报仇了。但怎么说我也是你一手栽培起来的,不能屈辱的死掉,丢了你的人呀。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嘴角微扬,目光在四周一转,落在一名长须老者身上。

    那老者的实力是几人之中最弱的,顿时心中一沉,一股无边的寒意涌了上来,暗喝道:不好!

    他猛地提了口元力,脚下快如闪电的步伐一开,就要遁走。

    “别走,让我找个垫底的吧。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的声音淡然响起,没有任何情绪,却带着一股无奈。他猛地一招震开众人,就欺身而上,半步之下就移动到了老者身前。

    “混账!要找替死鬼找别人去!”

    老者又惊又怒,雄浑的掌力一开,双手诀印猛地击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不躲不避,直接拿胸膛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他也已经欺身三尺,一手成爪掐进对方肩头,五指像是钢爪一般,直接切入骨头里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那老者痛的大叫一声,惊怒不已,“你疯啦!快放开我!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咧嘴一笑,“嘿嘿,老四说最少也要杀一个保本。要是我亏本了,还不被大家骂死?你是实力最弱,所以只好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要啊,放开我!”

    老者拼命挣扎,吓得魂飞魄散,但双眸中却是一股无比的狠劲,再次凝拳轰向对方!

    但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五指之下浮现出一圈波纹,猛烈一扯!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一道撕裂之声响起,那老者惨叫一声,整个人被撕掉了半壁身体。

    随后蓝衣男子还踏上一步,猛地用头撞了过去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老者的脑袋直接爆开,各种浆液洒满长空,溅了蓝衣男子一身,一脸。

    那清秀的面容在满脸脑浆之下,显得有些妖异可怖起来,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,他竟然还在笑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,保本了,不亏!”

    他大笑起来,“现在就剩体面的死去了。”他抬起右手,五指成爪,猛地朝自己天灵盖上一拍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同样是脑浆崩裂,整个脑袋坍掉一半,死状异常的惨烈。

    厉飞雨的脸孔阴沉的可怕,看着那具尸体掉落下去,心情反而十分沉重起来,像是一口气憋在胸膛,怎么都疏通不了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的死落在远处紫发男子和泉的眼中,两人的眸光依然是凌厉无比,似乎没有丝毫的触动。

    “啐,废物!”

    紫发男子唾弃了一口,不屑的讥讽道:“一名杀手,临敌之时竟然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,真是废物!丢人!”

    他目光清冷,虽然凶暴不已,却始终透着一股令人心颤的寒意。

    突然空间微微荡漾,一只白丝手套浮现出来,像是幽冥一样从身后抓向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道紫色剑光掠过,直接斩在那手套上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手套顿时被割开口子,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手套的主人白缙眉头一皱,眼前那剑势再起,刺向自己要害,他立即收回手来,屈指一弹。

    一道青芒从指间射·出,点在剑尖之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指芒被剑气贯穿,去势不减的一刺而下,但白缙已经借势一退,避开三丈。

    “哼,同样的偷袭招数,还能用第二次吗?”

    紫发男子冷冷一笑,说不尽的嘲讽。

    白缙一脸平静如常,淡然道:“用几次没关系,只要管用就行。”

    紫发男子冷笑道:“可惜的是已经不管用了。”

    白缙低头看着破开的手套,还有血色的剑痕,眉头皱了一下,便将那白手套取下来扔弃,换了一柄玉尺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不远处还有一些武者凌空而立,远远望着,并没有参战。

    他们对万宝楼的奖励和朋友身份并不感兴趣,只是纯粹的看热闹或者另有所图。

    “这几人倒真是硬气,而且实力极度不俗。真是可惜了,若是可以收归的话,花再多的钱也值得。”

    一名年轻男人无不感慨,有些惋惜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男子身着青色锦衣,看上去潇洒文雅,但实力只有低阶武尊,却在几名强者的簇拥下,显得身份不凡。

    刀剑宗的尘风和梁玉依也在人群之人,尘风看了此人一眼,露出一丝讶色,玩味的笑道:“原来是天元商会的丁鹏,令姐才貌倾城,想不到弟弟也这长得这般俊俏。”

    四周之人都是将目光从远处战场上收了回来,开始打量说话的两人。

    丁鹏冷哼一声,他何尝听不出尘风话中的讥讽,一名铮铮男儿被人夸为俊俏,显然是在说他除了容貌外,再无长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