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242章 北海王储
    一道青光在他手中闪过,便浮现出一块玉牌。

    正是宁可月当年留下之物。

    李云霄盯着那玉牌,眼中的冷色漠然的令人害怕。现在宁可月和天思在一起,处境异常危险,但他却根本没有同天思一战之力!

    突然一道人影出现在他身前,红衣铁刀,正是一名龙家武者。

    那人脸色冰冷,喝道:“李飞扬,奇鬼大人邀你往城外一趟,解决私人恩怨!”

    李云霄将玉佩收了起来,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我为什么要去呢?”

    那人似乎早有预料,冷笑一声,讥讽道:“你刚才不是嘴巴很硬吗?怎么现在成孬种了?”

    李云霄慵懒的看着他,道:“孬种就孬种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那人顿时觉得胸口一堵,好像一拳轰出去,直接打在棉花上了,让他浑身使不上力,浑身的不舒服,“你到底去是不去?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想龟缩在海木镇一辈子吗?”

    “看情况吧,也许真的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彻底无语了,之前想到过各种情况,却想不到是这般模样,他怒道:“有本事躲在海木镇一辈子别离开!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你家主子有本事躲在城外一辈子候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废物,废物!”

    那人气极,狠狠骂了几句,知道再怎么激也没用了,一跺脚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看着那人离开,忍不住轻笑起来,奇鬼的实力他基本能看出端倪,不用几下就能收拾掉,反倒是那非倪,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,而且那种感觉,他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“天凤血脉吗?有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身影一闪,便消失在街道上。

    海木镇一角,隔离出了一条长长的警戒线,周围百丈之内都不许靠近,只有两队武者守在彻夜守在左右。

    突然一道身影闪过,一名中年男子出现在其中。

    两队武者神色一凛,变得肃然起来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目光一扫,道:“都打起精神来,刚上面来了通知,这段时间进入最高警备状态,一只苍蝇也不能放进去!”

    “最高警备状态?可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一名武者面露惊容,有些吃惊道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,道:“不要问了,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。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,明天上面还会增派二队人马,将警戒范围缩小一倍,以确保通道的绝对安全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震惊不已,增派一倍的人所,缩小警戒圈,相当于防御一下子提升了四倍!

    “呵呵,如果都是你们这样的渣渣的话,派再多也无济于事啊。”

    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,带着极度的轻蔑和讥讽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脸色大变,手中一抖,顿时出现一把利刃,绽放出三种颜色的光芒,头也不回的就朝身后斩去,如同孔雀开屏!

    一道黑影冲了过来,怪笑一声,直接飞入三色刀光之内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一道兵器相交之声响起,中年男子的头颅便飞了起来,脸上满是震撼和绝望。

    无头的脖子上鲜血像是喷泉一样涌出,“嘶嘶”的飘在风中,无比凄凉。

    “啊!统领!”

    两侧的武者都是悲愤欲绝,一下子满是兵器铮然声,一道道人影冲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弱者的愤怒没有任何力量,到地狱里哭泣去吧!”

    那黑影狂笑几声,瞬间分出数道残影向众人杀去。

    一道道割裂之声响起,几个呼吸之下,两队人马全部被斩的支离破碎,鲜血溅满长空。

    整个警戒线内,变得一片凄惨和死寂。

    “三弟,这里可不是我们北海,还是收敛一点的好。”

    天空中传来淡淡的声音,没有任何感情,就不像是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哼!一群渣子,杀了不就杀了,难道他们人类还敢说个‘不’字?”

    黑影化出一道人形来,整个人置身于黑袍之下,面容苍白而阴冷,嘴角浮现出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“千万不要小看了人类,我最近听说东海王族被一名人类端掉了老巢,不仅珍宝尽失,就连那深海矿脉也被挖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二哥,亏你还被誉为智者,这种没脑的谣言你也信?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讽刺道:“抢光东海珍宝,挖掉深海地脉,就算是神境强者也不可能做到吧?再者,如果此事为真,那也只能说明东海那群蚯蚓彻底的沦落成渣了!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九弟又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住口!别在我面前提起这个人!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冰冷起来,厉声道:“幸亏他死的早,否则我要让他彻底下地狱,永不超生!”

    那道声音悠悠传来,道:“九弟终归是父王之子,跟你我同一血脉。他死了,我们还是得难过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疯狂的笑道:“哈哈,的确,的确应该难过啊!”他的脸孔一下就扭曲了起来,狞声道:“我好难过不能亲手宰了他!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杀了他,我一定要将那个王八蛋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那声音道:“听说那名人类叫做李云霄,跟挖掉东海矿脉的是同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李云霄吗?!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眼中闪过一道杀气,冷声道:“此人已经上了我的必杀名单!至于你说的挖掉东海矿脉,根本就是无稽之谈!若此事成真,那就是海族亿万年来最大的耻辱,广贤还有何脸面统领东海?”

    那声音叹了口气,道:“我初次听闻的时候也觉得是谣言,但现在四海之中传的厉害。而且广贤大人许久未曾露面,都是邢母大人在打理政事,等这次四海盛会召开时,一切自然知晓。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阴冷道:“不是有消息说那人也会来吗?到时候问问他也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道:“嗯,这般乙木神物出世,他自然不会放过,也许他才是我们此行最大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面色一变,沉声道:“那就别废话了,抢在所有人之前把东西拿到手,剩下烂摊子给他们捡。最终就算知道是我们做的,凭他们这些废物,可有胆量上北海来抢?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说完后,当即化作一道黑芒,朝着境界线内冲去。

    这一片区域都是异常宁静,显然太久没有人踏足其内。

    几个闪落之下,黑芒便化出身形,再次停了下来,脸色阴冷的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就在前方数十丈之处,空中静静地盘坐着一排武者,每个人都是面色安详,处在入定之中。

    方圆百丈之内一片寂静,气氛十分庄重肃然,那武者共九人,皆是气息内敛,感觉不到丝毫元力波动,像是雕塑一般。

    黑袍男子盯着那九人,双手指骨捏的爆响,寒声道:“让路,亦或者死!”

    九人所在的位置极为奇特,并非简单成排,每两人之间的距离像是十分考究,好像蕴含某种规则。

    当先一人缓缓睁开双眼,眸中闪过一道厉色,喝道:“好浓的杀气,你将前面的守卫全杀了?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大笑道:“哈哈哈,那些垃圾留着何用?你们九人还算堪堪入眼,若是识趣的话,当可活命。”

    那人眼中暴出怒色,但还是压制住内心的情绪,缓缓闭上眼来,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怒斥一声,手中一扬,顿时十余道黑芒凌空斩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!”

    九人面前突然浮现出一股力量,像是镜光一般恍惚闪动,直接将黑芒尽数拦截下来,无法伤及众人。

    黑袍男子眉头一挑,冷笑一声,往前踏出一步,手臂上一股黑色之气涌起,直接化出一只巨大的黑色龙爪,猛地往虚空中一抓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上方一下震响,龙爪仿佛把空间掀了起来,像是幕布一样被扯出道道皱纹。

    黑袍男子目光一凝,左手掐诀,口中吐出晦涩难懂的龙语。

    龙爪之中顿时浮现出恍惚不定的空间漩涡,越来越大,不远处的九人在这股空间之力下,身体也随之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为首之人脸色一沉,手中打出一印,喝道:“起阵!”

    一道金光率先从他身上冲起,结印的双手内飘起古怪的花纹,往上空而去。

    另外八人同时睁开双眸,分身双手掐诀,而且位置也在按照一定方位变化。

    一个个金色的阵符从九人手中印诀内绽放出来,化作一道蒙蒙金光,汇聚在上空,瞬间结出一道巨大的金色结界,大日如轮,在九人周身转动。

    原本扯出皱痕的空间一下子恢复平坦,九人神色不变,每人脸上都是映照出金色光芒,各自掐诀而坐。

    黑袍男子脸色一沉,喝道:“没用!”

    龙爪猛然一握,空间骤然一紧,一股难以匹敌的天崩地裂之势瞬间退开,往那金色结界上碾压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空间在这股巨力之下颤抖不停,直接轰在金色结界上,像是战车不断轰击碾压,震得金光表面也是狂颤不停,却始终不能突破。

    “哼,该死!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脸色一变,眼中暴出怒色,化作一道黑芒就冲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