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202章 决然
    灵芯也是一脸大骇之色,震惊的望着那龙首,惊恐连连。

    拽住水仙的手更紧了,生怕她一下冲了出去,惹上这名男子。

    就连一向自大的穆家兄弟也是变了脸色,穆一军震惊道:“此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李云霄也是脸色发白,但相对较为镇定,道:“并非超凡入圣,只是他手中的剑器太强,能够施展出超凡入圣的力量来。”

    青丝忍不住问道:“月长老,什么是超凡入圣?”

    闭月羞也是神色无比的凝重,望了她一眼,轻轻摇头,示意不要说话。

    龙首第一眼就看到场内变得妖异的广贤,露出大喜之色来。

    他左手在空中画出几道诀印,凌空拍下。

    那诀印落下后凝而不散,像是一方磨盘压在广贤身上。

    一道道不甘的咆哮声从那印诀下传出,广贤身上的那红斑之色越发的鲜艳,并且不断地凸起来,身体被拉扯的变形。

    “撼龙槌的力量你根本不了解,这样乱来只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。”

    龙首掌心往下一压,印诀的光芒变得更为炙热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广贤的身体上直接爆开一个大洞,一条金龙从其内飞了出来,被龙首虚握在手中,不断挣扎。

    几个眨眼的功夫,那金龙便慢慢地臣服下来,化作撼龙槌本体,一下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广贤慢慢恢复人身,身上鲜血淋漓,异常的狼狈和不堪。

    龙首淡然的望着他,道:“想不到你对当年之事念念不忘,竟会萌生偷走撼龙槌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广贤盯着他,眼里一片厉色,喘息道:“龙卫一族与东海龙族血脉相连,自然要有难同当!我借此物出来击杀广元也无可厚非,但想不到的是,广元竟然也掌有秘术,令我措手不及,才导致现在惨况!”

    龙首道:“撼龙槌的意义重大,绝非普通玄器。至于你们兄弟二人之事,今日既然我离开了雨地,出面在此,也就对这事做一个了结,你们言和吧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!”

    广元猛然喝道:“我此刻胜券在握,为何要言和?你是龙卫之首,就应该做好自己本分内的事,龙族之争,不是你们应该干预的!”

    广贤也是冷冷道:“我和这个叛逆已经是不死不休之局。龙首大人,可还记得当年之言?还请助我击杀此贼!”

    广元身躯一震,立即警惕起来,他不知道这两人之间有何过去,但龙首那一身实力让他忌惮异常。

    龙首道:“身为龙卫,的确不应该参与你们之事。但广贤你此刻身负重伤,命在旦夕,随我回雨地疗伤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手中长剑一晃,寒光乍动,便一股巨大的吸力浮现,要将广贤吸入进去。

    广贤惊道:“回雨地?东海龙族不是一生只能祈求进入一次吗?”

    龙首道:“是的。所以这次进去,你就随我在其内安心修炼,不要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要囚禁我一辈子!”

    广贤大骇,震怒道:“住手!我不要随你回雨地,我要杀了这个叛逆!”

    他强行提起身上龙元,要破开那长剑束缚。

    广元也是大惊,脸上闪过一道寒气,双手猛运劲气,化作一道斩击轰了过去,“本座绝不容许广贤活着离开!”

    龙首眉头一皱,长剑轻轻一抖,便将困在其内的广贤震开。随后剑势一撩而起,化出一道剑芒,横档在身前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广元一招被那剑芒击溃,化作无边力量散开。

    龙首长眉一挑,有些怒气上涌,冷冷道:“我带走广贤,你便是东海之主,这是最好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虽然对方实力惊人,但广元还是迎着威压而上,寒声道:“东海之主我当定了,广贤——我也杀定了!”

    龙首皱眉道:“你们本是亲生兄弟,为何非要弄个死生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个大圣人,和事佬,当初老子奄奄一息快死的时候,你他妈·的怎么不出来当圣人,当和事佬啊?!”

    广元怒笑道:“老天没让我死,就是选择了他死!这是天意,你不让我杀他,便是逆天而为!”

    龙首叹道:“那都是过去的事了,今日你胜他败,就已经是上天给你的交代了。”

    广元冷笑道:“待我杀了他,很快也会成为过去的。若是不想站在我的对立面,就给我让开!”

    他整个人影一闪,便朝广贤欺身而去。

    广贤惊退一步,喝道:“龙首大人,还请出手击杀此贼!只要杀了他,我愿随你回雨地,再也不出来!”

    龙首手中剑一扬,缓声道:“你二人都是我龙族翘首,我何忍让你们自相残杀呢。”

    那剑上闪过流光,散发出一股伟力,在海面上荡漾开来。

    仿佛来自无穷久远的力量,穿越时空,在大海上凌空落下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面色大变,整个大海都化作一片剑之世界,每个人都被那种剑之规则束缚起来。

    广元也是脸色一沉,双手在身前结印,掌心拖着莲花,法光散出,抗衡这股剑威。

    龙首不再理会他,而是目光一转,化作冰冷之色,凝向李云霄而来,寒声道:“你身上也有圣器吧,是要我出手,还是由你将他们放出来?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还是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眉心处一闪,一道光芒照射而出,五名龙卫尽数被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五人一见龙首,纷纷上前拜见,并且对李云霄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李云霄无奈道:“盗取撼龙槌我也是被广贤所迫,身不由己,现在你们也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龙首冷冷盯着他,瞳仁渐渐收缩起来,“你乃外族之人,进了雨地就得死!”

    那长剑上突然闪耀一下,一道剑气凌空斩来,像是阳光一般照射而下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直都在警惕着,凝望着那道剑芒,面色如水,右手一翻,冷剑冰霜同样射·出一剑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两股剑气相撞,强弱立分。

    巨大的劲气震落下来,尽数打在冷剑冰霜上,将李云霄击退数百米远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龙首发出诧异的声音,显然是对李云霄接下他这一剑感到十分意外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两下子,看来你盗走撼龙槌并非是运气了。”

    龙首一指点在那剑上,一道光芒再次闪耀起来,越来越亮,“但是,在我的剑之世界里,你能挡住几分剑力呢?与你一道的那人何在?”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阴寒无比,这方剑之世界便是那宝剑演化出来的世界之光,所有人的力量都大受限制。但也正因为这世界之光镇压了所有人,这才使得剑上剑力大减。

    “哼,若是他还在此,你敢这样嚣张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人类就是喜欢贫嘴,将那人的下落说出来,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自己是天地主宰了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眼中闪过一丝厉色,一下化出三头六臂,真魔巨灵,各种玄器尽数抓入手中。

    他眼中月瞳爆出诡异之力,半个脸孔都扭曲起来,做好了殊死一搏。

    “不过仗着有件超品玄器在手,就狂妄无边了,现在超品玄器,已经是人手一件了!”

    界神碑在他掌心慢慢升起,周身密密麻麻布满各种摩诃古字,自成世界,将剑的世界之光撑开,顿感压力倍减。

    龙首面色凝重起来,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李云霄此刻的力量根本还未放在他眼里,只是这些神通异术,还有一件件炫目的玄器,都绝非普通人所有。

    穆家兄弟和闭月羞三人也是吃惊不已,一个个眼珠子瞪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这才发现李云霄的身价何其不菲,穆家和千叶岛也算是大门大派了,但聚全派之力,怕也只是堪堪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亦是对李云霄的身份万分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广贤瞳孔骤缩,震惊道:“月瞳?!!你是古飞扬的传人!”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所有海族强者都是倒吸了口冷气,那个令人胆寒的名字在心中浮现,顿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泊雨擎面露古怪之色,只有他才知道李云霄就是古飞扬本人。但现在的形势已经与他无关了,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只要不惹到自己头上,就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闭月羞也是震惊异常,不断地打量着李云霄,似乎心有所想。

    “哦?便是那个杀了东海无数强者的人类巅峰武帝吗?”

    龙首面色沉了下来,双眸中爆出杀机,“虽然东海之事我不想过问,但海族之耻还是要洗的!”

    他手指一弹,剑身上的那道光芒更亮起来,并且发出“铮铮”的器鸣之声,越来越急。

    李云霄眼中闪过疯狂之色,还有无边杀机。

    重生以来,除了天思外,这是他第二次面临如此恐怖的强者,已经下了必死的决心。

    身体在这一刻变得金光灿烂,并有火焰在皮肤上燃烧,整个人的战意越来越强,仿佛没有尽头一样攀升上去。

    龙首脸色如常的盯着他,内心却是掀起巨浪,这种强者的气息,那决然和淡漠的眼神,竟有一种天空般的高度,让他也不敢小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?”

    他心中异常的震骇和不解。

    推荐一本妹子的书,小乾乾写的《千金威武:霸爱豪门第一少》,这个书名有点长……

    他是最年轻的少将,也是最有实力的总裁,可却为了她苦等十年。有人问他:当千帆过尽时,是不是还如十年前,你,非她不可?他答:是,这个人现在是——我的老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