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189章 一碗端
    所有海族都是睁大双目,惊骇的望着眼前这一幕。

    无边灵气化作道道长龙,疯狂涌向天空中的那只饭碗,就像是海底火山喷发一样,蔚为壮观!

    不仅是地脉之中的灵气,就连许多护卫身上的玄器和灵晶,都纷纷脱手而出,朝碗中飞去。

    “啊!啊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惊恐起来,自己的本命玄器一不小心就被那股力量抽了出去,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邢氏一下子傻了眼,对方这是要抽干此地灵脉,收缴众人财物的节奏啊!

    就连她身上的佩戴的极灵玉佩,也缓缓飘起,要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她惊怒之下伸手一抓,这才将玉佩上那股异力震散。

    帝气从体内涌出,碾压外界一切力量,这才不受白饭的吸力影响。

    但那些修为较弱的,则是一个个哭天抢地的,灵晶被夺还无所谓,关键是玄器难得,也尽数被收,整个东海王宫都凌乱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皱眉道:“灵气太强,就快要吸满了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那不满的样子,更是让邢氏等人气炸了胸膛。

    “看来用白饭抽光一地灵脉的想法太天真了,还是直接搬走吧。”

    搬走?

    所有海族都是瞪大眼珠子,不知道他还要做出什么逆天之事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伸手一抓,天光剑匣浮现在手中,倏然打开。

    二十四柄北天寒星剑飞射而出,朝着四周激·射而去,遁入万米之远后,化成巨大的剑形,往大地中插去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四面八方传来巨大的震鸣,整个大地都好像要掀开一般,一阵地动山摇,日月无光。

    在众多海族的惊骇之下,李云霄双眸异力浮现,朝着无边大地凝望而去,最终在一处地方定格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,界神碑从他眉心飞射而出,直接轰入那方大地内。

    “那里是……”

    邢氏惊呼起来,脸上一片骇然,厉声道:“敢动灵脉之眼!李云霄,你不得好死啊!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界神碑直接轰入那一方大地内,一股浩瀚的灵气涌起,像惊涛一样往四周推开,直接撕裂大地。

    整个东海王宫轰然一声就塌陷下去,顷刻间化作断更残壁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邢氏急火攻心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当场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干王储也是目瞪口呆,眼前这番景象,就算是做梦也不敢想,却生生发生在眼前,那种感觉比做梦还要假。

    广顺更是脸色和嘴唇变得煞白,眼前这一切都是他惹来的祸端,若是被查出来,怕是会被直接抽魂。

    万般的懊恼和悔意涌上心头,还有无尽的恐惧,在内心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大地中不断传出轰鸣和震荡,地面不断的起伏翻滚,大量灵气直接喷涌出来,涌向高空。

    “天啊!他到底想做什么啊?!”

    广安终于承受不了眼前这噩梦一般的场景,厉声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大的震荡传来,好像江河断流,山岳崩塌,星辰坠毁,所有人都是身躯猛然巨震!

    只见以界神碑为中心,方圆万米之内的地脉尽数被掀起!

    无数大地裂缝中除了灵气喷涌外,还有剑光四射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明白,那飞出去的二十四柄北天寒星剑,竟是用来割裂大地灵脉之用!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所有人无不倒抽一口冷气,惊骇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纷乱的局面反而一下子变得死寂起来,全部海族尽数呆滞,无人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,只剩下天空在翻腾,大地在轰鸣。

    界神碑的世界之力骤然大开,射·出万丈光芒,将整个割裂的地脉尽数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众人只看到灵气狂涌,不断像火山一样喷射·出来,随后整座灵脉之眼缓缓的被界神碑吞噬进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全都彻底石化,睁大眼睛看着这历史性的一幕——东海王宫的灵脉被人挖掉了!

    几名王储也都是感到一阵头晕目眩,不仅是视觉上的冲击,更多的是觉得滑稽和不真实,不少人拼命敲着自己的头,想要从梦中醒来。

    “李云霄,你在做什么?!”

    一道惊诧声传来,只见不远处水仙和飞鸣站立在一起,刚刚赶来。

    水仙又惊又喜,同样是骇然的看着眼前这一幕。

    飞鸣也瞬间呆滞了,两个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,张大嘴巴,整个人直接石化。

    “嗯?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霄轻声应了一下,头也没有抬起,全副身心在控制着那界神碑吞噬灵脉。

    这座灵脉虽然有所残缺,带着极浓的阴寒之气,但他有十阶神火,还有九阶大术炼师袁高寒,只要有时间,足够将整座灵脉尽数炼化一遍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种挖出来的灵脉,基本上就是一次性消耗品了。就如同花朵,可以季季轮回,生生不息,但你将枝条摘下,就不可能再生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海底全是界神碑吞噬灵脉的声音,盏茶功夫,所有人都在石化的状态下,看着那一座无上的灵脉宝地消失在眼前,只留下大地上一个巨大的黑坑。

    整个东海王宫可是算是彻底毁了。

    断人灵脉,跟灭宗灭门几乎没有两样。

    水仙也是惊呆了,这已经不死不休的灭门大仇了,“李云霄你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霄手中诀印一变,将界神碑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再次祭出白饭,凌空朝着那坍塌的王宫罩去。

    无数各种天材地宝,纷纷从其内涌出,不计其数的飞入白饭中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默默地看着他做这一切,基本都是脑子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东海王宫积累了多少年的财富,被他一碗碗的端走,乐此不彼,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就连广顺也已经双目通红,怒吼道:“李云霄,今日之局,不死不休啊!”

    李云霄笑道:“东海这么大,你们可以去的地方很多呀。况且广贤大人不是一直无法解决灵气问题么,现在不用头疼了。”

    大批的天材地宝,足足飞了半个多时辰,装了几碗满满的,李云霄这才罢休,满意的将白饭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王宫附近,已是一片狼藉,满目苍夷。就算是广贤回来,也肯定不认得了。

    水仙也是惊呆了,急道:“李云霄,你犯下大错,他们会杀了你的!”

    她言语之中十分真切,焦急之情完全发自肺腑,眼泪都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李云霄看着她,响起广顺的话来,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难道只许他们犯错不成?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哼一声,淡然道:“这些就是他们犯下大错后的结果。至于报复和追杀,经历的太多,也不介意再多一个。”

    水仙一时语塞,不知说什么好,但看到李云霄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,心想他肯定有应对之法,内心这才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李云霄一挥手,悬浮在远处的灵芯飞了过去,道:“看好你姑姑,她只是受了点伤昏死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双手掐诀,取出破空梭来,就要遁走。

    水仙急忙抱住灵芯,道: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回天武大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

    “你?你自己爱去哪就去哪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管我啦?”

    “……,我什么时候管过你?”

    “那你答应了我的事?”

    “四海现在对我而言太危险了,等我走到了武道终点,天下无敌的时候,再去海之森林兑现跟你承诺。”

    破空梭在空中展开,李云霄一步踏入其中,整个人的身影渐渐变淡起来。

    他回过头望了一眼已成废墟的王宫,目光有意无意的瞥过广顺,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,最终消失在海中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别走啊!”

    水仙焦急的直跺脚,但是手里抱着灵芯,加上对方施展破空梭直接遁空而去,她想追也追不上,一下子怅然起来。

    “追、立即传令追杀,立即通知广贤!”

    邢氏不知何时悠悠醒了过来,竭斯底里的嘶吼道:“还有,立即封锁东海海岸线,不容许任何人出海!”

    广顺被李云霄那目光盯的浑身发冷,但还是立即请命前去追击。

    其余王储也一个个目眦欲裂,请缨效命。

    这次被摧毁的不仅是东海王宫,更是他们海之一族的尊严和信心!

    已经有不少海族强者不待吩咐,就已经想办法追去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整个海底再次紊乱起来,熙熙攘攘,吵闹不停。

    水仙怔怔的抱着灵芯,站在海水中,显得有些另类和突出。

    邢氏的脸孔阴沉了许久,这才将目光投了过去,道:“灵芯大人没事吧?”

    水仙摇头道:“姑姑没事,只是暂时性的昏死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邢氏道:“那便好。这次东海王族为了保全灵芯大人性命,而让那李云霄逃了,也算是对得起海皇殿了。希望公主殿下能够通知海皇大人,帮助我东海擒拿李云霄。”

    水仙一愣,随即惊慌的摇头道:“不、不行!不能擒拿李云霄!”

    邢氏的面孔寒了下来,她也听到了不少关于水仙之事,顿时冷冷道:“公主殿下,是儿女私情重要,还是四海的安定重要?水仙殿下身为四海公主,当分得清轻重!”

    水仙有些慌了,眼前这一幕幕废墟,即便是懵懂无知的她,也知道李云霄闯下大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