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204章 再次神降
    “你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龙首一惊,也被眼前这一幕震住了,虽然三件玄器辉映也并不在他眼里,但那祥瑞之光,皓如日月,给人一种神圣不可犯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豆豆,现在还要杀李云霄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水仙眼中闪过冰冷的杀气,那双眸中的瞳仁化成一片金色。

    李云霄也是心中一震,睁大双眸,喃喃道:“水仙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我吗?可是你的力量实在太弱啊。”

    龙首看着一剑横斩而来的水仙,剑上涌出无数金文,他却只是轻易屈指一弹,一道无形之力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水仙整个人震飞了回去,剑上金光一下就散掉。

    “这三件玄器很不错,但可惜你太弱啊,太弱——便是一切原罪。”

    龙首露出悲悯之色,不再理会她,而是转身朝李云霄而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脸的淡然,眸子中精芒尽数收敛,整个人似乎从未有过的平静,双手并拢,掐诀在身前。

    龙首凝望着他,沉声道:“你给我一种难以看透的感觉,现在我就要将你剖开,看看你这身躯里,到底是什么!”

    李云霄不为所动,突然他那平静如水的眸子中猛地荡漾出一道涟漪,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龙首也是脸色一变,骤然回头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水仙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层金光之下,大开大合的不工阔剑,已解封成三尺剑锋,横在身前,一道道的摩诃古字从她身上的套装中不断涌起,引动天威!

    下方的海面化作狂涌的漩涡,整个海平面不断抬升起来。

    灵芯整个人大震,露出骇然之色,眼中一片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在一片金芒下,水仙的身后,隐约有一道身影,法相庄严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水仙的声音在金芒下缓缓响起,轻柔而有些迷离,“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怨憎会、爱别离、求不得、五取蕴……”

    每一道声音落下,身上便涌现出一条条金色的文字链,环绕在她周身,最后汇入剑内。

    隐约之中,仿佛有苍老古朴的声音传来,与水仙那轻柔的悦耳之声同时响起,“悲哉六识,****八苦,不有大圣,谁拯慧桥。”

    一剑刺出,闪耀的光芒在剑上荡开,如骄阳,如皓月,散发出的剑意像是涟漪一般在空中波荡。

    仿佛一片极乐净土在海天之上蔓延,要引渡众生,横跨彼岸。

    龙首猛吸了口冷气,那扑面而来的力量让他不由得一阵心悸,急忙扬起剑来。

    突然数道寒光闪烁而来,二十四柄北天寒星剑化作剑图,临空落下。

    “哼,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龙首轻蔑的一哼,手中之剑轻微一抖,便有一股浩瀚剑力轰出,直接将那剑图轰散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劫量无始一转,浩瀚光辉随之荡开,正准备迎向那八苦之剑,却突然整个天空一暗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龙首一惊,只觉得身后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涌现出来,他急忙回头望去,只见李云霄依然保持着之前的姿势,没有动弹一下,只是半壁脸孔都布满红色青筋,眼眸变得狰狞无比。

    而在他单手掐诀的身后,一轮红色皓月缓缓临空升起,上面布满血丝,骤然间睁开!

    一道眸光凝视而下,仿若望穿层层时空,历经一切沧海桑田。

    “竹外窥阴,树外窥水,峰外窥云,难道我有意无意?”

    淡淡的云彩飘荡在那皓月血瞳之下,眸光所见之物,淡淡化作青烟,慢慢消散在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龙首手中的浩瀚剑力,也在那一眸之下,受到巨大影响,世界之光的外围,也在不断的冒出滚滚白烟,正是消散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啐!该死啊!”

    龙首咬牙怒喝,想不到区区一只蝼蚁也能撼动他分毫。

    已经没有时间多想了,那八苦剑式仿若参透四谛因果,要度他直通彼岸,他手中劫量无始剑刺出,往那一方极乐净土斩去。

    就在剑势刺出的刹那,一道刺目的琉璃彩光落下,如同一扇宏伟的巨门,从天空中震落。

    界神碑上化作不朽丰碑,直接往那剑上压去,碑身上一道道的金文闪现出来,像是在述说古老的秘辛,传递着某种讯息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不朽丰碑直接震入剑之世界中,碾压那剑芒,两种力量不断崩碎开来。

    “嗞!这座巨碑到底是什么东西?!”

    龙首骇然一惊,不朽丰碑上传递出让他心颤的感觉,虽然那种力量似乎被束缚住了,但仅仅是器蕴的一呼一息,便让他如临深渊!

    碑身上浮现的文字不断闪耀,似乎在向无穷岁月述说。

    龙首双眸猛地瞪了起来,似乎看懂了其中含义,露出一片的惊恐之色,骇然道:“这、这……”

    他刚读出部分讯息,八苦之剑便凌空而下,净土世界碾压而来,冲入剑之世界中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磅礴的世界之力不断被轰碎破开,向着四面八方,无尽时空震去!

    整个天地再次陷入苍茫,一种极度压抑的感觉袭遍所有人全身,像是世界未开,混沌如鸡子,让人感到一片朦朦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李云霄也只觉得身体里和脑海内都传来不断的轰鸣,在那世界之力余波下,不断摧毁着他的身体和意志,他身后的巨大月瞳猛地闭上双眼,缓缓消失在天空上。

    那余波之力经久不衰,龙首处在震荡的中心点,体内一阵气血翻滚,几次强行将喉内鲜血压下去,同时涌起无边怒意。

    他身上龙气沸腾,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撑开,一步踏向前去,缩地成寸。

    极强的杀机乍现,劫量无始剑舞了道剑花,就刺向水仙眉心。

    水仙在施展出一剑后,整个人变得迷迷糊糊,半闭双目,似乎早已没了知觉。

    在那劫量无始剑刺下的瞬间,她猛然眉心一闪,一道金芒像是火焰一般跳动开来,不断地变大。

    她那凄迷的双眸也是骤然睁开,一道精芒闪动而出,轻喝道:“广法,你想杀我女儿?!”

    那声音完全是一名男子。

    龙首浑身一震,手中剑势不由得一颤。

    水仙瞳孔骤缩,左手一掌拍出,将那剑势轻轻震开,整个人纵身一跃,便直接消失在原地,下一刻便出现在十余米开外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身上气势大变,冰冷的双眸凝视下来,透着无穷威压。

    白色朦胧的海天之间,广元和灵芯等人都是脸色大变,特别是之前在东海上遇见过此种情况的广贤和李云霄等人,都明白是海皇神降而来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极度灰白,吐出一大口鲜血,轻哼道:“神降在自己女儿身上……够****的……”

    灵芯也是骇然不已,喃喃道:“皇兄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龙首神色一凛,冷冷道:“波隆!”

    这两个字一出,所有人都是浑身大震,一个个骇然的无以复加!

    四海共主,天下同尊,亿万海族的至尊领袖,当代海皇波隆!

    灵芯等人在震惊之余,同时也才知道,原来龙首之名为广法,即便是广嫣等龙卫,也是一个个露出异色来,就连他们也从来不知道龙首真名。

    “广法,广法……”

    广元喃喃自语的念着这个名字,眼中露出极度的骇然之色,身躯忍不住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与他相同反应的还有广贤,两颗龙眼瞪得老大,一片惊恐和难以置信,“广法……龙首大人竟然是……竟然是……这……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波隆神色一片冰冷,道:“你明知水仙是我女儿,还想下杀手?”

    广法眼中则是冷厉之色,哼道:“她多管闲事,并且已经做好了死的觉悟,我并不介意成全她。但既然你也出面了,这个面子我不能不给,你女儿可以安然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海面上白色朦朦的世界在渐渐散开,所有海族武者都是一脸的呆滞,竟然有人敢这般跟海皇讲话,即便这人是龙首,那也是以下犯上,大不敬的死罪啊!

    出人意外的是,波隆并没有生气,只是将目光投向远处之人,瞳仁微缩起来,缓缓道:“那李云霄你也不能杀。”

    广法身躯一震,猛然想起之前那界神碑上的摩诃古字,他虽不能全通,所见的那些却能读懂大半,一下子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以,但是他,我要带回雨地!”

    波隆神色一动,道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广法脸上闪过冷色,道:“你不过区区一道神降,莫非也想阻拦我?”

    两人的话让四周之人都是大为震惊,虽然此人是龙卫首领,但怎么可以这样和海皇说话?

    李云霄抓了一把天材地宝扔嘴巴里,不断地吞着,虽然他不明白海皇为什么会帮自己,也许是水仙的意志影响了他,但自己多恢复一份气力便多一份胜算。

    波隆道:“若是再加上此物呢?”

    他凌空一拍,一道金光在掌心下荡漾开来,整个空间为之一凝。

    突然广元整个身躯一颤,就像是被一股巨力吸住了一般,脸孔被挤压的变形起来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片大骇,眉心处绽放出道道法光,如是我闻慢慢的显化出来,竟是要从他体内被强行剥离出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