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311章 赌局
    秦川和周楚两人位高权重,能够给予天鹰神庙的东西很多,能够打动仰天浩让他前来,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仰天浩正色道:“我也不愿与云霄公子为敌,只要云霄公子能够交换十阶神草,让我好回去交代便可。秦川公子算到云霄公子必然不肯交换,这才将此二物交给我,作为赌注筹码。开始我还不信,现在是信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凝声道:“这两件东西的确是我势在必得之物。秦川此招的确高明,一来将这二物给你,替周楚甩掉了麻烦,二来又将你当枪耍,的确是杆好枪。这个赌约如何赌法?”

    仰天浩道:“硬接我十招不死,或者武决之下撑上半个时辰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硬接十招?!!”

    李云霄讥笑道:“仰天浩大宗主,你还要脸吗?以你九星中阶武帝之力压我,我区区一名七星武帝,有可能接下你十招吗?”

    仰天浩一笑,道:“云霄公子修为深不可测,在海木镇上硬抗紫雷天劫,本座十招都没有丝毫信心能击杀你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硬抗紫雷天劫,这种无稽的传闻你信吗?”

    仰天浩正色道:“原本是不信的,但在场有不少身份颇高的人物亲见,我是信了九成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断然否决道:“硬抗十招绝无可能,阁下也太看得起我了。”

    仰天浩笑道:“那云霄公子只要在我手中能够撑过半个时辰不死,也算你赢。我听闻云霄公子的身法也是天下无双,说不定半个时辰内我连你的袖袍都摸不上呢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犹豫不决起来,若是普通九星中阶武帝,他也有极大信心接下对方十招,但仰天浩不同。

    仰天浩他虽了解的不多,但在他纵横天下的时候,此人便是最耀眼的新星之一,等同于现在的北域四秀,本身就有越级杀人的实力。

    而且他现在展现出来的九星中阶修为,也不知是真是假,若是有所隐藏的话,自己硬抗十招,那真是找死了。

    “行,就赌这个!”

    两相权衡之下,李云霄选择了后者,他对自己的身法之术还是有极大信心。

    “听说新延城最大的擂台融合了各种空间规则,可以抗住九星武帝的攻击而不毁坏,正好可以亲身试验一下了。”李云霄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仰木突然道:“不行!这次赌局,必须到城外无人之处进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一沉,盯着仰天浩,冷冷道:“仰宗主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呢?”

    仰天浩轻轻点头道:“仰木说的没错,这次赌局必须在无人之处进行。毕竟我身为天鹰神庙之主,若是欺你之事传了出去,实为不妥。若是赌局让你赢了,被世人得知,就更为不妥了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大大方方的将心中顾虑说了出来,道:“这次武决只为各自的利益之争,仅限于你我之间,我不想将天鹰神庙的威望搭进去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目光一冷,讥讽道:“笑话,我怎知大宗主不是借武决之名,想将我击杀呢?若是无旁人见证,就任由你们一手遮天了。”

    仰天浩笑道:“云霄公子有把握在我手中撑过半个时辰,如此实力若是一心要走的话,我怎么可能留得下你?”

    李云霄阴沉着脸道:“若是你们不要脸的围攻上来,就算是九星巅峰实力,也未必走得掉。”

    仰木喝斥道:“以我天鹰神庙的信誉和威望,岂会做这等无耻之事!”他脸色一转,讥讽之色浮现在嘴角,冷笑道:“不敢就直说,我劝你乖乖奉上十阶神草的好,免得丢人丢命!”

    李云霄哑然一笑,轻蔑的瞥了他一眼,这种低级的激将法自然不会管用,仰木在他清澈的目光凝视下,不由得老脸一红,觉得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“啐!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笑道:“节操能值几钱?没有看得见的条件就免谈。出城武决并非不可,但指灵盘和地精铁得放我身上,否则就请大宗主哪来的回哪去吧。”

    仰天浩只是沉思了一瞬,便爽快的应道:“好!”

    他轻轻一拍,桌上二物便被一股力量推到了李云霄面前。

    李云霄将两件东西检查了一下,确认无误后便收了起来,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仰天浩目光一凝,李云霄检查物件的神态和动作尽数收入他眼底,赞道:“云霄公子果然是个谨慎之人,对于这一战,我也很好奇很兴奋呢。后起之秀第一人,这个盛名之下,到底有何等惊人实力呢?”

    他双眼冒出兴奋的光芒,舔了下嘴唇,“嘿嘿”一笑。

    他也曾经是绝世天才,如今站在大陆尖端的强者,骨子中同样是滔天战意和不羁的狂傲!

    仰木道:“宗主大人,新延城现在彻底戒严了,要出城的话,我先去通知商盟一声。”

    仰天浩笑道:“不用了,商盟封城不过是一时情急下,乱走一步,现在应该要解封了。”他做了个请的手势,微笑道:“云霄公子,走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轻轻一点头。

    仰天浩大手一挥,一道霞光绽放起来,整个旅店中照耀的通亮一片,随后天空上乌云翻滚,瞬间就消失原地。

    远处围观的众人这才一个个反应过来,都是震惊不已,谁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谁也没有那勇气去探究。

    新延城,紫艳阁内。

    一排金丝紫檀木雕成的九龙屏风前,摆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书案。

    案上累着数十筒玉简,还有一面八角的菱花铜镜摆在其上。

    镜中不断的有光影闪动,还不时的传出嗡嗡声,像是电闪雷鸣,随后好似拨云见日,一下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上面呈现而出的,正是刚才城南的景象,此刻乌云散尽,镜中透出清澈如许的光芒来,映照出一惊艳之颜的脸。

    正是恢复了本身容颜的韩君婷,金簪缀紫玉,流苏洒青丝,红靥比花娇,口若含朱丹。

    葵花婆婆轻叹道:“如此绝艳的一张容颜,却要藏着掖着,苦了大掌柜了。”

    韩君婷轻轻一笑,自爱道: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未若锦囊收艳骨,一抔净土掩**。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心中微动,似乎有些触景伤情,不由得接连长叹。

    韩君婷一挽青丝,望着那八角菱花铜镜,眼中闪动着莹芒,朱唇轻启道:“李云霄果然被仰天浩带走了,秦川果然有计谋无双,不枉我一向如此看重他。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这才从叹息着回过神来,皱眉道:“李云霄如此低级的就落入秦川圈套,会不会这次就直接陨落了?”

    韩君婷眼中光芒转动,轻笑道:“婆婆太小看李云霄了。秦川虽聪明,仰天浩虽厉害,但李云霄也不是吃素的,我也很期待他们碰撞的结局呢。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沉思道:“以老身之见,这李云霄多半是要遭殃的。他再如何逆天,也绝不可能是仰天浩的对手。大掌柜就不怕乙木化灵被抢了?”

    韩君婷摇头道:“即便是我遇上仰天浩,哪怕不敌也能顺利逃走。李云霄的实力不在我之下,自然不会轻易陨落。而且我们此刻的任务便是守候那夺剑之人出现。”她幽幽道:“李云霄丢人还能找回来,这些夺剑之人若是丢了,就真的是大海捞针了。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道:“幸亏大掌柜机智,上次万宝楼召集大家开品剑大会的时候,就留了印记其上,这才能确定剑的位置,否则这次真差点丢了!”

    韩君婷伸出青葱般的玉指,凌空划了几下,一道微弱的金芒在指尖中凝出一个符号,轻轻点在八角菱花铜镜上。

    镜中升起一片云雾,白朦朦的一片,隐约有精芒闪动,却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她叹息道:“当时为了避免被万宝楼发现,留下的徽印太弱,只能感应到剑在城中,却不能精准定位。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道:“这已经很了不得了。整个城内怕是除了大掌柜外,再无人知晓剑在城内。哈哈,就让那些人四处找个天翻地覆去吧!”

    韩君婷凌空一点,一团精水汇聚在指尖,细细的清洗着镜上尘垢,轻笑道:“婆婆也太小看万宝楼了。先前是事起突然,万宝楼一下乱了方寸而已,现在必然已经醒悟。若是我猜的没错的话,城池马上就会解封,为的就是引那夺剑之人出来。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惊道:“大掌柜这么一说,意思是万宝楼也知道了剑还在城内?也不知那夺剑之人是谁,居然有这般能耐!”

    韩君婷面色凝重道:“夺剑之人并非一人,现在细细回想,当时在拍卖场内,至少有三人接应了。击破金罩屏障的那名男子虽然改头换面,却给我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。随后乘乱大呼的那名蓝袍男子,我已经知道是谁了。最后发现传送阵,将扈明日和银盔武者引着之人,也必然也是他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惊道:“难道是某一势力做的?”

    韩君婷点了点头,道:“不知婆婆可曾听过死神宫?”

    葵花婆婆眉头一皱,道:“似有耳闻,却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等会还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