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万古至尊 > 第1188章 掀掉老巢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灵芯猛然一惊,抬头望去,却刹那间心神一震,那古井无波的识海中,骤然掀起波涛。

    一双诡异的眼眸浮现在上空,冷冷的凝视着她。

    一道悠悠诗声扬起,若隐若现,好像穿透空间,震入她心海。

    “竹外窥莺,树外窥水,峰外窥云,难道我有意无意。”

    灵芯浑身大震,那双异样的眸子,竟然给她一种浩瀚无边之感,仿若天上的星辰,俯瞰大地。

    “鸟来窥人,月来窥酒,雪来窥书,却看他有情无情。”

    这一瞬间,灵芯身体四周的金色光芒骤然消失,眼中露出一丝迷茫。

    天空中落下的那道身影,仿佛穿越时空,与许久之前的那人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的心神瞬间失守,整个人彻底的凌乱了。

    直到界神碑的光芒刺入她双眼,那金色的眸子再次浮现出来,眼中所有迷茫一扫而空,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震惊和骇然!

    她周身的力量在月瞳凝望之下被尽数抹去,此刻血脉之力再次运转起来,但为时已晚,界神碑轰然落下,整个人被一片白芒的世界之力笼罩进去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片白光闪耀,照耀万丈!

    所有人只觉得眼目一盲,便看见那界神碑直接吞噬了灵芯,震入海底的大地之中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地面不断的爆开,裂地千里,朝着四面八方涌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面色如铁,全身金光灿烂,三头六臂如同魔神降临,他身前双手结印,大喝一声拍下。

    一道光芒打入界神碑内,整个碑设然变大,不断的掀开大地,好像没有止境一般!

    所有的海族强者全都震惊的无以复加,灵芯被镇压在界神碑下,已经让他们彻底傻眼了,此刻界神碑撕裂大地,若是继续变大下去,怕是整个东海王宫都要毁之一旦!

    广顺更是浑身冷冰,一股寒意从背脊骨涌了上来,只觉得身体瑟瑟发抖,仿佛看到了死亡降临。

    “何人敢在此闹事!”

    突然王宫深处一声厉喝响起,便看见四道光芒飞身而起,化作流星一样在天空闪过,朝着李云霄击去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李云霄不屑的哼一声,冰冷的脸孔上闪过煞气,身前双手结印,身后立即浮现出真魔巨灵,六只手臂上出现了三件兵器虚影。

    李云霄双手诀印不断变动,真魔巨灵上也是双手结出同样的印记起来,身前猛地浮现出一团漆黑的星云。

    随后那三道兵器虚影进入投入其中,一股恐怖的魔气散开。

    巨灵的双手再次结印,那星云化作一方印记,猛地在空中爆开,直接震出四道黑芒,凌空激·射下来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四道光芒中的武者脸色大变,骇然的朝那黑芒击去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惊骇道:“李云霄,是你!”

    那人正是飞鸣,大惊之下不及细想,武婴剑剑势斩出,与黑芒撞在一起,顿时被巨力反震,五脏六腑几乎要挤压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飞鸣便被凌空震退数十米。

    另外三人也是同样的遭遇,一下子就击飞了出去,各个惊骇不已的望着长空上的黑色巨灵。

    飞鸣更是心中掀起滔天巨浪,眼中无比的骇然和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这才多久时间?

    之前根本不是自己对手的李云霄,现在竟然轻易一招,就将四名同样实力的八星武帝击伤!

    李云霄在真魔巨灵轰出一招后,他也是轻轻喷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施展出十方神技后,再动用真魔法身,已经是超出了他的能力上限,受到反噬之力,也落下伤势。

    但此刻宾臣和恶灵已从灵芯的一招中缓过神来,几个闪身就立在李云霄身前,如同左右护法。

    大鳄鱼则是受伤不浅,趴在空中缓缓喘息,四只脚慢慢迈开,一步步走来。

    葫芦小金刚的脖子也已经恢复,回到李云霄身边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脸色都是异常难看,飞鸣惊怒道:“李云霄,快住手!”

    那界神碑还在不断变大,像是一座宏伟宫殿般屹立在海底,直接压向东海王宫。

    原本宏伟庄严的王宫,此刻在界神碑面前,就如同小弟一般,完全不入眼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李云霄?快住手!”

    王宫中之前的那声厉喝再次浮现,一道身影凌空而来,每一步都踩出涟漪,几个身法下就到了四名侍卫之前。

    远处的海族尽皆震惊,广顺等人更是化身光芒,飞遁过来,凌空拜下。

    “见过母后!”

    那名端庄女子,正是东海的主母,广贤之正妻,邢氏。

    “有话好说,快快住手!”

    邢氏此刻已经失去了母仪天下的风度,一脸的惊慌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李云霄毫不理会,继续一道印诀拍在界神碑上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碑身顿时塌陷下去,直接震入无边大地,整个地面更加翻腾起来,大量的各种建筑纷纷碎裂,化作灰飞。

    就连最为宏伟的王宫大殿,也开始震颤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脸色发白,一片死灰。

    邢氏更是身躯瑟瑟颤抖,一脸的惊恐之色,厉声道:“你就不怕我夫君回来,将你碎尸万段吗!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若非广贤不要脸,岂会有现在这局面?既然已经做了,就再无回旋余地。今天我就是要让广贤知道,得罪了我,即便是他的老巢我也要给他掀了!”

    “杀!杀!”

    邢氏惊怒不已,知道今日之事再难挽回,尖声大叫起来,一个凄厉的杀气直冲天地。

    她本身也是九星武帝的强者,当先就取出双钺,飞斩而上。

    邢氏一出手,所有海族强者都是脸色大变,这对于他们而言已是莫大耻辱。

    就连广顺也是阴沉着脸,咬牙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脸色一变,知道自己惹了众怒,所谓蚁多咬死象,黑压压的人群冲来,而且本身就不乏高手,也让他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宾臣也是脸色大变,他虽然不惧怕厮杀,但若真的杀起来,怕真的要血流成河,伏尸百万了。

    “再上前一步,我便将她杀了!”

    李云霄眼中闪过寒意,凌空一抓。

    一道光芒骤然被他摄入手中,光芒内正是一俱女子的身体,浑身是伤,已经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!灵芯大人!卑鄙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骤然停下脚步,一个个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邢氏也是脸色大变,怒道:“用女子做人质,你还是男人吗?”

    李云霄冷冷道:“我用她做人质,是不想杀你们而已。不要拿自己的愚蠢来挑战我的底线,否则你们会输的一败涂地!”

    邢氏咬牙道:“你敢?你可知她是何人?若是你敢动她一根毫毛,整个天武界都不会有你容僧地!”

    “哈哈,笑话!”

    李云霄讥讽道:“我都已经将她打昏过去了,你还说什么一根毫毛?你眼瞎了还是脑子傻了啊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不怕死啊!”

    邢氏脸色一片灰白。

    对方连海皇血脉都敢得罪,真的是亡命之徒,完全不知死为何物。

    遇上这样的人,若是再动手的话,也许真的会被他杀的伏尸百万。

    她不由得心中巨震,一下子没了主意。

    广顺上前低声道:“母后大人,灵芯大人不能死啊,否则这过错我们担当不起。不如忍下这口气,他日再想法子。”

    邢氏的双眸中喷出火来,咬牙道:“都退开!”

    无数海族纷纷后退,一个个目眦欲裂。

    广顺朝飞鸣使了个眼色,低声道:“快去云阁将水仙公主请来,如今只有公主的面子,李云霄或许会卖上几分。”

    飞鸣急忙化作一道光芒,朝远处飞去。

    李云霄瞥了他一眼,不予理会,甚至都没有看广顺一下。

    这让广顺又喜又怒,喜的是李云霄似乎并没有降罪他的意思,怒的是自己堂堂三殿下王储,在对方眼中似乎就成了个小人物,居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。

    界神碑还在不断增加,偌大的东海王宫此刻看去就像是个侏儒,而且不断发出轻微的崩裂声,似乎开裂起来。

    邢氏等人都十分不解,不明白李云霄到底要做什么。若是真要毁去王宫的话,直接用这件玄器砸下去,那王宫直接就灰飞了。

    突然间,李云霄的脸色一变,露出喜色来,道: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都是高手,不明白他所谓的“找到了”是何意,一个个睁大眼睛望着。

    李云霄双手掐诀,界神碑瞬间化作一道光芒,直接飞入他眉心。

    偌大的地面上,一个长达数百米的黑坑浮现,深不知多少。

    邢氏盯着那个深坑,身躯由于怒火而瑟瑟发抖起来。

    李云霄伸出手来,一只瓷器白碗浮现在手中,往空中祭了出去。

    通体洁白的碗身上开始浮现出各种花纹,一下子变得偌大,碗口朝下,散发一圈圈光晕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露出古怪之色来,似乎感受到有异力挥洒而来,四周都变得有些说不出的怪异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无尽黑坑之内,涌出淡蓝色的灵气来,越来越浓,化作一条条长龙,朝着那白碗涌去。

    宾臣惊的张大嘴巴,他终于明白李云霄想要做什么了!