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227章 天圣器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口碧玉色的毒液直接从沧灵碧金蟾嘴里喷·射出来,整个大海瞬间被炸开,犹如一朵巨大的绿色烟花绽放。

    毒液在顷刻间化作一支支利箭,射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恶灵一斧头朝那毒箭砍去,“嗞”的一声,那毒液瞬间腐蚀掉他的龙气,溅洒在斧身上,烧出一破洞。

    其余之人也是脸色大变,那毒液直接腐蚀掉帝气防御,如狂风暴雨般袭来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只听见岳九林惨叫一声,随后一只手臂就脱落下来,在空中不断被腐蚀缩小,最终消失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!”

    段越心中一惊,一个闪身就来到他身边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他们基本是差不多时间开始追随李云霄的,而且实力相差不大,所以关系也是最为要好。

    岳九林脸色惨白,额头上滚落冷汗下来,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但脸上也是难以掩饰的后怕,他手中玄器竟然如此不堪一击,只抵挡了瞬间就被融化,溅到肉身,虽然只沾上一丁点,但也立即腐蚀掉大片。

    幸亏他也算机警,第一时间就自断一臂,否则怕是已经彻底陨落了。

    叶凡惊道:“不好了,那金蟾消失了!”

    就在沧灵碧金蟾吐出一口毒液后,整个身体在海水越来越透明,最终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莫小川等人瞬间飞驰而下,直接踩在海面上,将神识散开,却是完全无法感知到那金蟾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宾臣神色凝重道:“我看那金蟾的舌头上似乎带有空间之力,一下就能卷掉方圆之内的东西,此物必然掌握了一定的空间神通。云少,你的瞳术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单手掐诀,双眸渐渐变得妖异起来,但不过瞬间又恢复一片平静,脸色异常苍白,道:“不行,我的元力彻底提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宾臣道:“既然如此,也不用强求。那两人被这金蟾吞下去,以这般强的腐蚀之力,怕已经是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极为难看,直觉告诉他,骨虹没那么简单就会死,“也罢,一切自有定数,该死的活不了,该活的也死不了。就算他二人逃得一命,今日便可败他们,来日更加可以。”

    帝迦脸孔微微抽搐了一下,的确没有人进步的比李云霄更快了,他脸色并不好看,双手负于身后,冷冷道:“我答应的事已经做到,我所想要的呢?”

    李云霄眼中眸光闪动,轻笑道:“老哥不用担心,答应之事自不会少。此地动静太大,而且地处北域,我怕很快就会有强者过来探查,不如换个地方说话?”

    在称呼上他极少让人托大,但想到对方是不世魔主,称呼一声老哥自己也不吃亏。

    数个时辰后,两人便出现在定天城内的一座酒肆中。

    一壶极好的醇酒摆在中间,两个脂玉的杯子透着微光。

    在不断有人来往的酒肆内相对而坐,李云霄将两个杯子斟满酒,自酌起来。

    帝迦一脸的阴沉,完全没有心思,带着怒火寒声道:“你说的霓石已经在别人体内,竟然骗我出手?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老哥冤枉我了,当时我只说了指名霓石所在,并没说它是无主之物啊。”

    帝迦冷哼道:“也罢,带我去见那人,不过是费一番手脚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摊开双手,道:“恕难从命,那人现在跟我是友非敌,老哥要动他的话,必然站在我的对立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云霄,别以为我不敢杀你,你体内的魔元之力也迟早是我的!”

    帝迦脸色冰寒,双手五指缓缓虚握起来,两道魔气在掌心飞旋,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打算。

    李云霄四下看了一眼,酒肆中不少都是武者,也发觉了这边的异样,纷纷投来怪异的目光,还有数道冰冷凌厉之气在暗中锁定了两人。

    让两人哭笑不得的是,那暗中锁定他们之人的实力,最强的也不过是高阶武尊而已,多半是这家酒肆请来的供奉。

    “老哥稍安勿躁,现在定天城内不知何故,到处是武者,似乎在抓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低声道:“虽然我知道老哥并不怕,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万一遇上什么绝世强者,一不小心陨落了,多不合算。”

    “哼!霓石我是一定要得到的!”

    帝迦狞声道:“还有虹石,当初本座真身被裂成五块,霓虹石失去魔力之源,会自动解开成霓石和虹石。只要得到剩下的部分,我还是可以反败为胜,将其它分身收回!”

    他一收手中的两股魔元漩涡,所有气息压制了下去,这才看起来跟普通人一般无二。但是眼中却闪烁着异色,凝声道:“你的魔元之力怎么会那么强大?几乎可以等同于一具分身了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一动,猛然失声道:“莫非你得到了我第五具分身?不可能,不可能啊,若是那样的话我一定会有感应的。”

    帝迦连连摇头,自我否定起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眼中光芒闪动,试探道:“真魔法僧下,那六件兵器到底是怎么回事?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威能?”

    帝迦脸色一沉,立即变得冷冰冰的样子,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!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笑,一口就将手中美酒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些酒肆都是各种势力开的分部,方便办事之用,里面的酒水全是灵气十足,对武者大有裨益。

    而他们所在的这间酒肆更是定天城最大的一间,里面消费都不是普通武者承受的起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点好处对李云霄和帝迦这个程度的强者来说,完全可以忽略不计,但还是能够心清气爽,一阵舒服。

    “老哥也明白这个道理啊,各人管好自己的事也就是了。”李云霄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帝迦脸色微变,立即明白了李云霄是要跟他交换信息,他略微沉默一下,才道:“那六件兵器称为六道魔兵,乃是我全盛之时所用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追问道:“这六件兵器现在何处?是否魔元之力足够强大,就可以随时破空取来?”

    帝迦冷笑道:“这六件兵器此刻正轮回在六道之内,真魔法相本乃是本座的真身,对这六件魔兵有一丝的神念联系,故而法相出现的时候,会有六兵虚影浮现。想要尽数取来,除非我恢复全盛之力!”

    李云霄听得内心一阵吃惊,问道:“那六件兵器可都是超品玄器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帝迦忍不住大笑起来,道:“所谓的超品玄器,不过是你们卑微人族的一种说法罢了。九阶之上,便是圣器,本座的六道魔兵乃是天圣器!”

    “天圣器?!”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猛然一震,道:“难道圣器也有等级之分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帝迦脸上闪过一丝自傲,得意洋洋道:“这片天空下已经不可能炼制出真正的圣器了,若是我没猜错的话,你们人族所谓的诺亚之舟,也只是接近圣器的亚圣器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圣器之内,就跟普通一至九阶的玄器一样,分好坏优劣,但力量的差距不至于太过离谱。而在其之上,还有一种更为巅峰的存在,足以碾压一切圣器,便是本座的六道魔兵——天圣器!”

    帝迦眼中闪烁着异彩,似乎在追思之中。

    李云霄听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眼前这位魔主可是无数年来的强大存在,绝不可能无故骗他。

    特别是身为顶尖的术炼师,听得这个信息后,更是心神大震,眼中闪烁着精芒,仿佛一扇全新的大门在他眼前被打开,内心充满无限的憧憬和向往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!我呸!”一道极为不屑的讥讽声传来。

    旁边不远处一张桌子上,也坐着几名武者,正在饮酒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长须老者放声大笑,目光毫无顾忌的瞥了过来,嘲讽道:“无知小儿,一派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老者长袍宽袖,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气机全部内敛,显示出不弱的修为来,此刻正是一脸的讥讽和不屑。

    他一声喝骂后,立即引来酒肆内所有人的关注,喧嚣的环境一下子变得有些安静起来。

    不少武者甚至显得有些紧张,都低下头偷偷地打量。

    李云霄刚进来的时候也发现了,整栋酒肆的武者,绝大多数人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心思好像全在那一张桌子的几人身上,似乎那几人大有来头。

    与老者一桌的还有一名华服男子,安静的坐在他对面,身着苍蓝色的缎衫,左手不断转着幽绿的大扳指,一看就是极贵之人,脸上露着轻笑。

    “嘻嘻!就是,大言不惭的,真丢人!”

    端坐在两人中间的是两名妖娆清凉的宫装女子,她们用藕色丝巾轻掩着娇嫩欲滴的小嘴,勾着魅惑入骨的讥笑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媚眼如丝,玫姿艳逸的芙蓉女子,这唇角一勾,眼睛一挑,顿时满室****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欲拒还迎地用晶莹如满月般的上围,有意无意地蹭着老者的胳膊。

    另一人则端着酒杯,樱桃小嘴含着琼酒,也不咽下,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老者。

    老者猛地喝了口酒,露出会心的淫·色,两只手开始不老实起来,“嘿嘿,你们定天城也真有些妄人,什么都敢胡说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