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190章 没开玩笑
    邢氏语气稍微软了下来,道:“我知公主殿下宅心仁厚,但此事之大,已经捅破天了。希望公主殿下传个讯息回海皇殿便可。”

    水仙身躯有些颤抖起来,若是将此地之事传回,父皇必然会派遣强者全天下追杀李云霄,就如同当年追杀古飞扬一样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水仙鼓起勇气,将内心想说的话直言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邢氏气得不轻,“亏我还一直将公主当做上上之宾,还为救灵芯大人,不惜让李云霄离开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邢氏怒着拂袖而去,袖臂在空中甩动,直接拍在水仙脸上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动用元力,只是轻轻扫过,但这已经是莫大的不敬了。

    以邢氏的稳重,是不可能会这般鲁莽的,可见她内心之愤怒。

    广顺脸色阴沉,他的情绪也慢慢的稳定了下来,愤怒之情也逐渐消散,看着匆匆忙忙的众人,心思开始蠢动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无需难过。主母大人过于愤怒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要我通知父皇此事,我真的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水仙有些啜泣起来,一脸的无助和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广顺轻轻吞咽了一下,滋润自己干燥的喉咙,道:“公主仁心,怪不得你。此事东海自能摆平。”

    水仙心中忐忑不安,小心的问道:“若是抓住了李云霄,可不可以……可不可以不杀他?”

    广顺眉头一皱,露出不快之色来,道:“此事已非我能做主,但我想多半是不能。”

    水仙脸上的神色黯淡了下来,她也知道自己这是奢望。

    李云霄闹出如此大动静,直接掀人老巢,斩断灵脉,放在任何一个宗门大派,都是不死不休的必杀之局。

    “希望李云霄运气好,逃得快,赶紧逃离东海。”

    水仙双手合在身前,低声祈祷起来。

    广顺一阵无语,同时眼中闪过阴霾,内心对李云霄产生了无比的嫉妒和怨恨。

    “若是他逃离了东海,那就是我们海族的大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一旁的灵芯苏醒了过来,缓缓睁开眼说道。

    她脸上平静无比,只是脸色略微苍白,以及嘴角还残留着血迹。

    “姑姑,我不想要李云霄死啊!”

    水仙一下子忍不住哭了起来,一下扑在灵芯怀中。

    灵芯眼中闪过一丝怜爱,道:“李云霄始终是外人,不该对他动情的。再者,他犯下如此滔天大罪,天上地下,再无人可以救他。”

    灵芯的话像是一盆冷水,直接泼在水仙身上,令她浑身通彻的凉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灵芯道:“不过那李云霄身怀十阶神火,怕是普天之下再难寻第二人。我便答应你,与广贤交涉一番,只要他戴罪立功,看看能不能想办法留他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!李云霄身上有神火,姑姑你一定要救他!”

    水仙一下子看到了希望,擦了下眼泪跳起来。

    广顺心中大震,若是李云霄一日不死,他根本一日寝食难安啊!

    “灵芯大人,这似乎有些不妥吧?李云霄所犯之罪,即便是海皇大人,也不应该能够宽恕他。否则我东海颜面何在?”

    水仙勃然大怒,厉声道:“你刚才不是说你无法做主吗?现在又跳出来指手画脚什么?滚开!”

    广顺一脸的黑线,低着头沉声不语。

    灵芯叹道:“我也只是尽力游说一下罢了,成与不成,还在于你父王的主意。即便是我皇兄开口,你父王若是不答应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水仙道:“正是如此!父皇一早便让广贤放了李云霄,是广贤违抗父皇法旨,这才埋下今日之祸,说来也有他咎由自取的成分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灵芯喝道:“不许乱说!”

    她狠狠的瞪了水仙一眼,这种场合下胡乱说话,即便她是海皇之女,怕也得不到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“这次若是真的成了,即便留住李云霄一命不死,你也必须发誓,此生再不见此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不行啊姑姑!你怎么能这么坏?!”

    水仙大急起来。

    灵芯双眸冰冷,坚定道:“这是我的底线,否则的话,即便是尝试我也懒得去了。直接让广贤杀了他,然后抽取他体内神火便是。”

    水仙一下子呆滞起来,只觉得心头酸楚的十分难受,看着灵芯那决然的样子,知道不会有退步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,姑姑。”

    水仙咬着嘴唇,脸上一片苍白。

    李云霄施展破空梭离开王宫后,直接冲出大海,在蓝天之下飞翔。

    叶凡从界神碑中出来,将诺亚之舟放出,李云霄便端坐其上调息。

    东海一战他也基本油尽灯枯,但此刻却是心情大好,不仅将东海灵脉搬走了,而且王宫内不知多少年珍藏的宝贝都被他洗劫一空。

    此刻他的身家就算比不过那些超级势力,至少也比一方豪杰霸主要富有的多。

    叶凡看着李云霄修炼的时候都面带微笑,忍不住问道:“云霄大哥,你如此断人灵脉,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睁开双眼来,轻笑道:“那广贤有害我之心,我若是有足够的实力,便是杀了他也不为过,断其灵脉又算的了什么?”

    叶凡点头道:“这倒是,只是这般一来,惹下大敌,怕是难以善终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脸上闪过冷色,道:“我辈之人,何须怕树敌?怕的是自己裹足不前,不能勇往直前。只要你的实力足够强,就无惧于一切敌人。这次东海所得的资源,足够我修炼到武道终点,到时候何须怕那广贤。”

    叶凡道:“云霄大哥教训的是。你且安心修炼吧,我已经定位了大陆坐标,若无意外的话,只需二三月时间便可回到东域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安然闭上双目,继续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界神碑内,一大块方圆万米的矿脉悬浮在天空中。

    如雾如烟的灵气从其中翻滚冒出,不断有矿石崩塌下来,直接在天空上就碎裂成了灵气,消散无形。

    李云霄化形而出,一招之下将袁高寒也拉了过来。

    袁高寒脸上浮现出怒意,似乎正在修炼的关头,却平白无故的被打断。

    “嘿嘿,别一脸铁青的样子,有好东西给你看呢。”

    “哼,好东西?怕又是拉我做苦力吧?”

    “别说的那么功利嘛,你且看这下方是何物?”

    袁高寒这才冷眼朝着那矿脉望去,目光凝视了起来,一阵才缓缓说道:“竟然是一座灵脉!而且是品质极高,形成岁月至少在百万年以上的超级大灵脉!”

    他脸上一片震惊,随后露出极度痛惜的样子,怒斥道:“败家子!败家子啊!你这个天打雷劈的!如此绝世灵脉,你竟然挖了出来!你还有人性吗?!”

    灵脉被挖,就如同花枝被摘,随后可以满足一阵私欲,但最终只有凋谢一途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啥好心疼的。这是别人家的灵脉,挖来用用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一脸笑呵呵的样子。

    袁高寒一愣,惊道:“别人家的?你断了东海大族的灵脉之眼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李云霄毫不避讳,点头道。

    袁高寒喝斥道:“你这个惹事的精!东海大族的主意你也敢去打,看来当年得到的教训还不够啊!”

    李云霄不以为意道:“他们想打我的主意,就要做好被我反咬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袁高寒注视着那灵脉,越看越觉得不简单,惊道:“这灵脉透着古怪,而且浓度还在我估计的之上,你不会是踹了哪个S级海族的老窝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高寒兄果然有眼力。”李云霄赞道。

    袁高寒吸了口冷气,骂道:“S级的海族十分稀少,但都是异常强大,怕是要追杀你千里了!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,两世为人,早就被追杀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罪的是什么种族?或许我也听过。”

    “听过,肯定听过的。东海王族,广贤的老巢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不紧不慢的说道,脸上还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袁高寒:“……”

    静,异常诡异的寂静。

    袁高寒轻轻吸了口气,顿时觉得百骸十分舒服,缓缓道:“你刚说什么?我好像没听的太清楚,或者说我听错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东海王族,东海之主广贤的老巢,东海王宫。”

    “你意思是说,东海王宫下面的灵脉之眼被你挖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人啊,一点都不老实,就爱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高寒兄,你看我像是爱开玩笑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嗯,的确不太像。但你不是在开玩笑是在干嘛?你挖了东海王宫的灵脉之眼,哈哈,太好笑了!”

    袁高寒仰天大笑了几声,随后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,双眸中眼神瞬间变得锐利无比,寒声道:“你刚说你挖了东海王宫的灵脉之眼,并且不是跟我开玩笑?”

    李云霄嘴角噙着微笑,淡然的再次问道:“高寒兄,你看我像是爱开玩笑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袁高寒终于确定自己没听错,终于确定自己知道了一件什么事!

    他只觉得脑袋一下子变得巨大,整个人都彻底懵了,大脑里一片空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