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215章 剑域神通
    祖亚一扫脸上的慵懒之色,脸孔也是沉了下来,眼中寒气闪出,左手飞速的在身前画圈,一个个闪动的符球在身前画出,猛地朝骨虹击去。

    那些符球大小不一,颜色不同,而且蕴含的力量也不一而论,将大海也划出一道道深浅不同的波痕。

    骨虹瞳孔微缩,这些符球之内,包含的力量涵盖天地五行,相互之间不断影响,道生一、一生二、二生三、三生无数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他冰冷的哼了一声,体内传来节节骨爆之响,身上顿时光芒大盛,一个个的符文在皮肤上显化出来,布满全身。

    一股极强的力量从他体内涌现出来,一下灌入双掌中,天空上立即浮现出两道巨大的青色掌影,一下化出万千,轰击而落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漫天掌影纷如雨下,不断将那各式符球击爆。

    赤色之海震起滔天巨浪,围在两人千米之外盘旋咆哮。

    骨虹目光冰寒,双手在身前掐出一道诀印,突然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从他身上传出。

    一道白光缓缓升起,铮然一声在天空中展开,化作一柄刀形。

    那巨大的刀形发出激荡人心的器蕴之声,刀未落下,天空便已被那股刀意震的自行裂开。

    骨虹双指并拢,凌空点下,寒声道:“太元之刃!”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刀形像是山岳一样倏然倒下,天地仿佛为之断裂,大海瞬间化成两半,似乎世间万物都在那一刀之下彻底断绝!

    祖亚脸上也露出了凝重之色来,一收之前的那种轻蔑神态,双手合在身前,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一道金光在双手中浮现,里面有一柄金色小剑在不断旋转,慢慢变大。

    祖亚猛然一抓此剑,整个大海为之震荡。

    以他为中心,一道金色的光芒辐射开来,方圆数千米内尽是无穷剑光,万道剑影密密麻麻的悬挂在四周。

    “一剑光寒,五湖四海。”

    万道剑影瞬间一凝,纷纷从四面八方尽数汇聚那柄金剑之内,金剑相撞的声音像银铃一般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刺目的金光下,祖亚扬起长剑,凌空刺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巨大的刀形直接斩在金剑上,发出震耳欲聋的脆响。

    如同皓月一般的刀上随后裂出无数龟纹,“砰”的一声碎裂开来,好像宝玉落地,珠盘打碎,化作漫天月辉,纷纷洒向大海。

    而那金剑却依然聚而不散,在空中越发的光亮起来。

    祖亚双手一合,整个赤色的海平面上一阵金光涌动,刹那间更有无数道剑影破水而出,朝着天空射·去。

    整个海天之上,尽数金芒一片,以那金剑为中心,无数细小的剑影飞旋起来。

    骨虹脸孔大变,惊惧道:“你、你竟然修成了剑域的神通!”

    他那布满全身的符文突然闪烁一下,身后一道白光亮起,“砰”的一声浮现出一对翅膀,一闪之下就瞬移万里。

    “既来之,则打之。”

    祖亚讥讽的声音传来,漫天金光一转,一道剑意随着骨虹传送了过去,像是跗骨之蛆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祖亚,你敢杀我?!”

    骨虹的神色大变,惊骇的望着那道剑意斩下,长空像是布条一样被撕开。

    他急忙双手在身前交叉,一丝丝如同头发一样纤细的青光飘散开来,在前方交织汇聚,凝成一面盾镜,护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剑意斩下,那盾镜不过支持了半个呼吸,就倏然瓦解。

    整个剑势不减,斩在骨虹身上,击碎他身后的两只翅膀,整个人在剑意的压制下飞坠向大地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巨大的尘土震天而起,坚固无比的岛屿上也被撕裂出一条深坑。

    “哼,逗逼!”

    祖亚不屑的唾弃一声,身影在长空中一闪而没,“若不是有顾虑的话,就凭你在天地熔炉中埋藏神识之罪,就足以死上千万次了!”

    岛上开出巨大裂缝,惊起无数飞鸟走兽,很快便寂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一道光芒从裂缝中飞出,震碎了大片石块。

    骨虹一身的狼狈不堪,直接仰天躺倒在地上,拼命的喘息着,眼里满是惊惧和愤恨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伤势触目惊心,特别是身后两侧,就好像被挖掉一块骨头,不一会便流的满地鲜血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他猛地吐出一大口淤血,脸色急剧衰弱下去。

    “祖亚,该死,该死的畜生!他日我必然杀你!”

    怒火攻心,再次吐出几口血来,他取出一块茎条状的东西放入口中,一边咀嚼着,脸上神色变换不定。

    随后他取出一块金色的玉佩来,抬起手在空中打出几道符印,尽数汇入那金牌中,然后凌空一拍。

    那金牌顿时旋了两圈,就化作一道光芒一射而没,直接遁入无形。

    数日后,赤色之海上再次旋起巨浪,一条通道直接在海面上打开。

    李云霄化作一道雷光飞遁出来,在天空上显形。

    他回望了那大海一眼,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东西,眉头微微一皱,便化作雷光,朝着海皇殿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海皇殿上空浮现出一道光影,渐渐凝成波隆的样子,脸上带着激动的喜色。

    李云霄点了点头,道:“多谢海皇大人成全,那神火已经有了极大变化,点燃七星灯必然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波隆道:“几年来试了无数次,希望越大失望便越大,我心已经很淡然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微笑道:“这次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吧。”

    波隆叹息了一声,道:“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化作一道光芒直接飞过来,一下将李云霄包裹住,瞬间消失在天空上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布满铜灯的偏殿内,光芒一闪,李云霄便化身而出。

    “啊,你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见到海皇真容,忍不住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知道之前所见的都是海皇投影,也猜到了真身必然是衰老,但也想不到竟衰成这幅模样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半分威严,半分端庄,就像是一个垂垂将死的老头,盘在本命宫灯前,不断地用自己真元守护那灯芯上黄豆大小的光亮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波隆倒是十分淡然,笑道:“名扬天下的古飞扬也会被吓到?”

    李云霄苦笑道:“四海共主,天下同尊的一代海皇,竟成这般模样,无论何人都会被吓到的。”

    波隆笑道:“四海共主,天下同尊又有何用?就算让我踏入十方神境,没有了自己心爱的人,还有何意义?”

    他脸上一片落寞,抬起头来望着罗云床上的女子,露出一片悲悯和爱怜。

    李云霄正色道:“我辈之人,虽不说绝情绝义,太上忘情,但也应该专心武道,心无旁骛才是。”

    波隆道:“天地有三千规则,大道同样有三千,是谁规定了追求武道就不能追求情道的?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愣,沉思了一下,便道:“的确没有规定,但人的精力毕竟有限,吾生有涯,而大道无涯。”

    波隆脸上闪过一丝端庄,肃然道:“我的大道,便是与她在一起,此外再无道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心中大震,波隆这话直指自己本心,看来他已经陷入情道完全无法自拔了。

    难怪其武道修为会退化下来,否则以他超凡入圣的境界,即便是数年来在此耗费真元,也不至于跌落修为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人各有志,我也不便强劝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看了一眼那罗云床上的女子,的确和水仙极为相似,“那便让我一试吧。只要海皇大人能从这里解脱出来,依仗神诀和如是我闻,他日恢复修为也未必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波隆身躯一震,对李云霄的话不置与否,似乎不愿再谈这个话题,只是激动道: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他眼中满是兴奋和希望,整个人都有些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他左手不断凌空点出,空中飞出数道金色的符文,一闪而没。

    穹顶上浮现出一个紫色的阵光,波隆口中轻吐咒语,左手指诀不断变化。

    每一下打出,那紫色阵光便变化几分。

    最后发出一道“嚓”的声音,阵光像是钥匙一样被打开,直接分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可以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波隆这才缓缓说道,额头上浮现出汗珠。

    李云霄自然可以感受到那阵法的不凡,而且凭海皇的神通之强,解开禁制也要耗费如此大的心神,可见其厉害。

    他先是仔细观察了一下地上阵法的布置,很快便了然于胸,顺着一定的方位走到了罗云床前。

    那长相与水仙七八分相识的女子就这样安详的躺在那,如同深深的熟睡。

    波隆平复了下激动的心神,道:“你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点了下头,直接闭上双目,单手掐诀在身前,竟然直接入定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波隆也不催促,他知道李云霄是调节自己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感悟元素之力的过程,只有在自己与元素完全融合的时候,才能最大限度的将元素之力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都等了,也不在意这一时半会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李云霄猛地睁开双眼,那清澈如许的眸子,此刻化作两簇火焰,在不断地燃烧跳动。

    火焰之中,隐约可见凤凰虚影,在遨游天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